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我是一个原始人 墨守白

第六六三章 会隐身的人?

    君子不立危墙之下。

    不是君子的人同样也不愿意往围墙下面站。

    趋利避害是生物的本能

    深知其中道理的韩成,在这个时候自然是要身体力行出来,对于自己的小命,他可是稀罕的紧。

    按照他的命令,一些火把被陆续丢到了围墙外面,当火把在空中划过,再落到地上的时候,确实能够将更远处的地方照亮,让围墙上握着武器,睁大眼睛的众人,能够看到更远的地方。

    这是一个非常不错的办法。

    当然,这个办法在使用的时候也是有前提条件的。

    深秋、冬季、初春这些有大量枯黄草木存在的时候,肯定不能这样做。

    真这样做了,指不定来犯之人没有看到,就先将自己部落周围给弄进了火海之中。

    现在则不用担心火烧连营之事会发生。

    一来现在正是青草在努力生长的时刻,二来就是青雀部落围墙外围很少有陈旧的枯枝碎叶这些东西存在。

    大一些的被勤劳的青雀部落的人堆在一起烧成灰之后肥田了,细碎一些的,则将之弄回到到了鹿圈里堆积在一角,用来铺鹿圈了。

    所以韩成此时下达这些命令的时候才会如此的放心大胆。

    丢在围墙外面的火把渐渐熄灭,围墙上站着的人众人瞪大眼睛死死盯着外面,沙师弟等人更是将弓箭握在手中蓄势待发,只要看到围墙外面有可疑的影子晃动,立刻就会用弓箭招呼。

    然而,令人奇怪的是,在众人瞪着眼睛仔细观察之下,根本就没有发现什么可疑的东西。

    特别是奴隶小院听到动静被惊醒的人,在韩成隔空的命令下全都回到了屋子里之后,围墙外面就变得更加安静了。

    丢在外面的火把渐渐熄灭,照耀的范围也逐渐缩小,可还是没有发现什么动静。

    莫非摸来的这些,是一到晚上只要不张嘴就能隐身的家伙?

    除此之外,在闹出了这样的动静之后,没有人能将身形隐藏的这样好,部落里的这么多人都没有发现破绽。

    看着安静如初的外面,韩成在心里胡乱的想着。

    不是他的脑洞足够大,而是因为今夜的这些事情实在是太过于诡异了些。

    “神子,是不是福将它们……”

    好一番的等待之后,同样一脑子惊疑不定的大师兄走过来说道。

    他的意思是,是不是福将它们弄错了?

    韩成看看这时候依旧有不少在扒门,对着外面不住叫的狗子,坚定的摇了摇头。

    部落里的狗子被调教的不错,很是懂事,不遇到什么情况,是不会这样大规模的叫唤的。

    今夜有这样的反应,定然是有什么东西来到了部落边上。

    “神子,我带人……”

    知道外面有东西在窥伺部落,然而却一直发现不了窥伺者的踪影,这种感觉一点都不好受。

    所以这样等待了一阵儿之后,好战分子殇终于忍不住了,走过来像韩成请命,准备领人出去带着武器巡视一番,将敢于窥伺部落的家伙都给一一捅死或者是抓起来给部落做奴隶。

    这样做一方面是因为他容忍不得有人窥伺部落。

    另外一方面就是自从部落里青铜戈这些青铜武器被大肆普及之后,部落里到现在还没有遇到过敢来挑衅的敌人。

    这让只在猎物身上试青铜武器是否好用的殇等人有些手痒。

    殇的这个愿望这个时候显然是实现不了的。

    在他提出这个请求之后,韩成想都没有想的就给拒绝了。

    一般而言,如果不是形式一片大好的情况下,就算是白天,他都不怎么允许众人放弃围墙这个有利的屏障外出作战,更不说现在是夜间,连什么情况都没有弄明白的时候了。

    驳回了殇的请求之后,韩成站在围墙上,提高嗓门向众人重申不得擅自出围墙的命令。

    “等到天亮,看看是什么人赶来打搅我们部落!”

    韩成对众人这样鼓劲一般的说着。

    其实心里对天亮之后还能见到前来窥伺的部落,并不抱什么信心。

    他觉得没有哪个部落的人会傻到在自己部落有备的情况下,还能在外面一直等到天亮。

    然而,随着时间的推移,部落里狗子们的叫声却一直都没有停止过,完全没有减弱趋势。

    这让韩成不得不收起之前的想法,这样傻的部落是真有!

    不过这次不管你们是什么人,都注定不会有好下场!

    被搅扰的、困的掉头却又不能去睡,只能在这里强撑着的韩大神子心里暗自发着狠。

    有种的就别跑,天亮见真章!

    事实证明,外面的这些家伙们是真有种,一直到了天色由蒙蒙亮到逐渐大亮之后都没有离开。

    不过围墙之上,一直念叨着天亮见真章的韩成,并没有立即让人出围墙。

    不是因为前来窥伺的人太多,也不是因为青雀部落的人没有做好准备,而是因为放眼望去,部落周围一片平静,并没有看到什么异常,连一个人的影子都没有看到。

    这种诡异的情况,让韩成都摸不着头脑。

    望向狗子,一些狗子还在叫。

    这些家伙们叫的嗓子都有些哑了,从天黑叫到天亮,总不可能是在瞎叫。

    纵然是韩成对狗子们有着充足的信心,在见到此时的情况后,心里也不由的泛起嘀咕。

    在围墙上围着转了一圈,依旧是没有什么发现之后,韩成终于下令让人大师兄、殇等人,带着藤盾和铜戈出部落去一探究竟。

    投石索队和弓箭队的人,在围墙之上做好准备,一旦外面有变故发生,就进行远程打击。

    同时也将叫了大半夜的狗子放出去。

    大门刚一打开,以福将为首的狗子们,就如同脱缰的野马一般窜了出去。

    没有过多的犹豫,在福将的带领下,众狗子一路烟尘滚滚的朝着部落东面的竹林狂奔而去。

    站在围墙上的韩成等人见此,做恍然大悟状。

    怪不得一直见不到那些敌人的踪影,原来是在竹林里面躲着!

    外出作战的众人拎着武器,保持着阵型的同时,在大师兄的带领下朝着竹林的后面绕去,准备截断后路,不让这些窥伺的人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