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我不想当妖皇的日子 剪水II

205.阴司外围,无名小镇(两章合一-节日快乐)

    次日。

    一则则消息连番轰炸而来。

    刺杀太子的凶手已经伏法,乃是“紫电青霜刀”韦今临。

    韦今临的刀速度极快,和刺杀太子的手法一般无二。

    六皇子从府邸逃出,却被刺客追上,以异人技术打造的枪一击毙命。

    有人隐约看到黑金榴花裙的身影在周围。

    雷堂主用枪的事虽然知道的人很少,但这对于某些人来说并不是秘密。

    六皇子死时面色安详,显然是死的很突然,仵作查看下来,六皇子的瞳孔没有因为恐惧、紧张而收缩,这说明他临死前看到了一个“绝对不可能杀他”的人。

    而这个人,雷静云雷堂主当之无愧。

    除此之外,雷暴堂五老残暴动,除了王五秃子外,其余的全部被护龙七大将之一的赵骨赵将军给击杀。

    所有的矛头都指向了王都江湖的地头蛇雷静云。

    这些矛头都存在推手,一层推着一层,几番定论,就把雷静云直接推到了风顶浪尖

    这些事,夏极早就清楚了。

    他与洛孤寒下了一晚围棋。

    这一晚,他自然明白这一切的幕后操纵者是谁。

    太子手段,翻云覆雨,提前打点好了各方可能的关系,然后再用苦肉计,再用圣会力量,魔门力量,以及估摸着那六皇子性格的一封假信,趁着天子病重的时机

    一切的一切,都被行云流水般施展开来。

    就如夏极与洛孤寒一般,当晚的太子在灵堂养伤,甚至没有出灵堂半步。

    至于雷堂主辩驳说她也在雷暴堂大厅待了一晚上堂中的人信,堂外的信么?

    太子第一时间直接扣上了谋反的大罪。

    这事即便是王阁老也不敢直接插手了

    悄悄试了几次,他终究是软了,然后一刀两断,斩开了他和雷静云的关系。

    六皇子死了,他的投资失败了。

    但他还好,他还有柒柒,柒柒是太子的舅娘。

    他还有退路。

    这样还不算和太子撕破了脸皮,顶多是少了个义女。

    但是,雷静云就没有退路了。

    她简直是一脸懵逼。

    她忍不住质问:“那些人都是傻子吗?”

    可这些傻子偏偏可以置她于死地,偏偏要她来背上刺杀太子,杀死六皇子的锅。

    幸好,王正石还有良心,硬生生地想办法提前通知了雷静云,告诉那还在等着消息、期盼着转机的雷堂主两个字:快逃!!

    雷静云咬咬牙,直接翻出了一个小玉盒子。

    这是她保命的秘密。

    这盒子里有一张票,是她从来没想过会用的票。

    这票当年是她机缘巧合下花了大代价才获得的一张票。

    一张通往死人国度的票。

    据说,那国度里的每一个人在人间都已经死去,都已经没了有名。

    没了名,被证实死亡,岂不是就是死去了?

    正因为在人间死去了,所以才能在那里以“无名人”的身份活下来。

    而这样的一个国度之所以能存在,自然因为其中的人强的可怕,而这个国度的内围正是恐怖的阴司。

    阴司

    过去的雷静云不知道这两个字意味着什么,但后来她遇到了魔僧地藏,就知道了。

    再后来她好像听神话故事一般地听着阴间的传说,甚至亲眼在王都看神仙一样看着“符箓化双翼”的马面,她就明白了。

    她拿着那小玉盒子,稍稍恍惚了一下,然后就不再犹豫了。

    早就准备好、却从没想过会用的人皮面具,假身份,银票,碎银子,手枪,饱腹丹,各种丹药,通关牒,假发,长裤,内增高长靴,还有一个与自己身形相仿的死士:二十四节气中的杀手小雪。

    然后,小雪化作了雷堂主,雷静云则是穿上了20m的内增高长靴,一下子从一米四变为了一米六。

    雷暴堂的人还不明就里,而雷静云已经飞快地逃出了北门。

    她要去那里,据说只要到了那指定地点,如果自己有票,身份又得到了确认,那么就可以进入无名人的国度。

    那恐怖的阴司外围

    相比于雷堂主的惊慌失措。

    夏极的日子很悠闲。

    王都的风云再怎么变换,都无法波及到他。

    他一周会去一次洛府学习火策。

    考虑到洛孤寒开春后要去北方,而火策达到十五层后带来的力量非常强大,他决定把阴策也修行到第十五层。

    想到这里,他看了下两门兵部五玄法:

    火策,十五层,强行聚气,狂化不衰。

    所谓强行聚气,就是指你方圆十里,无论有没有你的士兵,你都可以从非敌人身上获得气,然后用这些气凝聚出兵魂巨人。

    所谓狂化不衰,就是指你凝聚出来的兵魂巨人,气息狂化,而且不会在逆境中被削弱士气。

    这意味着什么?

    这意味着夏极哪怕手下没有一兵一族,站在这里,也能直接凝聚出巨人来,不过目前他现在只能引动三万不到的人数,但这已经极为妖孽了。

    阴策,十一层,双重伪装。

    所谓伪装,就是让别人无法探查你以及你麾下士兵的信息。

    而双重伪装,就是别人可能存在识破你以及你麾下士兵信息的情况但他第一次识破所获得的信息完全有你决定。

    阴策通篇讲的就是如何伪装,通常来说,实力不如你的人是绝对不可能看破这伪装的。

    而突破到十一层,达到超凡之后,这伪装就变为了双重伪装。

    夏极很满意这两部兵道玄功,如果可能,他甚至想六门都学会。

    但显然时间不允许,所以他决定把这阴策修行到顶。

    正好这段时间里,可以继续寻找巫行云,然后去学习双修功法,达到三心平衡,突破心限。

    另一边。

    对于四诛剑道,他反倒是不着急。

    因为这门玄功的工具人萧樱基本不会跑。

    天阙学宫为她发固定薪水,福利很好,加上她假借自己的名头在外面吹嘘,引发一帮权贵专门让孩子去拜她为师,这日子过得不要太开心。

    除了去洛府,他还会把天阙学宫的这位眼镜娘工具人招来船上,教他学剑(为他做饭),至于那位黑罂粟,因为不会双修又不会做饭,就直接被遣送回去了。

    逍遥号上不需要废物。

    眼镜娘平白无故多了这么个辛苦活,一开始她是拒绝的,但慢慢地也认命了。

    反抗不了,那就享受。

    她每天都带着小荷包,背着可谓戮妖剑圣同款的白金剑匣,去王都的菜市场买菜。

    日子久了,菜市场的人看到她都会尊敬地喊“萧师傅”,“萧师傅早”,“萧师傅看看我家的土豆,今天搞活动”

    娇小的眼镜娘也是无语,她一个大好青春的妹子天天被人喊师傅。

    “老板,猪肉怎么卖的?”

    “只要一百个铜板就能买到一斤。”

    “什嘛!!?”

    “萧师傅,你要多少?”

    “啊,我就问问”萧樱日常地问完了猪肉多少钱一斤,就跑去买土豆了。

    还是土豆好,便宜,量大管饱,她就喜欢吃土豆,大不了做成逍遥王喜欢的所谓的“薯条”给他吃,反正油又不需要她花钱,逍遥号上是现成的。

    买完土豆,她又去买了些鸡蛋,最后又转到了猪肉铺。

    “萧师傅,刚刚留了好肉给你你不要,现在都卖光了,等明天,实在不好意思嘞。”

    萧樱撇了撇桌上的肉碎,“老板,我帮你打扫桌子”

    屠夫瞥了一眼石砧板上的肉碎,竖起五根指头:“五十一斤。”

    “老板,你知道我是谁吗?”

    萧樱咳嗽了两声,然后元气十足地扬声道:“我乃当今大周逍遥王的师父,逍遥王最擅长戮妖剑法,而我天天去传授他剑法,所以老板你真的不考虑给我个面子?”

    屠夫:

    他原本竖着的五根指头悄悄屈下了一根。

    萧樱道:“逍遥王的面子只值十钱嘛??你不给逍遥王老师面子,就是不给逍遥王面子,就是不给皇后面子”

    屠夫倒吸一口凉气,剩余的四根手指全部屈了下去,“萧师傅,不要钱,和你开玩笑呢,肉碎嘛,当然不要钱,哈哈,哈哈哈。”

    眼镜娘心满意足地拎着一小袋肉碎,蹦蹦跳跳往逍遥号去了,今天可以炸个薯条,配上肉汁酱,再炖个土豆泥焖肉,一共只花费了六钱,太棒了

    一米六的雷堂主在逃。

    她已经不敢进城了,因为每一个城门都贴着她的悬赏。

    她马不停蹄地向着北方而去,原本脸上的从容淡定全部消失了,心底的平静也不复存在。

    她甚至开始恨。

    王阁老玩不起权力的游戏,就把自己给直截了当地卖了。

    他真的是老了。

    王家真的是不行了。

    也许谋划什么的,都还可以,但就是没有了那股拼杀的心。

    她每天担惊受怕,睡觉时都紧握着袖口中的枪。

    然后

    这一天,她终于来到了一座约定好的峡谷。

    她寻了个小岩洞,睡了一晚。

    一觉醒来却发现小玉盒子已经被人打开过了,只是里面的票还在。

    然后

    萧樱这一等,就等了三天。

    三天后的黎明,一个被毁容的男子才从雾气里走来,出现在了她的面前。

    如今的雷堂主早已不复之前的模样,头发散乱,内增高靴子早就掉了,恢复了一米四的模样,苍白的面色甚至沾了些黑泥,脏兮兮的,要不是那一双久居上位的眼睛,还有姿态,简直就是个活生生的小乞丐。

    那毁容男子俯瞰着雷静云,终于嘶哑着出了声。

    “我们已经查过你了,确实符合在世间消失的条件,你杀了六皇子,刺杀太子,如果被某位强者溺杀在河中,面容模糊,也是正常的。

    而且你确实也有无名国度的门票。”

    雷静云舒了口气,她起身,露出疲惫的笑容,撇了撇周围这阴森飘渺的雾气,又看了看身后几乎已被这煞白所淹没的荒野小道。

    她已经没有退路了。

    “这位请带我加入无名人的世界。”

    然而毁容男子没有说话。

    雷静云感觉到一丝诧异,但她依然在等。

    毁容男子叹息道:“你虽然身份合适,也有门票,但实力太弱了,连顶级高手的层次都没有摸到,所以无法加入我们,请回。”

    雷静云如坠冰窟,愕然看着毁容男子的背影,她骤然拔出了手中的枪,枪口对转那男子,焦急道:“请再考虑一下,我虽然没有顶级高手的层次,但麾下却曾有过许多顶级高手我擅长地并非正面搏杀”

    毁容之人森然:“你可以试着开枪。”

    “我”

    雷静云只剩这把抓住的枪了,她死死对着那毁容男子,“请给我一次机会。”

    毁容之人忽然笑了起来。

    他的笑声好似食腐的乌鸦,在缭绕雾气里显得森然可怖。

    “没有人能杀死已经死去的人,你手指按下的时候,你的生命就会真正结束,所以回”

    他话音还未落下,远处便是忽然传来飘渺无比的声音。

    “带她进来。”

    那毁容之人如同听到了圣旨,急忙闭了嘴,然后转身看着雷静云道:“走,此间的主人邀你入内。”

    雷静云愣了下,“不知此间主人是谁?”

    “自然是无名人的主人。”

    片刻后。

    雷静云看到了一方悬崖。

    悬崖上寸草不生,悬着一条铁索,铁索没入深冬云海中,雾气翻腾,完全看不清对面的景象

    那毁容之人直接一提雷堂主,便是飞速踩踏着铁索向内里而去。

    这铁索长逾数百米,在半空时不时如秋千般翻滚着。

    秋千的彼岸,似乎是一个普通的小镇子。

    只不过小镇上的居民似乎都很奇怪。

    那毁容男子带着雷静云径直来到小镇子最中央的屋舍内,然后比了个手势:“此间主人在等你。”

    雷静云不禁紧张起来,她伸手去敲门,只是才碰了一下,那门扉就吱嘎着打开了。

    一米四的雷堂主跨步迈入,看着背对着大门的黑影,恭敬道:“多谢。”

    那黑影幽幽道:“你知道主上吗?”

    “主上?”

    黑影摇摇头,显然不想进一步解释,于是道:“在这儿住下来,这是主上对你的善意帮助。”

    雷静云不解道:“主上是谁,为什么要帮我?”

    黑影道:“也许是因为你在现实之中认识主上。”

    现实中认识主上?

    雷静云陷入了沉默

    夏极打了个哈欠,估算下时间,雷静云应该到了阴司外围之一的无名小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