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我不想当妖皇的日子 剪水II

117.王对王2(3/3)

    阴司“阎罗天子马面”。

    对

    圣会“烛龙”、西方极乐宫大宫主。

    夏极仰起头,灰金色长袍如战旗飘飞。

    尘土飞扬,月色被黑云遮蔽的刹那。

    极乐宫宫主动了,他在西方地下的地位很高,实力自然已经迈过了顶级,踏入了超凡。

    两把刀,切过长风,带着奇异的梵音

    好似是静静的诵经。

    他面色欢喜,仿佛不是去杀人,而是如归来家乡。

    两把刀在他手上消失了。

    除了他动,夏极与烛龙却是都安静了下来。

    两人一动不动。

    烛龙双手合十,闭目,如参禅般盘膝而坐。

    夏极双手张开,一股玄妙无比的天人合一出尘之感顿时生出,弥漫全身,那双手缓缓压下,刹那之间,无形结界已经产生,笼罩在这闭合山谷的大半空间。

    空气陷入了短暂的沉寂。

    似乎还能听到远处的山间虫鸣。

    下一念。

    整个峡谷忽然一颤,峡谷顶,峡谷周围才生出新绿的树忽然之间,叶落如秋至,漫天新绿,化作海洋。

    第二念。

    极乐宫宫主空了的双手忽然合起。

    他手上没有了刀。

    谁也不知道他的刀在哪儿。

    第三念四念。

    山谷横呈的巨石上,烛龙那十多道黑影背后忽然浮出真气手臂。

    千手,十多道千手。

    每一只手飞快地夹着落叶。

    第五念六念。

    夏极周身的树叶停住了。

    他周身的符箓也停住了。

    他如在这极动之中的一块亘古不变的雕塑。

    而这时。

    极乐宫宫主双手如抓着什么,运力已经到了阎罗天子面前。

    他运力,抬手,双目骤然睁开,电光四射,而那手上也浮现出一道淡淡的刀影。

    刀影随着落下,越发明亮,亮如烈日,不仅如此,这刀影也在变长,长至三四五六七八九十丈,直到成就了一道凌冽的寒光。

    有光,无刀!

    第七念八念。

    上万的落叶刀锋如骤雨狂落,从各方向阎罗天子切去。

    那到寒光也已经一斩到底。

    而九道符箓,四道分开,护住内侧,四道则化作毁灭的光华,激射向极乐宫宫主。

    夏极双手掐印,中央一道骤然冲天。

    第八九十十一念。

    上万的落叶刀锋轰击在了玄元七十二浮世的四道防御性符箓上。

    波纹重重。

    落叶在不停粉碎,符箓也开始烧毁。

    只是,落叶才毁灭,那十多道黑影生出的千手又拈起上万落叶,再次激射。

    符箓才烧毁了一张,便是迅速又浮现一张,维持这防御性的波纹。

    四道攻击性符箓与那明亮的一刀寒光对撞,符箓顿时烧毁了四张,四张又四张,四张再四张

    但那一刀寒光的色泽却在飞快暗淡。

    第十二念后

    峡谷好似粉碎了一般。

    漫天都是碎叶。

    极乐宫宫主飞快退后,

    那一刀是他最强的一刀。

    他杀人从来只出一刀。

    不论是谁?!

    可是这一刀已经被破了,仅仅十六张符箓就破了他最强的一刀。

    而那阎罗天子身侧竟然还悬浮着外四叠,内四叠。

    玄元七十二浮世这门玄功主旨在于符箓,但攻击范围绝对没有如此之广。

    然而,绣花结界,却让所有符箓成了这范围中的控制之物,变得可以远近攻伐。

    这一刻,可谓是真正的“阎罗天子”与“马面”在共同作战。

    极乐宫宫主止住脚步,两把长刀再次显形,出现在了他的紧握之中,只是他已经无法再使用刚刚那秘武的绝对杀戮一刀了。

    “真是开心”

    极乐宫宫主双瞳明亮,带着一种欣喜无比的病态神色,他右手正握长刀,左手一抓反握长刀,便是又飞速掠了上去。

    即便没有刚刚那消耗极强的一式秘武,他依然还是超凡强者。

    而就在此刻,他忍不住仰起了头。

    因为之前那冲天的一道符箓已经落下了。

    化作一把恐怖的风刀。

    极乐宫宫主瞳孔里疯狂之色更浓,他就没想过躲!!

    谁会躲?

    双刀运气化作了一盘凌厉银轮,直接迎上那狂啸斩落的风刀。

    就在此时,漫天树叶好似失重了一般,纷纷扬扬,上面的力量撤去了。

    远处十多道黑影飞速返回烛龙本体,烛龙双目一亮,右手拈住一根极为不凡的彩色孔雀羽毛,飞射而出。

    彩光,银轮对上从天而落的风刀。

    刺耳无比的鸣音四散而出。

    哗啦啦啦

    九叠符箓重回夏极身周,静静环绕。

    极乐宫宫主面色有些苍白,甚至不经意地以刀拄地,半维系着身体平衡。

    五彩孔雀羽毛则是飞回了烛龙手中。

    从始至终,夏极没动,烛龙没动,极乐宫宫主也是被逼回了原点。

    漫天绿叶纷纷扬扬,在泥土上铺了一层又一层,四周的树竟然已经光秃一片,像是秋天到了

    远处。

    马车停在春夜里。

    阿青转头问:“主人,那位大人是去交战了吗?他一定会赢吗?”

    车帘后的绝美少女没有回应,血如意淡淡道:“当然会赢。”

    “只是那烛龙好像也很强大我根本弄不清他们之间谁强谁弱。万一那位大人败北了,我们是不是就要死了呀?”

    血如意反问:“可能么?”

    阿青道:“那位大人只有自己一个人吧?而烛龙拖了一个月”

    车帘内传来慕容嫣然的声音:“阿青,他不是一个人,而烛龙也不会多叫人,这场厮杀也许是圣会与阴司的初次交锋。”

    “欸?”

    “还记得我们截获的圣门那一封秘信吗?”

    “记得,那可是血如意姐姐恰巧在暗处,在两大强者鹬蚌相争时忽然出手,这才夺下的信息。只是信息我也没看呀”

    慕容嫣然轻笑一声:“我倒是忘了。”

    然后,她也不说话了。

    阿青闷闷地,但主人不说,她也不能问,只是闷得难受。

    血如意抱着凶剑斜靠在马车门棱上,闭目养神。

    如果阎罗天子败了,她们是注定会被赶尽杀绝的。

    而那百花榜第一甲的白桃花却是看着窗外也有些走神。

    她是立誓要加入真正阴司的,而不只是外围。

    所以,平时才特别留意阴司对手的信息。

    她眼前浮现出那一封秘信

    一行行字飞快掠过。

    而在秘信的右下方,则是一个血红的大章。

    如果没认错,那章是大周兵部的虎符血章!

    天下拥有此章者绝不超过四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