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大明最后一个狠人 大明第一帅

第895章 无能抗议

    九月十七日,朱慈烺正式宣布,取缔吕宋所有教堂,并于两日后处决五千名参与暴乱的暴徒。

    消息一出,尼德兰、葡萄牙、英国等一些洋鬼子再度坐不住了,纷纷前往天子行宫前抗议。

    显然,毫无行动的抗议是没用的,朱慈烺压根不鸟他们。

    大热天的,有本事你就站门外干晾着,看谁熬得过谁。

    尽管现在是秋天,但吕宋的天气依旧炎热难耐,平均气温高达三十多度,一群洋鬼子晒了不到两刻钟就匆匆回去了。

    尼德兰使团临时驻地,大厅内,几名尼德兰使团正在争吵。

    “大明皇帝明天要处决五千名土著,还要取缔各地的教堂,难道我们就眼睁睁的看着圣殿被他摧毁,主的忠诚奴仆被他杀戮吗?”

    虽然西班牙人信奉的是天主教,与尼德兰人、英国人等信仰的新教有矛盾,但他们都是拜耶稣的。

    当然了,天主教只拜耶稣,而新教除了拜耶稣,还拜圣母和圣人。

    安东尼不悦道:“怎么,你要阻止他?你要知道,这位大明皇帝可不是凡人,他是亚洲的查理五世!”

    这个名字,给在场之人带来了很大的压力。

    安东尼所说的查理五世,是一百年前的神圣罗马帝国皇帝,也是现在西班牙哈布斯堡王朝的缔造者。

    查理五世可不简单,他的身份不仅是神圣罗马帝国皇帝,和西班牙国王,还是尼德兰君主,德意志国王,他是十六世纪欧洲最强大的君主!

    尽管查理五世是天主教徒,并以天主教的保护者自居,但他不安礼教,从不按规矩办事。

    当罗马教廷支持法国与他作对时,查理五世毫不犹豫的出兵攻入罗马,洗劫了教廷,还俘虏了当时的教皇克雷芒七世。

    在的欧洲,皇帝上任需接受教皇的加冕,这种行为在当时无异于造反捅破天!

    两年后,查理五世迫于形势才将教皇释放,并为其牵马坠蹬,表示在精神上服从教皇。

    教皇不仅识趣的原谅了他,还老老实实的为查理五世举行了加冕仪式,正式承认了他为神圣罗马帝国皇帝。

    实际上,查理五世已经将罗马教会纳入了自己的控制之中。

    安东尼将朱慈烺比作查理五世,不仅因为两人的能力和性格有着相似之处。

    更重要的是,他是让同事们明白,这种强权人物,只会利用宗教为自己服务,而不是被宗教缚束。

    或者,宗教在他们眼中,屁都不是!

    安东尼严肃地说道:“你们不要认为,大明的皇帝会把什么传教士放在眼里,因为在这里,整个吕宋的土著人生命都捏在他的手里!”

    “他甚至不会费心思的去查谁参加了屠杀,大明的皇帝会像扫垃圾一样,把所有对抗他的人都赶进大海,让他们喂王八!”

    一名尼德兰官员不解的问道:“总督阁下,那您为什么让我们去天子行宫抗议?”

    安东尼一本正经的回道:“抗议是一种态度,表示强烈反对,但这并不代表对抗。”

    “这”

    这名尼德兰官员无语,机械地点点头。

    合着抗议半天,自己白晒了?

    九月十九日,宜开张、破土、安葬、修坟。

    这一日的马尼拉城格外的热闹,得到处决暴徒通知的华人们纷纷走上街头庆祝。

    上午九点整,城中的几座牢狱大门几乎同时打开,一队队明军押赴五千暴徒前往城外处决。

    一路上,死囚车所过道路,两旁无一挤满了华人,不少人还买了鞭炮,在囚车经过时猛的点燃。

    更有甚者,将一串鞭炮扔进囚车

    放鞭炮也就算了,一些华人还组建了乐队,在旁边甩着头敲锣打鼓,还有一支舞狮子队,就跟迎亲队伍似的。

    队伍中,赞画官看着周围的热闹场景,紧皱着眉头,他跑到监斩官李钰身边,道:“伯爷,这会不会有点过分了,我们要不要派兵制止一下”

    李钰不悦道:“惩治凶手,伸张正义,这是人心所向,哪里过分了!”

    他拍了拍姚启圣的肩膀道:“老姚,你不要总替敌人担心,多替自己人考虑一下嘛!”

    姚启圣连道:“伯爷说的是,卑职受教。”

    行刑队伍押着五千暴民开出马尼拉城,声势浩大如同出征一样,越过农田地带,足足行进了十里路,最终进入一座森林密布的山区边缘。

    这里是理想的解决地点,行刑完毕后挖几个大坑一埋,也就完事了。

    主要是这里开阔,能容得下宏大的行刑场面,若是放在城中,必然血流成河,不利于日后的城市建设。

    上万明军全副武装的在刑场外列阵,严密监视着押解暴民的城管军,预防他们搞事情。

    囚徒们百人一队,在杂草地上跪成一排,每排身后都站着一名西班牙和土著俘虏兵组成的城管军。

    这种大场面,围观的人群颇为震惊,他们哪里见过这种规模的杀人牌面?一个个既兴奋又紧张。

    跪在地上受刑的暴民们,则是惶恐不安,有数十人当场下瘫了,趴在地上瑟瑟发抖,嘴里还喃喃念叨着什么,想来是在请神。

    身后的城管军士兵明显闻到一股屎尿的恶臭味,有的厌恶的踢了面前的死囚一脚,表示抗议。

    也有的士兵面露同情,或者不满,不过他们看到周围荷枪实弹的明军们,一个个敢怒不敢言,只能继续当伪军。

    针对行刑的方式,在此之前明军内部进行过激烈的讨论,有人提出砍头,也有人提出用水刑、炮烙等当年在神烈山上处决作乱士子、官员们的方法。

    不过这次的死囚实在太多,如果花样搞的繁杂,不知道要整到猴年马月,最终朱慈烺选择了枪毙。

    对于一些罪大恶极的带头大哥们,朱慈烺特旨恩准使用“蚊刑”。

    这是李元芳提出来的一种刑罚,朱慈烺觉得挺新鲜的,于是采纳了。

    这次行刑,目的是制造“震慑效果”,其实集中处死五千人,不管怎么行刑,肯定能达到效果。

    这种多人大型活动,一般前奏都很墨迹,这次也一样,直到折腾了将近半个时辰,所有准备工作才就绪。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