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我不想当妖皇的日子 剪水II

255.围城1(感谢书友“三月汴梁城”的万赏)

    天阙密室。

    掌控着如今王都各方力量的人正汇聚于此,法家兵家,正道盟主,朝堂

    雷光这才淡了淡。

    天地的白也如萧索的霜化开了。

    雨流狂落。

    刑部侍郎张纵横叹息一声:“天象反常果然有妖,只是不知这是吉兆还是凶兆。”

    姬长明道:“无论如何,我姬家奉天承运,承天命大势,这天自然是护佑我姬家的,若是有妖,那就除妖,妖魔再强,我万千儿郎亦可斩杀!对否,赵将军?”

    赵玄衣点点头:“不错,闻将军如定海神针,死守东方,逼迫妖族不敢西来一步,就是此理。”

    这话有些夸大,但也不为过,因为只有很少一些明眼人知道,妖族之所以不西来,因为他们在海外就足够修炼,拜月,海上水里最明,参日,海外山上最高,何必再来人间?

    这话也不夸大,十万大军可杀妖屠龙灭神!

    人族若是不乱,异族亦不敢侵。

    就算是天上仙人也需要给人间帝王几分面子。

    一切都是因那玄之又玄的天道。

    天道宠着姬家,那姬家就是这大陆运势的主宰,而不是单纯的一个只有着凡胎**的凡人。

    姬长明淡淡道:“与我姬家作对,就是和天作对,这世上有谁能逆天而行?逆天,不过是自寻死路而已!”

    他话语之中充满王者的霸气,顿时打散了周围人心底的一些顾虑。

    这是明君中兴之相。

    就算是王傲也不禁有些侧目。

    王柒柒神色依然冷然,似乎在想着什么。

    若是,真的和那对姐弟对上了,她该怎么办?

    神州仙忽然道:“皇子不用担心,此番为确保成功,老夫还请了两人。”

    说完两人,他就不再多说了。

    他身旁那白绸衫子的剑客露出自得的笑。

    他自然知道师尊请来的两人是谁。

    那两人又是何等的实力。

    其实,即便他们不说,众人也都知道,能被正道盟主用“请”字来形容的,自然不会是小人物,十有**都度过超凡了。

    他们从不知道这天下竟有如此多的超凡。

    亦或

    这位正道的武林盟主已经把江湖的底子给掏了个干净。

    三皇子姬长明大喜:“两位仙人何时能到?”

    神州仙道:“明早之前,都能赶到。”

    姬长明哈哈大笑道:“好,如今局势,敌我可能都在准备,但此刻我方势力将会迎来一个高涨期,此时引蛇出洞,正是最佳时机了,哈哈哈!诸君,降妖除魔,清君王侧,建立大周中兴不朽业绩,就由今日开始!”

    太阴瓶中世界还有25座岛屿。

    夏极决定再消耗10座来进行修炼,看看能修炼到什么地步。

    留下15座,其中10座留待后续突破,剩下5座则留着自己修炼,以及寻找阴气攻击的源头。

    毕竟,天还没亮。

    一念神识扩散。

    神话境界的数十里范围未曾扩大,依然是数十里。

    这似乎在再次证明着着物质世界的修炼和元神世界的修炼是不同的。

    瓶中世界,一晃又是20年。

    本相以舒服地姿态躺着,其中的4座岛屿的阴气在这20年里以一种恐怖的态势进入了他的躯体中。

    另外,小青牛,马面女婴,三头六臂的红肤怪婴,都是分别承受着2座岛屿的阴气。

    仙人年轮百甲。

    通常说,只有过了五甲,六甲,这些小婴才会稍稍长成人类儿童的大小,过了十二三甲,才会慢慢成为人类的少年少女模样。

    而瓶中世界是完全独立的,可以修行,但却不会给法婴增寿。

    所以

    画风就有些诡谲了。

    明明是还是婴儿,这四位,却装扮的非常夸张霸道。

    这些装扮没有任何用处,就是遮蔽躯体。

    本体还好,穿着一身宽松的黑衫。

    小青牛就霸气了,全身上下怎么骚包怎么来,幸好他没有头上插朵花的恶俗,装扮的还是有些品味的,一身玄甲威猛的恰到好处,而长发披肩又风流的恰到好处,正是调戏良家女子的标配。

    只可惜多了一双漆黑的牛角。

    这让夏极想起了前世的牛魔王。

    只不过,这位小青牛还是个桃花眼男婴的模样

    女婴依然被神秘花纹的马面面具遮住半边,另半边则是一身修道的金色长袍,配着她眸子里浓烈无比的漠然,还真有几分视天地苍生为刍狗的感觉。

    至于三头六臂的红肤怪婴。

    好像是体内的火焰收敛了,皮肤呈现出一种和年龄极度不匹配的古铜色。

    三头中,两张脸闭目,显露出奇异的慈悲,旋即连着的两边身躯也是隐去了,变为了一个低头不言不语的强壮到夸张的男婴。

    无论如何

    这些神魂全部都在夏极的躯体里。

    只不过之前是混混沌沌,未曾开化,如今从元胎生出,但和躯体的关系却是从未变过的。

    但是

    夏极总觉得自己的躯体再发生变化。

    他身形闪动,来到附近的一个小溪边。

    褪去衣衫,钻入溪流。

    初秋,暴雨,冰凉的溪水滑过肌肤。

    而他毛孔之中再次开始渗出些细密的污秽。

    这些污秽被溪水冲走,而他肌肤越发的晶莹,好像在向着另一种物质转化

    转化的终极,应该是就留在凡尘的不朽躯体。

    到时候,元神和躯体即可两分。

    元神需要承受所谓的凡人命轮劫数,雷蟒之劫。

    哧哧哧

    溪流的深处,一条人脸的怪鱼正瞧着那少年洗澡。

    一旁的林子里,大猩猩好奇地侧头,通过叶子缝隙看着那少年。

    王都四周妖物已经有了不少。

    所以,这群妖几乎要封锁这片区域了。

    至少在夜间封锁,毕竟它们也不敢正面和人族交战。

    按照常理,一个人类大半夜的在荒山野岭里洗澡,这怎么都要去吃了他。

    但此时,这些妖魔只是莫名其妙地看着他洗澡。

    再凶再狂,甚至那只放走了赵十而狂性大发的红猩猩,也安静了下来。

    只是看着那少年洗澡,却没有半点攻击的打算。

    群妖:???

    妖魔们虽然大多不会说人话,但自己之间却有一套沟通的方式。

    “,为什么我不想吃他?”

    “是呀,他都把自己洗干净了。”

    “大半夜在荒山野岭,不就是给我们吃嘛?”

    “怂货们,都让开,让我来吃。”

    小片刻

    “嗯,为啥那人类让我想跪下?”

    “不知道呀,好奇怪,好奇怪。”

    众妖都奇怪极了。

    也很痛苦。

    为啥不吃?

    为啥?

    我难道不是妖了吗?

    我难道是生病了吗?

    终于

    一个小妖认出了,拉长声音恍然道:“哦他是娘娘在人间的弟弟,身上有娘娘的气息,所以我们不吃他。”

    得到了这个解释,其他妖顿时舒服了起来。

    原来不是我自己的问题呀。

    娘娘的那位人类的弟弟。

    娘娘据说发神经,好好的妖族不待,非要去人间陪着一个人间的男婴长大。

    原来

    就是他吗?

    看起来,除了皮肤白一点,也没啥嘛。

    正在此时

    远处忽然传来哚哚哚的声音。

    好像是一个撑着拐子在暴雨夜色里行走的人。

    每一声落下,藏着偷偷看娘娘弟弟洗澡的妖魔们就觉得心头郁结多上几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