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我是一个原始人 墨守白

第九三四章 智慧的老祭司(二合一)

    出声表达出这样意思的,是一个显得很是强壮的人。

    他一边说,一边将手中握着的、有些耀眼的武器高高举起,并顺便扯掉了身上的绳子,使得身上缠绕的兽皮松开,露出了里面的身子。

    他是在通过这样的方式,向部落中的众人来显示他的强壮,与他们部落的强大。

    虽然因为兽皮散开之后,他的某些东西因为寒冷而缩在了一起,但这并不妨碍他继续进行着这样的动作。

    他所表达的意思,与所做出来的动作,引得许多人出声应和。

    是啊,他们部落是这样的强大,并且还拥有从那个部落置换过来的、锋利的武器,既然是这样,那自己部落为什么就不能将新出现的、拥有珍贵的陶器与食盐的部落给抢了呢?

    这样以来,这些东西可就都属于自己部落了!

    树屋之中坐在那里的看着眼前摆放着的精美陶器,以及陶器之中装的珍贵食盐进行沉思的苍老祭司,听到了下方的越来越响亮的呼喊声。

    他低垂的眼皮一下子睁开,整个人都显得很是愤怒。

    “#¥W@3!”

    他起身来到树屋打开的窗子边上,将脑袋从窗子这里探了出去,对着下方的人很是愤怒的喊叫了一嗓子,刚刚被调动起来情绪、显得群情激昂的众人顿时就哑了火。

    那个将武器高高举起的人,愣了一下之后,赶紧将武器放下,然后从地上捡起绳子,迅速的将散开来的兽皮缠绕好,将脖子往下缩了缩,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往一边走了。

    样子有些滑稽,引人发笑,不过却没有人笑。

    苍老的祭司见此哼哼了一声,将脑袋从窗户那里缩了回来,重新来到了装着食盐的陶碗面前坐下,盯着这两样东西陷入了沉思之中。

    驼背的原始人不敢打扰,就坐在对面静静的等着,等待着他们的祭司做出决定。

    这样又过了一阵儿之后,显得有些苍老的祭司再次抬起了低垂的眼皮。

    “#¥5@#……”

    他开口讲话,声音缓缓的。

    他所表达的意思就是,让驼背的原始人他们等等了便再次出发,前往那片区域,去寻找那个做跟他们一样事情的部落。

    “¥#%T……”

    弄明白了祭司的意思之后,驼背的原始人开口说话,他的意思是询问祭司,找到了那个做着与他们相同事情的部落之后,该怎么办,是不是真的将那个部落给抢夺了。

    这祭司沉默了一会儿之后,摇了摇头,再一次开口。

    他告诉驼背的原始人,找到那个部落之后,不要攻打他们,而是要看看那个部落能不能自己做出这两种东西。

    如果不能够做出了,就通过他们找到那个能够做出这样珍贵东西的部落。

    “¥#3……”

    驼背的原始人再一次的开口,他在询问他们的祭司,找到那个部落之后该怎么做,是不是要将那个部落攻打下来,将他们所拥有的这些东西给抢夺下来,并将会制作这珍贵东西的人,给带回到自己部落。

    “@#Ii……”

    他们的祭司摇了摇头,并伸手指向了一个方向。

    那个方向是另外一个强大的部落所在的方位。

    他们部落的陶器、食盐、以及那种锋利的武器,都是从那个部落换取过来的。

    这个祭司的意思就是,那个能够制造出这些的部落是那样的强大,如今新出现的这个部落能够制造出比他们所熟知的那个部落所拥有的更加精美的东西,只怕会更加的强大。

    这样的部落,自己部落打不过。

    被苍老的祭司这样一说,再回想一下那个他们经常去做交易的部落的样子,驼背的原始人忍不住的打了一个哆嗦。

    是啊,自己怎么就将这个事情给忘记了?

    幸好有智慧的祭司在,不然的话自己以及部落里的人,这次说不定就要犯下很大的错误了,自己部落甚至于都有可能因此而灭亡。

    “#¥5@3……”

    看到驼背的原始人的样子,苍老的原始人脸上露出了一些笑容,为自己的智慧,以及驼背原始人的听话而高兴。

    他继续开口,并在诉说的途中,再一次的将手指向了不久之前他指过的那个方向。

    驼背的原始人认真的听着苍老祭司的诉说,渐渐的脸上发现出了欣喜以及敬佩的神色。

    为自己部落之后将要出现的局面而欣喜,为祭司的智慧而感到深深的敬佩。

    祭司说的办法实在是太好了!比他们之前所想的,不知道高出了多少。

    祭司的意思是自己等人寻找到那个与自己部落做着同样事情的部落之后,再通过那个部落找到那个可以制作出此等精美陶器的部落。

    然后自己等人再与那个部落进行进行交换,用食物等东西,交换到精美的陶器与美味的食盐。

    做完这些之后,自己部落再用这些交换到的精美东西,和其余的部落进行交易,从其余的部落那里获取食物。

    当驼背的原始人以为找到那个部落之后,自己部落就再也不用和距离自己部落不是太远的那个强大部落做交易的时候,苍老的祭司再次开了口,并又一次的将手指向了那个部落。

    “#¥@#34……”

    苍老的祭司缓缓的说着,表达着他的意思。

    原本盘坐在这里的驼背原始人,再弄明白了自己部落祭司的意思之后,再也坐不下来了。

    满是惊喜的他连忙站了起来,面对苍老的祭司,将双手进行交叠放在一起,以此来表示他对老祭司的尊重。

    这倒不是身为原始人的他太知礼,实在是老祭司说的事情太具有诱惑力,太具有可行性了!

    想不让他这样敬服都不成。

    在老祭司进行引导之后,他觉得得到了精美陶器的自己部落,可以用这些陶器与食盐向原来和他们做交易的小部落继续进行交易,觉得这样就可以赚取到很多食物了。

    而老祭司却在之后说出了用这样的东西和临近自己部落的强大部落进行交换。

    这样的提议刚开始的时候,驼背的原始人还没有想明白,待到想明白之后,立刻就激动了起来。

    与自己部落比较临近的那个部落的强大与富足,他可是亲身体会过的,那个部落有着许许多多的食物。

    自己遇到的那些小部落,许多部落的食物加在一起,也没有这个部落拥有的食物多。

    以往,都是自己部落用食物等东西,从这个富裕的部落换取陶器、食盐等,然后再用交换来的陶器这些,向其余部落换取食物。更新最快 手机端::

    交换到的不少食物,都给了这个强大富裕的部落。

    以前,他从来都没有想过从这个部落用其余东西换取他们的食物。

    毕竟他们是那样的富裕与强大,有着其余部落所没有的东西。

    但是现在,事情变得不太一样了起来。

    回想一下曾经在那个富裕部落见到的诸多食物,再想想一下自己等人用精美的陶器这些东西,将那个部落诸多的食物都给换取过来,成为自己部落食物的美妙场景,驼背的原始人就忍不住的心情舒畅,就连身子都忍不住的有些微微发抖。

    祭司果然是祭司,就是智慧,考虑事情就是长远。

    如果不是祭司将这些事情说出,自己以及部落里的其他人,绝对想不到这样的办法。

    “#¥4@#……”

    驼背的原始人显得兴奋的说着话,他的意思是,他想要带着人,以及这一趟交换而来的食物,重新回到发现精美瓷器所在的区域,去寻找那个能够制造出这些的部落。

    对于用精美的陶器这些来换取那个强大部落的食物,他已经变得迫不及待了。

    “#¥4@3……”

    苍老的祭司再一次摇了摇头。

    他对驼背的原始人说,让他不要那样的着急。

    驼背的原始人现在最应该做的事情,是带着这次交换而来食物这些,继续前往临近他们的强大部落,用这些食物换取陶器、食盐这些东西。

    然后携带着这些并不怎么好的陶器与食盐,前往再那出现了精美陶器的那一片区域。

    这样以来,就算是他们这一趟没有找到那个可以制造精美陶器的部落,也依然可以用这些不太好的陶器与食盐,跟那些小部落做交换。

    同时,这样做的另外一个意义就是,可以让驼背的原始人他们,先带着这次交换来的那一件精美的陶器,与美味的食盐,让临近的那个强大的部落看看。

    看看他们是不是真的愿意用很多的食物来换取这两样东西。

    如果万一那个强大的富裕部落,不喜欢这两种东西,不用食物跟他们进行交换,那他们花费那么多的食物,交换来很多的精美陶器与食盐,可就真的坏事了。

    不得不说,这个苍老的原始人能够得到这个部落所有人的尊敬和爱戴,不是没原因的。

    单单是这份考虑,就已经远远的超过了这个时代的很多人。

    弄明白了老祭司的意思之后,驼背的原始人再一次对着老祭司恭敬施礼……

    驼背的原始人离开了独属于祭司的木屋,爬上了自己和另外一些人居住的屋子。

    到了太阳西斜、天色将要暗淡的时候,这个部落的人开始做饭。

    因为他们所居住的都是树屋的缘故,自然是不能在里面点火的。

    做饭的时候,是在下方的地上。

    每次到了做饭的时候,苍老的祭司都会从属于他的木屋里面下来,看着自己部落的人在这里做饭。

    不是因为他特别的喜欢看这样的场景,也不是因为他迫不及待的想要吃到食物,更不是因为他担心部落里的人,有谁会趁着这个机会偷吃。

    而是因为部落里开始生活做饭的时候,烟气不断的往上跑,呆在树屋里面,常常会被呛的直咳嗽,眼泪鼻涕一起往下流……

    今天,因为驼背的原始人他们一行带回来了大量食物的缘故,晚上的这一顿显得很是丰盛。

    也同样是因为他们归来的缘故,今天晚上明明没有起风,不少树屋所在的树木,却在轻轻的晃动。

    不过这个晃动并不包括苍老的祭司所居住的树屋。

    此时,苍老祭司所居住的树屋的窗子半开,有皎洁的月光从半掩着的窗户照射进来,投下了一小片的光亮。

    在这片的光亮里,放置着一个陶碗,碗里面装着盐。

    苍老的祭司待在一边的黑暗之中,眼睛落在月光下的这两样东西之上。

    他的脑子里乱糟糟的,不停的想着各种东西。

    有临近的那个强大的部落,有他今天给驼背的原始人所说的事情,还有关于这个未知的部落的猜想。

    在今天之前,他从来都没有想过,居然真的会有比那个临近的部落还要强大的部落。

    但现在,看着这精美的东西,他不得不去想这个事情。

    除了比临近的部落还要强大的部落,他实在是想不出来,还有什么部落能够弄出这样的东西来。

    这样盘坐在这里看了好一阵儿之后,苍老的祭司起身将打开了一些的窗子关上,将月光以及寒意都给挡在了外面。

    随着夜色渐浓在,不时会响起的摇树的声音也消失不见了。

    被绳子拴在树下用树棍这些东西围拢起来的区域之中的牲口,还没有休息。更新最快 电脑端::/

    它们有的卧在地上,有的站在那里,嘴巴一动一动的咀嚼着东西。

    随着它们一下一下慢慢悠悠的咀嚼,嘴角有白的的泡沫浮现。

    时间久了,一些泡沫破碎掉之后,就会化成水,淅淅沥沥、拉出长条落在地上……

    智慧的祭司所说的事情实在是令人心动,再加上他们部落大部分的食物都是依靠交换得来的,所以等到第二天的时候,驼背的原始人他们就开始收拾了。

    他们将这一趟从外面带回来的食物,留在部落里了一半,将另外一半的食物装在了已经吃过草、喝过水的牲口身上。

    一些人背上也背了一些。

    短暂的收拾之后,他们这一行人,就在老祭司的注视下离开了部落,朝着一个方向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