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我是一个原始人 墨守白

第九三三章 有巢部落(二合一)

    青雀联盟的人,对于陶器都这样的珍惜,更不要说看一眼就知道是无比珍贵的瓷器了。

    只要不傻实心,人看到好东西的时候都会升起将之拥有的心思。

    青雀联盟的人自然不是傻子,瓷器那样精美的东西,他们自然想要。

    看到他们惊喜,青雀部落的人也一样的惊喜。

    特别是黑娃这将瓷器给捣鼓出来的人,更是如此。

    因为这代表着自己部落又能从这些部落交换到不少的东西了。

    就跟当初自己和神子一起刚刚将陶器烧制出来的那两年一样。

    当前来的部落欢欢喜喜的表示要买,青雀部落的人高高兴兴的准备好卖的时候,一个非常尴尬的事情忽然就发生了。

    这个事情就是,想要购买的人根本就拿不出足够多的食物与皮毛等东西进行交换。

    哪怕是交换最小的一件瓷器,他们都交换不起。

    青雀部落的人又不想降价,这可是瓷器啊!

    看起来不知道比陶器好了多少倍,这样精美的东西,交换的东西少了怎么会行?

    同样这样认为的还有想要得到瓷器的、青雀联盟的人。

    然后在双方如此一致的认同之中,关于瓷器的交易就这样终结了。

    虽然其中一方非常的想要购买,而拥有的一方也非常的想要将之给卖出去……

    这就是黑娃闷闷不乐的根本原因所在。

    瓷器,自己根据神子的指导最终烧制出来了。

    瓷器也非常的精美,甚至于比神子说的还要精美。

    然而,也就是因为太过于精美,反而导致不能跟其余的部落换取东西……

    后面所遇到的部落,反应基本相同,都是想要得到瓷器,却没有足够的食物等东西来换取。

    至于将陶器的价值给弄低一些再和其余部落进行交换,这样的事情青雀部落的人也想考虑过,不过却没有将之实施。

    看着那漂亮的不像话的瓷器,降价处理这样的事情,他们无论如何都做不出来。

    于是,事情就这样僵持在了这里。

    要是周围的这些部落,也拥有不少的食物这些东西就好了,这样自己部落能够用瓷器从他们部落换取来大量的食物等东西了,而不是如同现在这样,虽然都想要交换,却因为太穷而交换不成。

    铲起一铜锨的粪,用力撒向周围空地的黑娃这样想着。

    这大概是青雀部落的人,第一次嫌弃周围的部落太过于落后。

    或许,等到火部落的人带着麻布沿着河流上来的时候,可以询问一下火部落的人,看看他们能不能用麻布换取一些瓷器……

    有山花相继开放,红的、紫的三五成群的凑到一起,叶子少、花多很是热闹。

    沉寂了一冬天的蝴蝶、蜜蜂也不知道是从哪里钻出来的,闹嗡嗡的在这里飞舞着,用自己的行动,很生动的诠释了什么叫做招蜂引蝶。

    有花香在这里弥漫。

    老天是公平,开的格外艳丽的花,花香往往不怎么浓郁,反而是那些白色的、黄色的、看起来很是低调的花朵,往往是花香四溢。

    一个看上去比较苍老的人,沿着绑在树木之上的木棍,一路攀爬到了树上。

    这个被绑在树木之上的棍子,大约有二十多厘米粗细,并不是完全平整的,而是被人为的砍出了一个个的小平台。

    这些小平台大约隔三十厘米就有一个,顺着木棍,从上往下排列。

    小平台的个头不大,只能放下半个前脚掌,初次接触到这些的人,对于这样的工具肯定非常的不习惯,一些胆子小的,甚至于都不敢往顺着这样的工具往树上面爬。

    但眼前的这个部落,显然不在这个行列之内。

    他们早已经习惯了这样的工具,哪怕是年纪比较大些的人,借助这样的工具,依然能够爬的极为顺溜。

    刚刚那个显得苍老的人,往上面爬的时候,甚至于还松开了一只手,只用一只胳臂环着树干,另外一只手里面提着一个罐子。

    这个显得苍老的原始人往树上爬并不是因为想要摘取果子,就算是再早熟的果子,在这样的时节里,也不可能成熟。

    他往上面爬,是因为他要来到树上休息。

    他踩踏着这种工具往上爬了一阵儿、来到了距离地面七八米高的地方,光线在这里显得昏暗了好多。

    倒不是这棵树木长得格外强壮,此时便已经枝繁叶茂,遮蔽了日光,而是因为在这里出现了一个用树干等东西搭建出来的木屋。

    而这个老原始人的脑袋,此时已经从木屋下方那个沿着树干留出来的洞,进入到了木屋之中。

    又往上走了两个台阶之后,老原始人更多的身子进入到了木屋里面。

    他将手中拿着的那个罐子放在木屋的地板上,人顺着树干又往上走了两个台阶,上面的那一只脚已经与木屋的地板平齐了,便不再往上爬,而是顺势踩踏到了木屋的地板上,整个人也因此而脱离了木棍做成的梯子,来到了木屋之中。

    木屋的地板,说是地板,其实不过是一根根被从中间劈开半个圆木一个个排列而成,并用绳子进行了捆绑。

    木屋的地板之上,铺了一层皮毛,人光脚踩踏在上面,很是舒服。

    显得比较苍老的原始人来到木屋之内,往一个地方走了几步,手在那里摸索了一会儿,然后将手往前一推,一扇同样是用木头做成的窗子便被打开了,有阳光照射进来。

    显得苍老的原始人便拎着他刚刚抱上来的罐子来到这里,盘腿坐了下来。

    阳光照射在他的身上,暖洋洋的。

    有一些带着花与嫩芽的枝条低垂到了窗前,一只花翅膀的蝴蝶无声的闪动着翅膀,落在其中一朵小花上,合拢了翅膀,安安静静吸取蜜汁。

    顺着他的目光望去,可以看到另外一些高大的树木,树木之上同样修建有木屋,有不少木屋的个头比他所居住的木屋要大上许多,不过最为精致的木屋却是他所居住的这一个。

    有一些孩童、或者是女性成年人偶尔会顺着绑在树上的工具上上下下,来往于木屋之中,一个新近制作好的木屋上面甚至于还抽出了不少的枝条,开出了花朵。

    也有两个木屋在小范围的晃动。

    作为部落里现如今年纪最大的人,他自然明白木屋这种小范围的晃动所代表的含义。

    不过,与后世所渐渐发展出来的羞耻感所不同的是,苍老的原始人不仅仅不觉得这样的事情羞耻,反而觉得这样的事情很是神圣,因为只有多进行这样的事情,他们部落的人才会慢慢的变多……

    “@#45@#!”

    时光在此时仿佛彻底静止了一般,让人感觉不到它的流逝。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有兴奋的呼喊声在这里响起。

    随后这里便变得热闹起来,不少木屋之中都有人从里面出现,并顺着绑在树干上的工具迅速的来到了地面上,并欢笑着跑向一个方向。

    苍老的原始人听到这呼喊声,脸上也不由的露出了笑容。

    他往窗口处挪动了一下,然后探出头去朝着那方向望去,透过树木的枝条以及枝条上面的树叶与花朵,看到一行人从远处往自己部落居住的这一片林子而来,走在最前面的人,背有些驮。

    这是他们部落外出的归来了。

    显得有些苍老的原始人见到这一幕之后,便将身子从窗子外面收了回来,然后来到树屋的中间位置,顺着树干爬了下去。

    等到他下去的时候,驼背的原始人他们一行已经来到了这片有着很多木屋的林子。

    随着驼背的原始人他们一行的归来,这里一下子就变得热闹起来,充满了欢笑。

    满载而归的人们,看到了有些苍老的原始人之后,纷纷将自己的两个手掌交叠放到了额头之上,这是他们部落用来表示尊重的最高礼节。

    “@34¥¥……”

    等到他们全都施礼完毕,显得有些苍老的原始人便一边笑着,一边说着话,并将自己的手掌在自己的额头之上摸摸,然后在分别在这些外出归来的人的额头之上摸摸。

    这是一种祝福的方式,同样也是用来欢迎他们归来的方式。

    这样的事情进行过之后,归来的众人开始纷纷将身上所背负的、或者是牲口的背上所绑着的东西往下放,并将之打开。

    一来是为了减轻负担,二来便是通过这样的方式,向部落里的众人展示他们这一趟通过交换所得到的东西。

    不过和之前的时候不同,这一次进行展示的时候,其余带着东西归来的人,对自己所展示的东西都显得有些心不在焉。

    他们中的大多数人都将目光投向了驼背的原始人身上,期待着他将所携带的包裹打开,向众人展示。

    这样显得有些不太寻常的一幕,有些苍老的原始人看到了眼中,不过他并没有出声询问什么,而是面带笑容的站在这里,等待着驼背的原始人将包裹打开。

    只要将包裹打开了,那么里面所装着的东西就算是他不问,也一样能够看到。

    在众人的注视下,驼背的原始人将包裹打开,从中拿出来一团子皮毛,显得小心的将上面层层缠绕的皮毛打开,然后一个陶碗就出现在了众人的面前。

    在这个陶碗出现在众人面前之后,这里一下子就变得安静了起来,就连一脸笑容、显得很是淡然的、苍老的原始人,表情也一下子僵住了,随后一双眼睛便不由自主的瞪大,仿佛看到了极为不可置信的东西。

    这样的状态持续了一会儿之后,显得有些苍老的原始人猛走两步,将眼睛凑到了驼背的原始人手中拿着的那个陶碗之上,显得浑浊的眼睛,这一刻居然变得极为明亮。

    他这样看了一会儿之后,才伸出微微发颤的手,将这个陶碗从驼背的原始人手中接过去,双手捧着仔仔细细的观看。

    其余人的目光,不由自主的就随着这个精美瓷器的移动而一起移动到了显得苍老的原始人的身上。

    驼背的原始人他们一行人也都将目光汇聚在了显得苍老的原始人手中拿着的那个陶器之上。

    这个精美的陶器是他们花费了不少的东西,从其中一个拥有这种东西的部落那里交换来的。

    虽然他们早已经见识了这种精美的陶器,但是此刻再次见到的时候,依然会升起一种惊艳的感觉,舍不得将眼睛从上面移开。

    这样过了一会儿之后,驼背的原始人又从包裹之后拿出来了一个葫芦,并从里面倒出来了一些白的食盐,然后给苍老的原始人说这种食盐的好处。

    一向淡然的苍老的原始人,看看手中精美倒不像话的陶器,再看看那食盐,这时候浑身都在微微的颤抖。

    这样过了一会儿之后,显得苍老的原始人转身往属于他的树屋那里走去。

    一手攀着用树棍做出来的工具往上面爬的时候,苍老的原始人将另外一只手中拿着的陶碗交给了驼背的原始人,改用双手环着树干往上面爬。

    他担心自己的手太抖,会将这个精美的东西弄掉,从而造成巨大的遗憾。

    两人一前一后的来到木屋之中,刚刚盘腿坐下,苍老的原始人便迫不及待的开口询问驼背的原始人,这精美的陶器以及异常美味的食盐,是从哪里得来的。

    于是,驼背的原始人便将他们这次外出的经历说给了苍老的原始人。

    这个显得苍老的原始人是他们这个部落的祭司,是智慧的象征。

    但,就算是再智慧,此时听到了驼背的原始人所说的经历的时候,也一样忍不住瞪大了眼睛。

    在一个地方,出现了一个跟他们部落一样、做着同样事情的部落,而且这个部落所携带的陶器与盐比他们部落的更好……

    在驼背的原始人和苍老的祭司在这里交谈的时候,树屋下方的空地上,众人也在这里进行交谈,通过归来的人的诉说,其余人也很快便知道了驼背的原始人他们遇到了什么样的情况。

    “@¥%5……”

    有人显得兴奋的说道。

    他的意思是将那个部落找出来,并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