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我是一个原始人 墨守白

第一一七五章 真香警告与突如其来的大雨(二合一)

    跛的反应是很快的,这可能是跟他经常做木工之类的事情,并且还是一个喜欢用心去钻研的木匠有关。

    韩成刚刚将话说完,他的眼睛就忍不住的亮了起来。

    他这一下就明白了韩成所说话的意思,以及这样的事情一旦施行起来,将会带来多少的好处。

    直接造大船造不好,那就先造小船啊!

    神子说的一点都没有错。

    自己等人先用小木料将小船制造出来,然后再根据小船的样子,以及从这上面所得到的一些拼接、木料的裁截之类经验,再开始造大船,确确实实要简单容易的多。

    经验之类的先不说,最起码自己等人能够看到帆船的样子!

    有了帆船的样子之后,再按照帆船的样子进行制造,那就容易的太多了。

    这真的是一个好办法啊!

    神子总是这样的出人预料!

    总是能够想到奇妙的办法将困难给解决了!

    跛的眼中充满了神采,整个人都格外的有精神。

    众人的反应是不一样的,有的人反应快,有的人反应慢。

    一些人已经陆续意识到了韩成所说出来的这个办法所代表着的重要意义。

    一些人还是没有反应过来。

    看着那些满是激动的同伴们,显得非常的懵。

    什么小船大船?

    咱们不是一直到做大船的吗?

    现在怎么又开始弄小船了?

    小船跟大船明明不一样,差距实在是太大了,怎么把小船做出来之后,就对做大船有帮助了呢?

    这几个人满心都是懵圈,觉得整个人都不好了。

    这里明明有这样多的人,众人都在听着神子说话,为何神子说出来的话,自己几人却没有听懂?

    这实在是太伤人了……

    “神子!这个办法好!”

    “神子,这、这真的是一个绝好的办法!”

    “有了这个办法,我们有信心更快的将帆船做出来!”

    那些听明白了韩成所说话的意思的人,一个个开始满是激动的这样说话,进行表态。

    “不仅仅是帆船,以后再做其余大型、很是复杂、咱们部落里又没有做过的东西的时候,也可以像现在这样做!”

    最先反应过来的跛,已经开始举一反三,将这个办法往其余的一些东西上面类推了。

    但那几个懵逼的人,还在持续的懵逼之中。

    为了不使得自己显得那样懵逼,一个一直处于懵圈状态的人,忽然间也是不由的‘眼前一亮,满脸的惊叹。’

    看着部落里众人的反应,再听听这些人说的话,某位神子,厚颜无耻的笑了。

    因为此时如果一个后世人站在这里,很容易的就能够明白,他刚才所说的办法到底是一个什么东西。

    这个办法说白了就是模型!

    先将模型建造出来之后,再开始做实物。

    这在后世的时候,是很常见的很常见的事情。

    现在,只是因为部落里所处时代的原因,部落里的人并不知道这个事情,所以韩成能够将这个后世常见的东西拿出来忽悠一番,骗取一大波惊叹,并顺便将部落里的难题给解决了。

    倘若是在后世,韩成以这种貌似很是专业的语气将这个办法给说出来,只怕会得到不少白眼,甚至于还能够遇到一些大佬,拉着他给他好好说道说道,弄出一大堆极为专业的东西,将他给说的晕头转向的。

    好多东西,其实就是窗户纸,在没有将其捅破之前,千难万难,能够给人难为的掉头发。

    但将之说破了之后,许多人都是觉得也不过如此。

    这点,后世常见的魔术是最为有代表性的。

    种种看起来格外神奇、将人给忽悠的一愣一愣的魔术,将之给揭开之后,有很多的魔术都会让你觉得智商受到了侮辱。

    激动过后的跛等人,很快就将手中正在做着的事情停下,不再理会这些大木料了。

    而是由跛这个部落里的第一木匠,按照韩成所提供的思路,进行总设计,同时听一些边上人提出来的意见,对小号的帆船进行设计。

    韩成站在看了一阵儿,见跛他们进行的很是像模像样,也就不再这里多呆了。

    他对于这些模型,多少还是知道一些的。

    不过他还是觉得自己不参与其中为好。

    这样一来,能够更好的培养部落里的这些人独立思考的本领,养成这个习惯。

    有利于部落里这些人的成长。

    这虽然是在为部落制造大帆船,但对于这些人而言,也是一场修行。

    韩成从这里离开了,没一会儿的功夫,就遇到了屁颠屁颠跑过来的小杏儿。

    小杏儿一双胖乎乎、手背指根带着坑洼的小手,合在一起,手背朝上拱着,看上去像是捧着什么东西一般。

    脑袋上扎着的两个小羊角辫随之上下一闪一闪的,看起来格外的调皮可爱。

    “爸爸,爸爸……”

    小杏儿看到了韩成,立刻便张嘴一叠声的喊叫了起来。

    同时,也加快了跑动的速度,两条小腿飞快的迈动着,脸上带着雀跃。

    看到一蹦一跳的跑过来的小杏儿,韩成的脸上,顿时就露出来了笑容。

    “你手里捧着的是啥?让爸爸看看。”

    韩成蹲下身子,伸手在小杏儿的脑门上摸摸,笑着问道。

    小杏儿张口想说,但旋即又闭上了嘴巴。

    “爸爸,手、手伸出来。”

    小杏儿歪着脑袋想了一会儿,看着韩成这样说道。

    胖嘟嘟的小脸上,带着一些小期待。

    韩成见到自己的小女儿这样,便也不再问,而是很是听话的伸出了手,配合着自己小女儿的演出。

    不想坏了小女儿的兴致。

    见到韩成将手伸开之后,小杏儿上前一步,将捧在一起的一双小手给放到了韩成的手掌上。

    小手挨着韩成的手,韩成感觉到一些肉乎乎的温暖。

    小杏儿的脸上,带着满是雀跃的小心翼翼。

    她将手在韩成的手上放实在之后,抬头看看,见韩成正带着一些期待的望着她,她便也不再停顿,而是开始小心翼翼的将闭合在一起的小手,一点点往外松开。

    神情认真,又带着一些小心翼翼与期待。

    韩成伸着手,蹲在这里看着自己的小女儿做这个事情,带着一些兴趣。

    在这样的等待之中,小杏儿闭合在一起的手掌完全分开,韩成感觉到有一点东西落到了自己的手中。

    “爸爸,看!”

    小杏儿这样满是的兴奋的说道,带着欣喜。

    随着她的声音,韩成也看到了落在自己手中的东西。

    这是两只个头不大的、翅膀整体偏黑色、有着蓝色以及小范围的黄颜色作为点缀的蝴蝶。

    两只小蝴蝶的落在了韩成的手上,漂亮的翅膀一闭一合的小范围动着。

    可能是觉得韩成的手一点都不甜,远没有花蕊有滋味,两个采花大盗稍稍的停留一会儿,马上就振翅飞了起来。

    韩成见状,怕小杏儿因为这两只采花大盗的飞走而坏了心情,当即便挥手去捕捉,却不想小杏儿见到这样的情景,不仅仅没有着急与哭闹,反而还高兴的在原地蹦跳起来了。

    “爸爸,爸爸!看!飞,飞走了!好、好看!”

    小杏儿在原地伸手指着飞走的蝴蝶这样满是欢喜的喊道,快活的像是一只小精灵。

    比她将小蝴蝶放入到韩成手中的时候还要高兴。

    韩成这个时候才明白,自己小女儿最快乐的不是捉到蝴蝶,而是看到她捉到的蝴蝶在自己两人的见证下,振翅起飞。

    韩成意识到这一点之后,便也停下了想要抓到这两只蝴蝶的动作,站在这里陪着小女儿看两只蝴蝶在空中飞舞,以一种带着凌乱美的优美舞姿从这里飞走,最终消失不见。

    看着飞走的两只蝴蝶,再看看边上高兴的小女儿,韩成的脸上,也不由的露出了笑容。

    在这一刻,他的这一颗越来越成熟的心,也被这种纯真的童趣所充满。

    恍然间居然是有种回到童年的感觉。

    “爸爸,我、我们,抓、抓符蝶好不好?”

    当两只蝴蝶飞的看不见之后,小杏儿也停止了跳跃。

    她站在这里,一只小手高高扬起,拉着韩成的手,抬头看着韩成,显得有些口齿不清的说道。

    韩成低头,正对上小杏儿那满脸期待的笑容,以及那一双似乎是有着光彩在流转的眸子。

    韩成见到这样的一幕,哪里还能够拒绝的了自己家小公主的请求?

    “走,你带着爸爸一起去抓蝴蝶。”

    韩成笑着对小杏儿说道。

    小杏儿顿时就变得兴奋起来。

    “抓符蝶了~抓符蝶了~”

    她这样高兴的喊叫着,并用小手拉着韩成的两根手指头,朝着前面跑去。

    韩成被她拉着,随之快步走了起来。

    走了一会儿之后,他的这种快步走,变成了小步跑……

    风吹着,树上的叶子哗啦啦。

    院子里搭在晾衣杆上面的、已经被两晒干了的、刷了桐油的雨衣,也随之哗啦啦的作响。

    几种颜色雨衣,离得远了,看起来就像是天上的云霞一般的灿烂。

    不少部落里的女人,以及孩子,看着眼前的这种情形,都不由的有些呆了。

    她们被这种格外美丽的场景给惊到了,沉醉其中。

    看到这种景象,不仅仅只有这些人,还有不远处的巫。

    与那些女人孩子看到这样的情景被惊得呆住了不同,巫看着这些随着风舞动的彩色雨衣,不仅仅没有体会到丝毫的美感,相反还感到了浓浓的心疼。

    这可是用麻布以及桐油给制成的东西啊!

    桐油也就算了,是自己部落生产的,没有用粮食这些东西进行交换,但麻布可就不一样了。

    在不久前的一段儿时间,自己部落花费了诸多食物从火部落那里交换麻布的情景巫还历历在目。

    虽然知道比自己部落直接种麻织布要划算的太多,但看到原本属于自己部落的这么多的粮食,现在一下子却被火部落的人给拉走了,巫的心里面还是不舍。

    在巫的眼中,眼前这些飘飞的彩色雨衣,那根本就不是什么彩色雨衣,而是诸多黄澄澄的小米!

    关键是,若自己部落没有能够使用的用来遮雨的东西也就算了,偏偏自己部落早就已经有了斗笠和蓑衣。

    这两种东西,用来遮雨的效果也非常好。

    当然,更为关键的是,部落里自己做出来的这种斗笠和蓑衣,不需要用黄澄澄的谷子进行交换。

    “造孽吆~”

    站在这里呆呆的看了一阵儿,巫终于是在说出了一句话。

    这句话,再配上巫显得有些萧索与痛心的神情,将巫这种众人皆醉我独自醒的高人气质,凸显的淋漓尽致……

    这种奢侈又浪费的东西,自己才不会使用!

    斗笠和蓑衣就非常的好,足够自己使用了。

    生性倔强的巫,在连着说了不下十句造孽吆的话之后,这样暗暗的在心中立下了誓言。

    时间流逝,作物在这样的流逝之中慢慢成长,并逐渐变得成熟。

    一顿很是丰盛的开镰宴之后,青雀主部落这里,诸多的人就挥舞着镰刀下了地,开始收割部落里已经成熟的、种植下来的早谷子。

    镰刀挥动,汗水洒落,一片片已经成熟了的谷子倒下,在牛把式以及驴把式的吆喝声中,这些谷子被拉到了已经收拾好了的打谷场中……

    热天时候的天气,最是多变。

    之前的时候,还是晴空万里,没过多久的功夫,就已经有了黑漆漆的浓云自天边升腾而起。

    并且,还在飞快的朝着天空之中蔓延。

    之前还晴朗的天空,很快就变得阴沉,并且还阴沉的越来越严重。

    收庄稼的时候,最怕的就是遇到这样的情况。

    最是容易让人打急(ji一声)慌。

    在地里收割庄稼的青雀部落人,见到这样的情况,立刻就停下了收割庄稼的行动。

    如何在收割庄稼的时候,应对突然来临的大雨,这样的事情,早在之前的时候,部落里就进行了不止一次的演习,以及多种的宣传。

    收粮食这样的大事,对于青雀部落而言,其重要程度甚至于不亚于战争。

    在这样的情况下,做出这样的演练与宣传,是非常正常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