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全球诸天时代 化三生

第三百七十三章 猎杀小队!(二合一)

    在遥远的大宇宙西方,星辰布满宇内,有一颗燃烧的行星位于中心,四周是环绕的星辰,形成一个又一个的椭圆轨道。

    而此时此刻,在第三颗星辰上。

    一座繁华的城市内。

    居民区。

    伴随着电话声,车水马龙,不知哪家店里传来的流行音乐。

    江苍的一道元神出现在了附近的一条小巷子里,相貌还是本体的相貌,没有什么改变。

    不长的巷子内外也没有任何行人,向外过往的行人也是匆匆走过,或是看着手机,和同行的朋友交谈,手里扇着广告纸、扇子,没人注意巷子内的江苍身影是如何出现。

    一切都显得很普通,很正常,如旧,天还是这么热。

    江苍低头看看,自己穿的是普通休闲服,没错。

    只是江苍又琢磨了一下,发现自己就是寻常的体质,方方正正的标准‘1’,不多也不少。

    除外,江苍打量了一下附近,在感受到有些闷热的同时,还看到阴影的墙角处有昨日,也不知前日落下的雨水,形成的一滩泥迹,这里应该是雨季夏季。

    再听着小巷子外传来的汽车声,附近的一些楼房,老旧水泥杆与墙壁上的小广告,这个不用多说,场景很熟悉。

    是类似现实的秘藏世界。

    江苍也忽有感悟,发现棋友所言的话与梦幻公司的资料不错,都市果然是最容易成为起源世界的宇宙,因为根据自己所观,神通秘藏多数都是在这样的世界内。

    只是此次不是通过自己家园内降临,实力有些太低了。

    江苍元神在突破世界屏障的时候就感受到了‘禁魔限制’,换句话来说,这是一个没有灵气的世界,自己元神被削减到了进入的标准,‘1’

    当然,锻炼还是能锻炼。

    江苍走出了巷子,一边听着这个世界内的流行音乐,一边朝街上的一家健身房看了看,里面走出的大汉膀大腰圆,要说没有力气,这个谁都不信。

    总归一句话,还是能‘长力气。’

    尤其自己这具身体的体质虽然是普通人,可自己多少为武术宗师,技巧上相信不逊于他们多少。

    这都是经验,自己寻找元能的本钱。

    而这技巧归技巧,该练还是要练,不能被人给一力降十会了,那时候才是真丢人了。

    江苍心思清明,个人单兵实力最为重要。

    再往多想。

    江苍这道元神还不知道‘火神通元神’已经归窍,但就算是知道,江苍还觉得不知道更好,因为每道元神都隔开了‘灵魂锁链’是好事,实力与身份不一更是好事,这样才能体会到不一样的人生,不一样的感悟。

    可是江苍这道元神也隐隐知道,大宇宙内的时间应该是过去了一年、或者两年了。

    自己为了进入这个神通世界,可是在虚无内浪费了不少时间来吻合这里的规则。

    那别的不多说。

    江苍感知了一下,幸好‘神通元能的指引’还在,大约在西边两百多里,是出了巷子的街对面方向。

    再打量一番街景。

    避开了过往的车辆,过了马路。

    江苍走上十来步,来到了一座公交车站牌,绕过去,阴影挡着了太阳光,朝站牌后面一望,有城市地图。

    西边二百里是出了市区,标记的是郊外,还没有路段标明,那应该是外道山林,这里的车子都不到。

    打车?

    江苍摸了摸口袋,空空如也,手机什么都没有。

    那目前这样山穷水尽的情况,自己这个只有两种选择了。

    要么去找个临时工,先赚上他一笔,然后搭车,买点物资去探寻。

    要么就走着过去。

    除此之外,自己有手有脚,就不拨打求救电话,说什么走丢之类。

    说来说去,自己还是黑户,到时候别车没打着,人家还把饭给管了,那这真是走到头了。

    江苍经历了这么多,有经验,不会犯这样的错误。

    那这最后一条路堵死,走过去又浪费时间,还不安全,没任何物资,装备。

    江苍就把目光望向了地上,地上有一张武馆宣传广告,‘形意拳。’

    上面有几张照片,印的是两层武馆外景,里面设施完善,总结就是有钱。

    心思活络。

    江苍觉得去这家武馆内找上馆主,传几记形意失传、或者此方世界内没有的形意练劲架子,多少都是武行的人,应该会给个赶路盘缠。

    真到这地步了。

    自己能想到的方法,也只有找同为武者的同行。

    想到做到,江苍稍微擦了擦额头上热出的汗迹,向着一里外的武馆行去。

    路上再接一个广告单,稍微一卷,也当扇子扇了。

    一里也不远。

    等过了几个红灯,来到了一处天桥旁边,那家武馆就在一排商店边上,挨着一座公园,靠近这条十字路口,是个体面的黄金地区。

    江苍把扇子折了折,装进了口袋里。

    等到了门前,进门走去。

    里面传来阵阵呼喝声,拳脚器械声响。

    江苍朝大厅内一看,人还不少,都是学员。

    还有位师傅在前面领功,像是扎马步一样的架子,基本功。

    也在这时,门口的两位工作人员见到江苍来至,是笑着上前,准备询问。

    江苍是打开天窗道:“有点事情,想找一下馆主。我是他朋友。”

    “找馆主?”两人一愣,但也没多问,直接一人朝楼上带路,更没什么打电话确认。

    因为这里是武馆,真要找事了,门口他二人拦不住,该找还是要找。

    要不是找事,是馆主的真朋友,那他们图那闲干什么。

    他们可是知道馆主有不少富家徒弟,他们得罪不起,还不如敞亮带路。

    这是馆主说的。

    也随着走到楼上。

    江苍蹬上了二楼,就见到这里安静了许多,只有几位师傅在这宽敞的二楼内聊天,手脚虚空比划着,应该是在探讨招式。

    “先失陪一下。”一位中年看到工作人员询问目光,是朝江苍打量一眼,不熟,不认识。

    但来者是客,也是和气生财,指不定是哪位公子哥来拜。

    馆主想到这里,就整理了一下笑容,让工作人员先下楼,又一边朝江苍这里走来,一边抱拳探寻道:“我就是这家武馆的馆主,不知道这位朋友找我有什么事情?”

    “是这样。”江苍回礼,也是走前几步,向着等待自己回答的馆主道:“我这里有形意的几招自创桩法,这位师傅看看?”

    “自创桩法?”馆主疑惑看了江苍一眼,上下打量,总觉得江苍浑身松垮垮的没‘劲’,“恕我直言,朋友看起来不像是练武的人而我现在还有点事,要不等明天?”

    馆主说着,旁边的几位师傅也望了过来。

    他们刚才都听到了,但也没什么嘲笑不会练武的人还能自创桩法的话。

    “练武不练武能看出来?”江苍没有在意馆主说对了,自己这体质还真的没练武。

    可既然来了,得拿出真本事让人看看,多说不如一练,先来一手楼下学员们站的三体式。

    江苍胳膊朝前一伸,脚步稍微一动,一个标准的形意三体架子就站了出来,不像是楼下的学员歪歪斜斜,一切都显得浑然天成。

    要不是江苍浑身松垮垮的,馆主与那几位师傅都感觉江苍是不是站了几十年的桩子?

    这样的拿捏力道,身子丝毫不动,他们都自认为没法瞬间达成,还要不停的细微斧正。

    “形意三体。”江苍收回了架子,向着几人道:“每个人有每个人的练法、打法,这个不多说,招式万千,不用多提。而我是以形意十二形为本,琢磨出了十二种桩法。今天,看这位师傅在这里立武馆,想着同为形意门人,指点。”

    江苍说着,也没什么秘手藏私,反而左腿迈出,右腿向下弯曲,右手握拳缓缓探出,左手藏于腰间,像是拉开了一张大弓,

    “龙形桩。”

    江苍身子顿住,又起身,望向了馆主等人,示意馆主站了一个试试。

    也是这桩子光看不行。不练、不上手,谁知道其中的奥妙,怎么指点?

    “这位师傅是一点都不藏私啊”馆主变了语气,是笑着看了看江苍,看到江苍郑重的样子,也不多言,就有模有样的踩了一个。

    这形似意不似,每人体格都不一样。

    江苍抱拳,示意得罪,忽然手掌放在了他的胳膊上,约莫着他骨骼与筋骨的律动,向上稍微一提,脚尖朝他的后脚跟一踢,十厘米。

    馆主正准备下意识还手时,却突然感觉有股劲在脚底下藏着,左手藏弓,能瞬间打出蓄力一击。

    力从地起,说的就是这个道理。

    ‘这位江师傅是高手!’馆主突然生出了这样的心思,不仅是他发现这桩功真的有用,也是他觉察到自己刚才要是还手,八成不是这位江师傅的对手!

    是打法,力道,技巧,见识的差距。

    馆主自认为要是自己指点某人,想摆正人家的架子,可不会像江师傅这么简单,就那一手一脚一动,丝毫力气不浪费,精准无比。

    那换句话来说,人家既然能一下摆正自己练法,那打法与技巧能差吗?

    同样的体质,那不就是被人家按着打。

    包括楼内的那几位师傅见到江苍这出手迅捷,他们对视一眼,心里比划了一下,也是够悬,还不了手。

    也感叹,他们觉得这位年轻师傅幸好不是来踢馆的,不然他们几个人还真的镇不住!

    有时候这本事不一定要搭手,只要动手,见了,同为练武的人多少都能摸出来一些。

    “馆主感觉如何。”江苍是望着不动一动的馆主,又抱拳道:“刚才江苍得罪了。”

    “江师傅客气了”馆主忽然回神,站起了身子,不复之前的不相信,反倒客气邀请墙边的一个小沙发茶几处道:“江师傅能扫开门户之见,有意把武学传扬光大,是我应该感谢江师傅!来,江师傅喝茶!喝茶!”

    话落,几人落座。

    还有两人下了楼去,对工作人员说了一下,馆主来贵客了,再有人问,馆主不在。

    江苍也没隐瞒,雷厉风行,在与这几位师傅交谈的时候,把十二形桩法全说了。

    心意,自己是拿出来了。

    也在说完了这些事。

    馆主是不知道想起了什么,诚意向着江苍一敬茶道:“江师傅要是没有什么事情,不如先在咱们武馆玩着?”

    他说着,意思是请江苍‘镇场。’

    “我准备去西边转转。”江苍品着茶,“我有很多感悟都是在路上见的。”

    “西边?出市内?”馆主询问一句,当见到江苍点头,是琢磨了一下,就当落个人情,笑着起身道:“江师傅既然有事,我这边就不耽误江师傅了。但来者是客,我孩子天天也没事干,就让他送送你?”

    馆主说着,这就是寻常的话,谁家来客人了,都会说送送。

    江苍也是捏着了这句话,但客气是客气,传统美德,就一让道:“来来回回有什么送的,太麻烦了。”

    “唉!”馆主一摆手,“江师傅要是再客套,那就是看不起我老宋了?”

    “多谢。”江苍抱拳,朝着旁边的一位青年一看,他眼中对自己推崇有意结交,这饭票是有了。

    馆主用心良苦,肯定想让他跟着自己学习。

    也随着这事落,离晚上不远了,那就先吃顿饭再走。

    但与此同时。

    晚上八点十二,在本市的北郊,一条土路上。

    八位男女忽然出现在了这里。

    其中一位中年望着夜色,像是疑问,又像是老朋友打招呼,向着来到这里的第一时间就开始打量四周的七人道:“唉?没想到这次的任务,是和你们几个合作?”

    “怎么?”听到话语,一位青年也是笑着回了一句道:“和我们几个合作不行吗?是吧?好久不见了啊老张!你现在话里都是挑刺了啊!”

    “现在不是叙旧的时候。”一位大汉脸色沉稳,望向了老张二人与旁边正在小声交谈的众人道:“殿主发布任务,让我们击杀一名叫做‘江苍’的人。如果大家没有什么意见,这次的任务就由我带队。”

    “我没有意见。”老张点头,坐到了路旁的一颗石头上,侃侃而谈,“我经常关注咱们轮回殿内的榜单,‘杀戮者’旬康锋,本体实力天仙,经历一百二十七次世界,任务完成率百分之百,你的威名我们都知晓,没有意见。”

    “老张哥是捧杀我了”沉稳大汉一笑,“您是老前辈,如果我做的哪里不好,还需要您指正。”

    “那么队长一职是定下了?”众人后方一位相貌普通的女子拍了拍手,“翊,也没有意见,你们呢?”

    女子翊说到这里,像是刚看到了青年,忽然惊奇道:“哎,我还以为小梁你死了呢没想到在这里看到你了。”

    “既然翊姐与老张都同意了”青年小梁笑起来有点浮夸,“我们当然没有任何意见了。”

    几人说着,旁边的其余轮回者也是你一句我一句,都同意沉稳大汉为队长,因为他们都是很熟的朋友,同为轮回殿的强者,名声在外,还偶尔一同完成轮回之主发布给他们的任务,谁不知道谁。

    只是随着轮回殿的势力越来越大,所掌握的世界越来越多,像是他们这样‘第一批’的轮回者,都是各自带人领队,难免很久不见。

    而像是之前开口说话的火气,诅咒,敌视,内讧?这个倒是真没有,只是朋友之间的久逢打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