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我不想当妖皇的日子 剪水II

11.大雪山密宗的前辈?(1/4)

    渔夫似乎没看到那拍来的猛烈一掌。

    赤罗汉的掌还没到,一股灼热的气浪已经汹涌扑面而来,雨滴化雾,嗤嗤作响,拉出一条轨迹。

    但,渔夫还是没动。

    王都两大势力之一雷暴堂的堂主雷静云则是一挥左手,示意暂时止步。

    斗笠下藏着一张精致的脸庞,还有一双冷静的瞳孔。

    其余十五人都是顺从地停下了,听从着这位的指挥。

    黔驴技穷。

    这个成语说的是初见时不知对方深浅,但对方如果有了动作,行家一出手,就知有没有。

    有着赤罗汉的试探,足以让这渔夫显出自己的深浅。

    这十六人都是高手,他们在等下一刹那会揭晓的深浅。

    甚至他们可以通过对方的功法,来判断出身份。

    深浅有了。

    身份明了。

    再神秘的敌人就不神秘了。

    当神秘的外纱没了,那不过就是个有名有姓,有着定位的敌人。

    然后,就可以对付了。

    磨刀不误砍柴工。

    雷静云等得起这几分钟的时间。

    嗤嗤嗤

    嗤嗤嗤

    骤然之间,空气里传来一阵异响。

    漫天的秋雨落在那渔夫身上,竟是全然地化作了雾气。

    他露在外面的手微微一摇,一荡。

    以他手为中心,半壁距离内的雨水全部震碎,化作了浓郁白雾,茫茫一片,好像是奇异的魔法一样。

    而那手掌表层,还浮动着一层苍白的火焰,焰半寸,燃熊熊。

    赤罗汉看着那手掌,眼中露出惊骇欲绝的神色,他喉结滚动,推出的掌猛地一收,左手一扯项上的红玉佛珠。

    佛珠线丝断裂,一颗颗顿时凌空。

    又在赤罗汉左手气劲的推动下,撕裂长空呼啸着向渔夫精准射去,而他则借着反冲的力量急退。

    这手法也有着名堂,是一种来自于关外游牧民族的精妙暗器手法,名为鸣镝。

    使用开来,可以精准控制一定范围的暗器。

    使得所有暗器都向着手指点向的目标精准射去。

    嗖嗖嗖!!

    数十颗红玉佛珠破空。

    赤罗汉死死盯着不远方。

    然后他看到那魔法般的手掌左翻右动,刹那之间,所有的射去的红玉佛珠都静止了。

    下一刹那。

    这些佛珠如被施加了神奇的力量。

    全然反射回来,向着赤罗汉追去。

    “啊啊啊!!”

    赤罗汉爆喝出声,真气刹那密布全身,双掌猛一合十,气劲遍体。

    嘭嘭嘭。

    红玉佛珠全部爆碎。

    但赤罗汉却也是面色涨得通红。

    他才叹了声侥幸,却又生出了一种大恐怖的念想。

    因为

    他忽然察觉,那渔夫用的手法,也是鸣镝!!!

    佛珠带着的力量,居然是自己用的力量,不增不减,不多不少!!!

    他瞠目结舌,望着秋雨里那再次收手入袖的渔夫,不知该说什么好。

    一种奇异的悚然情绪,升上心头。

    自己用九阳真体,对方也用九阳真体,不过对方的实力比自己强了太多!

    自己用鸣镝,对方也用鸣镝,甚至借着自己的暗器用的这手法!

    雷静云挥挥手,赤罗汉急忙回队,满脸骇然与惭愧。

    虽然她身高只有一米四,但是却很有威严。

    雷静云识货,她扬声道:“是大雪山密宗的哪位大师么?”

    渔夫不说话。

    只是他站在桥头,就没有人能过去。

    深浅?

    深不见底。

    功法?

    和赤罗汉一样的功法。

    身份?

    雪山密宗的绝强者?

    雷静云扬声道:“大师今日还请让一让路,过些日子,我们必定奉上重礼,十万两黄金虽然太多,可是一万,我们却是能给的,还请大师能今日借道。”

    她已经把这渔夫当做了密宗大师。

    毕竟九阳真体,鸣镝手法能修炼到如此高的境界,不是密宗的大师,又是什么人?

    赤罗汉更是惊吓到了,他大脑飞快转着,想着这渔夫究竟是自己门中的哪位前辈,自己偷偷来帮着王阁老,是否已经被发现了?

    要不要上前低头喊一声师叔师伯,或是师叔祖?

    渔夫压了压斗笠,声音平静而温和:“我凭什么信你们能给我黄金?”

    雷静云只是犹豫了小片刻,就直接揭开了斗笠。

    她杀伐果断,今日之事,不成功便成仁,所以是豁出去了。

    斗笠下,露出一张恬静而秀气的脸庞,皮肤如瓷,一双眸子静静悄悄,永远冷静。

    看起来倒不像是领导这十六人的领袖,而是一个安安静静的邻家小妹。

    她淡淡道:“雷暴堂担保,还请大师能给我一个面子,事后必有重谢。

    静云一向喜欢结交朋友,而不喜欢多个敌人。

    无论大师得了什么样的许诺,静云都愿意给三倍!”

    渔夫道:“没有许诺,但这里,你们今天不可以过去。”

    “大师是皇帝的人么?”雷静云直接敞开了说。

    渔夫道:“不是。”

    雷静云紧追不舍,继续问:“大师是太子或者皇子的人?”

    渔夫依然道:“不是。”

    反正他要拖着时间,这雷堂主愿意和他打嘴炮,他也乐意的很。

    雷静云一连又问了几个名字,这些名字无不是权柄甚重的王公大臣,甚至将军。

    但渔夫的回答却统统都是摇头。

    雷静云已经问到怀疑人生了,她问:“那大师为何非要在这里拦路?”

    渔夫轻笑道:“我愿意。”

    雷静云秀气的眉头挑了挑,“大师,那得罪了。”

    说着,雷静云抬起右手,五指比划出一个约定好的手势,雪白的手腕屈了屈。

    很快,她身后的十五人里,直接有六人走了出来。

    这六人全部是暗器高手。

    另外九人则是迅速张开,如同一张大网,呈弧度包裹着桥头的渔夫。

    雷静云的想法很简单。

    既然你会九阳真体。

    那我就用暗器从远处攻击。

    即便你能挡得住,但你总归会露出破绽,和气力不接的时候。

    另外九人就会在你露出虚弱的刹那进行补刀。

    而这九人也各是根据了配合,习性,功法,进行了站位。

    可以说,这九人中的任何一人,都可以与自己左右的两人进行一次“组合式连击”。

    这是真正的战术。

    是完完全全的十六对一。

    赤罗汉不敢看那渔夫,他心里已经把这渔夫当做了门中前辈级别的人物了,如今立场不同,很是尴尬,他只是站在角落里,准备牵制。

    身高一米四的雷暴堂堂主再次扬声问:“大师真的不愿让开?静云很想交你这个朋友。”

    但渔夫却只是悠闲地靠在桥头,目光低垂,似是看着木桶里的鱼儿在秋雨的浅水里,游来游去。

    雷静云等了小片刻,手掌一压。

    嗖嗖嗖!!

    漫天奇异的暗器,混合在暴雨里,带着浓郁的杀气,直接逼袭桥头的渔夫——

    还有三更,需要到晚上啦。

    请支持小水,谢谢书友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