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全球诸天时代 化三生

第一百一十七章 内外练法(二合一)

    华佗说完这些,又和老者朝江苍一拱手,道了一声“时日不早、将军休息”,就行礼回去了,省得自己多言,耽搁这位将军有什么军情要布置。

    而江苍拿着竹简,手指‘咯吱’轻微搓了一下竹片,望着华佗,也未再言什么。

    但自己心里面明亮,再按照任务提示,是明白华佗这看似是送‘功法’给将士,但实际上是送给自己的。

    因为每个将士要是都能一边训练搏杀,一边练战阵合作,加上每日需要时间打磨这内家修养功夫,还有配套的药膳食用,这哪还是什么将士,直接都成了资质上佳、家底殷实的武林高手了!

    换句话来说,他们每日时间上不够,年龄又不小了,再无药膳大肉支持,没有个几十年的功夫,是真的练不成。

    到时候哪行都专精不了,还不胜以往精炼。

    如果比方,就像是一个精通搏杀的雇佣兵,他每日都是任务厮杀中渡过,学的都是怎么杀人的本事,都练成了一种习惯。

    而如今让他去打内家养生拳法,还偶尔参加着一些任务,中途很少训练怎么杀人,怎么团队合作,怎么安排任务行程,那不是变着法的让人家去送死嘛,还顺带着祸害的一个团队。

    再按照这样来说,加上任务流程。

    华佗确实是变着法的送给自己功法。

    他觉得自己应该能明白,他有一种结交自己的心思。

    那这事就不提了,自己拿着就是,将士们也不用教了,省了不少时间。

    尤其江苍觉得‘华佗’有这么高的体质,说不得就是这‘功法’奇效,加上他懂‘药膳的炼制’,才能让他的身体可以吸入空气内的‘灵气?’

    这样想着。

    江苍即刻回往了院内,想要试着练练这‘五禽戏’,以及等五日后的‘任务流程’串联华佗。

    因为随着华佗的出现,自己任务又是一变,成为了‘五日后救华佗的好友。’

    并且这任务还隐约指引了自己的药方,十成十是关于药方的‘升级任务’,还分为‘两次升级。’

    一次,是这五日内,找华佗再次交谈。

    一次,是为五日后的救完人。

    还有自己之前听山贼所言的‘仙药’,说不定这次的‘营救任务’里面还掺加了不少‘隐藏奖励?’

    或者说,这任务的流程,其实就是‘接触华佗’就完了,或是杀完山匪也完了。

    往后的‘救人、山匪一事’,都是属于附加的事件,是被自己‘引’出来的?

    举个例子,自己要是把山寨内的人杀完,不问。

    那店家是不是也会安稳回来?

    只是他的‘仙药’或许给了华佗,华佗再教他什么东西,然后他回来开阳之后,自己就获得一个‘华佗的药方?’

    再算上任务流程,‘救华佗好友’,那百分百的是两人肯定认识。

    这说不定原有的任务就是这样!

    而江苍想到这里,感觉这事应该错不了。

    但不管怎么样,任务多了,奖励多了,那是好事。

    其余没用的事先放下。

    回到屋内,竹简摊开。

    江苍打散了推理的心思,又开始按照上面所描绘的动作,先试试这五禽戏的效果如何,看看这‘第一环’的签到奖励是否就很‘高级。’

    而竹简里面的小人图案虽然多,但大致来说,是分为‘虎、鹿、熊、猿、鸟’五种练法。

    它们的练法动作也都是临摹这些动物日常动作,再按照人体的骨骼肌肉,以最优化的形式规划而来。

    其最终的目的就是让人强身健体,延年益寿。

    但不同于武弘的聚灵打坐,‘五禽戏’算是另一种增加体质的方法。

    因为在自己想来,还有通过刚才观察华佗的体质,这五禽戏应该是‘由内到外’,让身体‘容器’先改变,先强大,再去盛装灵气,相应再次增加体质。

    聚灵功法是‘由外到内’,让灵气去强化身体容器,继而储存更多的灵气。

    这说的正式一点,两两一块练,还算是相辅相成。

    起码随着时间的过去。

    自己熟悉了五禽戏的动作,又练到夜里一两点,等盘打完了七遍‘五禽戏’的时候,就发现自己的血肉好似有些‘干’,有些‘累’,在下意识中吸收着四周的灵气。

    如若比方,练完五禽戏的自己,就像是充水的海绵挤干以后,又放入了水中,在吸收着四周的水,来充实自己。

    同一时间。

    江苍还盘膝坐在了地面上,再按照聚灵功法打坐,更是发现四周的灵气如水流动,争先恐后的朝自己的身体血肉内钻!

    一直到等到自己血肉疲劳感消失,灵气恢复速度才如往常一样,或者说是比往常还要多一些。

    那要是自己没猜错。

    这样的情况就和自己之前所想的一样,自己因为通过了五禽戏的练习,所以才让身体容器变大了一些,继而质量变高,可以装更多的灵气了。

    但不管怎么说。

    等到第二天早上四五点的时候。

    江苍打坐落下,再一感受,就发现自己体质提升了‘0.02!’

    相当于这五禽戏才一获得,自己就变相的融合了最少‘五颗普通元能!’

    可是自己今早又想接着练五禽戏的时候,却发现身体肌肉还是和昨夜一样‘酸’,需要‘休息。’

    这种休息也相当于‘饱和’,和聚灵功法一样,都是不能长时间修炼,不然自己身体就先受不了。

    这就像是一个‘伤口’划开了、缝好,还没等血干了,又要拆开,再缝,再修整,这是谁能经得住。

    哪怕是不怕疼的,但是身体的恢复本能可是和精神无关,不是忍不忍就完事的。

    如若归整总结一下,这‘休息’还可以当成一种‘技能冷却时间?’

    江苍想了想,觉得这个形容很恰当,就这样暂定了。

    那为了保证不浪费,以后每日晚上十二点,就是自己修炼的时间,晚上不睡了,修炼中渡过。

    当然,修炼归修炼,精神还是要放松。

    就像是自己现在没事干了,等任务以及冷却时间的时候,吃吃饭,吃吃药膳,打拳拳,累了,就小眯一会儿。

    以自己这样的体质,放松状态,深层睡眠个一两小时,基本上一天的精神劲都有了。

    并且自己还有‘危险感知’,完全可以进入深层次睡眠,不用担心谁给自己害了。

    可以说,自己的技能组合还挺安全的,有辅助修炼的,又有提升实力的,还有四种神力模组的战斗,这已经不像是普通武林高手了。

    再按照自己的修炼努力劲,就和练气士差不多,都像是‘修仙、修道’了。

    而等所有事情规整完。

    江苍出了院子,看了看附近院内的将士,看到他们也是一大早的起床,又按照自己昨夜吩咐的,穿上了普通的衣服,以防泄露什么消息。

    如今,他们正三三两两,或者五六人扎在一堆,和自己问过礼后,就去村内附近,或者在村外拉起架势,找办法打敖劲力,活动筋骨。

    也有二十多人成群结队的在几名猎户的带领下,前往了与下邳相反的小山里打猎,改善伙食,这都是经过了自己的允许。

    因为自己等人在这住着,总得给村里制造一点贡献,比方打些猎物,大家都吃肉。

    但还有五人是一早出发,在两名村民的引路中去往了下邳那里,准备打听情报。

    虽然自己脑海里都有地点标记,这情报打听不打听都一样,可样子上得做的完整。

    或许根据任务的即时性,他们还真能打听出来一些情报,哪怕是没有任务指引,最后自己也能知晓山匪劫道的地点,让所有的事情顺理成章。

    于此。

    这也没什么说的。

    江苍又开始吃饭、打拳,偶尔看到华佗在村内闲逛,就上前交谈几句,看看能不能顺出来‘第一次升级药方。’

    不过,这事不是一天两天就顺出来的。

    反正自己在村内待了三天,在第四天夜晚,任务越来越近的时候,两人吃饭闲聊,才无意聊到了药方的事。

    并且自己很敞亮,加上自己药方是‘独有’的,只有自己才能使用,便拿出来让华佗看了看。

    尤其也是这一看。

    华佗斟酌了半天,添了两种中和性的药引,以及一种助消化的药草,让药性更加温和了,也更加容易吸收、消化了。

    大致来讲。

    就是自己能吃的更多了。

    比如,原先自己是每日吃三斤,现在却能吃四斤了,相当于变相的增加了药力。

    也等此事落,华佗回去睡觉。

    江苍见了,药方一收盒子里面,等明天吧,等明白把所有事结了,再看看药方还能升级成什么样。

    而随着一夜过去。

    第二天清晨。

    江苍命人整备了一下,就带人前往了下邳,其目标地点就在十三里外的山道西边林外。

    因为听一位打探情报的将士说,他在那里发现了有不少人在林子里活动的踪迹。

    特别是任务指引,也在那里。

    且与此同时。

    在十三里外的林内空地。

    有大致二百余名大汉,或靠、或躺的四散林内,样子比较懒散。

    在他们中心,还有一位身穿破旧皮甲的壮汉,是他们的大哥,也是这帮山匪的头子。

    只是他们如今随性,都在相互交谈,吹牛打诨,但五花八门的兵器都在手边,保证第一时间就能拿起伤人。

    而他们无聊所说的事情,话里话外,也正是‘仙药’的事!

    且这仙药的由来,还是他们前几日听孙店家的徒弟喝多时说的。

    其大致情况。

    就是江苍上任的当天,有两名山匪混入城内。

    一名是在打探马站,随后几天被江苍杀了。

    但另一名则是来到孙店家徒弟家里,准备打听药行什么时候有车队出城采购。

    可在他那晚趴在墙根,听着听着,却无意听到了这徒弟喝多炫耀,说,他师父偶尔出去采药,看病、还是怎么着,在当日拿了一个包袱回来,又直接进入了药铺后院。

    而他经过了师父旁边,却闻到了一股药香,让自己精神气爽。

    最明显的就是他本来有点风寒,咳嗽了半天,本想等着他师父回来给自己看看,也是所谓的‘医不治己’,以防关系自己的安危,乱了方寸,越医越重。

    只是,他当日还没说明自己的事,单单只是闻了闻这透出的药香,就觉得舒服,又猛然打了几个喷嚏,这风寒就完全好了!

    虽然他也知道自己的风寒或许不重,抓点药就行,但不能否认的是,单单自己闻着味,就能治自己病的药草,那肯定是‘不一般!’

    说不得师父的包裹内就有什么‘仙药’藏着!

    于是,这徒弟心里存着这个念头,可又不敢问自己的师父,也是心里憋得慌,就回家喝酒一顿,和妻子私密说了说。

    可他的妻子听闻了丈夫言,且带有一个‘仙’字,就小声劝阻了几声,不让他丈夫再说,省得惹来什么麻烦。

    但他们不知道的是,当晚趴墙跟的山匪听见了这事,却留了个心神,加上本就要劫药铺孙店家的行程,便回去禀报大哥了,把打探马站的山匪独自留在了城内,也没和他说。

    而回去禀报的山匪,因为知道自己大哥就有一个‘宝贝’,所以对这神神怪怪的事情不疑有他。

    同样,山匪头子听闻手下所言,亦是不作它想,就是一个字‘接!’

    就算是截不到仙药,也能劫到自己一开始所图的钱财!

    可是等他们出寨子的时候,孙店家早就启程下邳了。

    没办法,他们没追上,又不敢寻死攻下邳城,只能在这城外道上的山林子里等着。

    这一等,就是几天了。

    加上大冷天里的,林内这里潮湿、还有蚊虫,着实烦人,心燥。

    也是想到这。

    山匪头子摇了摇头,走到了林边解手,又朝着附近一位把风情况的手下叹道:“六年前我那死去的大哥曾在渠帅手下的时候,救过渠帅一命,被渠帅赏赐了一片‘灵石’。而这块灵石我虽然不知怎么用的,可只要放在寨子里面,就能驱赶附近的蝇虫,是一个宝贝”

    “那大哥为何没有带出来”手下顺口询问了一句,但随后就拍了自己脑袋一下,觉得自己多问了。

    同样,山匪头子听到了手下的这句话,先是面色上不好看,但又笑着道:“我这不是心疼我弟弟,他病了,让人留下照顾守寨。又怕他在寨子里被蝇虫咬着了,再算上这仙药的事来的太急,我就把灵石忘在寨子里了让诸位兄弟受苦啦!”

    山匪头子说到这里,感觉前后矛盾,就不想说话了,提了提裤子,转身板着脸回到了林内。

    但任谁都能看出山匪头子是为了一己之私,才把那‘灵石’放在了寨子里的。

    可变相的,也能证明他们兄弟感情极深,这位山匪头子更是重感情之人!

    于是。

    一些听到山匪听到了自己大哥把带宝物留给二当家以后,虽然有怨言吧,但也羡慕这样的兄弟情。

    可如今既然还有‘仙药’一说。

    那在众山匪想来,自己等人只要在这几日劫了孙店家的‘仙药’,那自己寨子内是不是就有‘两个宝贝!’

    今后,就算是自己大哥再留仙物,也总不能两个都留给二当家吧?

    这万一寨子被人劫了,岂不是什么都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