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全球诸天时代 化三生

第一百七十三章 瑞雪兆丰年(二合一)

    点星雪花飘着。

    江苍手里拉着缰绳,浑身筋骨内的灵气震动、游走,杜绝了一切严寒,也顺带着练起了今日的聚灵。

    一路破风疾行。

    纸马一踏十几米,劲风在四周打着漩涡,马蹄下的石子碎雪四溅。

    江苍瞭望前方,六公里的路程对于全速奔走的纸马来说,就是七八分钟的路程。

    就算是这年头的绿皮火车跑的再快,总归天色雪夜的路况有限,一两个小时之内是绝对能拉开车距,慢慢追赶上去。

    等到了那时,夜里三四点的时候,正是月高风深,列车上的乘客休息。

    是个截车追杀的好时机。

    而随着江苍一路不偏不倚的追去。

    时间过去。

    在夜里将近三点的时候,废弃工厂的马路上。

    天空中的雪花渐大,有些模糊了人的视线。

    马路上、附近建筑上,积雪已经落的半个拳头深厚。

    但这时伴随着‘嗤嗤’响声,三辆打着灯光的黑色车子压着积雪,缓慢前走,来到了这片区域。

    灯光打着。

    反照了一片亮白,映着空中的白色雪花,像是一片黑色阴影。

    “应该就是这里”

    这三辆车子在雪夜中缓慢行着,当灯光照到了前方的一辆白色轿车,才慢慢停下。

    当先一辆车里的司机仔细辨认位置,当看到了白色轿车不远处,正有一座工厂,便像是汇报什么一样,又扭头向着后座上只穿着毛衣的郑公子道,

    “少爷,按照江哥说的。距离对角口的工厂百米外,还有一辆挂着外省牌号的白色轿车子那应该就是这里了,地方和车子上的号码都对着了。”

    “是对着了”郑公子点头,双手吹着车内的热空调,又好奇望着司机道:“对着了那你还不赶快通知人?下车处理事?都他妈三点多了,要等到天亮啊?”

    郑公子说着,也是心里一肚子火,但却不是气他的保镖,而是生气上头的那几位朋友不帮他。

    毕竟这大雪天的太冷半夜,谁都不想出来处理‘尸体。’

    或者说,他们才帮郑公子处理完了一些事,那肯定是要拿捏一下,让郑公子知道他们不是呼之即来挥之即去的‘佣人。’

    包括郑公子也知道他们的想法,但是自己没办法。

    加上他又担心这事,睡不着觉,虽然是自己没有睡意,也不想离开那个暖和的家里、被窝,可没人帮他,他还是亲自出来了。

    再带着晚上跟着他的六名保镖,准备来个‘毁尸灭迹。’

    ‘江哥都帮我报仇了剩下的事情我要处理好’

    郑公子思索着,‘咔嚓’车门打开,冷空气吹进来。

    一时间,他是皱着眉头,打了个寒颤,双手拢着厚厚的棉袄下车,当适应了一下,才望向了前方的白色车子。

    “快!”先后开门声,众保镖从车上分别走下,半个鞋面陷阱雪里。

    其中两人先走几步,朝着白色轿车跑去。

    剩下的人是围了一个圈,保护在了郑公子的附近。

    尤其是这深更半夜的大雪天里。

    众保镖们也没有遮掩什么,反而是敞亮的掂着枪械,时刻瞄准着四周方向。

    “怎么样了?”郑公子朝前面走着,询问了一声刚打开白色轿车车门,正探着身子朝里面检查的一位保镖。

    “有两个人”保镖回身直起腰,又见到郑公子走来,便侧身让开了一步,指着车里道:“这两个人全都死了。其中一个人是脖子被巨力捏碎,另一人是被枪械砸碎了额头”

    “他们就是江哥要处理的人”郑公子点头,没有朝车里看,“工厂里面还有一个人,我带着人先过去看看。你想办法先把这里的尸体和车子处理干净。”

    郑公子话落,没管这位保镖开着车子找地方处理,就又带着剩下的五人朝着工厂那边走。

    这不远。

    就百米路程。

    一分钟左右就走到了。

    只是等郑公子等人来到这里,瞧见了铁门上整齐平滑的切割印子,以及一位保镖打着灯光朝工厂里面一照后,他们却是愣在了原地。

    因为他们放眼望去,除了地上的扭曲铁门、一具身穿道服的尸体以外。

    尸体旁边还有一张蒲团、长剑,散落的几张‘道家符毫’,都显示着被江苍杀死的这个‘道士’,好似不是‘一般的人。’

    说不得,就是和江苍一样的‘神秘人物!’

    “这是他他是门派里的人吗?”郑公子望着地上的符毫,尸体,还有边角的一颗狰狞人头,心里突然有些害怕。

    这也是他听自己父亲说过。

    这世界上若是真有什么‘神秘人物、神秘组织’,那一定就是深山隐居中的各门各派,与隐藏在世间的江湖高手!

    皆因为他们的人手遍布世界各地,势力大的惊人!

    用自己父亲的话来说,这些人想弄死自己公司,就是手到擒来,像是吃饭喝水一样简单。

    他父亲摸索了一辈子,都没有和这样的人打上交道。

    “少爷说的没错,他估计是门派里的人”一位保镖像是知道的更多,又前走几步在无头尸体的道袍中搜了搜。

    少顷。

    他搜出了一本《驱灵》秘籍,一样像是身份铭牌的薄玉。

    再透着灯光,众人朝着拇指大小的薄玉望去,看到上面刻着‘驱灵门’三字。

    “是门派里的人”

    这位保镖望着这块薄玉,想了想,也许是想起了什么以后,忽然有些苦笑的解释道:“在跟着少爷之前,我原先在外省一个公司里做事,接过了一个护卫任务,是保护一位退出江湖斗争的老拳师”

    他说到这里,脸色露出回忆,“我曾经保护他的时候,听他说过一些江湖门派,其中就有这个驱灵门。本来我都忘了差不多,要不是今天又听到这个名字,还真的想不起来一直以为是这位老拳师开玩笑、讲故事的”

    “什么开玩笑?”郑公子问了一句,又示意保镖接着说。

    就连旁边的几位保镖,虽然是目光仍在戒备四周,但也分出了一点心思,想听听这‘驱灵门’是什么。

    “听老拳师说这是一个会法术的门派”保镖有些害怕,“所以我才觉得他是开玩笑但今天又见到了能躲开子弹的江哥,我却觉得那位老拳师应该没有骗我”

    保镖说着,脸色越来越难看,指了指地上的符毫,“而且老拳师说过,这个驱灵门,还是一个养鬼的邪派”

    “邪派?”

    “会妖法?!”众保镖与郑公子一听这话,是退后了几步,远离了地上的符毫。

    但之前那位保镖却像是害怕过后,又想在郑公子面前逞强表现一样,硬是装着胆子从口袋内拿出了打火机,对准了地上的符毫,挨着在地面上点着了。

    同时,那位保镖见到没有什么事情发生,亦是松了一口气。

    “你来处理这个事”郑公子见到这位保镖胆大,又听他知道这么多事,那是把道士尸体的章程全部交给他了,一副相信他的模样,让他有些愣住了。

    可与此同时。

    不管保镖如何。

    郑公子也在想着那位江哥又是什么样的人,为什么敢对这些江湖门派下手?

    难道是江哥身后还有‘更厉害的门派?’

    郑公子想了想,感觉江哥应该是更厉害的人,厉害到可以独身一人对抗一个门派的人!

    因为连枪械都杀不死,能躲过。

    他觉得江苍好像已经成了‘神仙’了!

    而也是这个时候。

    在郑公子觉得江苍是‘神仙’的时候。

    在西南方向的一处铁路道上。

    江苍策马行着时,却发现脑海中出现一个指引。

    再空出的一手打开盒子,里面装的血色美玉上,渐渐浮现字迹,为‘交情。’

    大致为,‘杀了驱灵门与贺老板的组织,让“血玉”的前因后果,所有仇恨了结,再无瓜葛。’

    到了那时,玉为成为一件‘交情元物。’

    再按照‘品级。’

    江苍还隐约感知到这件交情元物的等级,应该是在‘巅峰。’

    没辙。

    自己这次行的事,杀的人,都是这个世界的顶尖,那出了这一件高等级的交情元物,很正常。

    并且也与自己想的差不多。

    自己只要走在一个世界内的‘巅峰’水准,那接下来一条路顺下去,只要保证自己实力稳步提升,那自己走的就一直是‘隐藏线’了。

    时刻保持巅峰。

    不去想。

    这些事情原先想过了,章程早已定下,那按部就班的照着来便是。

    那第一手,就是抓着贺老板,让他带着自己去往他们老巢,来个一网打尽。

    ‘沙沙’纸马踏蹄。

    江苍朝前望,鹰眼锁定,耳旁听着‘呼呼’风声,‘咔咔’列轨声响,也见到了三百米外,火车尾部如在眼前。

    ‘萧萧’纸马鸣叫,稍微低了一下脑袋,猛然又提速了一些,直向着前方的火车末尾冲去。

    同时。

    二百米,一百米,五十米。

    江苍放开了缰绳,收了珠子、美玉,一跃起身,脚尖一踏地面,再一跃,踏在了火车的末节过道站台。

    伸手空中,纸马落入掌心消失不见。

    ‘隆隆’火车仍在前行。

    雪花飘着,整辆火车上的旅客,没人知道有人来到了他们的路途当中。

    包括那位贺老板,还在悠哉喝茶、看雪景。

    而江苍神识扫过,当觉察贺老板与车内乘客们没发现自己上车,后车厢内还没旅客乘坐,才一震身上落雪,前走了几步,稍微一推后车门,没锁,进入了车厢里面。

    ‘呼’一阵暖风。

    不同于车厢外的寒冷雪夜。

    江苍扫了一眼空的车厢座位,途中取了一个杯子,才朝前走。

    路过了或多或少旅客的三节车厢。

    小声碎碎。

    车内有人聊天,有人吃饭,有人在听着收音机,或是熟睡。

    是没人关心一路走过的江苍,不就是一位来找水的。

    毕竟陌生人而已,谁能想到江苍是跳车过来的。

    而江苍一路未停,到了第四节车厢前面,才顿了一下脚步,站在门前。

    朝内望。

    第五排座位上,贺老板还是背向着自己,一人舒服的占着两个座位,半靠着躺在座椅上,望着窗外的雪景,品着茶水。

    他对面与附近几个座,都没人,倒是清净。

    像是一个人包下了半节车厢。

    ‘嗒嗒’

    江苍见到这一幕,是一推车门,反手关着,走到了车厢里面。

    但贺老板也是小心,当听到了身后的车门声,就下意识的做出了防备动作,可他表面上还是一副享受的模样,望着被自己擦亮没雾气的车窗,想从里面看到来人是谁,是否是上头来检查安全的人。

    不然,平常人这个点都在休息,谁还会串着车厢走动?

    并且他思索着,一手摸着口袋,里面是自己的身份证,真假不知道,但是随时能让人检验。

    车速也不算太快。

    真要出事了,等会打开窗户,应该是能跳。

    可在下一瞬间。

    他还没从车窗内见到来人是谁。

    江苍却几步走到了第五排这里,坐在了他的对面道:“贺老板,走的有些急了。不知道江苍是不是来晚了,还是来的太早了。”

    “你是?”贺老板见到来人是找自己,是一起身子,把水杯放下。

    只是,他打量了江苍几眼后,却忽然心里一醒,看似是记忆不错,认出了一面之缘的江苍,心中颇有些惊讶。

    但他面上却是疑惑,好奇问道:“我不认识你。”

    贺老板说着,声音不大,加上‘轰隆隆’列车声响,附近人都听不到,像是故意,也像是给江苍面子道:“你是不是找错人了?这里不是你的座位,你要是非得在这坐,还打扰我休息,我可是叫车警了啊!”

    “贺老板这茶叶不错。”江苍没在乎贺老板的威胁,而是拿出刚才取来的杯子,放在了桌子上,“贺老板感觉我能连夜雪中追来,那觉得我敢不敢当夜在车上杀了你?”

    “你”贺老板握着水杯的手一抖,又忽然笑道:“我真不认识你啊!你是不是在开玩笑,什么杀不杀的,我一句都没听不懂”

    “您是记性不好。”江苍点头,把玉盒子放在了桌面上,“那四个人我都杀了,先您一步走了。如果您记性不好,我送您见见他们,让他们帮您仔细回忆回忆。”

    “我你”贺老板听到给自己搭头的几位大高手死了,这时才是心里轰然一惊!知道自己这趟梁子,是真的挑出来大事了!

    这位名为‘江苍’的大人物,明显是太重,已经压死了一头挑梁子的人了。

    八成,也是门派里的高手!

    那要是自己没有猜错,自己要是再废话,还真的会死!

    没见、没听。

    东西在这,那四位高手却不见了,章程没落,人追来了。

    还用说什么。

    他知道江湖中人不遵律法的事情,杀人真是小事。

    “您喝茶!”

    他露出苦笑,一下子软了,手有些抖,掂起了桌子上的水壶,从袋里倒了些茶叶,给江苍沏上,才平了一下害怕的心神道:“大哥我只是一个跑腿的”

    “那您再跑个腿。”江苍接过水杯,“带我去驱灵门的地面。”

    “好好!”贺老板拼命点头,为了活命,又求饶道:“哥我要是带您过去您能不能行行好,就放过我”

    “先喝茶,到了再说。”

    江苍靠着座椅,动了动身子,调整了一下位置,抿着茶水,望着窗外。

    玻璃被人擦得透亮,映着贺老板坐直的身体。

    夜色里面,雪花落的更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