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十代掌门 阿布有糖

第三百九十三章 交错幻境

    呵呵……

    听闻此话,江枫心中不禁略有些小得意,不过这种心态还是深深埋藏的好,面上随即多了几分忧虑,“我只是担心不敌此物,到时候拖延久了,恐怕会误了陈兄的大事。此处乃是湖心岛,即使绕路也很难避免与其正面交锋。”

    “湖心岛?”

    陈昆听闻此三个字,眼角随即浮现出些许异样的情绪,初来乍到,他尚未来得及堪破此中秘辛,“倘若江掌门所言是真,那的确有些麻烦。”不过他旋即眉心一展,袍服遮罩的右臂陡然肿胀起来,须臾之后,那曾经有过一面之缘的的赤角蜃妖便露出完整的身形,相比上次所见,它的身形连同背上的躯壳都略大了一圈,头上的细红软角,也有数重斑纹显现,看起来似乎实力更进了一步。

    难不成这是炼妖的产物?

    江枫心中未免做如此怀疑,这个念头刚有滋生,便看见那赤角蜃妖忽然转过小巧如拳的头来,颇有敌意的锁定了自己。

    嗯?

    正当江枫诧异时,陈昆右手只是随意一抖,那赤角蜃妖便脱离了他的手臂,跳脱下来,灰斑硬壳之中,柔软的躯体从中游离出来,并有四只肉乎乎的小腿从中挣脱出来,缓缓行进,环绕此间,似乎在寻找着什么线索。

    “我的朋友赤角蜃妖告诉我,他不喜欢你的怀疑,他并非卑贱的炼妖产物。”

    卑贱?

    难不成这也有尊卑之分,抑或血脉高贵?江枫旋即想起在古代妖族的历史上,的确有这种事,只不过随着古妖的没落,依赖化形也不再是妖族繁衍延续的主流后,这种血脉鄙视链也随之烟消云散,话说为了繁衍,通婚混血数十代之后,谁又能比谁高贵多少呢?反而人族的家族观、尊卑等级观念深入人心,成为此间妖族行事的主流,不得不说,在天元北陆上,妖族,除了法相觉醒技能的特别,以及更长的寿元之外,说的难听点,不过是另一种人族而已。

    也不知道天元南陆,抑或更神秘的鲸海群岛上,是个什么状况,受制于三地贸易的限制,以及修为层次的限制,江枫对此知之甚少,甚至在凡俗、修士群体以及他们的著述中,也甚少有人提及。

    自己根本就没有想到过,去深究这个问题,因为早已经习惯了。

    江枫陡然意识到这个问题的本质,不过很快便没了兴趣,转而回到眼前的事情上来,但见那缓缓行进的赤角蜃妖,已经在附近小范围逡巡了两圈,最后停留在一处,细小的软角在空中不断游动,最终锁定了一处位置,全身便仿若凝固冻结了一般。

    “准备相助!”

    “相助……”江枫下意识的默念了一句,登时便回忆起之前在清禹宗被这赤角蜃妖影响,自己与幻象相博的场景,“这……会不会被赤角……你这位朋友再次影响?”

    “此物拿去!”

    陈昆甩过来一条三指宽的黑色的绸带,上面挖了两个不规则的圆洞,“戴在头上,就像这样。”他话音未落,头上便登时多了一件几乎同样款式的绸带,围绕着双眼的位置捆扎,两个圆洞恰好将双眼露出来,模样甚是清奇。

    江枫注意到,尽管手中之物与对方所持样式相同,但两者的颜色似乎有明显的区别,陈昆那件,乃是赤红色,而自己的一件,则是黑色,并且两个孔洞的形状也并不规则,像是匆匆制作出来的临时代用品。

    看起来陈昆并没有提前预见此事,或者说,这东西似乎并不是特意为自己准备的,江枫心中旋即淡然了许多,与陈昆打交道,还是要保有足够的防备,这家伙能攀上万老魔,并从一介练气修士,短短两年多,便登入金丹之境,有万老魔帮忙是真,但也不可能是心性平凡,良善无为之辈。

    “赤角是靠影响观想,制造幻觉,此物可以帮你规避此事,但不能完全豁免,所以你自己也要保持心性坚韧。”

    “那东西来了!”

    陈昆正要解释更多,但似乎侦知到了什么,果断住口,只说出短短几字,便陡然飞到半空,手中多了一杆通体翠绿的长枪,那长枪与普

    通的长枪样式不同,更粗且两端均有棱刺样的枪头,表面黯淡无光,包覆着密密匝匝的鳞片状花纹。

    “喝!”

    陈昆胸中激荡出一声低吼,那长枪便随着他灵力的疯狂注入,原地生出无数如鳞片样的透明罩障,层层将其包覆起来,每一处鳞片边缘,都滋生出点点芒刺,越聚越多,直到三寸来长时,空中却突然凭空伸出一条血色的肉块,那肉块上沾满了粘液,形状更像是某种怪物的舌头。

    那凭空出现的舌头,只在那鳞片凝练的护罩上一舔,那护罩便如同被舔舐的蜜糖点心一般,顿时多了一个腻滑的缺口,然而,余下护罩之上凝练的芒刺,也登时便激射出去,直奔那欲缩回去的古怪舌头,只在电光火石之间,便根根直入其间。

    呱!

    江枫耳畔陡然响起一声悠长带着些许苦痛之意的蛙鸣,同之前遭遇的略有相似,但却让人毛骨悚然,同时,身边的湖心岛景致瞬间变换,原本环绕此间的丰茂树林,顿时齐刷刷断裂,变成如阵般孑立的石林,正如自己初入“千幻境”时的模样。

    这被那魅心妖灵影响了?

    江枫立即有了明悟,心中不禁暗自警醒提防,头上的束带可以部分避免自方赤角蜃妖的影响,那眼前的景象,便必然来自于桥边的那魅心妖灵,思及此处,“水元凛冬龙枪”便随心意悄然入手,准备随时刺向不知道从何处可能袭来的敌人。

    然而视野中却飘来无数茫茫的白色雾气,遮蔽了原本还算清晰的石林,两者偶尔互相遮罩,偶尔互相交叠,一时间亦真亦幻,分不清到底身在何处,在本来空无一物的视野中,更是偶现熟悉又陌生的身形,那些曾经与自己斗法的人物,间或飞掠在余光所及处,干扰着自己的判断。

    交错幻境!

    那魅心妖灵和赤角蜃妖制造的幻境,同时对自己产生了影响,只不过后者有头上束带保护,略微被削弱了而已,江枫退后一步,实际上他不知道自己是不是真的在后退,因为以之前的经验来看,魅心妖灵拥有令自己产生误判的能力,在这一点上,更强于赤角蜃妖,于是,他只得将“暴雨精铁针筒”探出袖中,随时准备给对手来一片毒针,正如陈昆之前所做的那般模样。

    身侧一阵耸动毛发的风声,耳畔传来细微的声响。

    江枫立即转身,下意识的扣动“暴雨精铁针筒”,几十只针芒应声发射,却打在一处残影之上,瞧其身形,似乎是孙宝泰的模样。

    真是阴魂不散!这赤角蜃妖,简直就是“神助攻”!江枫忍不住心中吐槽道,身体右侧却突然感觉到一片腻滑。

    不好!

    转身发动攻击已经来不及,江枫只得随手挥动“水元凛冬龙枪”,枪芒划过点点流星,旋即果断发动“尖啸护符”,随着脑海中一阵搅动般的激荡,意识短暂模糊又清晰之后,感知到身侧那滑腻的古怪物事,速度也同样慢了三分,趁此短暂间隙,江枫一个横向跳脱,也没去管方向是否稳妥安全,只顾着远离对手的方向,登时拉开了距离。

    江枫心中其实有更稳妥的办法,比如用黑石瞬间包裹住自己,他相信这种来自于伪天级修士元楚尊者的奇物,多半能护住自己周全,但此物一旦暴露,或许会被不知道在何处与那魅心妖灵争斗的陈昆发现,进而窥破自己身上机密,另者,使用黑石,意味着遁入地下更安全,但值此幻境交错的时机,根本无从判断身下是否真的是坚实的地面,即便是,如果对手在地下更善于交战,反而会被困在其中,此法固然安全,但却失去了主动性。

    呼!

    丝毫不敢怠慢,但趁此机会,江枫也看清了来者的模样,一枚同之前几乎一样,但颜色为蓝白色的古怪舌头,看起来,并不是与陈昆相博的那只。

    呱!

    迟来的一声蛙鸣,让江枫体内热血翻腾,赶紧动用灵力平复,可见这只“青蛙”能力与方才的那只并不相同,否则方才自己那简单粗陋的一闪,恐怕很难躲过,多半会肢体受损,无法再战。

    问题是类似的存在到底有几

    只?看那造型古怪的舌头消失,江枫心中愈发不安,思忖着手中可能与之对抗的手段,防御是一方面,反守为攻才更重要,但在这敌暗我明的幻境之中,此事却是极难。

    正暗自思忖着能拿的出手,但却安全有效的手段,空中却有数枚斗大惊雷连续显现,随即便有浓郁的血腥气铺面而来,嗅其气息,不像是化形的妖族,更像是妖物,也就是说,受伤的不是陈昆,心中微定,忽然间,却有三声蛙鸣接踵而至。

    呱!呱!呱!

    三声不同的蛙鸣,从三个完全不同的方向传来,随之而来的,则是一声法器爆裂的巨大声响,余光中瞟见一枚火红的碎片,穿透层层白雾,打在自己手中的“水元凛冬龙枪”上,只感觉手臂一阵酥麻。

    极大的力道!

    有心去查看,但却有个声音冥冥之中告诉自己,前方极度危险,江枫只能小退了一步,却见那白雾快速消散,原本与其相伴的,若隐若现的石林,也随之崩溃消解,再去看时,那赤角蜃妖身上,已经多了无数道细小的伤口,有鲜血从那躯壳之中汩汩而出。

    原来方才是赤角蜃妖受伤了,再看其背后,陈昆神色凝重,扔下一枚不明原本形状的残品法器,目光凝重,锁定了远方。

    异样却熟悉的荷香再度弥漫过来,江枫只感觉周身的空气中,水汽愈发厚重,视野所及的最远处,原本坚实的地表,先是变得松软如席,之后又透彻如镜。

    是湖面!

    那貌似平静的湖面,在向两人所在的方向不断延伸,湖心岛的面积,也以肉眼所见的速度,不断缩小。难道说,自己脚下,根本就不是湖心岛?江枫心中正怀疑着,耳畔却响起了那令人心中荡漾的靡靡笛音。

    那真切迷醉的剪影旋即在远处浮现,正是自己来时初遇的模样,但江枫已然经历过,自然不会被再次轻易吸引,陈昆给予自己的头带说明赤角蜃妖是靠影响视觉观感而制造幻境,而眼前这妖灵,当是利用听觉作怪,惑人心智。

    思及此处,江枫抽出数道隔音符,打算将此声音隔绝,却见陈昆转头说道,“没用,隔音符没有,此妖灵的层次高于你我,又是她的主场,你我的层次,不是她的对手。”

    不是对手……陈昆认输了?

    那便是要逃命了,江枫可没有背水一战,搏命于此的打算,心中随即想起了李大棒给予自己的逃命之物,或许此时正好可以派上用场,按理说,在这幻境之中,碰见如此强力的妖灵,也是件稀罕事,在萧明真给予自己的实录之中,遇见妖灵的事情,也只有一件而已,且对方并不强力,击杀之后反而有意外的收获。

    实在是运气太差,既然手段神秘的陈昆也不是她的对手,那便放弃就是了,左右自己最主要的目的是“水元蓝姬花”,之前又勘破了此间传送的秘辛,只要离开此间,多花些时间找寻便是,没必要在这里丢上性命。

    至于陈昆,他相信对方想要逃命的话,手段相比自己,应该只多不少。在此关头,恐怕更多的是要防止对方构陷自己,将自己留下来断后的打算。

    死道友不死贫道,这句话没毛病。

    不过陈昆嘴角却露出一抹笑意,继而说道,“我相信江掌门应该是个识时务的人,对吧?”

    嗯?

    这句话是什么意思,难不成是要自己主动留下来断后,换取对方安全离开不成?江枫听闻此话,却有些迷糊了,然而陈昆并没有给自己答复的机会,他的左肩背后,陡然变高隆起,一只略显枯瘦的手臂,穿透品质不菲的袍服,从中探了出来,那手臂上布满繁复但却似乎为临时勾画的花纹,甫一出现,便仿若与这里格格不入一般,表面发出阵阵溶蚀的声响,更有黑气蒸腾其间。

    嗯?

    江枫不禁抬头望向天上的红月,只见原本已经被驱散的阴霾,无形之中又生出了许多,而那古怪手臂之上,被无形之力撕扯的痕迹,也同之前自己所遭遇的一般无二。

    难道……江枫登时明白了,这手臂的主人,到底是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