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城姬三国 绅士东

第四十九章 斗阵

    “步卒三千,狼骑一千?”张勋看着斥候的汇报,不由得有些纳闷。

    这数目倒是没超过张勋对曲阿城总兵力的预估,但是……那埋伏的,莫非只有千人?

    千人就想偷袭自己的将台,来个斩首战术?这么嚣张的吗?

    不过紧接着张勋摇了摇头道:“应该是用了役工吧?呵,耍些小聪明。”

    城姬合成的役工,并没有战斗力,但用来装装样子、和真正的军队走在一起,倒也不会轻易暴露。

    只是一旦真的交战,役工会瞬间崩溃,反而容易冲乱了己方的军阵……

    “也好,这样一来,城中兵马十去其九,只要一战胜之,曲阿弹指可破!”张勋有些兴奋起来。

    至于陈宫为什么要冒险?

    对此张勋并不怀疑什么,毕竟在他看来,攻破曲阿只是时间问题,对自己来说被拖一两个月,也只是军粮的消耗压力太大,而对于敌军来说,却是生死存亡,自然要赌上一赌!

    没多久,陈宫来到了约定斗阵之处的另一侧,同样开始垒土为台,张勋也好整以暇的如约等待。

    等到陈宫的将台垒起来,约定的时间也差不多快到了。

    到了时辰,只听张勋一面先传来了挑衅似的战号,接着两军分别在旗语、鼓号的指挥下,开始列起阵来……

    “方阵?呵,用新兵凑数吗?”陈宫在高台上,看出了张勋的心思时,马上知道白公的计策生效。

    陈宫此时“犄角一阵”已经小成,只等开封见血,不过以四千敌两万、还是弃绝火攻、水攻的正面对敌,未免有些勉强,因此陈宫想的主意是约战。

    先令张勋明白,攻城无法速胜,之后诱使对方应战。

    虽然在战争中,相信对手各个都是宋襄公,默认他们会尊重约战的规则,未免太过于理想化,但是……即使对方会后悔、会增援,但既然是斗阵,其他士兵肯定和斗将时一样,都距离斗阵之地有些距离。

    如此一来,便能够打一个时间差!

    而白公之前的假意埋伏,无疑令张勋再次分兵伏击,更加降低了增援的时效性。

    同时在陈宫看到,张勋居然选择“方阵”时,就明白对方应战的军阵中,肯定有大量新兵!

    方阵并不是指,真的一万人列成四四方方的阵列,而是指一个个小的阵列,整体构成四平八稳的方形,四周兵力多、中心兵力少,攻守平衡……

    和另一种,阵列在旗帜战鼓周围,布成一个个环形防御的“圆阵”,并为最基础的战法。

    一般很适合新兵和老弱之兵韩信在“背水一战”时,就是选择了方阵,而且利用三面环水的地势,避免了被对手秀军阵变化、只能正面迎敌,同时也限制了自己一方的军队溃逃,最终以少胜多。

    但如今在开阔地势下,方阵的变化有限,而且陈宫从之前张勋的战略风格中,认定这应该是一个很秀的人,不可能无缘无故选择“方阵”这么基础的军阵!

    陈宫一方只有四千人,其中一千并州狼骑孤悬在主阵之外,不需要陈宫指挥,只需要配合吕布的战术直觉,会引导他冲击敌人最薄弱之处、抓住稍纵即逝的机会。

    三千曲阿长枪兵,分成十八个阵列,都是八层纵深,行动起来还算利索。

    真正的马其顿方阵,是十六层纵深,战斗时前面三四排将长枪前指,后面的纵深是斜指天空待命……

    而在汉代的军阵风格中,十六层纵深的步兵阵列太冗余,很容易被针对,因此陈宫只使用八层纵深。

    毕竟中原此时在战术理念上,已经将一个个阵列结合而成的军阵作为主流,这样以阵列为单位,军阵更富有变化,而并非全军都堆在一个阵列里硬碰硬。

    此时张勋在高台上,也看到陈宫的步兵,所持有的武器的确很奇怪倒不是张勋的眼神有多好,而是这两三人长的长枪,实在太扎眼。

    在东汉哪怕是张飞的丈八蛇矛的原型,也并不是一丈八尺,而是一丈杆、八寸尖,比眼前曲阿军的要短了三分之一。

    而且人家那是马上使的!

    “莫名其妙,一寸长、一寸强……但步兵用这么长的武器,怎么攻击?呵……技止此耳!前军推进……”张勋没当回事儿,下令旗鼓手,打出了稳定推进的信号。

    虽然军阵中有一半是新兵,但是……曲阿一方,除了一千狼骑,其他不都是新兵?

    张勋自忖,哪怕陈宫军中无诈,的确都是士兵,自己在绝对优势下,也没有输的道理。

    只见张勋的方阵,渐渐疏阵上前,前面的几队阵列,也都是老兵组成,新兵都间隔在后面的军阵中。

    而陈宫所选择的阵型,张勋看到后一愣:“这是……鱼鳞阵?他指挥的不也是新兵?不对,他还有很多役工混在里面才对!居然选择鱼鳞阵?”

    一时间张勋有些看不懂,只能归结为故弄玄虚,同时也尽量先调整心态。

    “不能太小看对手、狮子搏兔尚尽全力!”张勋告诫着自己。

    只见双方军阵开始交战,张勋选择了最基础的方阵为了照顾军阵里大半的新兵。

    双方都是将骑兵,放在了军阵整体之外,不过张勋是将两千骑兵,分成四队,分置在方阵两翼作为策应,而吕布的千骑则是仿佛高悬的刀,依旧保持整体的在右侧,和步兵一起缓缓上压。

    方阵的特点是外实中虚、攻守兼备,而鱼鳞阵则是通常分为数段,每一段本身,无论前后,都队形密集,但是阵列之间的间隙很大,自己的阵列之间容易被分割、同时也容易分割敌军!

    张勋有些不大明白,为什么陈宫选择这种阵势,不过马上试探性的交锋便开始了。

    只见曲阿长枪兵,在陈宫的指挥下,渐渐的开始塞入到了张勋的阵势中,丝毫也不担心数量劣势的样子。

    而张勋的方阵的进攻方式,只是最简单的“疏阵”就是渐渐令阵型稀疏开来,以此来移动!

    因此很容易就被“鱼鳞阵”所嵌入。

    不过张勋并不着急,自己一方有绝对数量优势,即便相互分割,大不了分隔着打便是!

    “恩?不对!怎、怎么回事儿?士气……士气没崩啊!怎么不打了?”张勋忽然瞪大了眼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