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全球诸天时代 化三生

第三百零四章 力量体系与收藏家 !(二合一)

    思索落下。

    江苍大约是把这个世界的背景给归整的七八了,果然一接触引路人,什么消息都能从旁得到。

    且没过几息。

    自己正在用面包夹着腊肉、一点辣酱,伴着小麦酒继续享用这顿比其他人还要丰盛的午饭时。

    旁边一桌的客人吃完饭,闲来无事,也在聊着这个世界内的强者,还有一种自己未曾听过的‘新力量体系。’

    “听说广播里面说大东边的蝎子”这人刚一开口,附近所有人客人的目光被吸引来。

    包括闲时正擦桌子的老郑,都先放下了手里的动作,听着这人在说,实在是这个世界很自由、也很枯燥,随便一点的话题,都是稀罕的谈资。

    “你们都知道蝎子?”这人看到众人听到‘蝎子’二字后望来,又见到他们很多人摇头,是笑了,“我还你们都知道了,都准备不继续说了”

    “你快说吧!”旁边有人打断,就烦这吊胃口的。

    那人笑了笑,也没动气,继续道:“很多人不知道蝎子,我就简单说一下,蝎子就是这段时间内很出名的那个荆棘生物听说,他现在S级了”

    “S级?”众人听到‘S’一字,是传来一片吸气声,有震撼,向往,不可思议,这次是真的记住了‘蝎子’这个外号,或是人名。

    而江苍也在听,听到这人继续说,‘蝎子’其实是一个外号,也是一名在这片疆域内名声正旺的宝藏猎人小队队长。

    其中‘S’评定,是一种这个世界的体系,大约是根据一个人的荆棘魔法的波动,或者修炼来的实力,判断一个人的‘境界。’

    反正江苍听见他们交谈,这人说完了蝎子,又卖弄所知,说天南地北的其他强者,听到他所指,会‘飞’的人,都被他说成了‘S’级。

    那稍微归整一下。

    江苍觉得‘S’级应该是宗师境界、或者金丹左右的强者?

    同样,S级,战力在宗师境界的荆棘生物,在这世界内基本就是家喻户晓的高手,多数存在于宝藏猎人小队,或者为某个大公司、或者组织内效力。S级,大宗师与元婴的强者,是一个大城市内的主人,守护神,很少有人能请动他们。SS级,元神、天人、那就是传说,或许百年前的荆棘生物能达到,但是很少流传关于他们的消息。

    而像自己所在的城市,看起来挺大,其实就是一个边缘小城市。

    真正的大城市,听客人们向往的话语中,是覆盖了‘荆棘魔法’,钢铁的城墙,闪闪发光的灰色重武器,传流不息的人海、商人,雇佣兵,怎么会如此落魄?

    又是一个情报。

    江苍吃着腊肉,感觉初到一个世界内什么都稀罕,什么都是情报。

    再按照灵气质量,和灵武世界内差不多,再加上荆棘结晶,能出现天人境界的至强者不稀奇。

    但自己也好奇这空气中的‘灰色灵气’,是不是‘荆棘?’

    若是荆棘,为什么众人没有被感染?

    还是这空气中的荆棘纯度不高,没法让人产生变化,但会慢慢增强人的体质?

    这就如很多世界存在灵气,却无法被人吸收一样,必须要特定的功法,或者‘天生灵根’,才能自主吸收,或者呼吸时间接影响。

    可是灵气所凝聚的天才地宝,被人服用,却会发生质的改变。

    同理,飘散在空气中的荆棘无法感染呼吸的人,道理应该是这样。

    江苍以自己目前所知,也只能推测到目前状况,或者空气中的荆棘,是‘平稳状态’,不如地底‘荆棘结晶’一样狂暴,能让人瞬间发生改变。

    这又是一个疑问被解开了。

    江苍感觉自己在先驱者内好像是属于智者,要是换成枭与云木过来,估计没个几年功夫,是解不开这个疑问。

    要是影子与武弘,那等离开时估计还是与滺柔一样呆呆,更不用去提。

    一时想来,这就是实力越高,责任越大,任重而道远。

    江苍深有感悟。

    也是,要体现出来一个人的价值,必须要有对比,要有参照,才能体现出来。

    要不是有无所不知的枭作为对比。

    谁知道自己这么聪明?

    这都是小事。

    江苍不去想,自己知道就行了,要善于隐藏自己。

    且也是这时。

    附近桌子旁的一位中年起身,是笑着向着郑老板言道一句,并且语气中也没有什么不好意思,“老郑,我今天没带矿。你看,天快黑了我就先回内城了你什么时候回去,我把饭钱给你送到家里。”

    “你又忘带钱了”老郑摇了摇头,好似已经习惯很多客人没有带钱、或者矿石。

    因为在‘外城’,若是没实力的人,还随身携带矿石与资源,确实有点太危险了。

    熟客没带钱,城内居住的地方又跑不了,都是小事。

    要是为了这几块矿石专门跑了,舍弃了‘内城’的居住资格,那么老郑也认了。

    而这个偏远城内还有个‘小城’,也叫做‘内城。’

    江苍之前听这些人闲聊,听到他们说起过这些内城的问题。

    那里,是属于这片废土区域内,富人,或者一些上流人士、强者所居住。

    想要通过这扇城门,就不能如城外一样随便进出。

    最少得要有‘身份卡的城内人员’引路,才能进入城内,再缴纳一些费用,办理自己的身份卡。

    如这位客人,就是被一位城内人员在两个月前带进去的,又相继花费一些辛苦得来的铜矿石,办理了自己的身份卡。

    可也有的外城人,是拿钱让这些‘内城人员’带他们进去,又如流浪者一样,后继没钱力,就先找个城内大街上睡着,白天在外谋划生计,继续筹备身份卡。

    或者住在朋友那里,以及拿很少的钱,接着找内城人员,混他们的房子空余。

    这久而久之,内城的人越来越多,‘城内人员’还在赚着外快,城内也立了一个不成文的规定。

    每个普通城内人员,每隔一个月都只能带一人进来。

    每隔一个月,城内的护卫人员也都会清理这些流浪者。

    假如哪位城内人员包庇,这位城内人员还不是强者,就会被永远取消身份居住资格。

    但就算是如此简陋、苛刻的一个月临时居住条件,也让城外的人皆向往赴之。

    他们一口气拿不出来这么多‘身份’办理钱,就一月一月的‘临时交钱’给类似房东的‘城内人员’,仅为了城内住着安全。

    说不定在这个一个月内,就遇到了荆棘生物的袭击,那在城外的人三成是送命了,还有七分是期望荆棘生物先吃了其他人,吃饱,不再去寻找躲藏的他们。

    而江苍听他们说来说去,总归就是从上到下的狠狠压榨,又能称之为城内安全,当进了城内,就代表着自身性命有所保证,也有了临时存放自己钱财的‘保险柜。’

    这个世界,在生死与利益面前,压榨就是这么直接,不用什么遮羞布,没人会在意那个。

    一切都是这么理所当然,强者就该左右弱者的生死。

    这么想来。

    江苍还发现张韦陶说的有些道理,他要是没有死去,或许很适合这个世界。

    前提是他的实力可以跟上,不然他就换成了他所言的后者。

    且也在江苍思索用餐的时候,这位客人离开。

    但也是伴随着这位客人离去,老郑也许是因为了他的话语,想到了什么事情,就笑着向旁边桌子处吃饭的江苍道:“我带你进内城吧。我在城内有一间简易木房,小两层,带你进去住没问题。就当先掂着你硬币钱了”

    老郑说着,闲时就好用抹布擦拭柜台,“你也先住着,等硬币卖出去的时候,你看着是在城里买个身份,还是?”

    “谢郑老板好意了。”江苍笑着点头,没拒绝,能混个住的地方,也是看看内城啥样。

    尤其门外的那位壮汉,还真的在街道上等着自己,这个怎么说,就算是不待见人家,也得给人家一个回信。

    他可以不地道,自己怎么能和他一样。

    他要等,自己就给他信。

    “我先出去转转。”江苍一顿饭吃完,约莫十分钟左右,也是了解完了世界大致,就准备着手看看能不能来点外快任务。

    “我晚上七点打样。”老郑看了看屋内‘滴嗒’的老式钟表,“还有五个小时,你别走远喽。”

    他说到这里,不知道又想起了什么,向着江苍问道:“还不知道朋友的名字,不好称呼。”

    “江苍。”江苍一摆手,开着门出去了。

    再往前面泥土街上望。

    壮汉就蹲坐在街角。

    “嘿!”壮汉见到江苍出门,又朝着向自己走来,是笑了一声,遥遥喊道:“想清楚了?”

    “想清楚了。”江苍走近反问一句,“能带我见收藏家吗?”

    “你身上带着那枚古董?”壮汉好奇,“吃饭没有花掉?我可是亲眼看到你给了老郑,还是你又拿回来了?”

    壮汉说着,本来还想再问,也看到江苍准备答,却突然摇了摇头,不多问了,“走,我带你去内城。”

    话落,壮汉带路,他也是觉得没人会拿自己的性命开玩笑,身上不带东西,就敢去见收藏家。

    或者说,不带东西更好。

    壮汉还期望自己的主人,收藏家发火,把怒气宣泄到老郑身上。

    这样一举两得,即借用收藏家之手,杀了老郑,还了刚才面子的仇,也帮主家免费得到了一件古董,一件属于流浪者的古董。

    壮汉望着江苍一身破烂衣服,心里尽是等待收藏家向着江苍与老郑发火的期待。

    一枚古董硬币,值老郑的命。

    这个世界,命最不值钱,对于身为接近A级实力的收藏家来说,杀了就杀了。

    江苍是没有说话,也没管壮汉正想着方法害自己,紧步跟上。

    路途中再打量一下周围,附近情况。

    也是走着走着,靠近内城,稍微繁华一点。

    江苍看到这个世界内有无线电,也有只能收到当地、或当城,当县信号的电视机。

    或许之前关于‘S级强者、蝎子’的消息,就是那位客人从这些无线电中听到的。

    但关于测试实力的事情,得去中等城市,才能被判定,或者杀死某个荆棘生物,也会被‘民间’认定。

    而再往前走。

    江苍还看到这个世界有些颠倒,如今走在路上人没有拿着手机,而是提着一把把泛着寒光的兵器,时刻注意着附近的人。

    好像他们随时会因为一些小事,就大打出手一样。

    “前面就是内城”壮汉走着,是指了指前方的城门。

    水泥浇筑,十米多高,比城外的气派整洁多了,看上去厚实的城墙,门前的护卫,就觉得安全。

    只是进入有条件。

    门前的护卫正挨个检验入城行人的身份,一张‘磁卡’,旁边有一台机器,像是胡乱拼凑的电脑,泛旧的液晶屏幕内,随着磁卡刷向感应按钮,只有对勾与叉的图案。

    “我一个月内有十次名额。”壮汉带着江苍走近,“进了城内要跟着我,不要乱跑。”

    江苍点头,没说话,跟着壮汉刷卡走进城内,其实这里和城外的景象差不了多少,只是很多行人都收起了兵器。

    他们的衣服,也穿的整洁了一点,有时熟人见面,也停下脚步聊两句,不像是在城外那么相互防备。

    壮汉脚步没有停留,一直带着江苍走到了靠近内城的西边,这里有一座大院子,不同于之前的破砖烂瓦,随意拼凑成的房舍。

    门前有两位护卫,他们腰侧别着有些旧枪械,但保养的很好,若不是扳机位置有些光滑,钢铁都被血肉手指磨出了印记,很难看出这两把枪械经历了十数年。

    “我带他见老板。”壮汉见到两人,不复之前盛势,反而点头哈腰的说明了原因,“他手里有一枚古董硬币,老板曾经让我收集,我正好碰到他了”

    “进去吧。”护卫让行,关于收藏家交代的问题,他们不敢问那么多。

    还是那句话,来人真要有问题,他们拦不住。没问题,他们也不用拦。

    强者为尊的世界内,就是这么明白的道理,哪有废话般的找事询问。

    真要找死,一头撞在旁边的大青石柱子上,这个来的多痛快。

    而随着走进院落,西式的建筑别院。

    一位身穿整洁西装礼服青年,正在第三个院中,布满鲜花的园林中浇水,手里提着一个精致的纯金水壶。

    当他见到江苍二人过来,走进了这里院落,站在了附近,才直起了身子,一边把水壶交给旁边的护卫,一边去掉了手套,向着壮汉问道:“我想你找我来,打扰了我与这些美丽的小姐约会,应该是有什么事情才对。”

    “老板他有杜丹花的硬币”壮汉见到收藏家询问,是直接指了指江苍,“他之前卖给了老郑,然后又来找我了,说要见您,或许他还有其它的古董,这些事情我知道我不该打听就不敢耽误什么,直接带他来了”

    “哦?”收藏家望着干笑的壮汉,点了点头,是总觉得哪里不对。

    难道这位手下又要借自己的手,去杀他的仇人?

    这样的事情,已经发生了两次。

    但这些都是小事。

    有硬币作为报酬,他觉得可以。

    “你做的很好。”收藏家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西装礼服,“你先在这里等着我,我允许你替我陪这些美丽的小姐,表示我的歉意。”

    话落,收藏家看向了旁边的几名护卫,他们都驻足,和壮汉一同在花园内等着,也像是监视。

    江苍看到收藏家望了自己一眼,就向着旁边的走廊行去,也随即跟上。

    等走过了一条十余米的长廊,来到了一间布满各种物品的屋内。

    收藏家才像是展示一样,伸开双手环抱了一下周围,向着跟来的江苍询问道:“听他说,你有硬币?最好不要骗我。而现在这里没有任何外人,我想你该拿出来了,不要让一位主人久等。也不要让它的朋友们久等。对了,我和那些美丽的小姐们还有约会。”

    “我就那一枚。”江苍是没有什么隐瞒,无视了收藏家有些皱眉的神色,直接道:“我来这里,只是想见见你,再问几个问题。当然,我可以给硬币以外的酬劳作为答谢,比如你有什么事情需要我帮忙,也可以”

    ‘嗖’

    一阵风声袭来。

    收藏家眼中散发出灰色光泽,探手带起阵阵风响,抓向了江苍的脖颈!

    佣人,他太多了,已经多到了不需要。

    且他身为公司的上层,这个城市内家喻户晓的强者,很难忍受别人的欺骗!一位低微流浪者的欺骗!

    哪怕是他早有意料,又是壮汉的小计谋,但杀死一名流浪者,再杀死一位城内人员,都是小事。

    有壮汉这样的人帮他寻东西,算是互帮互利。

    而江苍见到收藏家如此真性情,看到没物件,就随后动手,却是偏头用左手格挡,右手拳指,停在了他的脖子处,让他僵直到了原地,不敢动上一动,眼中灰色灵气散去,充满了不可思议。

    “还是那句话。”江苍望着惊惧的收藏家,“我来这里,只是想问几个问题。想必你也明白那人驱虎杀人的计谋,我也顺着来了。现在价格也给出来了,就是我的实力境界。”

    “我”收藏家笑容僵硬,可又慢慢忽然恢复了笑容,“这些都是小事情。城里面的所有人都知道,我喜欢交朋友,展示我的收藏。今天,在这个有幸的日子内,您能来我的住处参观,询问我,我很荣幸,先生”

    “我姓江,江苍。”江苍看到收藏家收了杀机,而且如今沟通这么愉快,也是很给面子的收起了拳指,能好好说话,当然要好好说话。

    城里就这么一位大人物,好像听客人们说,他还和什么公司有联系,一切发源地都在这里,那起码先顺出来线。

    “我来找你没别的事情。”江苍望着干笑的收藏家,“你有荆棘吗?我能不能看一眼。”

    “荆棘?”收藏家笑容顿了一下,又真心实意道:“抱歉,亲爱的朋友。我五天前才交给公司,目前没有荆棘。再容我介绍一下,我是洛瑞格,是这座城市的一员,大家都喜欢叫我‘收藏家’,为罗塔公司效力。”

    收藏家说到这里,又望向了屋内四周的收藏品,“正如您所见的一样,我这里没有荆棘,只有金光闪闪的05年珠宝。一瓶稀有、百年前人工红酒,还有一台存有上百种单机游戏电脑,这里的一切都是我的藏品”

    收藏家说着,当说起了自己的收藏,好似也忘记了恐惧,反而带有一种陶醉,一种想找人肯定,想找这位强者肯定的向往。

    江苍望着期待的收藏家,也是忽然笑了,或许这个人不错,就点了点头,又道:“之前失礼了。洛瑞格先生莫怪。”

    “谢谢您的肯定。”收藏家泛起被人肯定的满足笑容,但又听到江苍这话,却摇了摇头道:“您说错了在这个世界内,只有强者才能讲道理,弱者就只能听天由命。”

    他指了指自己,又摇头,“我不是强者,但是我知道强者就是这个世界的天,这片天空中的王。如果你杀我,我只有认命。”

    “你说的或许有道理。”江苍没有否认,但言下意思是,本来就没什么恩怨,误会清楚了,就没事了。

    “我亲爱的朋友。”收藏家看到江苍不以为意的样子,却是反驳道:“我想您一定是在嘲笑我。可是那些被魔法扭曲的荆棘生物会和我们讲道理吗?他们杀我们,不需要理由。就像是我和我的人,我所在的公司,一直是在保护这个摇摇欲坠的城市,难道身为强者,就该拿自己的安危,无偿的去保护他们吗?所以,我们才会收取进城佣金。”

    收藏家笑得有些嘲讽,“不要觉得强者冷血,如果我们要是死了,他们会哭泣吗?我想他们只会为了自己的安危,去寻找其他的强者庇护,顺便再骂我们没用,把我们被杀死的消息,传遍整个废土,让所有人知道我们是废物,当成所有人饭前的谈资。尊敬的江先生,您不要否认,在这个无聊的世界内,有趣、能打法时间的话题,往往就是这样来的。”

    话落。

    收藏家打了一个响指。

    门外传来了一声惊恐吼声。

    几息过去。

    一位护卫提着壮汉的狰狞头颅进来。

    收藏家笑了,单手放在礼服胸前,很绅士的向着江苍鞠躬,歉意道:“他破坏了我们的友谊,但也让我们的友谊更加坚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