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全球诸天时代 化三生

第一百六十九章 东郊老街(二合一)

    话落。

    江苍抱拳道别,不送。

    自个一个人下山,没人牵扯,路上走得也快。

    和之前一样,怎么来的,怎么下去。

    不过一会。

    来到山外的马路上,再走数百米。

    伸手一拦正巧经过的空车。

    江苍坐在后座上,招呼司机师傅一声,朝着回路走。

    秘籍再往旁边一放。

    见得无事,逐一着落。

    江苍一边调整心神,一边望着窗外景色,准备等心静下了,再翻看秘籍。

    而这时,是冬初下午六点左右,天色已经渐暗,道路两旁枯木树立,一番秋末萧瑟之景。

    包括附近往来的行人、车辆,上山的香客,亦是十成九的朝外山外离去,很少再向着少林寺方向行走。

    夜色遮暮。

    远处的少林寺如孤山深林。

    江苍回头望了一眼,闭目心思沉静,此番一行,是全部功成结束,没人追来。

    再稍微整理一下。

    一开始的‘静心茶、神识增加’,这两项是已经加持,算是赚的满载。

    其后,‘两部功法、方丈先天之说’,得练,还需要一些时间,属于‘延时的奖励。’

    思索至此。

    江苍再一回神,才打开了身边的《易筋经》,准备在车上先看看。

    但这也是自己的体质好、眼睛好,不晕、不费眼,不会因为在行驶的车上看书,继而导致头晕眼花。

    别人若是常人,对视力不好,视力会下降。

    而一夜行过。

    司机师傅是集中精神的开着车,没说话,别提多稳当,兜里有一千块钱,是后座那位大方的乘客,给他的长途跨省车费。

    这一趟跑完,他能睡个好觉,摸着兜里的钱,开车就有劲了,不瞌睡。

    江苍是看着书,哪怕是没有借助车内的灯光,也是能把其上的字迹、标准看的清清楚楚,一丝不差。

    不过。

    自己是没有选择在车上练。

    不说司机师傅在开车,大半夜视线不好,会影响他,来车往的不安全。

    单说车子颠簸,加上自己还在聚灵刷劲、凝真气,这也是练功,不能厚此薄彼。

    不如,先看,先琢磨,把里面的东西注解吃透。

    等到回去安静地方的时候,自己也练了一夜聚灵,精神状态巅峰,这练的多好,事半功倍。

    这一直等到第二天清晨五点。

    车子回到了东省的西街小区门口。

    司机师傅是笑呵呵的不见一丝疲惫,但他也去西街附近的一家宾馆休息去了,准备下午睡醒以后,看看能不能拉个活,多赚个返程钱。

    而江苍见司机走了,又见到附近的那家包子店刚开,也是走过去先买了点包子,再回往家中。

    司机是走了,包子自己吃吧。

    一路上,几个包子垫垫。

    回到家再吃点药膳、喝点灵酒,修修整整。

    秘籍翻开。

    江苍按照自己所琢磨一夜的记忆推演,再照着书中记载的奇怪动作,也没耽误什么。

    ‘沙’

    架子拉开,江苍双脚分开,与肩膀同宽,膝盖稍微放松。

    手掌又从胸前缓缓外伸,一直到平举两侧,掌心向外。

    包括自己吸气时,也要随着胸腹震动,手臂向后延伸。

    呼气时,指尖向内翘起,手掌向外撑。

    一时间。

    江苍对着屋内的镜子看上去,自己胳膊与手掌腕处,就像是被人扭着一样,非常难受,类似于打拳开韧带一样,这动作别提多‘扭曲。’

    但也幸好自己体质强韧,才能做到常人做不到的这些离奇动作,还算是和书本上对照八九。

    若是没有拉过韧带的人,‘被人’这样一扭,八成脱臼。

    而江苍一边思索着,一边按照记忆中的书内小人动作接着练,再配合呼吸。

    等练了练了一百个呼吸左右。

    江苍就感觉到自己被拉开的手腕胳膊筋骨,隐隐发酸,可又被体内灵气、真气滋润,像是呼吸带动灵气游走的缘故,逐渐强化自身手腕处的骨骼。

    如此反复。

    在二百个呼吸过后。

    江苍又在一个呼吸内忽然换为了其它招式动作。

    先是右脚‘沙’的擦着地面,一跨半步成弓,右手成拳,举至眼睛前方,左手屈肘,斜背前。

    在下个吸气时,右拳内收,收至右肩,左拳垂至背后,又尽量放松。

    但呼气时,江苍却突然绷紧肌肉,身体后转,左步弓步,右手回拉,掉转了一个对面。

    可同时。

    江苍这般猛一转变,是腿部与手肘的筋骨‘咯吱’作响,像是震碎了软骨,让相连的骨头关节相互碰撞一样,有种‘沙沙’的干燥声。

    一直等两组架子打下来,二百个呼吸。

    江苍就感到自己的四肢骨头关节隐隐疼痛,哪怕是有灵气的滋润,也慢慢加深,遮掩不住。

    不过,这种骨痛还能忍,没有达到极限。

    再坚持五十个呼吸动作。

    江苍感到疼痛加深,真像是把软骨练没,骨骼之间有种钢刀刮骨的感觉以后,才不练了。

    因为欲速则不达,再练就不是练功了,那是练的关节病。

    这真没必要,自己有各种元物加持,体质强大,能歇歇接着练,不用急在一时。

    而一收势。

    江苍也没有猛然站直,反而像是深呼吸一样,手脚渐渐并拢以后,才把身体架子逐渐后伸站直,就如伸懒腰一样。

    但也是这个时候。

    江苍也发现了自身多余的灵气,都在向着刚才活动过的骨骼之间跑。

    能隐约感觉出来,自己骨骼像是被灵气修补,疼痛感在一点点减弱,换成了酸麻,又像是强化。

    如若形容,再按照如今的强化情况。

    这就和自己小时候前几次拉单杠一样,一开始手掌通红,疼,没法练,但时间一长,手起茧子就不疼了。

    说不定,这个世界的《易筋经》,就是利用这样的原理。

    先让骨骼受到外来的刺激,再用灵气、或者药浴、药膳修补,继而让骨骼最终达到‘强化’的目的。

    江苍想了想,不得不言,这果真是不得其法、不入其门。

    虽然自己想起来是简单,简单的就像是拉单杠一样,上手就会。

    但自己如今要是没有《易筋经》的练法、呼吸法,单以这奇怪的架势动作,都不容易想出来。

    就算是练出来了,练出来的还不一定对,最终还会伤了自己筋骨,不是手上起茧子就完事了。

    可要是等到以后。

    自己若是真气足了,境界高了,自身的掌控力道更加完善,细致入微,说不定也可以利用真气震荡、洗毛伐髓,达到《易筋经》一样的效果。

    只是。

    江苍也知道今后不管怎么达到,那也不是现在,比不上一开始的‘厚实根基。’

    说实在了,一步慢,步步慢。

    地基不打好,飞天了也会被站在厚实根基上的人给拽下来。

    而随着时间的过去。

    手腕筋骨磨损,江苍换成其它骨骼部位练。

    歇歇练练。

    直到日落黄昏,晚上六点半的时候。

    江苍浑身酸麻,感觉实在不能练了,没有哪里不酸,才想了想,趁着休息,下楼转转,准备去和李老板说说自己回来了,算是让朋友不多惦记。

    但之前自己也没给他打电话,告诉他自己回来了,就怕他找来。

    这不招待不好,招待了,又没法练武了。

    可如今。

    这不没事。

    悠悠转转的就走到了茶铺那里,打个招呼。

    不过。

    正在柜台处算账的李老板,当听到了门外脚步,抬头见到了江苍回来,那是激动不已,慌忙放下了手中的活计。

    包括店里的小李等人,只要没事的,都围了上来。

    因为全托江苍的福,使得他们这段的生意太好了,需要这场面活的郑重感谢。

    “江师傅”李老板小跑过来,是双手抱拳,深深一礼,也不多话,直接朝着众人道:“走,下班下班,小李去开车,把货全部卸了,带上咱们的人,去海景楼包上一层!为江师傅接风洗尘!”

    “随便吃点就好。”江苍见李老板这不管生意,都要吃饭感恩的架势,那是忽然笑了,摆手让准备的众人停下,自己也是不想多走。

    实在太累,今日是自己自从汇聚灵气以后,练功最累的一天,就像是自己小时候。

    “跑来跑去,腿疼。”

    江苍走到店里茶几旁,没让跟来的李老板等人招呼,而是自己自来熟的一倒茶水,才向着一直傻笑的小李道:“去叫点菜吧,西头那家的牛肉不错。晚上等下班了,活干完了,门一拉,就在店里凑合吃吧。”

    “行!”李老板先应一声,知道江师傅说不去,那就不去,干脆不提酒店的事,反倒是自己小跑出去点菜了。

    “江师傅”小李几人见到,是向着江苍道罪一声,又对视一眼,几人留下招待江师傅,几人跟着李老板去买菜、买酒,再护卫周全。

    且随着夜深。

    下班打样。

    桌子一拼,酒菜一摆。

    江苍见着众人还没摆好酒杯,就一人一瓶白酒,硬是要全开的架势,那是先说了一声,多吃饭,少喝酒,第二天还要上班。

    李老板听了,不多说,大家也累了一天了,早点吃饭。

    一顿饭不多言。

    江苍吃饱喝足,相互道别以后,也回家接着练拳。

    时间匆匆。

    第二天拜祭老师傅。

    最重要的正事落下。

    江苍看到这段时间闲着无事,还没有任务,才是哪里都没有去,专心练拳,以求在离开这个世界之前,试着打破先天。

    但偶尔。

    练拳练得累了。

    江苍也会去李老板那里坐坐,吃吃饭。

    其中,在一个月后。

    那位吕老板和他姐夫也来过一次,专程是来消费的,抱着破上万把块钱的心思,想请李老板聚聚。

    正巧。

    这天江苍也在店里,那就一块说说话,再去吃吃饭,蹦蹦迪,都无所谓。

    这不关别的,远来是客,有心意就得给面子。

    而这般在家里练练拳,偶尔去喝喝茶,或者找二伯他们说说话,日子过的悠闲。

    自己的劲力是一点一点上升,真气越发浓厚。

    一直到在两个月后。

    自己从少林寺回来的第三个月,刚过了春节。

    任务来了。

    这日。

    屋内。

    江苍望了一眼钟表,上午十点,再感知了一下刚才在浮现脑海中的字迹。

    为‘礼物。’

    大致流程是,‘在晚上十二点左右,来到西边五百里外的一座城市内,取一件“物品”。’

    当觉察至此。

    江苍没什么说的,把屋内的酒葫芦、药膳、秘籍一收,觉察东西都带齐了,便下楼准备打车,没想再折腾折腾让小李他们送。

    而随后,打着车、去往临省的一路上。

    江苍也感知了一下自己这将近三个月来的收获,作为做任务的根本依仗。

    其先,自身已经有九股真气,八股在四肢,一股照样盘旋身前胸后。

    包括《易筋经》的全部架子,自己一天之内也可以全部打完了,全身筋骨都能练得着,不会厚此薄彼的偏科。

    时至今日。

    江苍盘算完了收获以后,再感知体质,已经达到了‘6.5。’

    是单单表面的身体数据,就大幅度提升了‘0.4’左右。

    这也是多亏‘真气’与《易筋经》炼骨加持。

    不然,让自己照着原先的聚灵去练,练到现在,也就‘0.2’上下,还不算真气加持的穿透劲力、增幅的力气。

    不得不说。

    这功法是好功法。

    就是不知道武师傅他们能不能练。

    毕竟江苍也不知道他们走的是不是与自己一样的‘真气’路子,若是不是,也只能作为借鉴。

    不去想。

    窗外又是夜幕降临。

    这时,晚上九点,离任务还有三小时。

    江苍回过神来,地方已经到了,在临市偏东郊的连七街拐角。

    ‘咔嚓’

    车门打开。

    大街上的行人不多,一阵冬风袭来,空中还有点星雪花飘零。

    街道上很静,只有‘嗡嗡’的汽车发动机响声。

    江苍偏头,望向马路对面,等出租从自己前方驶过以后,便过去马路,朝着这家装修豪华的迪厅走进。

    只是随着门一打开。

    ‘隆隆’震撼的DJ音乐,舞池中的数十男女,恍如隔世。

    一阵烟云飘来,酒香弥漫,还掺杂着呛人的烟草香味,以及一种说不清什么味道的感觉。

    江苍朝迪厅内望去,是卡座上的男女碰杯、抽烟。

    墙角有一位中年低头数着钱,他旁边还有一位飘飘欲仙的青年,抽着一根没有标牌印记,像是自制的香烟。

    而也在江苍一边打量四周,一边等着任务目标来临的时候。

    忽然,迪厅内的动感音乐一停。

    “怎么回事?”舞池内的男女,听到没音了,以为出了什么事,也停下了相互交缠的身体,迷茫望向了高台DJ那边。

    “先生们、女士们!”DJ是握着话筒,声音有些沙哑,但更多的是一种病态的兴奋,指着附近卡座上一位脸色带有傲气的青年道:“今晚的一切消费都由郑公子买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