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城姬三国 绅士东

第六百零二章 我,刘继,齐侯

    刘备十分感动法正的信任,之后在魏延和五百楚军的保护下,来到了陈仓。

    直接通知刘继“刘备还活着、并且已经投楚”的消息,很可能引发刘继的反弹,不过……刘备却有信心,自己亲自前往的话,能够劝服刘继。

    五百这个数字,既在刘继能够放心的范畴内,又不至于毫无反击之力……

    当然,火炮什么的别想,能偷偷带进去些、还在实验阶段的手雷就不错了!

    之所以“手雷”会是在实验阶段,也是因为楚国从一开始,就没有太研究过原始手雷也就是引燃之后用黑火药引爆的普通投掷物。

    这类手雷其实也作用有限,在楚军现在的真气弩、火炮体系中,完全是积累。

    如今楚国投入实验的,是填充高爆炸药、靠破片进行伤害,拉栓来引爆,相当于一战时期才出现的米尔斯式手雷。

    真正在成熟的热武器战场上,也能够发挥作用的手雷!

    也正是因为魏延带去的五百人中,其中百名基层战将,都随身带了数枚这种手雷,所以直接上门“撩拨”刘继,也不是很担心安全,至少冲出重围应该不难。

    再怎么说,直接见到刘备,对于刘继来说,都属于一种“撩拨”!

    在法正看来,刘备唯一的“胜算”,应该是潜入陈仓,之后策反当地的其他守将。

    此时邓芝还没有告诉刘继真相,只说是汉中魏延将军携五百楚军亲至。

    陈仓军城中,刘继也没有怀疑楚国的用心,毕竟现在楚国是他的最佳选择,而且还只是区区五百人。

    并且在抵达陈仓之后,魏延毫无畏惧的只带了十几名亲卫入城,其他楚军只是在城外驻扎!

    刘继也亲自在城门口,迎接魏延。

    魏延虽然不像历史上巅峰时候那般,是汉中太守,蜀汉军方的top3,但如今至少也是个师长,而且还是名义上总管“汉中进击关中”这一路的主帅。

    在楚国的地位……

    军方top30还是有的!

    而刘继现在名义上是齐侯,不过手上只有两万齐军,并且还是无根之木,只是卡住了一个重要的位置,所以才有些待价而沽的资本。

    刘继十分热情的见了魏延,然而魏延对他却不怎么热情,开口只是说道:“见过刘将军,咱们快进城吧!”

    听到魏延依旧是称呼“刘将军”,刘继稍有失望的卡顿了一下。

    原本他是期望,楚国承认“齐侯”之位的。

    倒不是寄希望于,在楚国还能被封为“齐侯”,而是只有楚国现在承认“齐侯”之位,才算是认可他能发挥出的作用。

    不过这几天魏延和刘备反而混得熟些,对这“逆子”也就多了些抵触。

    并不是因为刘备多么诋毁他,刚好相反,刘备和魏延提起刘继时,一直都是说这孩子怎么怎么好、怎么怎么像自己,还有哪里哪里比自己更勇……之后就是长吁短叹。 : :

    这令魏延对刘继的做法有些许反感。

    当然,也仅仅只是“混得熟些”和“些许反感”,魏延也不会因私废公。

    刘继也不敢因为这点事情,就对魏延有什么意见,依旧好好地请他赴宴。

    只是引路到一半,刘继别扭的回头看了眼……

    “刘将军怎么了?”魏延皱眉问道。

    “没什么,只是感慨楚国军威之盛。”刘继干笑道。

    刚刚刘继总觉得,魏延的亲卫中,有人在盯着自己看,看到自己产生预感的那种,然而回头看了看,却没有发现什么异状,而且也没有感到杀气之类的,所以刘继也没有太在意。

    不过来到前厅,正要邀请魏延入宴的时候,魏延却一把抓住了刘继的手臂,后者明显缩了一下,但没能如愿。

    刘继固然是以“勇烈”著称,可主要是性情方面,武力上……因为还年少,纵使位居高位,也与金玉大将,尚有一线之隔。

    而魏延虽是少壮,但如今已经可以算是老牌金玉,只是神将遥遥无期而已。

    周围刘继的亲兵,也明显戒备了起来,自然也调动得魏延的亲兵,也隐隐绷紧了弦。

    “哼。”一名没有动作的魏延亲兵,这时发出了愤慨的怒哼。

    听到这声音后,刘继的身体明显一顿,接着故作自然的说道:“都做什么?本将……本侯!要请魏师长入宴!”

    没错,刚刚出声的亲卫,自然正是“扮作亲卫”的刘备。

    这对于刘备来说,已经是小儿科……

    而且有楚国的专业人员在,刘备现在从身高到肩宽,再到脸型、五官轮廓,都已经和之前有微妙的不同,加上半覆式头盔,从外表根本认不出。

    甚至因为特殊设计的增高靴,会令走路时的姿势,也与平时大不一样!

    刚刚刘备之所以怒“哼”,更多的是因为看到刘继,居然因为魏延抓住他而惊慌……

    是甩开魏延直接翻脸、避免被挟持,还是如常邀请魏延入席,这属于“选择”的问题,怎么选都不算错,然而惊慌的在那愣了一下,却令刘备对他十分不满。

    魏延也不确定,刘继究竟发现了没有,只是觉得……刘继开始越发的喜欢强调“我是齐侯”。

    甚至魏延问起关羽和诸葛亮之事,试探刘继的态度时,刘继非但没有像和邓芝倒苦水那样,强调关羽如何如何蛮横、自己如何如何被迫,反而大大咧咧的言说“我才是齐侯”、“乱臣贼子,不值一哂”、“统统关死在陈仓外面”……

    不过魏延总觉得他这不像是张狂,倒像是……在和什么人较劲!

    心里已经有三分确信,刘继已经察觉到了什么的魏延,这时也主动说道:“对齐侯投楚之事,我大楚自然十分欢迎,只是还有些细节,需要齐侯确认。”

    魏延这时倒是在称呼齐侯,然而……刘继总觉得,他在说的并不是自己!

    而且刘继现在也只是“有意”投楚,双方这八字还没一撇,怎么就只剩下“细节需要确认”?

    不过刘继这时却反而没有太意外的安静了下来,半晌之后才对魏延说道:“魏师长舟车劳顿,今晚不妨早些休息,本侯……自己安静一下。”

    说是自己安静一下,可是魏延和他自己的亲兵,都被赶了出去,却偏偏有一名魏延的亲卫不曾离开,刘继一副没有看到的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