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我在黄泉有座房 过水看娇

第二百六十二章:成亲

    一个小时过去了……

    两个小时过去了!

    树丛里沙沙作响了好一阵,才见野女人提上裤子从里面走出来。

    落日的曙光照射在她古铜色的脸颊上。

    赤色的瞳孔闪烁着灵光。

    在曙光下每一根发丝莹莹生辉。

    仿佛天地相合、以降甘露。

    长舒口气,一副神清气爽、心旷神怡的模样。

    回头一瞧,才看到丁小乙衣衫不整踉踉跄跄的走出来。

    本以为,陈老精心准备的,红枣枸杞三鞭酒应该对自己来说很遥远。

    可现在丁小乙觉得,自己以后怕是离不开这玩意了。

    “放心,我会对你负责的,虽然是海盗,可我们也是一夫一妻制的,以后你就是血帆团的压寨夫人!”

    野女人胳膊平放在丁小乙的肩膀上,目光看着面前大海。

    一时间,气吞山河。

    “等我回去,砍了我几个叔叔的脑袋,收拾好那些叛徒,偌大的海上世界,就是我给咱宝宝打下的江山!”

    丁小乙目光看着眼前浩浩无垠的大海,丝毫不怀疑,野女人的实力。

    只是听她后面的话,总觉得这话说得,搞得自己像是被她娶回家的新媳妇一样。

    余光看了一眼野女人腹部的马甲线:“那个……这话太早了吧,咱们还没宝宝呢?”

    野女人点点头,意味深长的看着丁小乙:“所以你可要努力哦。”

    “嘶!!”

    丁小乙全身止不住的一个哆嗦,感觉全身鸡皮疙瘩都立起来。

    赶忙岔开这个话题。

    “那个,我还不知道你名字呢?”

    野女人一怔,虽然明知道丁小乙再打岔,但这个问题还是很严重的。

    “跟我来!”

    野女人拉着丁小乙到海滩边,用树枝在海滩上,写下她的名字。

    “我老爹说,我是从一个大海贝里生出来的,所以给我取了个名字。

    叫……屠玉娘!”

    丁小乙一愣,心想:“这名字和你出生有个毛关系??不过屠玉娘这名字,自己这位便宜老丈人,文化实在不大高啊。”

    当然这话自己心里想想就行了。

    玉娘这名字也不错,不过自己还是喜欢称呼她野女人。

    说着就把手上的棍子递给自己,示意自己在一旁写下自己的名字。

    “我爷爷说,我出生满月的时候来了个二愣子。

    所以我叫丁小乙。”

    他模仿着野女人的口吻,在一旁写下自己的名字。

    野女人这时候,飞快夺过棍子,把两个名字圈在一起。

    “好了,按照海盗的规矩,三波浪水名字不退,咱们就算是夫妻了!”

    很简陋的规则。

    但这条规则,却真真实实的写在了海盗法典上。

    是受到所有海盗所认同的规则。

    因为在海盗的职业特性,很难举行一场像样的婚礼,更别提证婚人这么负责的礼仪程序。

    但如果三波浪花,没有扫去沙滩上的名字。

    那就说明他们的婚礼,是受到海洋的认同,海神的证明,同样是神圣不的侵犯。

    “哗啦……”

    丁小乙瞪着眼睛看着一波浪花卷过来,瞬间就快把名字给模糊了一半,不禁低声道:“如果名字被抹去了怎么说?”

    野女人似乎也在想这个问题。

    当看到第二波浪花扫过来的时候,名字已经只剩下浅浅的轮廓后,野女人眼神一冷,不等第三波浪花扫过来,眸光冷眼扫向海面。

    一股无形的气场,瞬间令眼前海水倒流,就见浪花没落下,反而海水一下被野女人无形的气场给推出一片浪潮,朝着海面上卷过去。

    一时偌大的沙滩下面,就剩下几条咸鱼蹦跶着。

    “好了,这下我们是正式夫妻了,海神为证!”

    婚礼已成,从今天开始,丁小乙多了个老婆,野女人多了个野汉子。

    对于旺财来说,自然是喜闻乐见的大喜事。

    自己又多了个少奶奶。

    迷途公馆又多了一位大靠山。

    等少奶奶,收回了产业,想想旺财都觉得快乐。

    嗯……虽然有点出卖主子的嫌疑,不过这种事情,多来几次,就习惯了。

    眼下丁小乙也只能认命了。

    虽然这个老婆很霸道,不过对自己还不错。

    看她要下水抓鱼给自己吃,丁小乙连忙拉住她,让肉球把陈老准备的干粮和纯净水都拿出来。

    所谓的干粮,除了面饼还有特质陈老特质的卤肉,以及下饭的辣椒酱。

    辣椒酱里面的肉,都是上等的牛肉。

    红灿灿的辣椒,虽然简单,但作为一顿简餐来说,无论是丁小乙还是野女人都吃的很满足。

    “你实力这么强,怎么还会被追杀呢?”丁小乙小心的询问道。

    之所以这么问,是为了防止野女人吃饱喝足后没事干,来找自己的事。

    自己只能很违心的提起来她心里不愉快的事情,分散她的想法。

    这一刻,丁小乙真真切切体会到,什么叫伴君如伴虎,伴妻如伴狼。

    果然,野女人提起这件事,眉宇间就生出了几分厉色,赤红的眸子凝视向面前大海。

    “血帆海盗团,本来就是我老爹和七个兄弟一起创建的海盗团,我记得小时候,他们一起抱着我喝酒的样子,但我从没有想到过,有一天,他们会为了权利打拼个鱼死网破!”

    野女人眼神有些茫然。

    本已经生出嫌隙的七个大伯叔叔们,正是因为察觉到自己要突破的预兆,才选择动手。

    自己是名义上的血帆海盗团团长。

    但事实上支持自己的人,只有自己老爹一支人。

    只因为自己的实力足够的强大,成为了血帆海盗团的王牌。

    但如果这张王牌不受到控制,那么就可能变成要命的利刃。

    自己进阶的太快了。

    才两年的时间,自己就从灾灵中品要突破到灾灵上品,可想而至,这对于那些本身就躁动不安的叔叔伯伯们是怎样的刺激。

    这才会拼命趁着自己进阶的紧要关头选择叛变。

    他们很清楚,如果自己突破到灾灵上品,对于血帆海盗团来说,无疑将会带来巨大的利益,但他们的权力就此会彻底被收回去。

    任何阴谋诡计,任何规则说辞,都对自己在没有任何意义。

    丁小乙对于所谓的叛变之类的问题一点兴趣都没有,但听到野女人用了两年时间,就突破到灾灵上品。

    心里瞬间有种被碾压的感觉。

    这是什么妖孽天资??

    工会里,多少如陈老这样的人,都止步在恶灵上品,没有希望和时间再往前迈上一步。

    不是没有人尝试,而是尝试的人,最终**就先一步的崩溃掉。

    即便是那些二代、三代的后裔天才们,达到恶灵级都需要时间,至于灾级更是需要运气。

    看萨达尔这个老帮菜就知道,这家伙想要再突破一层,难度估计大的惊人。

    可眼下野女人就已经成为了灾灵上品,距离传说中的龙,仅仅只是差了一步。

    天资妖孽已经不不足以形容她的进步。

    不过丁小乙转念一想,自己现在的灵能,就相当恶灵上品。

    距离灾级也不过只有那么一步的功夫。

    但自己满打满算,开始成为除灵师,也不过只有几个月的时间,这么算的话……

    “嗯!果然,我还是比较天才!”

    丁小乙拍拍自己的胸口,突然觉得,自己和野女人其实也差不了多远,心里顿时平衡了许多。

    “走吧!”

    野女人站起来,看着即将降临的夜空。

    “去哪?”

    丁小乙打起一个冷颤,突然觉得今天的风格外的凉。

    “回家!”

    野女人回头朝着丁小乙笑起来,嘴角露出的小虎牙,总是有着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味道。

    说着拉起丁小乙的胳膊,身影就冲向天际。

    灾灵级高手,已经能够自己创造一片天地,这片天地里,拥有着他们自己的规则。

    如萨达尔的幽灵船,就是凭此创造出来的亡者天国。

    而达到灾灵中品,就等于又可以创造一天规则,自身创造的世界更加庞大完善。

    但到达灾灵上品后,那就和后面两者,截然不同。

    天地相合,以降甘露。

    哪怕是微弱的灵能,都能引动天地间之间的力量,腾空而行都是再简单不过的事情。

    丁小乙对此,只能酸不溜溜的想着,等回去把自己的摩托完成附魔后,自己也能御空飞行,速度还比这个快。

    “我找到了!抓紧我!”

    野女人赤红的眼眸里闪烁着灵光,目光骤然锁定在左前方海面上三艘正打的激烈的海盗船。

    背后的图腾在溢出一股精纯的灵能后,丁小乙顿时就觉得周围的风压瞬间增强了十倍。

    速度已经快到了让人匪夷所思的地步。

    双手不禁牢牢抱住野女人的腰。

    生怕手一滑,人就从半空摔下去。

    急速的风压下,丁小乙突然感觉到头顶天空的云端深处,似乎隐藏着什么东西。

    给人一种很强烈的危机感。

    不过这种危机感并未持续多久,野女人的速度骤然放缓下来,冷眼扫视到下面的三艘海盗船。

    身影破空而落,迎着左边的海盗船一脚踹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