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十代掌门 阿布有糖

第五百三十三章 假亦真时

    “想来我们一介金丹,竟然被逼迫做这种下贱之事!”

    潜龙湾东北岸的一处荒芜海滩附近,公孙牧和公孙盛一袭葛袍,在海面低空飞掠,间或抛出一枚枚碗口大小的饵料,这些由粗大肉块绑在一起打造的食饵,颇受海中游鱼的喜好,而那饵料偏偏极难啄食下来,只有体型略大的海兽,才能将其整个吞下,但这种“天赐”的美味,并不是白吃的,不一会儿,两人身下的水面上,便聚集起近百只大大小小的各色海兽,循着饵料的香味,追踪二人,跃跃前行。

    “无聊的伎俩。”

    公孙盛随口抱怨道,对于公孙牧先前的吐槽不置可否,事实上,自从被那两位元婴拘禁,他们二人的一举一动,便全由对方掌控,并且全然不知对方目的,不过十几天下来,他们二人也得以知悉了对方的名号,其一是齐国元婴田义成,而另一人,则是名散修,名司马寇南。两人应算是多年的朋友,一举一动都颇有默契,这让存心逃走的二人,一直未能得逞。

    啪!

    公孙牧随手打出一道灵力,将一只跃出海面,想要强行攻击二人的海兽击退,随后不无担忧的道,“冥冥之中,我总觉得有大事发生。这些海兽虽然勉强只能算是一阶灵兽,但聚集得多了,一定会引得有心人的注意。说不定,包含我们在内,都是其中一环。”

    “别胡思乱想了,大事就在海中央。”

    “你怎么不早说?”循着公孙盛的指引,公孙牧瞥了一眼西南方的天际,那里正有阴云积聚在一处,间或有枝状的闪电贯穿其中,不过这在潜龙湾附近的海面上乃是常事,毕竟如今乃是盛夏时节。

    “即便知道了,我们也无法离开。不过我之前听到了那两人的只言片语,他们来此的目的,似乎并不相同。所以,逃走的机会不是没有,但必须先解决这件东西。”公孙盛随意瞥了一眼右手上的骨玉手环,只要有这个东西在,他相信那两位元婴,能随时找到自己。

    “强行破除不是太难,但必须有事情吸引那两人的主意,才能有足够的时间筹划。”公孙牧摩挲了那手环片刻,感受到其中汩汩的脉动,正与袖中暗自拿出来的那枚古怪的碎片交相呼应,恍惚间,他似乎觉得有股精纯的能量,从那手环之中被强行抽离,就连其中的釉青斑纹,也浅淡了许多。

    这古怪的碎片,定非凡物,他心道。

    与此同时,在海滩附近的半新茅亭下,田义成和司马寇南并肩而立,眺望着远处挥之不散的阴云。

    “有一枚手环上的印记,变得浅淡了。”田义成心有所感。

    “无妨,你我合作打下的烙印,想要破除,没那么简单。”司马寇南颇有自信,“天道已经出现端倪,两名金丹加上一众海兽,不管怎么说,都是轻而易举能吞下的饵料,群雄环伺间,它没必要拒绝这份唾手可得的美味。倒是我,应该早些出发了,否则加上你,目标太大,倒是会引得它警醒。”

    “假亦真时真亦假,这天道比你我想象的要谨慎小心得多,只是如今这番尝试,便已经费劲心机了。想来即便得到,也要花费不少精力除掉其中灵魂印记,否则即便不被反客为主,也会影响道心清明。”

    “哈,那是你的事,而且你要先得到才行。”司马寇南嘴角微翘,敛起一旁石桌上的两件法器,“义成兄,你我多年相交,到最后关头才肯把法器借我,起码的信任呢?”

    “少贫嘴了,要不是你走了内人路线,我一件都不借。”田义成随口哼了一句,“切记,古宝永恒之塔的主人虽弱,但许福宁应该不会轻易善罢甘休,尽量避免冲在前面,木秀于林,风必摧之。”他正要叮嘱老友更多,却见司马寇南的身影已经越来越淡,便只能微微叹气,随而身形飘忽,同时消失在亭台左近,再无踪迹。

    …………

    四外海水茫茫无际。

    江枫正要因这团突如其来的晦暗做出防备,却发现这团挥之不散的氤氲之间,正裹挟着自己先前抛出去的那枚竹简。

    呵,万灵邪君这家伙,早就有准备的提前做出规避了么?

    无论是灵力还是神识探入这团晦暗,都如同打入普通海水一般,并无多少异常。不过既然扔了出来,正如覆水难收,江枫也没有将其再次收回的打算,便干脆借着海面上透过来的些许光亮,寻了宝船的行迹,快速缀了上去,虽然被宝船拒绝入舱,但宝船的主人应该只是想让自己留在外面做饵,至于牺牲饵料,在能够顾及的范围内,想来对方也不会轻易放弃自己,他随即想起二师兄宇文浩齐的那句话,便更加坚定了这个想法。

    这个时候,江枫忽有所感,登时便放出腰间灵兽袋中的四阶“金壳玉霓龙蜥”,微光乍现间,便与其融为一体,同时信手打出两道普通的三阶隐身符,符箓固然普通,但在得来灵兽时,他便曾经暗自尝试过,其对于隐身类效果甚是亲和,有相互映衬,彼此相互强化的作用,尽管在众强环伺间聊胜于无,但也好过没有。

    有诡异的物事游过左近,激起水波荡漾的细碎声响,混杂在上方的浪涛之中。借着隐身符的效果,以及灵兽的潜遁功效,江枫悄然前行,但距离那疑似已经开始减速的宝船还是更远了些,这个时候,他发现那团灰濛的晦暗,也紧随自己而来,而在那团晦暗的后面,正有两道细微的潜流,在附近徘徊,虽然不易察觉,但想来应该没有提前做出应对,故此,以自己的探查能力,还是能发现异常。

    有人跟来了。

    这是在跳入海中之前,早在预料到的事,只是没有想到来的这么快。江枫进一步减慢了速度,削弱激荡水流的程度,但因为实质躲在暗处,他得以渐渐远离那两道细微的潜流。

    一个人影耐不住性子,从那潜流之中显现,乃是裹着一袭黑袍的女子,兜帽已经摘了下来,露出火云般的秀发,正是那位出自油乃部落的婕云夫人。她俏脸微寒,左右巡视片刻,再度吞下一枚丹药,想来应是便于在水下行动的物事,右手俏指弹出一道灵力,打在身后激荡的水流之中,另一个身影不得不显露出来。

    却是袁辉越,那位负责镇守南宫家族海港的伪天级修士。

    他怎么也来了?

    江枫忍不住暗想道,身形再度后退,行动却愈发谨慎,这两人已经现身,对于借助灵兽遁形的自己,说不定会有些探测手段,正兀自担心时,那两人却先一步发现了那团裹挟竹简的晦暗,不由得向那团可疑的目标游来。

    当此时,那团晦暗之中却突然射出一道微不可查的蓝光,打在左近被“金壳玉霓龙蜥”化身包裹的江枫身上,江枫只觉得那灵兽一个激灵,与周遭海水融合的体表,不由得泛起一阵异样的涟漪,虽然很快便消融不见,但这须臾间的变故,却骤然引起了那两人的注意。

    不好,暴露了。看

    万灵你这老鬼竟然坑我!江枫登时加快速度,而那团晦暗却借此机会向一旁漂移,避开了那两人的关注,江枫速度不快,距离那两者的距离越来越近,他甚至能感受到附近海水正变得温热,那应是后面两名高阶修士抛出的抓捕手段。

    忽然,上方却有一个人影骤然落水,激荡起一团硕大的水花,无数气泡随着混乱的光影冉冉升起,见此阵势,江枫不管不顾,直奔那落水地而去,有更明显的目标吸引追者,显然更好些。

    然而更多的人影却接踵落了下来,江枫登时稳住身形,向更深处遁去,却见上方落水的第一人已经止住去势,正是身体先一步发生变故,逃走的伪天级修士敕力玄虎心。

    他怎么去而复返?

    隔着忽然变得浑浊的海水,江枫看不见他的细微表情,只道他应该还活着,正试图向远离宝船的方向急速遁去,然而追者不止一人,仅仅是江枫见到的面孔,便有两名生疏者,并不在师兄宇文浩齐先前的预估之中。

    其中一人止住身形,并没有径直追上去,正是灵笼商会的会长东方笠,他瞥了一眼疑似早已在水中停留,速度不快,看似寻找着什么的婕云夫人和袁辉越,又环顾四周,第一时间发现了正向远处逃遁的那团晦暗,右手只是一张,便有六条激荡出无数气浪的锁链,从肘间急速飞出,那锁链末端,六只斗大的飞爪骤然张开,释放出无数彤红的细线,相互勾连成笼,将那团晦暗的去向尽数锁死。

    那团晦暗没有抵抗,任凭那牢笼快速飞回,直到了东方笠身侧,被对方擒在手中,江枫登时暗觉不好,忽然感到掌心处一阵火灼般的炽热,那贴体伴生的灵兽耐不住这般变故,登时解除了脱体,江枫的身形,便立即显现在三人面前。

    与此同时,东方笠手中的竹简,迅速化为粉末,崩解在冰冷的海水之中。

    临行还坑我一次,被三名元婴同境界修士盯上,江枫也弃了立即逃走的打算,舌下仅为二阶丹药的“避水金丸”已经融化大半,如果不想办法摆脱眼前困境,快速找地方换口气的话,自己恐怕先一步被淹死在这海面之下,思及此处,他暗暗扣紧了袖中刚被祭出的“焰锋炫光枝”,这只能用来吓人的符宝,应该是眼下唯一的可用手段。

    二师兄怎么还没出现?

    他暗自想到,然而求人不如求己,他想都没想,迅速擎起在灵力冲涌下闪烁耀眼光芒的“焰锋炫光枝”,佯装不熟稔的模样,奔着三人中间的空隙,猝然激发。

    那三人本已经向着江枫围拢而来,因为同样忌惮彼此,故此速度慢了三分,然而江枫手中骤然亮起一道赤红的光束,那光束足有一丈粗细,沿途的海水,尽数被其激荡,泛起无数灼热的气泡。

    距离最近的袁辉越不由得向一旁急退,呼吸间,体表迅速浮现起一团紫晕,但那激荡的威能还是从身侧刮过,他正要激发腰间的一件防身法器,却忽然意识到,这看似雄浑无匹的手段,其实稀松平常。

    嗯?

    他心中冷哼一声,登时将体表紫晕解除,佯装被劲力冲击到了的模样,身形急速后退,右手捂住左肘片刻,在外人看来,似乎堪堪稳住身形。

    宇文浩齐的这位师弟真是一身古怪,隐遁的本事说起来高明至极,但又不持久,错漏百出,而且还用这种下三滥样子货手段迎敌,他不由得暗想道,随即为自己的表演自鸣得意,心道,我这应该算是立了一功吧,回头还要找宇文浩齐结账。

    袁辉越余光瞥了一眼远处的两人,似乎是看到了自己的狼狈,两人的速度又慢了三分,不过随着目标再度消散在海水之中,两人再度缀了上去,只是此番,行事更为谨慎了些。

    看起来还是没让这两位死心,宇文浩齐,你这家伙的委托,还真是棘手的很,话说既然是你的亲师弟,你怎么不自己来做,还要求到我身上?袁辉越心中喟叹一声,都说人情债难还,我还是忍了吧,他没有急于追上去,而是祭出了一口黑光萦绕的硕大圆盾,护住心口,完成嘱托固然重要,但在此等混乱的环境下,先活下去才是王道。这一点上,袁辉越很明白自己的实力,不足以在此间纵横驰骋。

    …………

    宝船依旧破浪前行。

    躲在阴云之间的夕阳,已经没了踪迹。愈发汹涌的浊浪之上,一道凭空被撕扯出的光晕之中,赫然凝练出一道青白色的石柱,那石柱只有半丈长短,一人粗细,但却光芒如织,一时间宛若明灿的旭日,照亮了左近海面。

    原本在四处追踪目标的众人,忽然都感觉心中被莫名沉重的物事撞击一般,止住了身形,其中数名,更是浮出海面,透气的同时,观察起这奇怪的目标来。

    真视道标……

    其中一人喃喃自语,正是覆海门掌门罗君集,而在另一处海岸,躲在银白面具之下的袁益都也郑重起身,观察起那青白石柱附近的情况来。

    一个身影骤然出现在那石台附近显现,又撕开左近的空间,径直跳脱进去,显然,这位是负责放置此道标的修士,似乎已经完成了任务,又对此间的事情漠不关心,他匆匆逃离,没有留下一丁点线索。

    是谁?

    又会发生什么?

    七八道目光锁死了那光芒熠熠的石台,而与此同时,对此毫无所知,正在青白石台下方海面,暗流之中潜行的江枫,忽然感到一阵心悸,他不由得扯了在袖中早就备好的布袋,一道灵识打过,“魅心魔晶”和“心锁玉成扳指”脱出,却见正有一团紫光萦绕其上,疑似有大事即将发生。

    来的还真是时候。

    然而身侧一道锁链已经疾行至此,正是元婴东方笠的手段。

    方才的威吓没起作用,还是想尝试一二么,我浅山宗可是与贵商会有不少合作的啊!江枫心中顿时涌出一阵急火,仓促之间却立即权衡了轻重缓急,不由得将手触到储物袋,想要将“太阴槐灵棺椁”扯出,将那两件更为棘手的物事扔掉,以规避被“千面紫苏真君”附体的悲剧发生。

    然而这个时候,左近周遭的空间,却忽然被一股莫名的力量禁锢,混沌间,识海之中一阵激荡鸣音,借助古宝永恒之塔,江枫得以迅速摆脱了桎梏,却见一只莫名的大手,随着一个微胖的身形骤然浮现在左近,那手中正有团蕴含无数威能的雷光显现,向自己手中的扳指和“魅心魔晶”摄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