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我在黄泉有座房 过水看娇

第二百六十一章:这是……心动的感觉(两章合一)

    “星期五从未放弃过挣脱鲁滨逊的魔爪,但每一次反抗,都被鲁滨逊抓了回来。

    …………

    ……

    十二年后,鲁滨逊终于带着他的八个孩子,离开了小岛,

    但星期五却选择永远留在荒岛上。

    后来鲁滨逊成为了国家的总统。

    就把星期四定为感恩节,因为那是他遇到星期五的日子。

    把次一天的星期五,定为黑色星期五,以此来纪念她。”

    石床上,女野人缓缓合上手上的书本。

    回头看着一脸思考人生的丁小乙:“怎么样,是不是很感动!”

    “感动个鬼!”

    丁小乙一个激灵,心里咒骂道:“这TM的是哪个狗才瞎编的狗血故事?”

    顿时只能投上一记白眼,索性不理会野女人。

    也是在没力气去理会她了。

    折腾了一晚上,自己现在感觉全身骨头都快要散架掉,两对大腰子都是疼的。

    低头看看身子下面的石床,上面已经多出了三四道裂痕,估计再来几次,这石床怕是都要报废掉。

    但和丁小乙截然不同的是,野女人一副酒足饭饱,就差一根烟的神情。

    赤红色的瞳孔跳动着灵动的光泽,手掌毫不客气拍打在丁小乙圆润有形的屁股上。

    “你不吃亏,我也是第一次嘛!”

    丁小乙深吸口气,缓缓闭上自己的眼睛,他知道野女人是第一次。

    可他一点都高兴不起来。

    太粗暴了,粗暴的让自己有一种,被人强推的错觉。

    这丫头动作太大,自己都要用灵能护体才行。

    就这样,自己都感觉全身像是被人给锤了一顿,骨头都快散架了。

    除了受虐狂,相信没有那个男人会喜欢这种感觉。

    说着野女人从石床上站起来伸起一个懒腰,临近一米八的个头,丰满的身段,在头顶水晶石的微光下,一丝不挂的展现在自己面前。

    圆润有形的大腿,强壮却不臃肿的线条,以及犹如希腊的雕塑一般,在唯美且充满力量的同时,肩并着女性圆润的曲线。

    那双犹赤红的眼睛,更是令野女人充满了无法无天的狂野。

    “你歇着吧,我去给你准备点吃的。”

    野女人不忘帮丁小乙掖下兽皮后,重新披上沾满污泥的兽皮,站起身往外走。

    至于肉球,虽然不情愿,可看着床上被折腾坏的丁小乙,可还是老老实实的跟在后面。

    这时候一团烟云,悄悄的流进丁小乙耳朵里。

    “恭喜主子,贺喜主子,祝主子您早生贵子!”

    旺财欢喜的声音,令丁小乙简直暴跳如雷,可他现在真的没力气和旺财计较这些。更新最快 手机端::

    “主子,这事怪不得我。

    您不知道少奶奶那个彪,你昨晚吃的肉,是她从岛后悬崖峭壁上,给你抓过来的。

    那玩意三米高,两个狗脑袋,肉球见了都怂,愣是被她拖在地上揍,我看少奶奶至少是灾灵上品,就这天赋,您不亏,血赚啊。”

    “灾灵上品?你没搞错?”

    丁小乙一瞪眼,觉得旺财在故意夸大其词,幽灵船长萨达尔这个老帮菜,撑死也就是灾灵下品,这娘们能灾灵上品??

    真要是灾灵上品,她还能被追杀??

    “错不了,不信你待会起来,她晚上会在后面的温泉池里洗浴,你去看看她后背就知道了!”

    “滚蛋,老子现在下不了床!”

    丁小乙没好气的咒骂着旺财,悄悄爬起来,把箱子里那颗宝石拿出来,放在手上仔细观看着。

    不提这个野女人,自己也要想办法离开这里。

    眼下这个宝石似乎就是一个不错的方法。

    应该和自己的附魔术一样,里面的线条属于必须更换的替代品,自己或许可以修复好这玩意。

    虽然制造这枚宝石的人,在附魔术的造诣上,已经远远超过了自己和萨达尔。

    但制造和修理,这本就是两个概念。

    就好比修理工,技术再怎样高超,也一样制造不出来一台顶级的跑车。

    当即丁小乙开始仔细研究手上宝石里的线条。

    奇特的手法,越是研究,越是令自己心生震撼。

    附魔术,是他临时脑海灵光一闪,得到的一个奇思妙想。

    本以为这会是属于自己的专利,后来遇到的幽灵船长萨达尔,怕也是如此。

    所以当发现对方的想法,居然和自己惊人的一致后。

    两者心里都有一种微妙的彼此认同感。

    可眼前,这颗宝石的出现,打破了自己内心的这份优越感,甚至是把自己的优越感,一下打落进了谷底。

    奇特的手法,结合了阵法之外,还有许多种自己所不知道的设计手法。

    例如里面的镂空的结构,无论从那一面看,里面的阵法构造都不同。

    好像是将数种截然不同的阵法,组合在了一起,却并没有因为阵法的数量,而增添了宝石内部的负担。

    就这一份手法,就足够自己学上很久一段时间了。

    怕若是萨达尔看到了这颗水晶,估计非要嫉妒到发疯不可。

    这东西修理起来难度依旧很大。

    换做别人,都不知道这里面的原理,好在自己能看出来巧妙之处,修理并不难。

    至于材料……

    这个不难解决,黄泉里最不缺的就是灵性材料,最不济的就沙滩里的金子,随意找一些补充上去就好。

    吃透了里面线条的勾画和布局,修起来对自己来说,并不困难。

    “主子,您可别怪肉球,是我让它跟着少奶奶的。

    您正面刚不过少奶奶,不妨从侧面来。

    咱们以柔克刚,真要是把少奶奶给降服了,您这次可就赚大发了。”

    旺财依旧不忘给丁小乙灌输他的想法。

    “以柔克刚!”

    丁小乙有点心动了。

    “主子,您听我说,您可以这样……”

    旺财一阵低声嘀咕后,丁小乙眉头一挑,心里觉得这的确是个可行的办法。

    没多久,野女人就从外面走回来,手上提着一大块烤的焦黑的烤肉。

    “给你,把这个吃了,别乱跑,待会怕是就要变天了!”

    野女人把烤肉递给自己,丁小乙心头一动,趁着机会不动声色的抓住野女人的小手。

    “你知道我喜欢谁吗?不知道,就想我刚才说的第一个字!”

    野女人一怔,赤红色瞳孔闪烁了几下,突然抬起拳头,在丁小乙期待的眼神中,就是一拳。、

    这一拳没用上什么力气,可砸的丁小乙眼前一阵发黑。

    “管你喜欢谁,你现在是我的星期五!除了我,谁都不行!”

    野女人气哼哼的说完,就不理会倒在床上的丁小乙,转身就走。

    刚走了没两步,似乎又想到了什么,气冲冲的走回来,露出自己的小虎牙,狠狠在丁小乙肩膀上咬上一口。

    “嘶!!”

    野女人这一口咬进自己的皮肉里,疼的丁小乙他全身一阵哆嗦。

    等喘过气了,才发现自己肩膀上,被啃的血肉模糊,特别是那对尖锐的虎牙留下的牙印子,完全深入皮肉里去。

    再一瞧,野女人已经走了。

    丁小乙这才一脸生无可恋的躺倒在床上,没好气的把旺财分化出来的烟云抓出来。

    “这就是你说的以柔克刚?”

    旺财比丁小乙更委屈:“这不能怪我啊,谁知道少奶奶,不仅性格刚,心眼还那么直!”

    他捂着自己的熊猫脸,觉得自己无论如何不能再继续呆在这里了。

    要想办法,把自己的东西偷回来,然后尽快开溜。

    再留在这个野女人身旁,自己早晚狗命不保。

    想到这,丁小乙想到待会野女人要去洗浴的事情。

    心头一动,从床上坐起来,默不作声的拿起烤肉啃起来。

    吃饱喝足,感觉自己恢复了不少体力后,丁小乙站起来小心走出山洞。

    这座岛屿并不小,生存着一些黄泉生物,也并不让人感到意外。

    不过当看到洞穴外面,那头双头犬的尸体时,丁小乙还是止不住打起一个冷颤。

    心里大概有点明白,旺财为什么要让肉球乖乖投降了。

    眼前双头犬,身上一根根毛发都犹如钢针,闪烁着寒芒。

    犬牙交错,尖锐的利爪,无不表明这家伙绝不是什么吃素的。

    至少比大头怪和肉球要强的多。

    就这么个怪物,被野女人按在地上打,肉球要是不乖乖投降,还不被铁蜉蝣也能给它砸成铁肉渣。

    不过这倒是帮了自己一个大忙。

    丁小乙上前,在双头犬的尸体上,拔下来一根狗毛握在手上。

    狗毛冰凉凉的手感,更像是金属。

    试验了下,软硬程度刚刚好。

    随后他又小心把周围沙粒里的金子剥离出来。

    估计这份量差不多了。

    转身就走回洞穴,将那颗空间宝石拿出来,接着软硬适中的狗毛做工具,开始尝试着修理起来。

    “咕噜噜……”

    就在山洞不远的地方,一处水潭正冒着滚滚沸腾的水泡。

    浓郁的水蒸气,令周围空气朦胧一片。

    水潭不大,上面一座小瀑布,源源不断将不同于黄泉的清水流洒落进水潭中。

    “主子,前面我可不能说话了,再说话就要被少奶奶发现了!”

    旺财所分裂出来的烟云在前方带路,小心嘱咐后,又迟疑了一下:“主子,感情这种事,是可以培养的,您要是走了,少奶奶怎么办?你忍心把少奶奶扔在这鸟不拉屎的地方?”

    被旺财这么一说,丁小乙心里也有点不是滋味。

    真要是把野女人扔在自己,自己心里也很不是滋味,毕竟说到底,野女人并没有伤害自己的意思。

    不过当他目光看向手上那颗空间宝石后,心里还是狠狠心,自己可不想陪着这个野女人在这里疯狂的造孩子。

    况且,自己也不喜欢被人这样管教,压迫,还要忍受被野女人强、暴的滋味。

    想到这里,丁小乙下定决心,要想办法逃走,在逃走之前,他必须把自己的东西都拿回来。

    机会只有一次,自己绝不能失败。

    丁小乙身影迅速隐匿下来,这次和之前不同,温泉周围弥漫着厚厚的水雾,加上瀑布的轰鸣声,会成为自己最好的掩护。

    他尽可能的令身体隐匿在黑暗中,借着瀑布的轰鸣声,小步小步的往前走。

    越是靠近,丁小乙越是极力控制好自己全身每一寸肌肉。

    当看到水潭边缘,自己的玄同手串、匕首、旺财的玉扳指,都被肉球顶在脑门上在水池边等待的时候。

    丁小乙眼睛一亮,算了下彼此的距离后,心中不禁大喜,真是天助我也。

    这么近的距离,只要自己拿到东西,马上就激活空间宝石离开,任凭野女人速度再快也反应不过来。

    于是悄悄的将一颗石子砸在肉球的脑袋上。

    肉球一怔,回头看去,待看到躲在阴影中的丁小乙时,肉球眼睛一亮,悄悄的朝着丁小乙的方向蠕动起来。

    肉球一边往丁小乙方向蠕动,一边小心将玄同手串和匕首都吞进肚子里。

    之前旺财的吩咐,不许他暴露自己储物能力,所以肉球一直没有展现过自己的能力,野女人也不知道肉球是什么东西。

    所以从没有对此怀疑过。

    看着肉球越来越近,丁小乙呼吸微微加重了少许。

    “哗啦!”

    这时,水潭中突然一声出水声,令肉球身体一僵,一时不敢动弹。

    “不是说,不许你出来么?”

    冰冷的询问声传来,丁小乙心里顿时咯噔一下,目光回转过身,只见身后水雾里一团阴影逐渐在自己身后清晰起来。

    古铜色的双腿从满满水烟中探出来,紧随着曼妙身姿在自己面前清晰起来。

    漆黑的长发沾染着点点水珠,披散在野女人的肩头。

    此时赤红色的双瞳,正居高临下的凝视在自己身上。

    这是丁小乙第一次看到野女人的真面目。

    光洁的脸庞,透着棱角分明的冷俊,挺秀的琼鼻,一双剑眉下赤红瞳孔,此时则是透着一股冷酷的寒光。

    这就是野女人的面貌,比她满脸漆黑伪装时,看上去更加的狂野霸道。

    丁小乙心头一紧,不知道是不是做贼心虚,一时在野女人冷酷的眼神下,背后升起一股冷寒。

    冷寒之后,丁小乙反而愤怒的抬起头,直视向野女人的双眼。

    野女人很强,并且有着让人惊艳的外貌,这样的老婆谁不想要。

    可如果是让自己当做奴隶一样,被她控制在手上,那么自己更宁愿去死。

    “我想……”

    当离开两字还未来及说出口的时候,野女人眉头一紧,身影一步临近丁小乙身前。

    杀意在赤红色的双眸中跳动着,一拳砸向自己。

    恐怖的压迫感下,丁小乙突然发现自己全身动弹不得。

    甚至嗅到空气中一股令人心慌的气味,那是……死亡的味道。

    “要死!”

    然而紧随而来的,却并不是那双无情的铁拳,反而是眼前一花,一片白花花的世界下,丁小乙才发现,自己被野女人紧紧抱在怀里。

    “轰!”

    随着闷沉的轰鸣声从自己身后传出来,丁小乙回头一瞧,却见身后一团漆黑的影子,在野女人的拳头下,发出凄厉的惨叫声。

    然而四周草丛里,反而涌来更多的黑色影子,这些影子无形无质,如果不是他们动起来,自己甚至无法发现这些影子的存在。

    “神禁!!”

    漆黑的灵能围绕在野女人周围闪动着,丁小乙这时候才注意到,野女人身后,有着一枚和那些异族人一样的图腾印记。

    只是这枚图腾印记,更加的古老、神秘,甚至每一根线条,都仿佛延伸向了冥冥之中,未知的存在。

    寄宿在图腾中的神秘灵能生物,似乎逐渐复苏,散发着令人心悸的力量。

    “灾灵上品!”

    本以为是旺财在开玩笑,可让人心悸的力量不断弥漫出来。

    甚至令周围空间开始扭曲,一尊尊墓碑在虚无中破土而出。

    每一尊墓碑碾压下来,令周围那些影子发出惊怒交加的尖叫声。

    只是随着每一尊墓碑的碾压下来,丁小乙发现自己身体也开始受到了影响。

    每一尊墓碑都仿佛带着令人窒息的力量。

    如果不是自己吸收了玄同龟甲,现在估计连气都喘不上来。

    “走!”

    野女人也注意到了这一点,及时收手,一把抓过还不知所措的肉球,抱着丁小乙狂奔。

    “那些影子杀不死,它们凭空的出现,说明要变天了!”

    野女人双手把丁小乙埋在自己的胸前,抱着他夺路狂奔。

    但周围的影子,越来越多,这时候丁小乙注意到,身后那颗高入云霄的水晶上,一闪一闪的,一道强光开始从水晶上面照射下来。

    强光所过之处,周围的黑影仿佛受到了什么刺激,更加的急躁的朝着两人围上来。

    那就是野女人口中说的强光!

    眼看着强光朝着这边照射过来,丁小乙脸色神情聚变,急忙从怀里拿出空间宝石。

    只见四四方方的宝石内。

    比之前多出了一些变化。

    一根根金丝在里面勾画出奇特的纹理,组合在一起,从任何一个角度看,都像是单独一套阵法。

    “抱紧我!!”

    丁小乙说着,手指扭动下上面的机关。

    顿时就见里面的金丝开始燃烧起来,宝石里一层一层的结构交缠在一起,爆发出一团强光,将丁小乙和野女人吞没进去。

    强光一闪而逝,等光芒消失的时候,眼前丁小乙和野女人,乃至是肉球全然消失的无影无踪。

    随着岛屿上那根水晶柱发出的强光快速扫过整个岛屿后。

    一切都开始归为平静,洞穴外,双头犬的尸体,快速腐烂,转瞬间变成一堆白骨。

    似乎除了那个洞穴里,残留的痕迹证明这里曾有人来过之外,这里再没有过其他人踏足的痕迹。

    强光在丁小乙面前闪烁着,等光线逐渐黯然下去后。

    阳光照射在自己身上的感觉,令丁小乙知道,他们从黄泉里出来了。

    “我们回来了!”

    野女人惊讶的站起来,空气中熟悉的海风,以及头顶的阳光照射在她的脸上,熟悉的感觉,让她知道自己已经离开了那片叫做黄泉的地方。

    一旁的岛屿上的椰子树,迎着海风晃动着,仿佛一切都像是在迎接自己回来一样。

    “我们回来了!!”

    野女人兴奋的跳起来。

    “呜呜呜…”

    她这么一兴奋,不要紧,自己可就倒霉了。

    等野女人想起来怀里的丁小乙时,丁小乙的脸都憋的通红,快要被她双手抱的喘不上气了。

    见状野女人赶忙把他放下来。

    兴奋的踩在沙滩上手舞足蹈的跳起来。

    “嗯……身材真好!”

    丁小乙看着面前野女人古铜色的肌肤,不禁咽下一口吐沫。

    从肉球的嘴巴里拿出一套衣服扔给野女人:“我的衣服,你先将就着穿着吧,对你来说,可能还有点小!”

    虽然风景很美好,可这里是什么地方还不知道,万一被别人看到了,自己岂不是吃亏了!

    野女人一愣,似乎没明白丁小乙从什么地方拿出来的衣服。

    不过还是麻利的套在身上。

    衣服对她来说,确实有点小,野女人虽然不胖,但骨架很撑衣服,加上夸张的身材,以至于自己的短袖,套在野女人身上,只能到她的小腹。

    好在自己带的衣服多,还有一条宽大的裤子给她。

    一条中分裤,穿在她的身上愣是变成了一条小短裤。

    看野女人穿好了衣服,丁小乙纠结了下,犹豫道:“其实、我是想要跑的,你可以不用管我,自己拿走宝石离开!”

    当时空间宝石就在自己怀里揣着,野女人不可能察觉不到。

    她当时完全可以不用在乎自己的死活,直接拿走宝石就可以了。

    野女人回过头,脸颊逐渐贴近向丁小乙:“我知道!”

    “你知道?”

    “对,你肩膀上有我的印记,你靠近我的时候,我就知道了。”

    野女人咧嘴一笑,露出尖尖的小虎牙,又指了指自己肩膀上被她咬下的口子。

    丁小乙一瞧,口子都愈合了,但那对小虎牙的印痕,却始终留在自己肩膀上。

    这就难怪,野女人会很轻松的发现自己。

    “你……不怪我?”

    丁小乙愣神的看着野女人。

    如果换做自己,自己可能会生气,发火,甚至是动了真怒。

    可野女人似乎一点都不在乎的样子,眨了眨眼睛,眸光凝视向丁小乙:“但谁让你是我的星期五呢!”

    野女人认真的眸光,俨然就像是书本里的鲁滨逊。

    顿时,丁小乙的脸有点发烫了,糟糕,这是……心动的感觉。

    就在这时候,野女人突然脸上笑容一转:“每次星期五逃跑,都是要受惩罚的,你也不例外。”

    说话间,一把抓住还在愣神中的丁小乙,也不管他的反抗,大步流星的把丁小乙拖进一旁的椰子林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