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十代掌门 阿布有糖

第三百五十一章 灵墟资格

    风雨渐歇。

    江云奇将满溢的木桶倒进车上的大桶,便催促赶车人尽快离开,这辆马车他知道通往城外,会被倾倒在一处罕无人迹的小港湾,直接冲进大海。

    “这么急?他们几个人呢?”

    “他们被留下来打扫,今天有的赚了。”江云奇说着早已想好的托词。

    那赶车人也没多问,抱怨了一句怎么自己没这样的好事,便迎着渐小的风雨,驾着车向城外行去,江云奇坐在车尾,忍受着难闻的气味,看马车渐渐远离了监事会馆,半悬着的心这才落地。

    顺利的出了城,他便借口去小解,暗自溜走,直奔港口而去,中途换了干爽的衣裳,此时风雨已停,港口上原本躲避风雨的商船,正一片忙碌景象。

    江云奇选定的这个避风的港湾,均是北陆各地来往的船只,并无多少检查的手续,而另外一个港湾,则是通往天元南陆的船只,虽然数量不多,但不止有清禹宗的修士先行盘查,后续还有据说来自“靖海院”的修士,拿着专门的法器,人和货物,一一细查,他曾经以此间监事的身份,前往调查,被告知无权查验,连船舷的边也没有摸到,便知道这里事不可为,何况他也不想前往南陆。

    凭事前盗取的铁券上了船,江云奇很快便挤进了客舱中,这船是货客两用,不过以载客为主,此时已经有半数乘客上船,其中修士集中在二层,而凡俗,则多半挤在舱底,在靠近船头的位置,还有数间费用更高的雅间,江云奇的铁券是普通舱位,故此,他便随意寻了一个座位,静待这船启程,还有半个时辰,便可以离开此间,逃出升天。

    他的位置不错,能远远瞥见海滩上的情景,风雨停歇后,那里便燃起数堆冲天的篝火,将左近照的通明一片。不少力士,急匆匆的搬运着各类货物,一名赤袍模样的修士,偶尔会叫停一两人,让其拆开货物查看,江云奇知道,那同样是“靖海院”的人,只是相比那通往南陆的港湾,检查要松很多。他上船的时候,也同样被要求在一件半人高的赤铜法器前停留片刻,而那法器什么反应都没有,他才得以顺利登船。

    这东西是检查高阶法器和丹药的,江云奇曾经问过港口的同僚,三阶中品以上的法器,四品以上的丹药,或者虽然属于低阶物品,但数量特别巨大,只要运往南陆,都会被现场评估,课以一定的税额。而在北陆各港之间,只要不超过一定数量,都可以免税。对于进港的船只,也同样处理。

    这“靖海司”还真是个肥差,江云奇不禁暗想道。从这一点来看,将东西运到天元南陆,应该很赚钱,只是可惜浅山宗不濒临南海,更别提优良的港口了。

    他心中正有些惋惜,却瞥见了一个熟悉的身影,正是之前想要捕捉自己的“四大妖孽”之一的富钏儿,她此时倒是没有男扮女装,一身紫白褶裙,在**上身的力工之前,格外显眼,不过这些人都认得她,不顾肩上箱子的沉重,纷纷躲得远远的,而富钏儿正在向这艘船张望,但却没有上船,似乎在等什么。

    【m】   果然,过了不到半柱香的时间,又来了两名女子,却是梅天清,梅天樱姐妹,只见富钏儿指了指自己乘坐的这艘船,似乎说了些什么,三人便向这边而来。

    坏了!

    江云奇大叫不好,他赶紧环视一周,发现这船舱之中,似乎并没有在港口熟识之人,心道难不成这几个人是在找自己?她们之前没有得手,竟然一直在盯着自己的动向?这么想来,也许她们已经夜闯监事会馆,发现了自己逃走的事情。

    那应该不是她们几人来啊,那暗中监视自己之人,岂不是也应该跟来?他正这么想着,却见远处通往港口的小路上,突然来了几名修士模样的人,同样奔自己这艘船飞掠而来。

    江云奇心中警兆顿生,“危险预知”给了自己明确的信号,而就在方才,发现富钏儿等人时,还没有这样的感觉,很明显,这后来的修士,是奔自己而来,而且,极有可能有性命之忧。

    赶紧走!

    江云奇不再犹豫,站起身来,与几名匆匆上船的旅人擦肩而过,便上了甲板,这个时候,他瞥见富钏儿等人,正在和负责收取铁券的船工理论,显然,他们没有船票,而那船工,似乎也不认识这几名妖孽,他本想趁着这个机会,想办法借着他人的遮挡下船,未料想眼尖的梅天清却一眼看见了他。

    “在那!江云奇!”

    “就是他!”富钏儿趁着那健壮船工松懈的一瞬间,

    挤了过来,“哪里走,乖乖和我们走,否则你今天死定了!”

    江云奇顿时进退无据。

    眼角瞥见那几名抓捕的修士,已经越来越近,他不再犹豫,径直冲向了甲板,直接跳进了海水中。这下难办了,看起来无法顺利乘船回到浅山宗,在沉入水中的一刹那,他心中唯有这个念想。

    …………

    浅山宗,罗川,风雨楼。

    今晚不算是正式的长老会,但几名长老却都一一在列,这是江枫临时召集的结果,他原本打算明日再召集众人,但一方面左右没有什么急报需要处理,另一方面,他也打算尽快前往真武城,无论是灵笼商会秋南嘉的意见,还是寻求力宗的支持,抑或是通过况书才联络李大棒,都算是异常紧急的事情,特别是在冷听涛提醒自己,三家商会之中疑有内奸,会导致苏黎清可能提前侦知自己计划的情况下,拖一天也嫌多,故此,趁着众人还在罗川,将几人召集在此。

    不止一人神色疲惫,疑似在洞府中耗尽了心力。

    江枫令小厮张阳燃起宁神的檀香,沏了灵茶,这在长老会上,还是第一次。

    “今天连夜开个会,讨论几件事情,明天我便要去力宗,为几件事周旋一二。不过行程暂时保密,不宜对外人多讲。”

    “是!”庶务长老郑鲁达习惯性的出言肯定,其余几人,则均点了点头,放下了手中的茶盏,静待江枫的吩咐。

    “首先,我有一件不错的东西,得来也不算容易,具体途径就不便多讲了,但对于诸位来讲,都是很有益处的东西。”江枫说话间,将得自尹都的西海灵墟试炼资格凭证拿了出来,递给左手边的执法长老王显道,示意其一一查看。

    王显道明显脸色变了变,将其传阅给身边的外事长老吴全忠,后者也听闻过这类东西,仔细看了看,似有意动,继续传阅,直到最后落到传功长老魏若光手中,这才又回到江枫手中。

    “一个玄级的资格,两名灵级的资格。”江枫环顾一周,灵级的资格,我本着略有私心的想法,准备拿出一个给江海,他跟在我身边数年,也一直为大家服务,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又困在灵级多年,故此给他一个机会尝试一二,我个人认为,也不为过。

    “这个合情合理。”吴全忠在一旁表态,“江海平日里没少为大家的事情分心,这个决定没什么可说的,而且,这灵墟的试炼凭证,本来就是掌门您的,其他两个名额,自然也是您决定便是。”

    “就是,就是。吴老说的有道理。”

    器符长老赵文君在一旁应和道,他当年为散修时,便知道有这东西,并且曾经努力寻觅过,不过一直没有机会获得。要说想去,他还是动了点心的,但想想现在修为已经荒废数年,倒没有年少时那奋进的心态,或许去了也是白去,可能还会有道心失守之忧,便从心底否定了这个想法。

    “虽然是我的个人物品,但此物对我已经无甚大用,这玄级的名额,你们几人商议一下,谁去尝试一二,倘若能晋升到更高境界,对于我浅山宗来讲,也是一件幸事,当然,这里面也有不少危险,总之,机遇与挑战并存。”江枫止住了众人劝止的想法,但他也没有打算将“幻梦魔心丹”拿出来,宗内几位长老的情况他清楚,除了传功长老魏若光之外,其余几人修炼多有懈怠,并且凡俗事务众多,道心并不清明,用此丹药,虽然效果加倍,但危险更大,他可不想这个时候,痛失一位长老。

    “另者,灵级的名额,也一样商议下,但灵级的,应能服众才行。”

    “掌门,不如让苏夫人前往?”郑鲁达提议道。

    “她刚来浅山,寸功未立,不适合。”江枫直接否决道,其实这个想法他想过,苏锦困在灵级多年,的确适合去灵墟闯一闯,金城派虽然号称七盟第一大妖宗,那也是矮子里面拔将军,实则连个灵墟都没有,这幻境样的修炼道场一旦建成,每天每夜都在烧灵石,并不是金城派这种既没有高阶灵地,又没有商贸之利的宗门可以承担得起的。苏锦倘若去了灵墟,还可以顺便解决她和邱真真的冲突,不过,此时应该解决的是邱真真,而不是苏锦。

    “等诞下少主,便是大功一件了。”赵文君呵呵笑了一声,开了个玩笑,众人也一并笑道,几人都知道最近几日江枫跑掌门内府的次数有点多,心照不宣。

    “说正事吧,显道长老,你可有想法?”江枫就怕这几人跑题,没想到还是跑到自己身上了,赶忙掩饰了尴

    尬,他和苏锦的私下约定,可不包括诞下少主这种事,不过想想,如果真的如此,倒不用担心她心中过多考虑金城派利益的事了。

    “灵级子弟,按例说,根据上次会武的排序,应该轮到排名第四的吴天德。”

    “不行,他可不行,我不同意。一天天,也见不到影,要不是此番抓捕那钟山立了功,我非执行家法不可,这不,又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他不是那种能静心修炼的性子。”吴全忠连忙摇头,示意不可,“给他就是浪费名额,有那好事,不如给他几块灵石。”

    “那便是赵良狄了,就看老赵舍不舍得了?”

    “那岂不是左右落到他们夫妻俩人身上,给谁都一样。”郑鲁达笑着在一旁打趣道,吴赖子和赵良狄的事情,几人早已耳闻。

    却看赵文君脸色甚是难看,显然不太认同这场婚事,吴全忠倒是没介意郑鲁达的调侃,用肩膀耸了一把赵文君,“赵长老,表个态吧,事关未来的吴家小媳妇,我是同意的,你要是同意,过几天我就送彩礼过去了,咱们就亲上加亲了。”

    嗨!

    赵文君被他们两个挤兑的没了脾气,“我弃权。你们同意的话,就让良狄去吧,如果她能更进一步,也是件好事。结亲的事,还望掌门做主,良狄她还小。”

    “也不小了。”江枫也乐得此事事成,“此事还看两个小辈的意见,只要他们情投意合,我着六司特批就是,不用管什么年龄限制,左右肥水不流外人田。”

    众人皆笑,但都刻意没提玄级名额的事,显然,这里面不只一人想去,只是都是同僚,现在宗内也一团和气,平素有功之人不止一人,一时便都不好张口。

    “玄级名额的事情,一会儿你们私下商量。”对此有着经验的江枫,知道自己反而是个障碍,便错开这个话题,“说另一件事。有人和我提及,苏锦带过来的卢天明,在传道授业上,似乎有些经验,你们有所察觉么?”

    “的确是不错的。”这次魏若光第一个表态,“虽然他本人大道受阻,但目光还是异常敏锐,这可能就是常说的‘点化万千反自误’,我个人建议让他过来帮我的忙,这样便可以照拂到更多的灵级后辈。我也去见过他一次,不过他还没有表态是可还是不可。”

    “他是否会听苏夫人的命令?”一旁的王显道显然有不同的想法,缜密谨慎的态度,也是他时刻注意的。

    “暂时会。”江枫无法给出肯定的回答,“但他的家眷亲族,的确都在金城盟落脚,算得上了无牵挂。”

    “不如给他再娶一房?所谓新人胜旧人啊。”吴全忠似乎对此颇有心得,不过他随即想到这个似乎对掌门江枫也适用,倒是有影射嫌疑了,赶紧闭嘴止住话题,想想自己家务事一直难断,这也算不得太高明的主意。

    “倘若这样的话,不如从李友德被罚上呈的那几名亲族女子中挑选。”郑鲁达想起了李友德的事,对方曾经和他诉苦,但他明显看出来,李友德是带着兴奋的,这意味着,他在浅山宗的地位,会因此更加稳固。

    “让礼务司的吴春花去周旋,另者,显道长老,你和若光长老一同去找他,就说是我的口谕,传功执事的职位,薪俸为你们的六成,看他态度如何?倘若仍然左右摇摆,顾左右而言他,此事便罢了,不必苛求。至于那个赵云雷,去全忠长老你那里帮忙,职位待定,薪俸同无职位的玄级同门。”借助姻缘关系羁縻,也算是个土办法,江枫心中倒是认可这个主意,之前罚李友德与宗内各家族结亲,也是这个打算。

    “是!”众人对此安排,都持肯定态度,倘若能成,小辈们有人照拂,算得上是一件好事。

    言及此处,江枫便打算先一步离开,留给众人议议西海灵墟玄级名额的事情,他也好趁夜巡视下罗川,去看看宗门大库,藏书楼,逛逛鬼市,以及蒙教司学堂的情况,据说那里夜间也开设了所谓“修道补习班”,专供罗川的富户子弟自出灵石蒙教,这司光皓,搂钱倒是一把好手,要不是因为他还算外宗修士,真应该专门成立个税课司给他。

    这个时候,卷帘司执事王乙却匆匆的进来,在江枫耳边耳语了片刻。

    “我先去见个客人,你们聊聊方才的事。”

    适逢其会,江枫便站起身来,和众人点点头,在王乙的引领下,向风雨楼外间行去,心中却思忖着,怎么这么晚,会有个人族筑基修士来找自己。

    而且,还是个男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