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我不想当妖皇的日子 剪水II

453.海上撒糖,人间佛子(感谢盟主“可以再大一点”)

    两人坐在高阁上,夏极抬手,水灵直接带着一条条肥美的大鱼冲到半空。

    那海鱼正纳闷着自己怎么会飞,一阵风刮过它的躯体,鱼鳞就刷刷地下落,鱼腹自己剖开了,五脏六腑掉了出来。

    鱼,卒。

    再以灵帝吩咐不是水的杂质自己回海里,很快,那一团纯水将鱼包裹,洗的干干净净,再让杂质回海一次

    白桃花想帮他,之前两人配合过,而她需要使用遗忘让鱼儿忘记自己已死,这样肉质才会鲜嫩道极致,但神念才一动,手才一抬,夏极就侧身对她说:“躺着。”

    白桃花笑道:“没这么夸张吧?”

    夏极:“有。”

    白桃花吃吃笑着问:“怎么有?”

    夏极:“我不知多少世未曾留下后代了,你说呢?”

    白桃花像是傻了一样,摆出一副不信的样子,托腮看着自家男人的背影,柔声问:“真的假的?”

    其实,她就是想听夏极多说几句话,这样就非常开心,那正在为自己做饭的人是自己的夫君,是自己余生最亲密的人,而用他在域外的家乡话白桃花想了下,甜甜道:“老公。”

    夏极吸一口气,然后喷出一簇三昧真火,火焰瞬间烤在了鱼肉上

    鱼连焦都没焦,直接高温化成了灰烬

    夏极无语,有些失败。

    白桃花温柔地看着他,丝毫没责怪他的失败,而是甜甜道:“老公,辛苦了。”

    大殿里。

    孔雀站在小狐娘身侧,轻声道:“娘娘,此情此景,你会否难受呢?”

    涂山宁宁摇摇头,她深吸一口气,这样最好,“这一世,我是他姐姐。”

    孔雀双手伏在座椅上,忽道:“只不过若是养下人类的孩子,在我们妖精包围里,妖气侵体,怕是会从小疾病缠身,甚至生来便是畸形吧

    而且仙妖大战其实已经开始了,只不过拜了吾皇所赐,他们现在还未曾注意到我们,但圣人终究是高悬在上,谁也不知他何时会睁眼投落这片土地,若是圣人真的出手了,我们”

    她有些迟疑。

    涂山宁宁却莞尔一笑,直接道:“不要害怕,直接说出来,其实我们心底都知道,不成圣人终是蝼蚁,如是圣人出手,在因果层面,我们没有半点抵抗能力。

    而这一次,我们再也无法复活了,甚至不会存在于这宇宙里,而是真正地成为宇宙尘埃。”

    孔雀轻叹:“我们能做些什么呢?”

    涂山宁宁轻声道:“所以,我才想他留下一个人类的孩子,这个孩子有着他的基因,一定可以很优秀。

    若是我们失败了,这孩子又能走上修仙之途,那么他终有一日会明白自己的父亲曾是什么阵营那么,我们就还没有失败,不是么?

    即便没有这些,他的孩子能好好活在世上,活在未来的黄金时代,而不需要如我们般担惊受怕,这不是很好么?

    这孩子只能是人,不能是妖”

    她妩媚的脸庞上露出璀璨的微笑,看的孔雀都着迷了。

    过了小片刻。

    孔雀忽道:“如果吾皇要升空去俯瞰人间,探查神墓,那定然逃不过月宫的注视,还有红莲台座的攻击,而且如此高调并不是太好

    但若是不探查神墓,我们根本无法寻到五行阴阳之地这个世界已经被月宫仙人封锁了,我们只能如地老鼠般偷偷摸摸的。”

    涂山宁宁不以为意:“所以,我们都压一压境界,不急着去寻找。”

    “那”

    涂山宁宁:“时间有的是,这四海的所有妖气先都吃了再说。”

    孔雀震惊了

    都吃了这是什么概念?

    只不过花费了两年半的时间,吾皇就从一纹突破到了七纹,这如果再继续下去,再这么苟下去,待到吾皇消化了四海,那眉心的灵纹该是何等景象????

    她一心只想着三纹之后就该渡劫了,却没想到这一茬

    又过三个月。

    白桃花的小腹已经隆了起来,她原本气质就出众,如今更多了一丝温婉的气息,宛如雍容华贵的夫人,眉眼间满是江南古风可入画的滋味,不时目光落在小腹,就更显初为人妻的温柔风情。

    只不过她能察觉那腹中的胎儿正吸收着她的元气,让她不时觉得虚弱、倒胃、甚至想要呕吐、想要一直躺着睡着,原本的她根本不可能受到妖气影响,但如今却是有些不行了。

    涂山宁宁还能仙气飘飘似个小仙女,将妖气彻底收束在体内,所以完全没问题,但三大圣的妖气浓郁地都要化作实质了,一旦侵入凡体胎孕,那后果不堪设想。

    于是,三妖很自觉地要上小型巨龟,然后喷射离开了涂山氏族的岛屿,在数百里外的海域远远跟着,以免妖气影响到妖皇的人类孩子。

    至于那两个侍卫,它们原本就不算妖魔,顶多算是灵物,喜欢喊嘤嘤嘤地乃是一株桃木枝,喜欢骂人的是一截榆木枝,如今都回归了树上,也无影响了。

    但夏极却拦住了三大圣

    “你们留在岛上吧。”

    “大公子这怎么可以?”

    宁宁却是明白了夏极的意思,叉腰指了指三大圣,“你们三个,没有我屏蔽着,这妖气可是会惹来大麻烦的,小极好不容易让我们跳出了仙佛的视线,让任何人都注意不到我们,这才换来了安稳地发展契机。

    若你们离开,只要有一个仙人察觉妖族忽然出了三个大妖王,那么就可能通过梦域通知到仙帝或是其他大能。

    之前黑月一个大妖王就引来了仙帝大罗天界的进攻,如果突然冒出三个,而且还是猿圣,明王,鹏圣,结果是真的不堪设想。”

    大鹏化作的儒雅男子淡淡道:“无论是谁,在察觉到我之前,我就会让他身死道消。”

    孔雀:“娘娘,你是知道我的,我的攻击距离有多远,你比任何人都清楚吧?如果有仙人靠近,怕是神识还未曾能笼罩我,我就能杀了他。”

    猴子道:“我也只有手段。”

    大鹏淡淡道:“你并没有。”

    “我有。”

    “没有。”

    猴子脸一皱,捏捏拳头。

    大鹏道:“别自欺欺人了,你就是没有这样的手段,如今连兵器都是还是用飞剑,你要杀人,非得飞到那仙人面前,法天象地才能杀。

    你从前扛着柱子,一路打起来也是风风火火,基本你一出手,整个仙界就都知道了。”

    猴子怒哼一声,低头不说话,他知道大鹏和孔雀这两位,一个速度超快,一个攻击距离超远,他如是神话时代的大圣时候,哪里需要这么费事,随手丢个桃子就会粉碎一颗星球。

    两妖争吵着。

    宁宁摇头,拍板道:“不能冒险,所以你们三个和我留在岛上。”

    三大圣也无奈,虽说想把大岛屿留给妖皇,但也没办法。

    夏极自然也明白这些,于是对小狐娘点点头,“我带嫣然离开一段时间,这段时间我会勘测好周围海域的地图,磨刀不误砍柴工,下次归来,我会绘制好最新的地图,让我们可以再近一大步。”

    小狐娘有些心酸,她想问“你去多久回来”,她又想说“别离开这里”,但她忍住了,反倒是露出微笑,颇为大气道:“小极,去吧,安顿好了再回来,我们在此恰好熟悉大妖王时候的一些神通,这两年多来,进展实在太快了,做到了之前数千年才能完成的事,是时候巩固一下境界了。”

    夏极指挥着小型巨龟往偏北方向折转了过去,他每天都会在沙滩前,以大灵帝计算新的怪异地点,然后配合着妖皇右瞳去绘制新的地图。

    这片海域极大,而他的打算是绕回九峰修士界。

    但自己的孩子他也不会舍得直接丢在九峰,虽说小仙王张岚芝是自己的手下,但他来教导自己的孩子还不够格,除此之外,如今的九峰也已不是他说了算了,月宫的金仙早已接手了他的权力,换句话说,所谓的小仙王早已名副其实,可谓是在权力更迭的洪流里被拍打到了浪尖之下。

    如今,夏初时分,白桃花享受阳光。

    再往后,她是不是人还不知道

    这些年,夏极,宁宁,三大圣在刷着怪异,疯狂以大元帝转化着灵气,她也没闲着,在梦域里不停开发着这片新世界的版图。

    要知道她可是能在梦境里轻松杀人的,黄泉以及心魔的配合,让她何止是杀人,简直是处于半无敌的状态。

    这些年,她做了多么恐怖的一些事,只有夏极知道。

    而这样的她,如今身为母亲,生养小生命的时候,当真是这永生永世里,最美好的时光了。

    她决定把这辈子的萌给统统卖了,然后就可以毅然决然地冲上仙佛圣人的战场了。

    她傲娇地点了点手指:“夏极,我要吃虾!”

    正趴在龟壳上绘制地图的夏极丢开手上的活儿,应了声:“好。”

    很快,深海魔虾炖汤飘着让人都融化其中的海鲜味儿,递到了白桃花面前。

    她傲娇地撇撇手,双手张成小喇叭喊道:“夏极,没有调羹!”

    “知道了。”

    夏极应了声,左手一抬,纳戒里飞出一把飞剑。

    铿!!

    剑作龙吟虎啸,破风云而出。

    白桃花感慨道:“好剑。”

    夏极深吸一口气,心脏缠绕的三昧真火被调动,然后喷射而出。

    那好剑顿时被三昧真火融化了,在他精准的控制下,金属熔浆流淌,很快化作了碗筷调羹模样,在水里一过就定了型,然后摆放到了白桃花面前,“中间的碗夹菜,左边的喝汤,右边的可以先用筷子夹过去凉一凉。”

    白桃花伸伸小手:“夏极,我要喂!”

    夏极无语道:“我这辈子还没喂女人吃过饭不,我上辈子,上上辈子,上上上辈子都没有”

    白桃花有些紧张地追问:“是不是上上上上辈子就有了?”

    夏极道:“没有。”

    白桃花喜滋滋地道:“那快点来。”

    她张开小嘴,等着被伺候。

    夏极看她那模样,只觉得好玩,便是坐在她身侧,白桃花头一歪直接靠在他肩膀上,这景象暖地人心都要化开了,夏极拿筷子夹起一只魔虾,神念稍动,虾壳虾线就自己全部剥离了,一只整虾,甚至连虾黄都保持着原样地递到了那张柔软的红唇边。

    白桃花如孩子般“啊呜”一口吃掉了。

    然后,忽的她扑倒在夏极怀里,一个劲地傻笑,笑的夏极根本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

    良久,白桃花抬起羞红的俏脸问:“我们的孩子怎么安顿,让无常来带嘛?只不过地下世界太过阴暗,我怕这孩子沾染了太多戾气。”

    她自己满手血腥,却不想自己孩子如此。

    夏极道:“孩子小就不能谈恋爱,而且这可是个男孩,若是宠坏了他,怕是就真成了个花花公子,得穷养。”

    白桃花杏眼瞪了瞪:“不许亏待了我们的孩子。”

    夏极笑笑,“我安排好了。”

    此时。

    一艘飞艇从万泰山巅起飞了,向着东方而去。

    飞艇前端,眸生桃花的僧人双手合十,迎风而立,唇间带着一抹慈悲的弧度,他正是最初伴在地藏身侧的两名神僧之一,法号天音。

    天风掠过,刮得他那一袭月白的僧袍猎猎作响,而他身后更是站着百名僧兵。

    这些僧兵很是不同寻常,每人都肌肉爆炸,肌肤泛着金色,而背后背着两把交叉似十字的戒刀,显得蛮横,霸道,完全没有僧的平和,有的只是一种滚滚的金刚怒目之气,让人望而生畏,不敢招惹。

    天音神僧看着远处的水云,心境自得融洽。

    吾佛所言的佛子出世,便是在九峰之上么?那无论如何,需得接了佛子回归万泰山,如是便是一件功德无量之事。

    如今的九峰藏龙卧虎,他身为佛门中人,想要去一个修士的地域接回一个人,真的并不容易,但天音却有着信心。

    只因为,对于修士而言,破五大限才能渡劫。

    但对于僧人而言,修炼自然是不同的,他们不用灵气,取而代之的是足够的信仰与香火,如此,便是可以突破八正道,塑得金身。

    再往后,则是吃着香火,再入非我之境,自我世界皆虚幻,由此而破小我而能化心境为身外,此境界比之玄仙也是不弱。

    如今的人间,地藏镇龙脉,祈福之灵验难以想象,而香火之盛更是一时无两,即便在犬戎之乱,地藏也是庇佑此方,使得人们更加信奉。

    天音则被百姓亲切地称为左菩萨,只因为他时常在地藏身左。

    谛听则是右菩萨。

    这两僧的境界,也是托了地藏的福,水涨船高,如今已经皆破了非我之境,甚至半悟涅槃境,实力极高。

    至于地藏,早已深不可测。

    就如夏极虽然修着生命奥秘,但眉心的灵纹已有七道。

    地藏也是修着才两道的灵纹,但在修佛之上,已经趁着香火,一步登天,踏入云霄了,此时,是真正当之无愧的人间佛,否则当初帝子何以派遣金仙玄仙只奔赴三山,却偏偏不敢染指人间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