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大明最后一个狠人 大明第一帅

第295章 聚将点杀(求订阅)

    事后,朱慈烺领军回到同口修整,将杨嗣昌等人晾在了一边。

    在第二日,陈新甲和高起潜等人发生了一些争执,陈新甲领宣大三镇人马分兵而去。

    不多久,朱慈烺就已经知道他们的争执内容,原来是杨国柱嫌高起潜等人舔着脸分天武军的军功太过丢人,就到陈新甲那请战,领兵夺回高阳城。

    虎大威和杨国柱关系很铁,也要求出战,陈新甲觉得军心可用,也急需军功自救,于是找高起潜和关宁军诸将商量共同出兵。

    高起潜得知高阳城有三千鞑子兵,不敢冒险,就婉拒了陈新甲,关宁军几个总兵也不愿去打,怕损兵折将。

    双方聊到最后没谈拢,陈新甲只好领着宣大三镇人马自己去打高阳。

    宣大人马出去的第二日,就传来了捷报,顺利收复高阳城,陈新甲在捷报中大吹特吹,宣大军如何英勇,如何奋勇杀敌。

    朱慈烺看着战报笑了笑,他得到的消息是,多铎留守高阳的三千清军知道多铎战死后,早已没了斗志,当他们看到过万明军向高阳进发时,以为是天武军杀来了,慌忙弃城而逃,陈新甲兵不血刃收复了高阳。

    朱慈烺也没拆穿,他下令大军进驻高阳城。

    当朱慈烺到达高阳时,陈新甲带着宣大三镇人马已经在城外相迎,他们人人面露笑容,有些露脸的感觉。

    马科、唐通和白广恩三人,则是一脸的郁闷,不知不觉中又错过一场送上门的功劳。

    密云总兵唐通骂骂咧咧道:“宣大军就是走了狗屎运!”

    马科也是恨恨道:“老白,你怎么事先不算上一卦呢?这到手的功劳没了!”

    白广恩叹息道:“天机难测啊”

    崇祯十一年十二月二十五日,天气晴朗。

    在城外驻扎的各营忽然听到城中行辕擂鼓点将的声音,鼓声急促,众将不敢怠慢,连忙披挂整齐,前往行辕中报到。

    二通鼓时,宣府总兵杨国柱与山西总兵虎大威皆是一身甲胄齐整,二人最先到,互相笑呵呵的打着招呼。

    虎大威道:“太子殿下为何急急召见?”

    杨国柱摇头道:“不知,恐怕有大事。”

    在第三通鼓时,一个个顶盔披甲的将官们相继赶来,为首的是大同总兵姜襄和关宁军三个总兵,他们后面则跟着一大群副将、参将和游击将军。

    马科和白广恩关系最好,二人低头说了几句,马科道:“殿下匆匆召见我等,有何事情,难道是又有战事了?”

    白广恩道:“哪来的那么多战事,北直隶已经没有鞑子了。”

    马科道:“那你给算一下啊!”

    白广恩斜了他一眼道:“算你娘,等会不就知道了?非要损耗老子的寿元?”

    在二人扯皮的时候,高起潜从旁路过,道:“三通鼓快要结束了,速速进去!”

    二人一惊,连忙整理了下甲胄,随高起潜步入行辕中。

    谁都知道皇太子的军规,擂鼓点将时,三通鼓结束还未到行辕报道的将领,无论是谁,一律斩首。

    行辕点将台上,摆放着一尊巨大的铁案,案上摆着一桶金牌、令箭等物品,在铁案后面的屏风上还正正经经的摆着一把尚方宝剑。

    行辕中上百名将官互相见礼的声音不绝,所有人顶盔披甲,身后挂着一道鲜艳的大红披风,谈笑风生。

    “太子殿下到!”忽然一声洪亮的声音响起。

    众将忙分两排站立,壁垒分明,各镇总兵居于上首,天武军各将居于左侧,宣大山西和密蓟关宁各将居于右侧,依副将,参将,游击等衔排下。

    广阔的行辕中周围布满了持枪挺立的天武军,一些将官发现气氛沉凝,无人敢随便咳嗽一声。

    脚步声响起,在一大群勇卫亲卫的护卫下,朱慈烺面色严肃,缓步而来。

    杨嗣昌也急急而来,站在上首,还未来得及喘口气,就听行辕中响起三声炮响。

    众将不由得一阵寒颤,那不是战场上火炮的轰鸣,而是三声追魂炮!

    追魂炮是干嘛的?杀人前放的炮!

    皇太子要杀人了?行辕中一片肃杀之气。

    朱慈烺顶盔掼甲端坐在虎皮帅椅上,勇卫营亲卫八字排开,向朱慈烺俯手而立。

    朱慈烺脸色阴冷,冷冷道:“临阵脱逃者,杀无赦!”

    站列中的众将鸦雀无声,只有那面龙旗在呼啸的被封中飘摇着。

    朱慈烺扫视了一圈关宁军诸将,像是感受皇太子的目光,关宁军中一个游击将军吓出一身冷汗,扑通一声跪倒在地,叫道:“娘呀,要杀人了!”

    一个衣甲鲜明的勇卫营亲卫冲了过来,将这个游击将军提了起来,挥手给了他一个耳光道:“闭嘴!站起来列队!”

    被一个甲士打耳光,这名游击将军心头有气,却见那甲士是皇太子的亲兵卫队,只得忍气吞声。

    朱慈烺站起身来,走到点将台下列队的将官面前,他身后紧紧跟着一队如狼似虎的勇卫营亲兵。

    朱慈烺走到关宁军一个参将面前,抬手一指,身后的亲兵一拥而上,将这个参将拖到一旁,直接当场砍了脑袋。

    朱慈烺继续走着,两侧的将官们将心提到了嗓子门上,尤其是关宁军众将,开始发抖。

    朱慈烺再度抬手,指着一个山海关副将,这副将立时腿肚子一软,瘫倒在地。

    没有任何悬念,这名副将跟条死狗一样被拖到一边砍了脑袋。

    众将都是一阵哆嗦,没有一人敢发出声音。

    朱慈烺一路走下去,所过之处,他指着谁,谁就会被拖走砍了脑袋,这一趟下去,已经有二十多个将官被砍了头。

    天色阴沉,血腥味弥漫在整个行辕中,朱慈烺的手段够狠,不过,众将也注意到了,他砍的基本都是在当日高阳之战中首先溃逃的关宁军。

    这一顿砍杀,倒也没冤枉谁,难怪关宁军的三个总兵脸色铁青却不敢出声,最重要的是他们立下的军令状还在皇太子手中。

    杨嗣昌和高起潜眉头紧皱,皇太子不分点军功也就算了,现在反倒开始杀人算账了,这实在有点过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