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汉阙 七月新番

第111章 葬身狗腹

    (为白银萌人在梧桐下加更2/10)

    ……

    五天后,在距离龟兹以西五百里的姑墨城郊,日头正辣。

    刘瑶光坐在草地上,摸着脏兮兮的脖子发愁不已,却诧异地看到,任弘竟在休憩的林子里,绕着一株即将开花的树摸来摸去,兴奋难耐。

    “这真的是苹果树啊。”

    任弘却顾不上旁人眼光了,绕着这几株树走了几圈,瞧那叶片的形状,再闻闻含苞待放的花蕾,确定这就是野苹果树无疑。

    姑墨国便是后世的新疆阿克苏市,以盛产苹果而闻名,糖心极甜,最重要的一点:它是任弘爱吃的脆苹果!

    中原也有原始的苹果,这会称之为“柰”(nài),敦煌郡亦有种植,任弘尝过,但很遗憾,是他毫无兴趣的绵苹果,个头小,味道也不甜。

    虽说这年头新疆野苹果个头也不大,且有些酸涩,但若能引入栽培,也算多了种口味。

    只可惜,现在才三月中,花都没盛开,哪来的果子?只能等日后再说了。

    任弘发现野苹果的兴奋劲很快就过去了,望向远处的姑墨城,他们还有正事要做。

    “其实姑墨国人众也不少,两万多人,胜兵三四千,遵从于乌孙,每年都要给昆弥送些粮食、细氈细褐等物,作为贡品。我与万年去时路过此地,姑墨王对吾等十分恭敬。“

    太阳将刘瑶光的脸蛋晒得跟红苹果一样,任弘给了她一顶毡笠,配上皮服和乌孙人的高帮皮靴,穿戴起来像一位西部女侠。

    “不过按照任君提议,因不清楚姑墨中是否有匈奴使,这城,吾等便过而不入罢。”

    吃一堑长一智,在龟兹吃了回亏,刘瑶光现在倒是谨慎多了,除了他们二人外,还有任弘带的韩敢当,刘瑶光带了一个乌孙女护卫。

    任弘却问道:“公主,那细氈(zhān)是何物?”

    刘瑶光答道:“便是牦牛细毛所织毡布。”

    任弘来了兴趣:“姑墨也有牦牛?我以为只是距离此地两千里之遥的南道婼羌才有。”

    “姑墨便在白山脚下(天山),地势颇高,自然是有的。”

    刘瑶光将手慢慢举高,打着比方:“明日开始,吾等便要顺着河谷和山坡往上走,穿过冰川的缝隙,攀爬天梯,翻过白山山口再往下走,才能抵达乌孙的夏牧场。“

    任弘若有所思:“那公主路过姑墨时,应该见到其国都北郊的小聚落了罢?”

    “确实有个小村邑,不过十多户人家,姑墨人说,那是粟特人聚集之所。”更新最快 电脑端::/

    姑墨南向可通于阗、疏勒,向西向北可翻越天山到达乌孙,东方则是龟兹,地位枢纽,所以也有粟特人的商站和社区。

    任弘站起身来:“可否带我去瞧瞧?”

    刘瑶光不解:“任君为何要去粟特人的村邑?”

    “那有一位能帮上吾等忙的粟特萨宝。”

    人未虑进,先虑退,多点准备总是好的,这是任弘以为,在西域生存下去的关键。

    他笑道:“吾等出龟兹后,先去轮台,又绕了一圈至此,已有十日,若不出意外,那人已从龟兹逃出来了,正好向他打听打听龟兹国的近况!”

    “顺便……”

    任弘嗅了嗅自己,隔着厚厚的衣裳都能闻到臭味,因为个人卫生太差,这几天被马虱子盯得可惨,那些小东西吸完萝卜的血又吸他的血。

    又看向同样脏兮兮,浑身不自在的瑶光笑道:“明日便要开始翻越白山,吾等也该沐浴休整一番了。”

    ……

    粟特人在姑墨的聚落,建在姑墨城北郊紧靠山脉的地方,十分偏僻。

    崎岖的小路被树林遮蔽,若非任弘知道,他们是穿行西域的商贾民族,还以为这是隐居者的藏身地呢。

    而当四人靠近那村邑时,便明白粟特人为何被赶出城居住,并与其他村邑完全隔离开了。

    粟特人正聚集在村边的一座土丘上,举行着诡异的仪式。

    却见数十名粟特人,都穿着黑叠衣,远远围着土丘绕圈,光脚边走边跳,抚胸号哭,涕泪交流,然后又缓缓向后退,望着土丘下拜。任弘和刘瑶光面面相觑,他们来得不巧啊,莫非是赶上葬礼了?

    但当他们看清那土丘上的情形时,从刘瑶光到韩敢当,都露出了难以置信的嫌恶表情!

    却见一具赤身果体的男尸被放在土丘上的砖台上,仰面躺着,看上去已经死了很多天,散发出阵阵恶臭。

    更恐怖的是,一群狗,粟特人养的家狗,有黑的也有白的,正围着尸体撕咬咀嚼,不一会功夫,那男尸已皮肉不全,腿骨毕露!

    而那些方才还痛哭流涕的粟特人,大概是男子的家人朋友,面对狗食人尸的场面,却不怒反喜。

    “我想起来了。”

    刘瑶光低声道:“姑墨人说过,粟特人有陋俗,专于其聚落旁筑一台,每有人死,取尸置至,令狗食之,直到只剩下白骨为止,我还以为是玩笑话,不曾想竟是真的。”

    乌孙、姑墨、龟兹和中原一样,皆是土葬的邦族,讲究人死归土,留个全尸,他们连羌人火葬都觉得无法理解,更何况硬核的葬身狗腹?这死法比戮尸还严重啊。

    韩敢当瞪大了眼:“难怪先前有粟特人会掘居卢仓大汉将士之墓,原来彼辈对自己人的尸体也如此折辱啊。”

    身后传来一个声音:“诸位恰恰说反了,真正信奉阿胡拉玛兹达的粟特,都认为死尸为不洁之物,黑暗进入了身体,才带来衰老和死亡,任由它与地面、水、火接触,会污染万灵。所以必须净化,只能让鸟儿或狗食尽。”

    “所以真正的粟特人,绝不会碰死人遗物。这不正说明,那些掘墓之贼,是冒名的杂胡,是附墨城的假粟特人么?”  

    任弘回过头,正是刮了胡须后,脸显得更胖的粟特萨宝史伯刀。

    哪怕史伯刀再三解释,但刘瑶光和韩敢当还是接受不能,进了粟特人村邑,喝他们的水,吃他们的食物时,都有些迟疑和担忧,哪怕爱干净的粟特人确实将屋舍打扫得一尘不染。

    任弘却明白,这就是粟特人到哪都受排挤的原因啊。

    听说不管是于阗还是姑墨,只要见识过粟特人葬礼的城邦,都毫不留情地将他们轰出主城,偏僻角落一边呆着去。毕竟这种惊世骇俗的葬俗,在火祆教信徒以外的民族,都被认为是残忍野蛮,很难让人接受。

    “难怪火祆教几乎没法传播,就算不讲究血统,谁死后愿意变成一坨坨狗屎啊?这算不算活到狗身上去了。”

    但这样也好,虽然拥有财富,却在西域备受排挤,毫无地位的粟特人,正需要攀附一个能保证他们安全和经商的强权帝国。

    史伯刀先前在龟兹城与任弘接头时,便告诉他,自己会贿赂守卫,带着所有粟特人赶着驼队离开龟兹城,前来姑墨的粟特人聚集点避难。因为史伯刀感觉龟兹要乱,待下去会出事。

    “果然,才出城不久,就听说龟兹王死了,是因为……”

    史伯刀哈哈笑了起来,凑在任弘耳边道:“是因为任君召妓不满,大闹龟兹引发了他的心疾,忽然暴毙。”

    “这么说我也和傅公一样,杀死一个叛汉的胡王了?真得感谢龟兹人,这是大功啊。”

    让任弘也乐得不行,二人已经十分熟络了,他拍了拍史伯刀鼓起的肚子:“不过史萨比,那一日,我可是对你的表现十分满意啊!之后又发生了何事?”

    史伯刀道:“绛宾做了龟兹王,姑翼主政,龟兹戒严,城中聚集了两千兵,弹压不满者。又发其余城邑三千兵东行,与匈奴僮仆都尉一起围困轮台。”

    任弘和刘瑶光对视一眼,难怪这龟兹国铁了心投靠匈奴了,原来是发生了一场政变,亲匈奴的姑翼掌控权力,但这也意味着,龟兹现在极其不稳。

    “任君不是应该护送乌孙使团去玉门么?怎么反来了西边,用汉人的话说,这不是南辕北辙么?莫非南下的路也被截断了?”

    任弘却神秘一笑道:“若想向东,必先西行,史萨宝,我要托你为我购置几样东西。”

    他一样样列出清单:“姑墨国不是有牦牛么?且为我找来上好的牦牛尾三重,得用染料染成赤红色,明黄色的缨,还要一根八尺的黑漆木杖,材质要好,最好是硬到能透胸而出的那种。”

    史伯刀一一应下,任弘又看向一旁坐立不安,身上痒却不好意思去抓的瑶光公主道:“还要为这位淑女准备一间干净屋舍,足够的热水,劳烦了。”

    任弘是知道的,他们夙兴夜寐的跋涉,几乎连歇息的时间都没有,更别提洗澡了,瑶光虽然亦是“天当穹庐地当床”,不挑剔也从不抱怨,但五天不洗澡,沙里来土里去,公主已经忍无可忍啦!

    瑶光感激地看了任弘一眼,如蒙大赦,也不管这粟特村落的葬礼何其可怖了,匆匆起身跟着粟特女子出门而去。

    “老韩,你与瑶光公主的护卫出去周边巡视,不可大意。”

    任弘连韩胆敢也打发走了,这才对史伯刀低声道:

    “史萨比,还有一事。”

    “任君请说。”

    史伯刀知道,汉与匈奴正在西域角逐,但对粟特人而言,喜怒无常,又无法提供丝绸的匈奴并不是一个很好的贸易对象。

    而这几个月来,他也尝到了垄断大汉丝绸贸易的甜头,所以宁可拼着牺牲西域北道粟特人生意的风险,也要成为大汉的朋友!对任弘要求,可谓是有求必应。

    “请史萨宝让粟特人,在姑墨、温宿、尉头等城郭国的集市,宣扬一件事。”

    任弘侃侃而言:“龟兹王劫杀乌孙使团,欲扣留乌孙公主、王子,幸有汉使助之,公主、王子得以脱身。而龟兹又派人追杀,几死矣。”

    “乌孙号称控弦十万,西域最强的行国,如今被龟兹羞辱轻慢,若还只是忍气吞声,而尤不敢加兵于龟兹。姑墨等邦每年的贡赋,大可不必再给乌孙,而该转交给龟兹了!”

    “最后再编个歌谣,在各邦散播。”

    任弘也是人才,拍着手,张口就来。

    “乌孙乌孙,龟兹之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