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大明最后一个狠人 大明第一帅

第971章 表叔亲临

    次日一早,京都城交易大仓,粮商联合会前忽然驰来一队衣甲鲜明,趾高气昂的幕府兵。

    一众豪客米商们被唬得面面相觑,不知这些人的来意,有人窃窃私语道:“该不会是幕府来强行收粮食吧?”

    一位大明商人点头道:“嗯,我看八九不离十,前方还在打仗,这帮犊子严重缺粮,感觉他们准备不走正道了。”

    说话间,一名幕府足轻将军陡然摊开一卷绢布告示,高声朗声念道:“幕府正告诸位,国事艰难,民众潦苦,此间有奸商行不法之事,炒粮提价”

    “限各粮铺两日内务必开张,降低米价、救济贫民,违者严惩不贷!”

    此言一出,如同引爆了无数开花弹一般,粮商联合会的人群中议论纷纷,有人愤怒,有人绝望,有人不可置信,林林种种不一而足。

    日本的粮商联合会,不仅有大明商人,还有一些日本商人,除了他们,更有不少小日子过的不错的日本人提前得到风声,从大明商人这高价收购粮食,再以更高的价格售卖出去,赚取差价。

    这种生意来钱很快,还不愁卖不出去,特别是大量的粮铺关闭后,粮食变得更加珍惜,价格翻几翻都有人买。

    因此,很多日本人早早的就赶来商会搭讪粮商大佬,希望能进更多的货。

    然而今天,幕府竟然强制干扰市场,降低米价,这不是砸他们的饭碗吗?

    告示上鲜红的征夷大将军印,像锋利的刀子一般刺眼,刺激着在场的所有粮商和二道贩子的小心脏。

    若是按照幕府说的做,完全可以想象,明天米市开卖之后,粮价必然将会一路狂跌。

    到那时,前一日还贵比黄金的稻米,价格便由七八个银圆一石,狂泻至三两银圆一石,自己不知道要亏多少银钱。

    愤怒的日本人将十几名幕府兵团团围住,指责喝骂,大有一触即发的形势。

    那领头的足轻将军也不慌乱,二话不说下令士兵射击警告。

    片刻后,啪啪几声火枪,如爆豆一样响起,浓烈的硫磺味蔓延在宽大的院子中,惊的所有人都回过神来。

    只见那足轻将军怒喝一声,道:“刚才只是警告,谁再胆敢阻拦幕府行事,立杀无赦!”

    幕府军将声色俱厉,众粮商豪客骇然,纷纷闪开道路。

    直到幕府兵的兵马消散在街路尽头,交易大仓的院落这才传出一阵阵不可遏止的混乱喝骂之声。

    一个来自大明浙江的商人挺着脖子道:“反正老子不卖,怎么着也让粮价再涨涨,现在卖了不知要少赚多少,想想都肉疼”

    “不错,我们是大明的商人,有强大的国家作为后盾,这些倭人不敢硬来,还是再等等吧。”

    一言惊醒梦中人,众人纷纷觉得底气又足了几分,连日本的商人和二道贩子也觉得有种莫名的底气。

    交易大仓往南两里处,有一座不起眼的酒楼,名为日月楼。

    原本日月楼的生意还算不错,但这两天因粮价上涨,餐饮业受到严重波及,酒楼前门可罗雀,几乎没有顾客。

    日月楼内空荡荡的,一片静谧,地下的“仓库”内却是热闹非凡,十几名身着日本服饰的锦衣卫在此碰头议,领头的正是亲临日本的大明情报头子李廷表。

    李廷表今年六十多年了,看起来却精神饱满,步伐稳健,沧桑的双目中透着一股囧囧之神,让人不敢对视。

    他的身后,站着一名二十四五岁的青年男子,年轻人长眉若柳,身如玉树,看起来活脱脱的是个谦谦君子。

    青年名叫卢以谦,是卢象升的次子,官拜锦衣卫指挥佥事,也是接班李廷表的候选人之一。

    自朱慈烺登基后,便下了一道旨意:凡勋贵子弟,年满十八时,皆需入宫充当锦衣卫,伴驾三年。

    这条规定,是朱慈烺借鉴汉制,建立由皇室及近支贵族拱卫着最高君主的皇家禁卫体系,说白了就是利益捆绑。

    虽只有短短三年,却是一些人一步登天的重要捷径,皇帝身边的人,混的能差?

    卢以谦便是其中的佼佼者,他父亲卢象升是伯爵,是天武朝的勋贵,他十八岁完成了所有学业,从皇明军校毕业后就直接进宫当了伴驾的锦衣卫。

    在这短短三年中,卢以谦深受朱慈烺的喜爱。

    因为在所有入宫的勋贵子弟中,卢以谦文化水平最高,他是进士出身,而且聪慧善辩,做事谨慎严谨。

    作为文化人,朱慈烺自然愿意跟文化人多交流,而且卢以谦的兄长卢以载,是大明科举改革后第一届殿试产生的状元,卢以载在文化上虽不及兄长,但比起宫中的锦衣卫,如鹤立鸡群

    李廷表扫了一圈在场之人,淡淡道:“本子幕府那边有什么举动?”

    一名锦衣卫千户回道:“回禀表叔,两刻钟前,幕府派兵前往交易大仓发布告示,要求粮商们开门售粮,降低粮价,还在商会大院中放了几枪,以示威胁。”

    “放枪要挟,有点意思。”

    李廷表呵呵一笑,面露不屑,看幕府的所作所为,想来有狗急跳墙的打算了。

    他看向卢以谦,问道:“你们那边准备如何了?”

    卢以谦道:“回表叔的话,属下已安排好一批日本浪人,随时可以发动暴乱。”

    “知道了。”

    李廷表微微点头:“尽快实施吧,让他们先乱起来,给朝廷争取一个月时间。”

    千户道:“表叔,皇家集团的陈管事请示,粮商商会这边如何处理,是开仓售卖还是坚决抵制?”

    李廷表道:“继续抵制,一粒粮食都不能卖给幕府,多饿死一点小日本,再花点钱从饥民中收买些不怕死的浪人,让他们加入暴乱,给幕府添添堵。”

    “还有,让商人们趁机闹起来,就以为由,向幕府和诸藩提出反对横征暴敛的“御用金”之类强化苛捐杂税等政策,逼幕府降低税收。”

    李廷表的这一想法,是从崇祯十四年江南商人抵制商税的事件中得到的灵感,只要涉及利益,商人们自然乐意出手,毕竟在他们眼里,钱就是他们爹妈。

    日本浪人们闹,商人们再跟着闹,两大阶层同时反对幕府,幕府这段时间有的忙了,别说一个月,拖上三个月都不成问题。

    即便事情闹大出意外了,顶多是幕府学天武皇帝,出兵强行镇压。

    这样反倒更好,大明就可以名正言顺的出兵日本,维护本国国民的安全,明军就是正义之师,正义的不能再正义了,不出兵反遭全世界嘲笑的那种!

    自从小日本与大明签订了这个不平等条约,本子算是彻底着了大明的道,方方面面处于被动。

    可以说,大明有一百种方式整死小日本!

    李廷表安排布置好一切后,这才想起一件事:“那个叫柳生太剑的本子,可有抓到?”

    “回表叔,冒充锦衣卫刺杀日本王的家伙已经抓到了,就关在刑室里。”

    “嗯,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