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城姬三国 绅士东

第一百零六章 拆分豫章

    此时蔗糖的制造工艺,还没有自印度传入中原,不过甘蔗早就已经在南方有种植。

    屈原在《楚辞》中所写的“胹鳖炮羔,有柘浆些”,其中“柘”就是指甘蔗,而“蔗”字则是汉代才有。

    不过在唐代之前,本土对甘蔗的加工,止步于熬汤,在汉初时,原始的蔗糖制品“石蜜”,还能够作为贡品,进献给高祖。

    唐代之后,强盛的中原文明,不仅向四方宣播威严与技术,而且也积极的吸收周围国度的工艺,其中也包括天竺的制糖工艺,太宗甚至遣使去印度专门学习。

    甚至在明代时还青出于蓝的开创了“黄泥水淋脱色法”,可以从蔗糖、轻易制出纯色的白糖。

    白图如今入主江东,豫章和会稽都是产甘蔗的地方,府库中还有不少甘蔗,是要谨献给朝廷的。

    这玩意没有相应工艺的话,熬的水也并没有多甜,真正的大佬都是喝蜂蜜……

    原本白图现在熬过明年冬天开始的大旱之前,是不想搞这些花里胡哨的东西的,不过那么多签订了长期合同的工匠闲着,总不能用他们去挖井吧?那也太浪费……

    所以白图就打起了这些甘蔗的主意,毕竟熬个糖,也不需要什么成本,而且有自己的技术指导,很容易就能够产出白糖和冰糖。

    而且已经开发出“黄泥水淋脱色法”,冰糖的色泽,放在如今说是什么珠宝都是有人信的!

    除了哄小孩之外,白图还秘密的派人去淮南兜售如果白图没记错的话,某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袁家嫡子,就很喜欢喝蜂蜜水。

    在白图可以限制产量的情况下,冰糖这“珠宝般的天赐之甜”,绝对比蜂蜜要名贵无数倍,而且淮南现在虽然军粮吃紧,但却并没有到限制粮食买卖的程度……

    只要利润足够,淮南本地的豪右,也愿意在各个港口,悄悄在两岸倒卖粮食和冰糖!

    白图决定先帮淮南人民,将粮食从腐朽糜烂的统治者府库中换出来,制作成“救济粮”保存,以方便日后大旱来临时能够及时救助!

    “大哥,有一件事,我……”孙策有些难以启齿的样子。

    “恩?你我兄弟,有什么不能说的?莫非是看中了谁家的小姐,要大哥去帮你提亲?”白图问道。

    周瑜在一旁直撇嘴你倒是会顺杆上,还提亲?大傻的娘舅都还在,提亲也用不上你这个义兄吧?

    “不不不,是我父亲的老部下,也就是程叔、黄叔他们……之前在淮南的时候,袁术那厮对我等百般打压,如今虽然回了江东,但几位叔叔依旧心中恻恻,希望继续在小弟麾下……”孙策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

    白图闻言皱眉道:“你我兄弟,莫非还信不过我?”

    孙策听到后更加窘迫,心道果然这样白图会有意见,不过这时只听白图说道:“你我既然兄弟,那他们跟着我和跟着你,又有什么分别?二弟何必做小女儿态?”

    “大哥……”孙策眼里,白图仿佛要散发出万丈光芒来。

    “现在大哥虽然理论上,无权让你开牙建府,但是……太守府的人员认命,你可以自行决断,只是文臣方面,要受吏部检视,军伍方面务须遵守军纪即可。”

    “太守?”孙策闻言一愣,在袁术那的时候,孙策可是被晃点了好几次,也没有落实一个太守之位。

    毕竟太守在名义上,已经能总督一郡军政,算是有了自己的“家底”。

    “不错,我本来也正准备上表朝廷,将豫章郡析解成三个郡,到时北部的一个郡就托付给你了!”白图说道。

    不过白图也不是一味的“托付”,同样也再三提醒孙策,关于吏部考核吏治、以及军纪的事情。

    只是具体人选上,孙策可以自行举荐。

    至于程普、黄盖等人,白图本来也没想把他们拆开,放在孙策麾下,反而效率更高。

    就像白图没想过,将陈宫等人从吕布麾下拆出来一样。

    ……

    建安元年,白图上表,析豫章郡北部诸县,另设“鄱阳郡”,郡治鄱阳,析豫章南部,山越之乱为甚的诸县,另设“庐陵郡”,郡治西昌。

    同时表孙策为鄱阳太守,表周尚为庐陵太守。

    “孙策……是文台的儿子吗?还有周尚……袁术这厮,简直愚蠢!白图……”曹操看过奏疏之后,眼中闪过一丝莫名。

    看到这一个个名字时,曹操再次在白图的奏疏中,感觉到有些不妙第一次因为白图感觉不妙的时候,是得知他和吕布一同上任,而且还风闻白图拜吕布问义父的时候!

    这究竟是什么操作?你不是大儒吗?现在大儒都这么不要脸了吗?

    现在虽然不知道,白图又有什么骚操作,但是看这两位保举的太守就知道,孙坚的遗部,以及投效的周氏,现在已经倒向白图了!

    “诸位怎么看?”曹操将这消息说出之后,在司空府中,对自己的幕僚们问道。

    只见此时曹操左手第一的文士,头戴进贤冠,身着蓝靛色内衬、外以黑色为主,边缘有红色纹路的文袍,不过发式却可以从冠下双鬓看出是短发,相貌也十分年轻,有种婴儿相的感觉正是颍川荀氏的王牌,荀彧、荀文若!

    此时同样看了抄录的奏疏,听到曹操的话之后说道:“豫章郡三分,倒是应有之义,如今江东山越渐起,其中以豫章为甚,细究之又以豫章南部诸县为甚,而豫章北部的鄱阳诸县,地处信江、鄱江一带,有大量膏腴之地,而且相比于中南部民生平稳,完全可以作为屯田之地……

    白公既然也已经开始推行屯田,那么将豫章郡三分,以方便以不同的方式,来进行统治、梳理,也是应有之意。”

    荀彧从来没去过豫章郡,但是对于豫章郡的局势,却十分了解的样子。

    这在东汉末年是很难得的,汉室幅员辽阔,而此时交通、通信却都十分不便,这令不同地区的官员也好、民众也好,都缺乏相互了解。

    尤其是江东此时还没有经历东吴的第一次发展,在很多中原人的印象里,这里就是“北部能产些粮,沿海能产些盐,其他都是穷山恶水”。

    一提到山越,包括朝中绝大部分的衮衮诸公,想到的都是江东有漫山遍野的野人、强盗,却不知道山越与山越的区别,更遑论是“分而治之”的道理。

    不过荀彧虽在中原,对豫章的形势,虽不说反掌观纹,但也有不浅的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