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大明最后一个狠人 大明第一帅

第297章 催促回宫

    随后,朱慈烺进行了训话,以长期无斩获拟降总兵杨国柱和虎大威各一级,大同总兵姜襄降二级,戴罪立功,仍担任总兵一职,与捷报一起报由圣上批准。

    三人虽然被降罪,但心中并无不满,武将有实职和兵马才是最重要的,那些虚职都是浮云,顶个屁用!

    皇太子不仅没撸了他们的统兵权,还要把关宁军的正兵营给宣大三镇平分,这是天大的喜事啊。

    按照朝廷惯例,处理犯事军队,低级军官和小兵一般不处理,关宁军从总兵到游击将军被砍了一大半,已经没了领导层,想吞并他们很简单,小兵们也不管那些,跟谁混不是混啊。

    朱慈烺并没有整编关宁军的兴趣,这些**只会给天武军带来麻烦,想要管束改造他们,得花很多时间。

    朱慈烺没有时间,也没兴趣去改造这些可有可无的人,天武军新招的那些四肢发达、二愣子性格的新兵,在训练几个月后,战斗力比这些玩意强上十倍。

    朱慈烺不仅不要关宁军的人,连兵器和战马一个都没要,全给了宣大三镇。

    关宁军那些破武器,不是长枪大刀就是鸟铳、三眼铳,连鲁密铳都很少,早已过时了,战马也是瘦弱不堪,朝廷给马军发的草料银饷不是被上官克扣,就是被骑兵拿去换酒了。

    朱慈烺的大度让宣大三镇将官非常感动,一个个盯着关宁军的眼睛发亮。

    杨嗣昌忽然感到一阵害怕,皇太子的手段太利索了,不仅做到了杀人立威,还趁机拉拢一些人。

    这手段比他爹强多了,他爹只知道天天骂大臣,从来都是动嘴不动手,臣工们都被骂麻木了,该干嘛干嘛。

    就算皇帝龙颜大怒之下杀几个,也是杀文官,对武将还是一个劲的训斥,哪有皇太子这么狠,几年之内杀了八个总兵了。

    陈新甲更是虚惊一场,如果不是收复高阳,说不定被自己的脑袋也要搬家了,还好自己有魄力,思绪间,他看向杨国柱,眼中有着无法掩饰的感激。

    在点将快结束的时候,一行宫中的传旨太监来了。

    司礼监秉笔太监方正化看着满地的头颅,心中惊讶,当他无意间看到高起潜的头颅时,心头猛的一跳。

    他面不改色的宣读了圣旨,将圣旨恭恭敬敬的递给朱慈烺手中,然后道:“殿下,皇爷让您除夕前回到宫中。”

    朱慈烺接过圣旨,一时间沉默了。

    杨嗣昌等人看向他,都在静静等他的回复,也拿不准皇太子要不要抗旨。

    半晌后,朱慈烺才道:“回去复旨吧,本宫明日就回京。”

    方正化和杨嗣昌都松了一口气,却听朱慈烺又道:“这次回京,本宫不知道要带多少人马,八万还是四万?”

    见皇太子一脸纠结的样子,方正化老脸一阵抽搐,他小声提醒道:“殿下,您回京是与家人团聚过年,不是领兵打仗”

    杨嗣昌更是大骇,也道:“殿下,领数万人马回京,会让别有用心之人说您图谋不轨的。”

    朱慈烺似笑非笑的点头,道:“杨阁老还挺关心本宫的,那如果本宫不带天武军回京,他们由谁统领呢?”

    杨嗣昌一听就明白他的意思了,皇太子是不想交出兵权啊。

    杨嗣昌道:“臣觉得陈督师节制六镇人马足够了,天武军还是由孙应元和周遇吉等本部将官统领即可。”

    朱慈烺又看向陈新甲和方正化,二人连连点头,只要皇太子不带兵进京说什么都行。

    朱慈烺道:“那本宫就只带勇卫营亲卫吧。”

    当天下午,朱慈烺下令周遇吉领天武军移师保定府修整待命,又传令驻守在真定府的孙应元,领其余四万天武军进军山东。

    天武军自北上来经过几番大战,包括孙应元领的四万人马,伤亡近四千,朱慈烺打算修整一段时间,稳打稳扎,等年后再大举进攻干掉多尔衮的左翼军。

    在当天,卢象升找到了朱慈烺,请求一起进京,他想请辞回乡丁忧。

    如今他早已不是督师,手下的天雄军也只有不到两千人了,和天武军并肩作战打了两次大胜仗,天雄军将士的功劳也挣了不少。

    有数万天武军在,战局也基本稳定了下来,清军入关不尽快出关只能等死,卢象升觉得现在自己的作用不大了,恰好可以请辞回乡守孝。

    古人最终孝道,朱慈烺表示理解,他问道:“卢卿是南直隶人吗?”

    卢象升颔首道:“臣是南直隶常州府宜兴人。”

    朱慈烺思索了片刻,道:“此间事了,本宫会再去南直隶的,希望到时卢卿能帮我治理南直隶。”

    卢象升道:“殿下大恩,臣不敢忘,为国效力本是臣的职责。”

    卢象升心中有些好奇,能治理自己的家乡自然好,只是大明实行的是流官,太祖洪武皇帝更是规定:不得官本省,也就是当官的不能在自己家乡所在的省当官。

    在本朝宣德年间,皇帝任命杨恭左布政使一职,可是遭到了吏部的坚决反对,吏部说只有陕西的这个职位是空缺的,杨恭是陕西人,因此吏部抗旨不遵。

    流官制从汉武帝时就沿袭了下来,这可是非常严重的事情,皇太子是要**这个规矩吗?

    在临行前,朱慈烺领着一众文武官员祭拜了阖家守城的孙承宗。

    期间,茅元仪泣不成声,做妇人态,惹得杨嗣昌眉头大皱,然而他自己在哭坟的时候,更是浮夸,演技极为拙劣。

    看着孙承宗的墓碑,朱慈烺心中暗暗发誓,此次回京一定要为孙承宗争取谥号,不能委屈了这位为大明奉献了一辈子的忠臣,更不能让所有为大明默默奉献的官员寒心。

    高阳城外,所有人为朱慈烺送行,场面宏大。

    方正化和杨嗣昌也一同随驾回京,在临行前,杨嗣昌仔细的交待了一番陈新甲,告诉他好好干,能否入阁就看他接下来的表现了。

    陈新甲对杨嗣昌不停的感恩戴德,信誓旦旦的扬言要击溃多尔衮,听得杨嗣昌不停的抚须满意而笑。

    一旁的方正化无聊的打量着周围,只见皇太子的龙辇周围布满了铁甲骑兵,这些骑兵人人彪悍,面露凶光,身上隐隐泛着杀气。

    勇卫营亲卫队人人装备精良,身经百战,作战能力极强,都是天武军最精锐的战士,其中还有不少龙骧夜不收的成员,全天候护卫朱慈烺。

    方正化指着这些骑兵忍不住道:“殿下,您不是说不带兵回京的吗?为何”

    朱慈烺不解道:“这些就是勇卫营亲卫,一直贴驾护卫本宫,有什么问题吗?”

    方正化迟迟道:“敢问殿下,这勇卫营亲卫有多少人?”

    朱慈烺认真道:“两千人吧,正在准备扩建为三千人,如果你觉得他们无法保证此行的安全,本宫可以再调一万天武骑兵随驾。”

    方正化连忙道:“够了够了,一看这些都是百战精锐,足以护卫殿下的安全了”

    朱慈烺瞥了他一眼道:“那就好,出发吧,回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