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我不想当妖皇的日子 剪水II

384.镇压危局的“核武器”(第二更-求订阅)

    孟婆还是有分寸的,许多年前,她在北地小镇里曾和涂山宁宁在地下大宅中相处过很久,又在之后假扮夏极护着涂山宁宁返回天阙王都,也许因为这段经历,加上她知道自己夫君对于宁宁的态度,所以即便宁宁从夏宁的躯体里剥离了,即便她和夏极再没有血缘关系,孟婆还是可以接受,并且也在心底默默称呼她为姐姐。

    当然,孟婆接触南蛮王也并不是要和夏极作对,她自我定位可是贤内助,是能够追上夏极然后长相厮守。

    她已经不知道夏极有多强了,所以她只能竭尽可能的变强,竭尽全力地去充实自己的底牌库,哪怕失去再多的东西,只要能变强,只要能伴着夏极那就足够了。

    她已经忘了很多东西,甚至连自己的底牌都会忘记,唯独这两点没有忘。

    此处暂且不谈

    话分两头。

    长达350米的“东海射日号”巨型飞艇,船首的50人大型核阵会十二时辰都安排着修士,之后则是三座大型阁楼建筑,从前往后,分别是:朝霞阁,午间阁,余暮阁。

    每一间阁楼都可以容纳百十人独立居住,而朝霞阁则是住着负责核阵的100修士,人间三方道宗随行的精英们,午间阁住着100具“自以为将去修仙的容器”,余暮阁则是住着寥寥几人,换句话说就是干部:

    马面,鬼鸦,黑鲨,青鸟,白鹤,祝融,南海方无定,北辰彩云道姑,昆仑剑帝,以及6名小仙界还有2名圣会随行的仙人。

    合计17人,这是本艘船单独战力的巅峰。

    楼高四层。

    第四层,马面因为地位特殊,鬼鸦等人又知道这位变态曾经的战绩与能力,所以她是一个人住第四层。

    第三层,鬼鸦,黑鲨,青鸟,白鹤,祝融住。

    第二层,南海方无定,北辰彩云道姑,昆仑剑帝,以及2名圣会仙人住。

    第一层,6名小仙界仙人居住。

    除此之外,各色物资,丹药,甚至妖魔兵器,傀儡,备用灵宝之类都在甲板之下的货舱里,餐饮小斋,临时屋舍之类的却又在三大阁楼之间

    如此,便是整个“东海射日号”的情况。

    西海的天空,也开始飘雪了,因为光线的缺乏,波澜呈现着黑色,浑然一体如是只黑色的可怖巨兽在梦中辗转反侧,无法入眠。

    大雪天,除了核阵雷打不动的五十名修士,其余人都是缩在了各自的舱房里,或独自修炼,或是静心凝气,而不知自己命运的少年少女们却在讨论着随行的仙人以及强者、甚至不少人在心底打着各自的小九九、想着要不要先傍上哪一位、如何傍上之类的事。

    夏极虽然无法入眠,但却也不会高调地跑到外面去,只是他忽然察觉了什么,而透过窗子看向飞艇对面的黑暗。

    有妖来了。

    这在他意料之中,妖元会亲自发动对十日扶桑殿的攻击,而它会“送”不少人头给马面,以资她在仙人之中的晋升之路,这些“人头”里不乏五阶的大妖们。

    谋者无情,血肉同族亦可为棋子,要的只是胜利,以及最终大部分族人的获益。

    死一个人,还是死十个人,从生命的角度来说,无法衡量,因为生命是无价的。但在谋者的眼里却很容易,在估算潜力之后,如果这一个人比那十个人加起来还强,那么十个人就可以死,如果没有,那么那一个人就会被抛弃。

    谋者不可有情,有情便是灭族之灾,辜负了许多人,却唯独没有辜负这一族。

    妖元随了妖皇很久,它即便再嗜杀,却也有了几分谋者的风范。

    所以

    东海射日号的前往昆仑墟的旅程中,注定会遇到很多妖魔。

    嗖嗖嗖!

    黑暗忽然变浓了,风雪里混杂着无数羽翼扑朔的声音。

    五十修士顿时睁眼,核阵立刻发动。

    哧。

    防御类法宝的作用被扩大了足足五十倍,那是一片散发着金光的杏黄色旗帜,很快包裹住了这三百五十米的巨飞艇。

    嘭嘭嘭。

    旗帜外,风雪交加,一道道风雪化作了割裂的刀刃,在撞击撕裂着旗帜,金光显出来袭的妖魔模样:

    一群双头长喙,大小只有人臂的苍白怪鸟。

    午间阁中的少年少女们也不慌张,趴在窗前看着这宏伟浩大的一幕。这些人从未见过如此的对战,数千的双头怪鸟包围着飞艇,它们嘤嘤嘤地尖鸣着,羽翼每次扇动,便是两道糅杂着雪的风刃射向巨艇,而一个眨眼的功夫,它们就可以扇动七次翅膀,杏黄色灵宝旗帜就如暴雨里的帆布斗篷,以极高的频率凹凸着,发出细密的嘭嘭声,巨艇也因此产生着越来越大的动荡,就好似一头撞入了风暴的海船。

    “不会被攻破吧?”

    “哼!你这就是对仙人没信心了,亏你还是修道的,道心不稳,不稳呐。”

    “可是这些妖魔的数量也太多了吧,比我们多了好多倍”

    嘭。

    猛地又是一阵剧烈的摇晃。

    少年少女“哎呀呀”喊着,纷纷往一边儿倒了下去,扶着能扶的东西,才爬起,却又是被一阵剧烈的震动带着摔下去,众人脸上不由都带上了恐惧。

    之前说“你这是对仙人没信心”的人不说话了。

    核阵固然强大,但根本防御不住如此规模的妖潮。

    鬼鸦等人包括祝融,夏极,早就走出了余暮阁,虽在颠覆倾斜不已的甲板上,但却是如在平地。

    青鸟对妖魔有过很深研究,此时沉吟了数秒,开口普及道:“这是雪刃妖鸟,它们属于二级的小妖,虽然不是五行妖,但似乎是杂交所得,繁衍速度极快,所以它们具备着雪妖控制风雪的能力,平日里,即便是突破四限的修士单独遇到一只雪刃妖鸟,也需要费劲心机才能战平

    如今此处有足足上千只

    而天气又是极度适合它们的风雪天,虽然不是暴雪,但却也足够它们发挥了这种天气,单独的四限修士哪怕遇到一只,都是得死里逃生,九死一生。”

    方无定忍不住问:“杂交?妖魔之间还能杂交?那不是每年都会产生许多新的妖魔?”

    彩云老道道姑冷冷道:“这些妖魔真是不知羞耻!!”

    其余人:

    关注的重点错了吧?

    鬼鸦冷哼一声:“谁能出战?核阵如今只能用来防御了,这杏黄旗一旦撤去,整艘飞艇都会面临灭顶之灾。”

    他缓缓侧头看向各方,直接点名道:“白鹤师弟,祝融姑娘,你们两人与我一起出战,可好?白鹤师弟的漩涡白旗只要灵力充沛,就可以抵御攻击,为我三人提供防御,祝融姑娘的火焰可以焚烧妖气,对于任何妖魔都具备着大杀伤力,而我负责引火攻击。”

    白鹤和祝融自然点点头。

    鬼鸦雷厉风行道:“其余人都准备好灵宝,时刻接应。”

    情况危急,说罢,三人就行动了。

    杏黄旗露出一个小口子。

    鬼鸦抬手召出黑色飞辇,三人站在飞辇冲到了小口子处。

    雪刃妖鸟顿时发现了这小口子,顿时蜂拥而来,一时间漫天白。

    白鹤瞬间拉开漩涡白旗,灵力没耗尽前,这灵宝还是很可靠的,顿时白羽旋转,化作一张张巨口,而白鹤掏出一盒子灵丹,丹盒里排着整整齐齐的十颗灵丹。

    祝融右手一抓沧海白葫,左手葱白的长指并着点在葫芦口,一个停顿,下一刻便是引出了一条滔天的火蟒,煮气红莲随火而引,那红蟒在半空又分出九头。

    鬼鸦双手结印,身后那漆黑诡谲的凶剑,随着结印竟是如指针一般旋转,定格为九九八十一把,他嘶哑地喊了声:“火来。”

    祝融很有默契地左手一引,酒水便是落在了那八十一把剑的剑尖上。

    刹那,鬼鸦双手手印迅速变幻,八十一把黑剑飞射入了火蟒中,随着火蟒散开。

    火蟒笨重,但黑剑灵活,一时间,这风雪天里如是烟火绽放,绚灿无比。鬼鸦尽力运用黑剑进行着斩杀妖鸟,而煮气红莲的强大作用就在此时展现了出来,原本灵宝若是攻不破妖气,根本无法伤害到妖魔分毫,此时却是破开了一个口子如此短暂的铁三角便是构成了。

    但只是小半柱香不到的时间,三人就撑不住了,飞辇急忙下落,同时那杏黄旗的小口子里爆出一团强大的能量冲击天空,这是众人所发。雪刃妖鸟被逼退了些,核证里的修士急忙将这空缺填补起来。

    鬼鸦,祝融,白鹤三人一落地,便是急忙调息,然后吞吃灵丹恢复力量,刚刚一番厮杀,虽然杀死的雪刃妖鸟不多,但起码有数百妖鸟被伤到了,力量明显有了一定减弱。

    “东海射日号”飞行在风雪的海上,而雪刃妖鸟围绕着进行攻击这三人组如此这般又进行了几次攻击,这才勉强让飞艇受到攻击产生的震荡降了下来。

    就在黎明时分,三人已经很累了,这也是第六次故技重施。

    九头火蟒配合这九九八十一把引火黑剑,继续进行着之前的攻击,然而这一次,雪刃妖鸟却似乎开始倒退

    九头火蟒从飞艇上方探头,遥遥看着退开的雪刃妖鸟。

    白鹤:“妖怪害怕了?它们撤退了!”

    祝融神色凝重。

    鬼鸦看了半晌,声音里带着几分叹息:“白鹤师弟,它们不是怕了而是找到主心骨了。”

    白鹤:“主心骨??难道是五阶的大妖?”

    他话音才落,远处妖鸟忽然发出嘤嘤嘤的怪鸣,此起彼伏,令人心寒,被“击溃”的妖鸟与新来的汇聚在了一起,在半空铺出了一张苍白的“毛毯”。

    而毛毯上,深红衣衫的少女,耷拉着小狐耳,一步一踏走来,她赤着雪足,足踝上有着金色的铃铛,叮叮当当的声音魅惑无比,糅杂在风雪里。

    她才出现,妖鸟们便是激动起来,簇拥着她,刮起一道汹涌的妖风,再次向东海射日号而来。

    风雪之中,刹那凝结出一个直径十多丈的恐怖冰拳,红衣少女嘴角扬了扬,“信息果然没错,就在这里。”

    下一念,这超大冰拳带着可怕的力量轰出。

    九头火蟒崩碎,九九八十一把引火黑剑被轰的没了灵气,漩涡白旗瞬间报废,鬼鸦,祝融,白鹤三人几乎是被碾压着轰落,直向甲板砸去。

    白鹤呈大字躺在甲板上,剧痛席卷全身,这一刻他明白了,忍不住恐惧地喊出一声:“是是妖王!!!”

    妖王

    这种在人间基本无敌的存在。

    夏极却是平静看着来人。

    那是涂山蛮蛮。

    一瞬间他已经明白了,果然万事万物不可能皆在掌控。

    妖元安排群妖佯攻昆仑墟,这打肯定是要打的,但是妖元绝对没有要求妖王层次的妖魔去阻拦飞艇,甚至连规划的路线,都是让速速前往昆仑墟。

    它留了一些炮灰绕弯去阻截。

    所以,飞艇轨迹和妖王轨迹其实是错开的。

    那么蛮蛮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答案只有一个

    那深藏在妖族的红雀骗来的。

    为什么红雀有信心

    因为

    下一刻。

    鬼鸦转身对着余暮阁楼的最高处喊道:“请神女出手!!”

    众人全部回头看去。

    马面打了个哈欠,莫得感情地一脚踢开窗子,跃上了阁楼顶端。

    鬼鸦急忙闭上眼,高喊道:“请神女穿上铠甲!”

    其余人已经看到了那圣洁神女的模样,所有人,无论男女心跳都开始疯狂加速,心魔重生,目瞪口呆,甚至有人开始吐血。

    马面又旋身一转,随风入窗,穿上了漆黑的重甲,再次轻灵飞出。

    众人看着那血红的乖字

    还有踏在虚空的重甲女童,拉弓。

    弓长数十米,女童刹那便是从开着的小口子飞了出去,右手拉弓,道法时间。

    刹那之后

    众人只见漫天全是火红的箭影。

    好似黎明提前过了,风雪天也变成了白昼的盛夏。

    那重甲女童一箭一箭,莫得感情地拉动着。

    杀妖就如踩着蚂蚁般简单

    鬼鸦目瞪口呆地看着这一幕

    老师的落日神弓,他是知道的,但老师即便拉动落日神弓也需要时间,每一次消耗也都巨大,但这神女却是如此之快

    太牛逼了。

    世上怎么会有这么牛逼的人。

    鬼鸦大脑都几乎一片空白,更不用说其他人了。

    片刻后

    重甲神女抓着昏迷的红衣小狐娘,直接关在了提前准备好的妖笼里,再然后一提笼子便是“腾腾腾”往四楼跑去。

    鬼鸦愣了愣,在后面喊着:“神神女,这妖王?”

    马面停下脚步:“我无聊,抓一个陪我说说话,可以吗?发什么呆?我问你可不可以?”

    鬼鸦沉默良久,无语道:“可以。”

    任何原则都是可以改变的,这一刻,他彻底屈服在这可怖神女的变态力量之下了

    他终于明白为什么老师会派遣她来,甚至郑重其事地说她是终极战力,不到极危的局势不要叫她。

    开始鬼鸦还不服,在喊着“请神女出手”时还抱着怀疑,但只是刚刚短短的时间里,他已经无比确认这真的是终极战力终极的不能再终极了。

    他服了,服的不能再服。

    众人看着那远去的重甲背影,看着那血红色的“乖”字逐渐消失。

    不知为何,众人心底充满了一种安全感。

    这简直就是核武器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