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大明最后一个狠人 大明第一帅

第647章 膝盖不软

    任光宇感动的热泪盈眶,像个娘们一样在那抹着眼泪,不能自己。

    自朱慈烺当初建立新城,任光宇就是首任知县,九年过去了雷打不动,朝中都知道这是太子的人,一直暗中打压他。

    哪怕新城建设的再好,吏部三年的一次的京察,每次都会找茬,对任光宇的考语一如既然的只有四个字:留职查看。

    时值崇祯和朱慈烺暗中角逐,吏部官员如此行事,既不得罪皇太子,也不得罪皇帝。

    新城是朱慈烺起家的第一个基地,里面藏的东西太多了,大顺军攻打北京城之前,朱慈烺便密令任光宇,主动投降李自成,保全新城。

    任光宇虽是落魄举人出身,但他忠君报国思想纯正,大顺军北上之时,他已经做好了投河自杀的准备。

    即便得到朱慈烺的密令,任光宇也不愿折节做贰臣,一心求死。

    遗憾的是,他在去城外投河的路上,被王震带人截住了,打断了一条腿,又警告了一番,这才投河不成,放弃自杀,老老实实的执行诈降的任务。

    因为知县主动投诚,加上新城有几营城防军,到处烤饷的顺兵在丢了几具尸体后,再也不敢来新城耍横,纷纷绕道。

    “真打断腿了,这王震下手也真够狠的”

    朱慈烺暗自嘀咕了一句,拉着任光宇的手要与他一同乘坐龙辇。

    “臣不敢,臣不敢僭越!”

    任光宇吓得连连后退,险些摔倒。

    在一众官员们的惊愕下,朱慈烺硬是将他拎上了龙辇,往新城而去。

    朱慈烺如此恩宠任光宇,一是为他洗掉贰臣的污名,二来是加恩老臣,避免寒了这类人的心。

    新城的变化让朱慈烺非常惊讶,城中的民居除了九年前的那群流民,又新增了不少人,已经出现了拥挤状态,任知县趁机请奏扩城。

    朱慈烺点头道:“可以扩城,不过这事你不用操心了,明天随朕南下吧,去浙江当个巡抚。”

    任光宇连忙道:“陛下,不可,臣是残废之人,六根不全,能继续为一县之尊已是陛下降下隆恩,不敢再奢求高官。”

    历朝历代的科举是非常严肃的事情,考察才学是基础,然而对考生的形象和身体规定很严格,虽然长得帅不能加分,但长得丑肯定被刷下去,再者就是身体不能残疾。

    像任光宇现在这种残肢情况,要是不考虑后台,让吏部京察,铁定罢黜,搞不好连举人的功名都会被剥夺了,太有损朝廷形象了!

    朱慈烺摆手道:“这个你不用担心,朕的天武一朝,只看能力,不看形象!”

    “陛下”

    看着任知县这可怜样子,朱慈烺忽然想到,让有腿疾的人去浙江不是难为他吗?

    朱慈烺开口道:“这样吧,你就留守北直隶,当个巡抚,替朕管好这里。”

    提到任免官员,朱慈烺这才想起去年李岩上奏的一道条陈,建议提前举行新朝第一场开科取士,选拔官员。

    科举三年一次,上次南北大试是在崇祯十六年,北方刚考完试,流贼就攻打京师了,搞得匆匆忙忙的,很多进士还没落实工作。

    一些倒霉的进士投奔了大顺,想混个官位,结果李自成被灭后,一个个都被革去了功名,哭都哭不出来。

    十年寒窗,一朝失足,成为了时代的弃子。

    以前的大明,最不缺的就是当官的,现在的大明,最缺的就是当官的,优秀、不迂腐、经过培训上岗的官员。

    教育改革刚刚几年时间,从小学到大学毕业,走完一个流程的新式人才,最起码要十二年。

    虽然也有半路出家的士子从中学开始学习,少读了几年基础,但目前大多的人才还得依靠以往读圣贤书的那些士子。

    灭了李自成后,临时派往江北各省的官员,大多是从南京国子监调的。

    现在的国子监祭酒是宋应星,经过他的革新和带动,南京国子监焕然一新,主打自然科学,那些视算术、格物等为奇技淫巧、一心只读圣贤书的迂腐学生,被劝退了不少。

    这些通过君子六艺选拔的人才,质量应该比以往的要好上许多,而且外放为临时官员都经过培训,专业化一些。

    新城县衙中,朱慈烺下了一道开科取士的旨意,命人加急送往南京内阁,昭告全国。

    他伸了伸懒腰,有些抱怨道:“这还没回南京呢,就这么多事。”

    出了县衙,朱慈烺发现那些不远数百里前来迎驾的官员们,依旧笑吟吟的站在衙门前等待召见。

    伸手不打笑脸人,舔狗再不招人喜欢,也不至于遭人讨厌,朱慈烺没有责备他们,抽几个运气好的召见了一下。

    完事后,朱慈烺再度下旨,定了当皇帝以来的第一条祖制,规定了大明皇帝行幸迎送礼仪:

    凡皇帝经过地方,当地文官知县以上、武官游击以上,于管辖境内,道路右边百步外迎送御驾;

    地方官百里内者来朝,百里外者免,迎驾官员百姓,皆不行跪拜。

    朱慈烺又拟定了一条:除了新皇登基大典外,无论正旦朝贺,还是封赏大典,文武大臣,皆不用跪拜,一律行揖手礼。

    朱慈烺并非搞人人平等的老把戏,而是在大明的礼制上稍微改了一下,删掉了正旦朝贺、祭拜等几项大仪的跪拜礼制。

    按照大明的礼制,明太祖朱元璋所定的祖制:君臣之间非大仪,无须跪拜。

    只有皇帝在祭天时,身份由君王变为天子,代天行事,群臣才要跪拜,平时君臣之间是不用跪的,这就是所谓的跪天跪地跪父母,非此不跪。

    因为朱元璋太看不惯元朝的胡俗了,他曾言:“军民行礼,尚循胡俗,饮宴行酒,多以跪拜为礼”,说完这句,老朱就让礼部官员定官民揖拜礼,“一切胡礼悉禁勿用。”

    官员之间,同品级或是品级相近的,行揖手礼,或拱手两次就行。

    要是品级差二三级的,上官要坐在上首,下官要坐在下方,已然是行揖手礼。

    官阶差四级的,则卑者拜下,尊者坐而受礼,除禀事要跪,其余一概不跪。

    故有明一朝,凡入午门,毋相跪拜,拱揖入朝。

    到了我大清朝,同朝为官,差一级你都要给老子跪,还得跪的规规矩矩的!

    不跪下你顶戴,送你蹲牢房,弄死你!

    有些时候,有些人跪久了就站不起来了,大明,膝盖不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