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城姬三国 绅士东

第六十五章 鲁子敬

    我叫鲁肃,字子敬。

    我也算是豪族出身,田产百倾、家仆数十、佃户数百,而且作为主家……我长辈只有母亲和祖母还在世,现在我是鲁家的族长。

    前些年黄巾之乱,我力排众议,将粮食分给邻里、周济贫苦,事实证明我是对的,财散人聚,所以乡亲们才拥护我,听我指挥打退了来犯的小股黄巾。

    后来贼势汹汹,我只能带着族人,到下邳郡的东城暂避。

    谁知道最近两年,袁术居然在打徐州的主意,上个月还控制了东城县……

    这厮还从哪听说了我,据说想要我做“东城令”!

    以我之见,袁术实乃志大才疏之辈,跟着他肯定要倒霉,而且还要坏了名声。

    于是我只能再次举家搬迁,虽然之前仗义疏财、让不少叔伯和我分了家,田产、仆役都大幅减少,但百十来口青壮还是有的,就这样让妇孺走在前面,我和手持弓弩的青壮殿后,料来即使有小股的军队发现我,也不会和我为难。

    至于大股的军队……袁术现在会分出大股的军队来抓我吗?

    另外我自幼获得天书一卷,有观地气之能,江东……当是龙兴之地!

    当初那周瑜做居巢令的时候,我看他非常人,他那义兄孙策也是江东望族出身,袁术压得了他一时、压不了他一世,前两年周瑜在居巢想我借粮,我直接送了三千斛粮食给他,现在我这老朋友去投靠他,想来他会接受吧?

    ……

    “不好!家主,有人追上来了!”鲁肃的家将甲上前喊道。

    只见此时队伍里,五驾马车在前,三十余骑持弩带刀、并七八十位披甲挂盾的青壮,在后面断后。

    不过鲁肃的骑兵,显然有些水都是真正的“马”,而并非训练出来的战马!

    袁术军的一位都伯,这时追上了要离开的鲁肃,远远喊道:“鲁肃!你休要张狂,我家主公好心征辟你,你竟不识好歹?现在和我回去……”

    那都伯刚刚说到一半,只见鲁肃张弓拉箭,一箭射到了那都伯脚下。

    鲁肃年少时,也“好骑射”,只是对于武艺,始终不像读书那般擅长,故而并没有觉醒兵符,但是张弓拉箭却再熟悉不过。

    鲁肃一箭之后,只见七八十名青壮,这时都将盾往地上一砸,向那队袁术的士兵射了过去,并没有杀伤的意思,何况对方也有意停留在一箭之外,故而都是射到了对方面前!

    “这位将军,如今天下纷乱,淮南的形势不消我为您多说,您为了袁术来抓我,而我不过是一个不愿意受袁术授职的闲汉而已,抓到了又能有多大的奖赏?而抓不到的话,只要回去说没见到我,又会有什么惩罚吗?相反……如果您现在要抓捕我,我和我的庄客们也不是吃素的!”鲁肃喊道。

    那穿着木石战甲的都伯,看着面前空地上的箭矢,又看了看敌我双方的人数、装备,犹豫一会儿之后,小声对身边的什长说道:“我们什么都没追到!”

    然而就在这时,只听一阵引擎爆鸣声突然响起,却见东侧两里外一小丘后面,突然窜出了成群的骑兵……真正的精锐骑兵!

    和鲁肃那种骑马的家伙完全不是一个水平,不仅来去如风,而且……在一箭之地外,这队陌生的骑兵便纷纷张弓抛射,仔细观察的话,射的时候还双腿一夹、战马稍稍向上一窜……

    生生借着马力,将箭的射程提高了一截!

    明明还没到正常弓箭的射程,这队淮南士兵的人数便已经大幅减员。

    而当手臂中箭的都伯,刚刚回过神来,要放箭还击的时候,只见这上白骑的精锐骑兵,竟是仿佛共用一颗心思考一样,瞬间分散开来……

    犹如鬼魅的绕到左右两路夹击而来,近用长枪、入用弯刀,迅速收割着这支淮南军的百人队,不等这都伯从慌乱中镇定下来,稍稍想想为什么鲁肃会有这样的一队骑兵,便已经被弯刀划过脖子,彻底失去了意识!

    不用出声指挥,上百骑兵这时已经在沉默中逐一对倒地的士兵进行补刀。

    鲁肃也看愣了什么情况?哪杀出来的军队?曹操?刘备?

    接着只见那小丘后面,又出来了数驾超大的马车……

    “不愧是义父,竟是能一人统帅上百骑兵而游刃有余!天下名将虽多,义父也是首屈一指了吧?”白图赞叹道。

    这并不是讽刺,指挥上百骑兵听起来很简单,但实际上这可是没有伍长、什长配合的直接指挥。

    换成是一般将领,怕是早就一塌糊涂,而在吕布的指挥下,上百骑兵却仿佛有了集体意识一样,比正常层层指挥的百骑狼骑更强。

    “哈哈哈,若是以百骑相斗,世上还没有为父的对手,不过若是以三百骑相斗,你就要看看仲达了!”吕布说的仲达,显然也是指高顺。

    “哦?”白图惊讶了一下,但吕布也没有解释高顺强在何处,只是白图也补充了一句:“若只是三百骑,义父一人足矣,哪有什么可斗的。”

    “你这孩子,就是这么实诚!”吕布无奈的说道。

    之后吕布又看向了鲁肃一伙人,有些杀机凛凛的说道:“这些人不会出卖我们吧?”

    “他们既然是要逃难离开袁术治下的人,应该不会……只是这强弓劲弩,看着不像是一般乡民,我去问问。”白图说着,一夹战马上前。

    白图的木石兵符,还是不丢丑的好,所以骑的战马。

    至于那些马车,多半是“货车”,而且是白图连夜赶制的四轮马车、四马牵引的马车,并不是白图这时贪图享受的坐马车,而是要带一批简易的守城器械前往。

    当然,既然反正也有货车耽误些速度,白图也就带了两辆摆了软椅的马车,不为自己着想,也要为陆康的老骨头着想不是?

    “你们是什么人?可是因为袁术的残暴,无以为生,只能去投奔仁政爱民的白州牧的难民吗?”白图上前问道。

    鲁肃听着这话,总感觉有些别扭,不过此时也明白最好不要逆着这伙“强人”说话,于是答道:“没错,我们是要去江东的。”

    当然,实际上鲁肃只是想去居巢,理论上……没过江!

    “哦?那为何袁术的人会追赶你们,而且……你们这弓弩,可不像是普通人能弄到的。”白图追问道。

    “我们是鲁家村的人,我叫鲁肃,因为早年仗义疏财,所以有些薄名,袁术想要征辟我……”

    其实鲁肃主要是想说,我的“财”已经都“疏”了,你们别打歪主意。

    至于自报家门什么的,鲁肃并没有忌讳他在东城县也只是“有些薄名”,这不是谦虚,所以也不怕被人盯上!

    “什么?你就是鲁肃鲁子敬?”白图眼前一亮道。

    鲁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