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十代掌门 阿布有糖

第五百一十五章 合作共赢

    三日之后,江枫在罗川送别了百药老仙,在剑坯上刻录灵魂印记的工作很顺利,江枫为此在宗内遴选了六名玄级和六名筑基修士。

    江枫暗中观察,发现对于自己的这个要求,原本的属下谁也没有任何怀疑,安心的留下了自己的印记,而六名筑基,除却秦孝宽和顾延巳之外,面色均有犹豫,由此可见,他们现在心中还没有完全认同自己这个掌门,好在“妙云昊气丹”的价值能胜过这些疑虑,且看见浅山宗原本的老人也没有任何异常,他们才放了心,谨慎的留下印记,想必接下来的几日,心中仍多有惴惴。

    水滴石穿,想必他们早晚能和宗内那些老人一样,信赖自己,并相信合作共赢的理念,对于这一点,江枫完全没有苛求,也没打算按照他们的表现,故意做些亲疏的区分。

    让他们细想去吧,或许可能是那些清禹宗的传言,或多或少的影响了他们,如果不是百药老仙特意交代,不想暴露自己身份的话,江枫觉得或许那四名筑基能更相信自己,至于“妙云昊气丹”,江枫在百岭山庄就已经尝试过,此物的确奇妙,宗内的玄级心法,他早已初步尝试,如今再次运转起来,发现畅通了许多,这让江枫对于修习那两种地级心法,有了更强的信心。

    “影罗惊风身法”和“五蕴清明真言”,这两本得自苏黎清的地级心法,江枫随身带在身边,并将拓印本放在藏经阁,立下规矩,除却自己之外,宗内前十名到达地级同境界的修士,可以免费参阅修习,用来鼓励众人更进一步,当然,江枫也知道这种事情急不得,如今,宗内最有希望晋升到更高境界的,唯有周星和卢天明,两人均得益于这场战争,前者已经到达玄级七重,后者玄级五重,而原本境界不低的郑鲁达、吴全忠等人,则因为没有参与战争,错过了从中获得历练的机会,其实即便他们参与了,恐怕也极难从中受益,毕竟他们已经在现在的境界停留多年,差的不止是历练。

    至于初入玄级的几人,王彦之提升最多,达到了玄级三重,原本,他是有机会冲击更高境界的,但王显道的死,似乎给了他不小的打击,他原本心境就不算清明,去年冲击玄级时,就曾经被洞府上的暗笔侵袭,如果不是王显道动手及时,或许当时就已走火入魔,陨落当场了,江枫思量着,有机会为他寻一枚清明心境的丹药,不过恰巧百药老仙手头没有,他又急于找地方闭关修炼他的身外之身,江枫也不好强求他当场开炉炼丹,便只能待以后另寻机缘了。

    赵良狄也有提升,从玄级二重冲击到玄级三重,这让尚困于灵级圆满的吴天德甚是不爽,不过这家伙心比较大,逢人便说良狄妹子对他如何的好,不计较这些细节,就等着和自己成婚了。这让一直低调做人的赵良狄甚是困窘,每每躲着他,生怕他当众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来。

    余下者,因为“强迫”弘知论道,分享经验的缘故,据说郑轶雨修为有所松动,但还欠缺些火候,为此江枫也甚是欣慰,说起来,郑轶雨算得是一众手下之中极为干练的,如果他能提升,算得是宗门之幸。

    灵级境界得益者,则有郑可月、花百千、陈青萝、魏承铎、赵源等人,前者提升到灵级八重,与吴天德只有一步之遥,花百千则为灵级七重,后三人为灵级六重,进步都很大。

    心中不平衡,唯恐天下不乱的吴赖子放出话来,说陈青萝是受了掌门的亲自指点,才进境如此之快,这让陈青萝最近都躲起来不敢见人,毕竟不少人都曾亲历,陈青萝是在掌门病危的时候进帐服侍的,说是指点实在荒唐,为此,江枫还特意差了吴全忠,去亲自责备了吴天德一番,令其安心修炼,否则就推延他和赵良狄的婚期,他这才乖巧的闭了嘴,不过据说他最近常常夜间跑到罗川郊外的荒野中,耕耘一夜,徒手开出两百亩生田来,所以,很多无地的凡俗一大早就到郊外去寻找,生怕错过这么好的捡漏机会。

    这也是憋坏了,不过他能想到适合自己的途径发泄,想来也距离玄级不远了,一想到这些荒诞不经的传闻,江枫心头的不快,都能少上三分。

    送走乔装的百药老仙,江枫带着袁常归到了炼器工坊,令醉醺醺的他当众露了几手,顿时折服了水云旗等人,在江枫的暗示下,几人跪下拜师,不过袁常归倒是没有准备拜师礼,江枫只得自掏腰包,以袁常归的名义,送了几件二阶上品的炼器材料,这些东西还是小拔都山之战时,手下帮自己捡到的,放在储物袋中已经许久,留着也是无用。

    “如能戒酒,我聘请你为我浅山的器符长老,如何?”江枫寻了个机会问袁常归,对方的本事精妙,娴熟而不拘一格,初看像是野路子,但细瞧却似有章法可循,虽然没有准备拜师礼,但袁常归对待几名拜师的徒弟还算耐心和善,醉意虽浓,但言谈举止却不粗俗无礼,想来也不是沉溺酒中,一无是处之人。

    “江掌门的好意我心领了,酒是万万没法戒的,老鬼留给我的酒还能喝二十五天,之后就需要江掌门帮忙了,否则我还是要回百岭山庄的。”袁常归却一口拒绝了,只留给江枫一个摇摇晃晃的背影。

    着实是个怪人,他这个态度,江枫自然是没办法任命他为器符长老的,否则一旦自己弄不到酒,他中途跑了岂不是让人贻笑大方,唤来花百千,将装满灵酒的纳戒交给他,吩咐他二十五天之后交给袁常归,见其修为提升,又勉励了几句,嘱咐其百忙之中,务必不要荒废了心法的修炼。

    在自己接任掌门时,宗门是没有任何心法的,如今经过多番努力,已经有了五本玄级心法和两本地级心法,其中差别,宗内的修士多有体会,虽然只是细节,但想来这也是自己声望日隆、受众人信任的根本所在。

    “那小丫头雷佳音近况如何?”江枫忽然想起这件事,之前还让花百千去做了脏活,暗中除掉了雷佳音的表哥杨悦。

    “仍在蒙教司,成绩中等,不好不坏,但还算勤奋。六日前着了风寒,但昨日已经痊愈。”

    情况很熟悉,看来花百千没有忘记自己的交代,即便随自己南行,归来之后还是很快就了解了自己关注之人的情况。

    “你去蒙教司为她告假三日。另者,找个借口,支开她的家人,让他们三日之内,不在罗川附近逗留。”

    “是!”花百千一个字都没有多问,这和前任卷帘司执事王乙不同,后者在与自己熟络之后,偶尔还会问点什么。目送其匆匆离开,江枫不禁闭目遐思,在接受顾延巳的建议去碧云宗拜访之前,他想为雷右旗的这位三法相后人拔除残法相,令她早日觉醒。

    在与天音寺的战争中,江枫真切的体会到凡人性命的渺小,虽然没有纵容手下杀戮,但混乱之中,难免伤及无辜,更有乱中趁火打劫者,他曾经亲眼见到一位流浪汉,发疯般的冲进了一个小康之家,待到出来时,已经双手沾满鲜血。

    呼!

    江枫心中喟叹一声,暗道此举,权且是当报答雷右旗的恩情吧,说起来,他的血仇还没有报,思及此处,愧意现于眉目,再入心头,待到许久之后,他才拈起一本炼神道经,暗自诵读了七八次,这才静下心来。

    …………

    力宗,巨阙城。

    秋南嘉读完手下廖神苍亲自送来的文书,心中不禁思虑起商会高层最近动向的深意来,距离自己上次见到东方笠会长,不足四个月,但从来往的文书来看,商会的策略隐隐变得有些激进起来。

    这本来并不值得奇怪,在东线,激进是很正常的事,不只是右使李隆简本人的行事风格如此,更是因为会长定下的方略,就是克服中低阶修士的不足,尽快掌控局面,故此,投入多少,甚至有些浪费,都不足为过,但在自己负责的西线商路,这一次也加大了人力投入,这倒是少见。

    当然,自己应该高兴才是。原本,自己企盼的,就是与自己有些渊源的华帝门能帮上一把,但一直未获成功,她甚至还亲自回了一趟华帝门沟通,都未能解决此事,但如今,这种好事就这么来了。

    “神苍,既然如此,你就和玄青一样,留在巨阙城帮我便是,此地龙蛇混杂,危机暗藏,商战打的激烈,说不定有人不甘心失败,使些阴损的招数出来。”

    “是!”廖神苍和陈玄青齐声应和,但早就留在此间帮忙的陈玄青却面露疑虑,“那些人骤然接手真武城和东极城的生意,会不会有些不妥?”

    “吕常丰也是经营的好手,虽然只有玄级中段,但另两人,廖云苍和孙崇俭,都是地级修士,想来应该问题不大,而且信中说,三人连同还在路上的李东藩,都受我节制,听从我的安排。说起来,神苍,廖云苍还是你的本家。”

    “我没什么本家。”廖神苍愀然不悦,脸上陡然浮现起一团不常见的阴云。

    “算了,当我没说。”秋南嘉微微一笑,并未计较这名手下的态度,事到如今,她有了另外一重思量,虽然还没有弄清商会的背后,华帝门和天理门到底要做什么,但从最近他们在齐国的严正关切下,分割了冬泉山来看,两者的策略正变得主动且激进,这也就是意味着,自己有更广阔的空间一展身手。

    阴损的招数……其实也不失是一种策略,她骤然联想起最近的种种,有些人因为资金充裕,用价格战打压对手,在自己资金不是很宽裕的情况下,或许动用些武力,能起到更好的警告效果。

    或许应该和力宗的余小曼联手。说起来,这女子也算干练,可惜修为差了点,当然,这也是诱对方入局,合作共赢的基础之一,几次接触,秋南嘉看得出来对方对于更高境界的渴望,余家不缺资源,此女之所以未能提升,想来也是一直委身商业,缺乏历练的缘故,这么想来,这余小曼对于合作,可能更持欢迎态度。

    情报显示,这女子和江枫还认识,且曾经交往甚秘,这拈花惹草的家伙,倒是处处留情,秋南嘉心中嗤笑一声,身在巨阙城,远离浅山宗,有关江枫的情报,倒是少了些。最近一次,也是江枫发文到真武城询问合作派遣修士的事。

    这家伙,真是一点也不肯吃亏啊,秋南嘉双唇翕动,双瞳中金光流连,她忽然想起伏元镇的事情来,待到此间事了,是时候逼他就范了。

    …………

    行在路上。

    江枫端坐于“逆风如意飞舟”之上,直奔碧云宗,与他同行的还有外事长老吴全忠、外事执事马元洲、龙博安,给事中顾延巳,之前,苏黎清莫名其妙的送来家信,故意提及了赤霞门想要加入金城盟的事,有关这一点,江枫没有想清楚缘由,便向顾延巳问策。

    顾延巳照例提供了上中下三策。

    上策是高调反对,既然赤霞门与浅山宗有旧怨,那么此时没必要遮遮掩掩,直接挑明便是,按照顾延巳的分析,赤霞门之所以想入盟,还是北部天理门的压力导致,而赤霞门短时间内应该不会被天理门攻灭,那便没有唇亡齿寒的忧虑,没必要放下仇怨接纳对方。金城盟的入盟条件,一向是需要宗内成员都同意,只要浅山宗反对,其他各宗即便同意,也没有办法。即便他们想说服浅山宗,也必须要拿出合适的交换条件来,如此想来,主动出击,无论最终结果如何,浅山宗都将获利。

    中策是与盟内某家保持一致,但一定要说出来,以示交好。金城派苏黎清已经先一步出手,只不过没有亮明态度,这个时候应和对方,诚然算是友善之举,如今战事方歇,尽量交好盟内各家,实乃明智之选,对于商路的畅通、运转,修士游历、借用洞府,都算得是极为有利的一件事。不过在中策之中,还没有表明态度的清禹宗、黄龙派和碧云宗,也可以考虑。清禹宗是盟主,也是实力最强的一家,与他们保持一致没有什么风险,但收益也最低,黄龙派存在感不高,顾延巳建议先不考虑,而碧云宗远离浅山宗,与他们交好,符合远交近攻的策略。

    “而且,掌门您不是一直怀疑,碧云宗为何在盟会上帮我们么,只有多接触,才能了解真相,毕竟我们的情报系统,很难触及到那里。”

    说的很有道理,这件事也一直是个困扰,没有情由的友谊,的确值得怀疑,江枫心中对此事一直耿耿于怀。郑轶雨负责的情报系统近来有所收缩,毕竟战事已歇,各宗都会从战争中抽身,转而关注起宗内的事情来,此时,对于可疑人员的排查,定然会严密得多。不过,趁着战争的间隙,郑轶雨在流民之中安插了数十人,如今,情报网足以覆盖清禹宗北部,洪山镇南力宗新得之土,以及乐林门故地,金城派的西部,虽然相比最盛时差了很多,但也远胜战前。

    情报网的资金耗费惊人,按照目前的估计,达到了每年六枚三阶,要知道,浅山宗修士和七司的薪俸,也不过是二十四枚三阶,更新后的罗川大阵和洞府的维护费用,每年也只有十二枚三阶而已。

    何况,组成这个情报网的,多是凡俗之身,修士只有两人,初登仙的郑轶泊和王悠之,两人年龄不大,经验不丰,但贵在是宗内故有家族子弟,忠诚不虞多虑,至于其他凡俗,按照郑轶雨的说法,除却明镜司原本的人员之外,多半依赖于灵石,才能保证其忠诚。

    情报虽好,但也费钱。

    对此江枫是认的,即便花更多的灵石,也是值得的。就在最近,依赖于这个情报网的帮助,除掉了两股外宗的奸细,以及一伙流窜于中北部各镇的盗匪。

    “选择碧云宗,还有什么原因?”江枫总觉得顾延巳有话未说,此时他就坐在自己身边,与他人各自驾驭飞剑不同,江枫此举也是借此暗示众人,自己对于顾延巳,还是相当信赖的,这对于顾延巳在宗内站稳脚跟,也是必要的。

    “我还缺一名道侣,想多寻些机会。”顾延巳哂然一笑。

    “孙思菱不合适么?”

    “我个人比较喜欢成熟一些的。”

    呵,感情是觉得孙思菱年纪小,话说小一点不好么,江枫心中轻笑,随即猜测他可能是想找名筑基修士作为道侣,而不是练气修士。

    “所以你说的下策,只是用来凑数的吧?”

    “不敢不敢,”顾延巳面上惶恐,但江枫知道他家伙胆子大着呢,“坐等赤霞门来谈可以,虽然有些被动,但按照盟约,他们也躲不过。”

    按照盟约……话说盟约已经被破坏好多次了,世间最重要的是交易,否则就连浅山宗,恐怕也入不得金城盟,合约规定的玄级修士入册,负责巡靖四方,因为这场战争的变故,拖着一直未能执行,各宗还是谨守边界,自行防范危险,至于灵地的统一管理,除却各家为了需要,促进开放了清禹宗的三阶灵地之外,余者则丝毫没有共享的诚意,虽然有列出使用价格,但却不约而同的设置了高价,想来防范的心思,远比合作共赢的想法来的更浓,更烈。

    也许有一天,盟内某家有了压倒性的优势,并能引导各家前行,这些停留在纸面上的约定,才能坚定的执行吧,虽然同样认同合作共赢的理念,但眼下,换位思考,让江枫恪守盟约,他也是一百个不愿的。

    天高云淡,碧云宗遥遥在望,这个时候,他忽然见得一道遁光,飘飘摇摇,从不远处的城池飞出,直奔自己一行而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