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大明最后一个狠人 大明第一帅

第365章 明军阵中的大清皇帝

    明军几次攻打辽阳皆是无功而返,城里的鞑子太多了,好不容易用红夷大炮轰开一处城墙,马上就被大股清军堵上了。

    城里的拜音图极能忍,让明军各将都很头疼,朱慈烺也是苦苦思索破城之策。

    这时徐盛走进帐中,道:“殿下,朱有能又在外面请战了。”

    “朱有能?”朱慈烺一愣,忽然一拍大腿,道:“我怎么把这个奴才给忘了,快让他进来!”

    朱有能(巴布海)自从当了朱慈烺的奴才后,一直随军跟着朱慈烺来了辽东,眼瞅着大清不行了,朱有能再也坐不住了,想趁机抓紧立功。

    武清侯李国瑞的兄长没有继承权,就上书崇祯说老爹留下四十万两银子,自己那份不要了全捐给朝廷,其实他是一个铜板都没分到。

    朱有能现在的想法和武清侯的庶出兄长差不多,我得不到的,还不如送人,为自己谋出路。

    大清再好跟我有球的关系?只要在大明混的更好,卖了又如何?做人就要这么的现实!

    朱有能一进大帐就规规矩矩的跪下行礼道:“奴才朱有能,叩见主子!”

    朱慈烺虚虚抬手道:“起来吧,你是不是很想立功啊?”

    朱有能连忙道:“奴才做梦都想效忠殿下,报效大明!”

    “那就好,你走大运了!”

    走大运?朱有能一喜,只听主子朱慈烺忽然道:“想当皇帝吗?”

    朱有能连忙跪伏在地道:“奴才哪敢啊!给奴才十个胆子也不敢想啊!奴才对主子忠心耿耿,天地可鉴啊!”

    朱慈烺笑道:“别怕,别怕,就是问问,本宫也知道你忠心,就是想给你发个福利,满足一下你曾经暗藏心中多年的梦想。”

    朱有能听得一头雾水,还没等他问什么情况就被主子赶了出来,让他三天后再来报道,有惊喜。

    三天后,当一脸懵逼的朱有能再次来到中军大帐时,他眼都直了,双腿忍不住有些打颤。

    只见原来的中军大帐周围站满了身穿满洲正黄旗甲胄的八旗军,还都是真的满人。

    朱有能险些跪了,难道自己走错了,或者梦游到皇太极的御营了?

    没等他多想,他就被徐盛拖进了大帐。

    进了中军大帐,朱有能更是懵了,上首坐着的还是大明皇太子朱慈烺,只是里面的东西居然是大清皇帝的龙袍!

    朱慈烺朝他招了招手道:“朱有能,来来来,你试试这身衣服!”

    “不不不,奴才不敢!”朱有能肥胖的头颅摇得飞快。

    朱慈烺眉头一皱道:“让你穿就穿,你穿的是奴酋的龙袍,又不是我大明的龙袍,不算越矩!”

    咕咚一声,朱有能狠狠咽了一口口水,但还是忍住了,他支支吾吾道:“主子,这可是五爪龙袍啊,只有皇帝才能穿”

    朱慈烺怒道:“放屁,我大明的亲王、郡王穿的都是五爪龙袍,十二章才是天子的特权,哪有那么多讲究,快套上我看看!”

    说着,朱慈烺命人给他现场更衣,还亲自为他带上了顶着假珍珠的朝冠。

    “还有披领,也戴上!”

    朱慈烺越看越欣喜,朱有能这身造型,活脱脱的满清皇帝啊,跟在后世上看到的皇太极画像颇为神似。

    朱有能跟皇太极本就是一个爹,长得也有点像,从远处看去,很像那么一回事。

    朱慈烺并不是让朱有能伪装成皇太极,骗开辽阳城门,谁都不是傻子,那么弱智的想法怎么可能成功。

    辽阳城下,明军云集,再度摆开了阵仗,城头上的清军又是一阵紧张。

    镶黄旗旗主拜音图也急急来到城墙上,观察明军军阵,然而明军并未像往常一样二话不说就攻城,这让他很好奇。

    这时天武军的骑兵阵中有一骑战马飞奔而出,直奔辽阳城的城墙而来,马背上的骑士手持一面大旗,随着战马的奔跑,在空中飞扬飘舞。

    骑士来到距离城墙七十步外勒马停住,将大旗用力的插在地上,城上识得汉字的清军大都看清楚了,大旗上书写着两个大字:怂包!

    那名骑士指了指插好的大旗,又指了指城上,大声道:“城里的鞑子听着,我们天武军素闻你们自夸骑技无双,野战无敌,特来约战,双方各出千骑,就在城下公平一战!”

    “如果敢应战,就速速派人来受死,如果不敢,请接受这面锦旗!”

    说完,这名骑士指向城头的手伸出了大拇指,又把大拇指往下一翻,然后二话不说拔转马头,返回主阵。

    天武军的军阵中,骑兵们各举长枪,发出一阵长长的嘘声,对清军的这种日常羞辱大家都很喜欢。

    拜音图虽然不明白这手势是什么意思,但他明白,那肯定不是问候他吃过饭没有,尤其是那嘘声,只要脑子没问题都懂。

    城上的清军顿时发出一阵骚动,好几个八旗将领扯着嗓子请战,拜音图严厉的制止了他们,让所有人不得妄动,违令者斩。

    清军骂骂咧咧了好一阵子才稳定了骚乱,不过接下来的事情顿时让清军再次炸锅。

    当拜音图看见明军阵中走出一群身穿橘黄盔甲的正黄旗旗丁时,先是一怔,而后看到端坐在撵车上的“大清皇帝”时,更是下巴险些惊掉,他连忙拿出望远镜仔细瞧了瞧。

    城上的八旗军看到下面的这阵仗,也是一惊,大清的皇上怎么跑明军阵中了?

    看到真相的拜音图咬牙切齿道:“是巴布海那叛徒!”

    “大家不要慌,城下是巴布海那叛徒,他胆敢假冒皇上,罪该万死!”

    “竟然是他,我还以为他死在了明国,没想到他居然投敌了,真是辱没了太祖的雄风!”

    城上的八旗军将士纷纷叫骂,一个个显得很激动,投降了还敢穿着大清皇帝的龙袍出来抖威风,这简直就是对大清的羞辱!把脸按在地上踹又撒尿滋的那种羞辱!

    撵车上的朱有能毫不在意城上同胞们异样的眼神,此时他的心情激动得难以言说,他一辈子也想不到自己居然有一天能这么光明正大的穿着龙袍,身边还有一群配套的正黄旗勇士!

    朱有能身边的八旗军全身穿着正黄旗的橘黄甲胄,朱慈烺将投降的几千八旗军命名为正黄旗,作为朱有能临时的巴牙喇营,不过掌握实权的是天武军的周星耀。

    这些都是经过周星耀长期洗脑的,不听话的早就砍了脑袋,朱慈烺将他们编入正黄旗,变相的给他们抬旗了,现在大明又处于优势,实在没有道理不反清。

    迎着朱慈烺的目光,朱有能连忙站起身来,知道自己要开始干活了。

    在一群正黄旗甲士的护卫下,他走近城墙,在一段安全距离外,扯着嗓子大喊道:“我爱新觉罗氏袭封建州右卫指挥使,世受皇恩,努尔哈赤和皇太极不思报国,不服圣人妄称天命,其行可诛!”

    “我,爱新觉罗巴布海,蒙主子恩典,承袭建州卫指挥使,受封安辽伯,誓死效忠大明!不愿当叛逆者,速速开城投降,可入我正黄旗!”

    原本守城的清军早已被明军羞辱的不要不要的,此时又听到身为大清皇族的巴布海这般不要脸,八旗军一个个气得浑身发抖。

    作为皇太极的铁杆狗腿,镶黄旗旗主拜音图更是气的冒烟,见主子被如此羞辱,他再也忍受不了了,大喝一声道:“八旗的勇士们,随老子杀出去,宰了这混账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