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十代掌门 阿布有糖

第三百八十九章 独自探索

    那轮明亮的红月依旧高悬。

    江枫手中握着那枚得自萧明真先祖千面紫苏真君的“心锁玉成扳指”,再次确认了此法器对于传送的反应,和方才的尝试结果完全一致,扳指虽然并未成功激发传送,但却有微弱的灵力反馈,这足以说明了一件非常重要的事。

    这里并非真正的幻境。

    与灵笼商会地级修士廖神苍所营造的“绯色梦境”完全不同,这里当是一处真实的存在,只不过在北陆地图的任何角落,都从未标明。扳指的微弱反应,正是距离过于遥远的信号,这一点,在从力宗传送回浅山宗的时候,江枫就已经亲证了此事。

    另者,无论是李大棒,还是陈昆,之前都有或明或暗的提及,自己有能力在这里穿梭,如果真的是幻境,那这件事绝无合理性,而倘若是真切的存在,那便是手段的问题了,江枫据此猜想,两人或多或少知道“千幻境”的来历,只不过前者的所知应该来自“九老头”首席李真龙,后者则来自万老魔,当然,江枫猜想后者或许只知道少许,毕竟万老魔晋升伪天级并不是太久,不可能知道真正的秘辛。

    待到两人到了此间,联络自己时,或许可以借机套词一二,一窥此间的真相,有了这样的念想,江枫便放弃了独自探求真相的想法,将重点放到寻觅秘宝的事情上来,不过此间的石林应该不适合孕育“水元蓝姬花”,倒是有些遗憾。

    全力催动灵力,“逆风如意飞舟”如疾风般快速行进,掠过根根耸立如柱的石林,江枫很快便发现了一处略为平坦的台地。仔细感受了下周围的气息,并未发现任何生者抑或灵兽的痕迹,江枫便和两名徒弟落下云端,到了台地中央。

    这是一处足有两百丈见方的石台,翡翠色的地面光滑平整,但并无人工打磨的痕迹,在石台的正中央,他发现了一块高足有六尺的土色石碑。

    难道是记载来历的碑刻?

    远远窥见石碑上面似乎有字,本来放弃探寻此间由来的江枫,兴趣又被吊了起来,赶紧飞掠了数步,快速前行,到了石碑近前,旋即便看清了上面的文字:

    御风宗邱龙一到此一游;

    御风宗周生芸到此一游;

    赤龙门尉迟欣到此一游;

    御风宗孙步方到此一游;

    ……

    该死!这些人真是无趣得紧!

    他旋即从头开始看起,发现这二十三行留言之中,竟然有二十名修士出身御风宗,可见这“千幻境”的准入,曾经长期被御风宗垄断,其他周围各宗修士,只会偶尔被邀请前来,只不过随着御风宗的分裂,实力变弱,此番探险,便多了不少他宗修士参与,话说自己也是这一变化的助力者,但为什么御风宗就那么轻易的答应了,自己现在还不知晓,江枫当然知道自己有几斤几两,知道这其中定有内情。

    二十三行,如果不考虑有人能在幻境之中穿梭的话,且考虑幻境六十年开启一次,那么这“千幻境”,至少也存在千年以上了。

    不过这种推断对于探索此处没什么卵用,江枫心中吐槽道,叹了口气,正准备离开,旋即心中一动,手中灵力绽放,在最下方留了一行同样大小的字:

    浅山宗江枫到此一游;

    来都来了,留个名吧,江枫自嘲的笑了笑,心道自己也不能免俗,便再次起身飞掠,偕同在远处观景探寻的两名徒弟,沿着来时的方向,向这千针石林的更深处探索而去。

    不知道李大棒什么时候才会联络我?

    江枫心头突然浮现出这个问题,按照之前两人的约定,他应该还有几日才会有所行动,而在这之前的三天内,应该布置传送法阵,让陈昆传送到此,不过,这石林还未探索小半,倒是应该先行觅些收获才是,否则一旦错失,这处千针石林,不知道是否还有机会再来。

    …………

    千幻境,一处泥淖遍地,腥臭气息扑鼻的沼泽。

    李大棒抬头看天,红月依旧高悬,虽然他之前收集了不少此间的资料,但真正到此游历,还是第一次。

    传闻不如亲见,这处强者的手笔,果然构建的极其高明,李大棒心中感慨了片刻,他方才已经借助身下的一块飞毯法器,粗略的查看了此间,并到达了此间的边界,一处透明的不知道两侧通往何方的罩障,这并不是因为这处幻境太小,而是他凑巧就传送到边界附近,这才轻易发现了此间。从这透明的罩障望过去,能发现另一处幻境,一处流沙遍地的荒漠,他并

    不是没有手段穿过去,只不过觉得现在没有这个必要。

    呼!

    感受到腰间的声声颤动,他将一枚通体漆黑的小钟拿了出来,那小钟只有拳头大小,上面刻着繁复看不透的花纹,只需凝望片刻,便觉得身心俱疲,故此,他刻意的规避了自己的目光,只用眼角的余光瞥视。

    “还在不断的占卜我的位置么?”

    李大棒自言自语道,“竟然还没有放弃。”他旋即再次捻动手指,滴了数滴鲜血上去,那小钟的颜色因而变得更加凝实,甚至有吸纳周围光线进入的倾向。

    “那便只有等了,看谁更有耐心。”

    李大棒干脆坐了下来,任凭那飞毯在空中飘荡,恣意飞掠,心中思忖着对方什么时候会停止对自己的位置占卜,但那小钟的颤动只是渐渐慢了下来,并未彻底停止,他便干脆的躺了下去。

    看谁时间多,一滴换百滴,频繁占卜我,看你有多少精血可以耗费!

    总之与江枫的约定是第五日,还有三天的时间可以荒废。李大棒心道,旋即想到既然来了,也不能白来,万一此地也有源灵的些许线索呢,毕竟是天级大能的手笔,说不定真的会有,思及此处,他便重新打起精神,御使飞毯,随便选了一个方向,疾驰而去。

    …………

    眼前这石笋有些价值。

    江枫仔细的打量了眼前这处三尺高的“青玉石笋”,这东西他认得,是一种还算名贵的三阶中品材料,这三尺高的大小,应该价值可以达到二十枚三阶左右,看着旁边七八处削断的痕迹,想必是之前碑刻上留名的几位先行者折断的。

    六十年能长出一枚新的石笋,也算是不错的。

    江枫上前,仔细摩挲了片刻,心道如果能将这孕育石笋的玉台拿走,应该能发一笔小财,不过看四周灵气氤氲的程度,想想即便连根挖走,浅山宗也没有合适的地方培育,倒算是暴殄天物了,便放弃了这不切实际的念想,想必先前的那些修士,之所以没有如此,也是出于同样的考虑。

    石笋极其坚硬,江枫便动用黑石,将其削断,扔进了储物袋,随后便离开了此间,不过他旋即想到一件事,黑石既然能自由的在地下世界穿梭,是否可以借助在地下行走,脱离此处幻境,倘若真的可行,那自己是不是也多了一种探索此间的手段?

    心中这么想着,他便再次催动灵力,直奔一个方向戮力前行,直到三个时辰之后,江枫便迎头撞上了一处无形之物。

    这是一块透明的屏障,甚至可以穿透此间,看到另外一面的情形,那是一处郁郁葱葱的山林,足有七八人合抱的巨木耸立其间,江枫尝试凝聚灵力,汇聚成丝,向对面渗透,却发现毫无所得,反而有针芒般的反馈之力,刺入自己的经脉,苦楚顿时传遍周身,差点因此坠下飞剑。

    不可妄自窥视!

    江枫旋即得出了这样的结论,施施然落下,但见这屏障,与地面完美相接,没有任何空隙,用手扒了拔,屏障如预料般仍然存在,黑石在周身凝聚,裹着他的身形,直入地下,周围一片漆黑,直到江枫用掉了大半灵力,发现屏障依旧存在。

    难不成会一直存在?

    他正这么想着,却发现屏障似乎有了弧度,便沿着屏障弯曲的方向前行,直到灵力几近枯竭时,依然没有到达尽头的迹象,江枫便磕了几枚高阶回气丹,待到灵力恢复大半,全力催动黑石,向上方浮去,很快,便重新回到了地面,这才发现,距离自己方才潜入的地方,也只有近百丈而已。

    看起来,在地下的时候,自己似乎受到了无形之力的误导,前行的方向并不正确,这或者可以说明一点,倘若实力足够的话,且准备充分,比如借助辨明方向的法器,或许自己能规避这种影响,真正到达一处可以穿透的边界。

    不过眼下似乎并不是尝试这种手段的合适时机。重新唤出两名徒弟,辨明了方向继续前行,很快便发现了另一处似有玄妙的所在。

    这是一处方圆只有十几丈的深坑,在深坑的底部,充斥着拇指大小的细碎石子。这些石子平淡无奇,正如破碎的石柱一般,散乱没有秩序,但奇妙之处在于,这石子的下方,似乎有一处冰冷的涌泉,时而间歇的浸润这些石子,并在石子上留下少量的水痕,玄机就在这水痕之上。

    这并非普通的水痕。

    而是略有粘稠,并在下次涌泉出现的间隙,凝聚成椭圆形的透明小珠,江枫并不认得这东西是什么,只觉得

    一颗颗宛若透明的灵谷之种,直觉告诉他,这应该算是不凡的东西。

    “一一收集起来吧。”用灵力摄取失败的江枫,旋即发现了自己的优势,身边带着两个不错的劳力。

    “师父,这是什么东西?”江城子忍不住好奇的问道,他也同样御使灵力,发现同师父江枫的遭遇一样,灵力会被这米粒般的奇妙物事吸收,失去抓取的力道。

    “我也不知道,但应该有些妙用。”江枫据实回答,蹲下身,从碎石上拈起一枚水样的颗粒,发现只需动用些许力道,那米粒般的所在便会立即溃散,成为白色的粉末,旋即如雪花般融化开来,并从皮肤渗透进入体内,融入窍穴之中。

    并没有任何舒爽的感觉,却有一种晦涩凭空而生,久久不能化去。想必这东西虽然富含灵力,却不能直接吸收,或许它的用途并不在此。

    “虽然像米一样,但好像是不能吃。”江之问将那东西放在鼻端嗅了嗅,多少有些失望,不过他却率先收集起来,有两名徒弟相助,江枫便四外飞掠,试图探寻周遭,但行进了三四里,也未发现有什么特别之处,待到回来时,发现两名徒弟已经开始收集第四轮,只不过,采撷了三轮之后,“米粒”的数量大为减少,想必那涌泉,每次涌上来时,也会重新融化之前的凝结之物。

    就这样收集了六轮,三人共收集了五百六十粒之多,而此后的每次泉涌,便只能偶尔生成十几粒甚至更少,再等下去,收获不大,江枫便将所有的“米粒”,都单独存放在一枚纳戒之中,对于并未鉴别出品类的东西,保证自身的物品不受污染,尤为必要。

    又探寻了近一日,得了十几件价值一般的材料,累积起来,大约能售得十五枚三阶,除此之外,三人几无所得,可见这千针石林,本身并不是一处高价值的区域,江枫打坐片刻,将体内灵力恢复到完美状态,随即收了徒弟江城子和江之问,郑重的将一枚花纹繁复的玉盒拿了出来。

    这是御风宗内门长老刘粲然的委托,对方额外嘱咐过,只能在这秘境之中开启,虽然并不知道内里蕴含着什么玄机,但想必有他的理由。

    既然已经承了对方的情,甚至“逼迫”对方提前兑现了承诺,江枫自忖也必须践行承诺,达成此事,否则,便可能成为心结,说不定哪次晋升的时候,化为心头魔障,影响自己的进境。

    不过话说回来,丹毒和一品金丹的问题没有解决之前,自己的大道之期还没有什么希望的说,即便违心没有履行承诺,想必也不会有什么大问题。

    呵!

    江枫自嘲了一句,手中灵力绽放,凝聚在那封印之上,那封印随即松动了少许,江枫趁势,将左手之中早已备好的一枚三阶水盾符祭出,在周身凝成罩障,又祭出“巨木壁垒”,护住周身,这才将玉盒甩脱,借助凝练成丝的灵力,将最后一丝封印破除。

    那玉盒表面毫无变化,仿若那花纹只是普通的铭刻,而在落地的瞬间,一枚拇指大小的白色珍珠样法器,从中滚落出来。

    咦?这是什么?刘粲然怎么会给自己这样一个东西,江枫小心的上前,却没有撤去周身罩障,就这么枯等了数息,才缓步上前,用灵力将那白色珍珠摄起,却发现上面似乎有繁复的花纹,仿若裂纹一般。

    不小心摔坏了?

    江枫旋即否定了自己怪诞的想法,仔细观摩,这才发现这似乎是一件修复的并不完美的破损法器,但应该还能用。

    至少能再用一次的模样。

    这个时候,他眼角瞥见了那玉盒之内,似乎还有一张小纸条。灵力微动,那纸条蜷曲飞舞着,被送到了江枫的眼前。

    “只有一个要求,就是将这白珍珠随身携带,不要放入储物袋,直到千幻境关闭即可达成交易。”

    这句话并没有署名,但江枫知道应该出自刘粲然。

    什么意思?江枫陷入了沉思。

    …………

    千幻境。

    一处几乎没有边际的大湖,水波在月色下粼粼闪耀,被一叶孤舟激起的血色浪花,让独自探索此处幻境的御风宗掌门慕芊雪,心中难以安宁。

    她旋即感到袖中一声轻微的脆响,葱指探入其间,摄出一枚黑色的珍珠样法器,发现上面已经多了一块白色的光斑。

    师兄的后手看来已经奏效了,即便有难以预料的事情发生,也能确保我安全无虞……

    只是不知道东西在谁手上,她喃喃自语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