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全球诸天时代 化三生

第一百一十五章 又一物(二合一)

    “剩下的”山匪半跪着,抽筋的疼痛让他话语像是从牙缝中挤出来一样道:“他们他们在十二里北山头后面林内寨子”

    “城北十二里。”江苍得知这个消息,又防备附近有他的同伙见到这一幕后,先跑回去寨内通报,便再问道:“城内可还有其余人?山林寨子里又有多少人?”

    江苍说着,盯着他一心求死、却求不得的目光。

    “未回将军未有”他如实相告,只求江苍给他一个痛快,“山里我三日前出来时是是一百二十六人”

    “一百多人”江苍听到了自己想要的消息,也是抠入他血肉内的左手一松,但却没有放过他,反倒是摆手让身边的将士取来一块布匹,塞到了他的嘴里面,防止他咬舌自尽。

    毕竟谁知道这山匪说的山里人数与‘最重要的贼窝地址’是对的,还是错的,肯定是要拉着他过去走上一圈,认认真假。

    并且还有一位将士拿着一块破布,在山匪‘呜呜’瞪大双眼的惨叫声中,‘沙沙’往他胳膊上缠了一圈,约莫一系,防止他失血过多,再来个什么意外,干扰了自家城将的计划。

    等一切完善。

    江苍见山匪被几名将士扣着,便环视一圈附近有些沉默的百姓,才向着这几名领命的将士吩咐道:“你等先带上此贼,前往城北。本将需回往府中,告明张县令实情。”

    江苍觉得出兵剿匪是开阳的大事,那自己肯定要和张兴说一声,这是规矩,不能乱。

    不然自己带兵走了是简单,张兴也不会说什么,反而会觉得时机不容耽搁。

    但说实在了。

    除了这该列的章程规矩以外。

    自己的纸马还在府内,如今又碰上了‘马商、山匪’,说不得这就是一个‘纸马升级的任务线’,那自己哪能不带纸马就去?

    而纸马是在一天前放在府内的。

    当时自己是在很多人的目光中,从镇外牵回来的,算是解释了自己为何会多了一匹骏马。

    “遵城将令!”几位将士听到江城将要回城府,那是未有二话,反而半拖着山匪,高喝了一声‘走’以后,根本不把他当成人看,就死命架着他未受伤的胳膊往城门口半拖着,准备在城门口等着城将。

    ‘嗒嗒’附近的百姓看到江苍要去找张县令谈事,亦是分开了道路,不敢有多言。

    只是。

    人群中的马老七看到了江城将要回府,倒是踏前两步,想要跟着一块去灭贼,更是想证明他刚才说的事情不是开玩笑的,而是真的要为开阳出一把力气。

    同时,江苍也发现自己脑海内出现一个任务,大致流程为‘让马老七留在镇内,等着就行’,并且山贼的任务点也标记清楚了,就是在山匪所说的城北十二里外的山林那里。

    于是。

    江苍按照任务流程,以防出什么差错,奖励没着落,倒是偏头向着跟来的马老七道:“店家有心即可,此行就不需去往了。毕竟此事为本城将任职以来的第一件公事。”

    江苍说着,看到附近百姓离得远了,加上这是任务接引人,倒是还玩笑般的对这一腔肝胆的汉子道:“马店家若是去了,以你的武艺,岂不是抢了本城将的风头?”

    “城将言重了”马老七是当真了,慌忙捧手道:“小人哪敢抢”

    他说到这里,看到江苍无一丝恶意,反而是笑着还礼,也突然明白过来,是知道江城将刚才的话语是开玩笑。

    所以,以他豪爽的性格,倒是也不说话了,明白这事自己不跟就是了。

    但与此同时,他也好似想起了什么,便向着江苍告罪了一声,就回往自己马站了。

    而江苍见了,是接着往府中行去,准备取马,再找张兴说一说。

    一路上。

    再伴随着大街上的行人问好,以及讨论着自己要去除贼的事件。

    不到半里的路程。

    江苍刚踏上了府门口台阶,还没进入府内后院取马,倒是看到了张兴小跑着出了院里大厅,好似也准备出门办什么要紧事情。

    但事实情况,是张兴知晓了大街上发生的事情,继而怕自己兄长带兵剿匪的时候出什么意外,便想出府拦着江苍,再从长计议,来个摆兵布阵,商量个万全之计,最后在出兵剿匪。

    且如今正巧,他刚出门就见到江苍了,心里是放下了一块大石头,就剩劝了。

    “张县令。”江苍见到了张兴刚才着急,如今又突然不着急的样子,倒是拱手一礼,在外人面前没仗着自己是人家的兄长,就直言喊张兴的字。

    “辰钟兄!”张兴是恭恭敬敬一还礼,就开始说正事,“兴听说辰钟兄要去剿匪,便特意放下了公务,想要出府寻找兄长,与兄长商论此事。”

    “原来如此。”江苍点头,也知道了刚才张兴为何着急。不然,自己还真以为再来个串联任务。

    但如今,江苍听到张兴是什么都知道了,也就没什么多言,便直接道:“山寨仅百余人。兵甲不需,将士”

    “兄长!”张兴听到自己兄长不带兵,那是毫不同意,再言,“城防四门如今只有二百将士修整齐备。而兴觉得人数尚少,兄长可先再等片刻,让兴再”

    “二百即可。”江苍一言肯定,就二百吧,别那么多废话了,反正让张兴安心就好,尤其那二百将士也是个见证。

    “这那”张兴看到江苍不说二话,也是明白自己兄长的性格,便无奈的捧手一礼,“兴如今便命人齐备”

    张兴话落,朝着江苍再一礼,便命令左右,通知城内与东、南、西城门的将士。

    江苍则是还手一礼,等张兴吩咐完了,又和他去往了后院,牵出了纸马。

    再朝上一跃,告别了相送又想跟的张兴。

    策马出了后院,沿着人少的街道,直向着北城口去往。

    但还没到城门口。

    江苍却看到距离自己大约三百米外的大街上正有一人站着,是马老七,他手里还掂着一副牛皮褐色的‘马鞍’,上浅刻似麒,似鹿的图案,着实漂亮。

    再离得近了,接近一百米内。

    江苍还发现这又是一个‘不需开锋的元物’,并且还隐隐约约有一个‘升级任务’,是链接到山寨那里。

    大致为‘山寨内有一物,可以让马鞍添加一个“特性!”’

    而马老七会拿这幅马鞍过来,也是他之前在人群中时,听说了‘江城将昨日骑着一匹神俊白马,可惜无马鞍在侧,不稳、不好,不面子。’

    同样,马老七是开马站的,自然留了个心神,就记下了。

    正巧他也想起自己去年去往幽州选马,就让一位巧匠刻过此马鞍,本想着拿回来高价出售,但买家价格没有高于十金,还不够他的本钱,就一直未卖出去。

    可如今,他觉得卖一金、十金、以至于千金,真不如送于江城将!

    无别的。

    江城将那么大的官,却待他一马商如朋友,这就是理由。

    马老七虽然没有读过书,但就认个死理。

    人敬他,他千倍敬人。

    因此。

    此时。

    马老七见到江苍策马而来,是高举马鞍,在附近百姓好奇的目光下一礼,诚心实意的高喊道,

    “城将虽担心小人安危,不让小人前往除贼。但小人有心意相赠,还望城将收下!”

    “店家客气”江苍未行至马老七身前,便驻马跃下,还手一礼。

    附近的百姓见到,非得没觉得江苍无一点‘将军面子’,反而觉得这位江城将待人亲和,和张县令一样,都受人敬佩。

    “城将!”马老七见此一幕,是再次一躬身,高举马鞍,捧于身前,请江苍收下。

    江苍看到,想先把马老七先扶起,却发现他扭着劲,虽然自己也能给人家硬搀起来,但这事和店家那事又不一样,马老七又是武者心思大于经商,硬搀总归不好。

    于是,江苍就没说什么了,而是在附近百姓的诚心恭喜之意,与马老七的笑意中,先把马鞍接下了。

    再一按上,绳索一系,纸马‘萧萧’鸣叫,好似也是开心。

    “小人祝城将凯旋!”马老七见马鞍配匹城将的战马身子,是抱拳恭贺,心里还赞了一句这好鞍当配宝马!

    江苍亦是先和马老七与附近百姓再一还礼,才侧身上马,朝着城北行去。

    等来到这里。

    二百将士也横纵分排站齐、兵甲齐备,早已待命多时,只听江苍一声令下,便去往城北五里山寨剿匪。

    队伍末尾,还有四名将士看着那名山匪,时刻盯紧他的一举一动。

    “行军。”江苍没无言,策马当先向着五里外行去,但脚程不快,快走既能跟上。

    ‘哗啦啦’兵甲、皮甲碎响,将士们不发一言,快步跟进。

    而十二里路程不远。

    江苍一路行军,来至了一座小山脚以后,觉察到两里外的林内就是山匪的营地,便让百余将士留下,自己又挑选体质最好的二十人前往林中,以防人数多了,他们发现自己。

    并且赶了这么久的路,剩下的将士也该歇歇了。

    尤其江苍这般率先士卒,体谅将士,更是让将士们心中感动,休息的时候都半围着了江苍的纸马,看似要是有山贼在山顶放箭埋伏,他们都会拿自己的命帮着这匹马挡箭雨!

    而随着时间过去。

    在林内。

    江苍带上二十位将士走上了两里,来到了一片干枯草树后,一同掩着了身子,而众人前方的五十米外,是一片林中空地寨子,错落建着三十多间草屋,但如今却非常安静。

    一名将士见了,心有疑惑,悄悄向着江苍道:“城将会不会有人通报,小心有诈”

    林中只有不时的风吹‘沙沙’声,再配上这空无一人的寨子,加上江苍大庭广众的审人,难免会有漏网之鱼回来通报。

    不难怪。

    这位将士心有别扭,包括剩余的十九位将士,也觉得这地方有点玄乎,这任谁看去,都像是一个‘空城计’一样,请君入瓮。

    但听将士其言。

    江苍并未搭话,反而神识望去,一扫,却发现这不是什么计谋埋伏,而是这寨子内此时只有五人在一间草屋内聚着休息,难怪寨子内这么安静。

    “三十息后、你等分出十人随我冲寨。”江苍看到这寨子的人不知道去哪了,但马鞍的‘物件’在,便于林中站起身子,向着身旁十位将士下了这命令,又指了指着八十米外地面上的一口漆黑大锅,想要告诉将士们冲寨没有任何危险。

    只是这距离太远,这二十位将士看不太清这寨内大锅。

    但江苍还是再道:“以本城将所观,那处锅内已落浅灰。如今寨内就算是有人,也无多人。”

    江苍说到这里,又向着后面的将士道:“随本城将去往即可。其余人驻于原地,看守四周,以防贼人从别处跑了。”

    话落。

    江苍根本不等这些将士好心再劝,便直接几步跃起林间,在他们有些惊讶的目光中,如飞檐走壁一样,踩着树枝几个起落,便来到了五十米外的寨子内!

    顿时。

    林中的将士还未反应过来,再跟来。

    随着旁边屋内的一声惊闻“是谁?”

    江苍抽出双刀,一脚‘咔嚓’踢开了木门,踏入了屋内。

    一时间,伴随着几声惨叫。

    等林中的二十位将士担心城将安危,全部来到寨内的时候,就见到这间屋内有鲜血溢出。

    再又‘嗒嗒’脚步声响起,他们还看到江城将早已双刀入鞘,如今正一手提着一人,一手掂着四颗人头从屋内走了出来。

    ‘啪嗒’

    江苍把剩下的那山匪往地上一扔,让将士们先看着,自己则是去往了另一个屋内,拿出了一块硬币大小的时候,也没惹众将士目光。

    而后。

    江苍怕林外的将士担心,就带人出了林子。

    等回来,自己也没先审问存活的那人,而是先按照流程,拿石头往纸马上的马鞍处一放,这石片就如流水一样,缓缓的融入马鞍里面。

    再用手触摸马鞍。

    江苍脑海中还有个隐约提示,大致为‘马鞍已经被这“石头”成功附魔,变为了一件可以让纸马快速恢复灵气的物品。’

    这简单来说,就是纸马灵气用完之后,不需要自己用劲力帮它恢复了。

    它完全可以依靠着‘马鞍聚灵’,渐渐把消耗的灵气补满。

    再按照这恢复的速度而言。

    江苍觉得只要不是让纸马全速奔腾,而是以每小时六七十里的速度前行的话,‘恢复速度’完全可以抵过‘灵气消耗。’

    换句话说,纸马有此马鞍,已经不用再休息。

    并且一日就能前行一千五百里左右的路程!

    可唤为‘千里马!’

    而整理完了这些。

    江苍才走到了将士群中,来到了那名自己特意留下来的山匪面前,单手卡着他的下颚,询问,“为何寨内只剩你五人?其余人在何处?”

    “我”这位山匪望着附近皆是兵甲齐备的将士们,在恶狠狠的盯着自己,是早已吓的七魄走了三。

    尤其他如今又见到这位一刀下去,四颗人头齐滚的‘大将’,更是吓得没有什么骨气,直接开言道,

    “小人小人他们去下邳路上劫劫开阳镇里的孙店家了”

    山匪说话哆哆嗦嗦,都快哭出来一样,“那那些兄弟是听说了开药铺的孙店家去下邳游历,好似带了什么宝药,才去劫他一共去了二百三十六人只留下了我们五个看家”

    山匪说到这里,看到江苍把手松了,又瞧了瞧地上的四颗同伴人头,更是赶忙双腿跪地,‘砰砰’磕着头,想要让江苍放过自己。

    但江苍望着磕头山匪,反而从旁边的将士手中抽出一柄长剑,在众目睽睽之下,‘咔嚓’斩去了他的头颅!

    “如若磕头认错有用,所有过错两清。”

    江苍反手‘铿锵’合剑,“还要规矩、忠义何用?”。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