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十代掌门 阿布有糖

第五百三十四章 云机藏锋

    咔!

    原本如陷入泥潭之中,进退不能的牢笼陡然崩解,江枫刚刚听得远处一声痛苦的低吟,便见得手中的“魅心魔晶”,陡然绽放出一团华光,那华光不带半点温热,却有膨胀欲出的迹象,凌空凝练出一团人形虚影,他心中忍不住大叫一声“不好”,暗忖自己动作还是慢了三分,说不定这须臾间的疏漏,便让那“千面紫苏真君”偷了空,附着在自己身上,借以脱离窠臼,离开那不知藏在何处的“罪城”。

    然而正当此时,周身那已现威能的密匝雷光,骤然向自己手中围拢而来,感受到那蕴含无尽毁灭威能的力量,江枫登时便将“魅心魔晶”和“心锁玉成扳指”彻底甩出,自己则将体表但凡能动用的灵力,都注入到脚下双踝处贴附的两件低阶铁环状法器之上,这东西还是临行前采购的,只有一个功用,便是注入灵力后会产生重若千钧般的力量,足以让自己借此快速沉入深海,这在不方便腾挪的海水之中,实数一等的实用品。

    来者明显并非奔着自己而来,江枫很快便发现了这一点,那“魅心魔晶”上的人形虚影,很快便被响彻着爆鸣之音的雷光包裹,与被灼成气浪的海水一同,被撕成无数散碎无形的风痕,就连那“心锁玉成扳指”,也被骤然溶蚀,成了一团无用的废料,随即被弹飞到不知名的所在。

    然而江枫顾不得心痛,因为原本追来的三名强者,似乎并未因为这突如其来的变故离开,而是循着自己泄露的踪迹,下探了数十丈,即便自己的感知并不敏锐,但却可以毫不费力的探知到对方的存在。

    因为对方根本就没有遮掩。

    但这三道浑厚的气息,很快便被疑似来自海面之上的一道强横的气息遮掩,如同烈日下的烛火一般,变得微不足道,与此同时,江枫再度感受到一阵没来由的浅淡心悸,忽然听得上方贴近水面处的一声冷哼。

    “混蛋!我鲁东来竟然被你们合伙骗了!”那振聋发聩的怒骂刚刚传来,上方的海水便忽然变得沸腾,数道千钧凌压接踵而至。

    “成事不足!”

    江枫忽然感到脑海中一阵急速冲涌而上的眩晕,余光只瞥见自己两肩的法袍随之快速崩解,无数血气不由自主的透过溃烂的皮肤渗出,昏迷间,识海中一声激荡,古宝“永恒之塔”随即驱散了迷离,双目随即恢复清明,蚀骨般的痛楚却接踵袭来,他赶紧再度激发法器下坠,却见上方已经多了一道袍服崩解的尸体,微光激荡间,火云般的发丝如水草般散乱,正是婕云夫人,而在远处的斜上方,一道身影正不断激发各式符箓,胡乱应付着不知从何而来的危险。

    海水却疑似清澈无害。

    上方的海水有剧毒?那自称鲁东来的家伙,在怒火难抑的瞬间,对这片海水做了手脚?江枫不敢深想,看那挣扎的东方笠似乎短时间内没有找自己麻烦的能力,而另一道疑似属于袁辉越的气息,已经趁机远遁,他赶紧稳住身形,不再下坠,直奔远方的黑暗中遁去。

    上方的猛毒,似乎短时间内都不会散去,如今逃为上策,他不由得想道,随即赶紧吞服了数枚丹药,然而两肩的伤势,仍没有半点愈合的迹象。

    呼!

    还好自己远离水面,正巧有婕云夫人攻击自己,无论是猛毒,还是劲力被化解了大半,才免得受到重伤,这鲁东来,怒火难遏间,下手还真是不分敌我,江枫心中抱怨,速度更不敢减少半分,只是在更加晦暗的水下,根本分辨不清方向,但这似乎不重要。

    活着便好,要知道,自己可是这片海域之中,除却宝船之上乘客,最弱的一人,没有之一,他随即想到,鲁东来既然被骗了,那岂不是说,千面紫苏真君,已经成功的降临于世了?

    …………

    海面之上。

    原本吸引众人的青白石柱之上,一道如烈火般的铭刻,已然将其从中部剖开,而围拢而来的众人纷纷让开通路,直到修为更胜众人一筹的天级修士鲁东来驾临到附近。然而他只是匆匆一瞥,面上冷峻不减反增,甩出一道苍穹般的劲力,打在那似乎藏有无尽玄机的石柱之上,那石柱中心处的火光随即腾起,激荡起一团氤氲般的光罩,在那光罩之上,渐渐现出一团虚影,正是一宫装妇人模样。

    “你待如何?”鲁东来怒喝道。

    “按照约定,拿回本来属于我的东西。”一道声音从那石柱之中激荡而出,青白之色随即变得阴沉晦暗,随即崩解在众人的环伺之中。

    “那便来取吧!”

    鲁东来冷哼一声,环顾一周,无人敢直缨其锋,人群之中有数名熟知其手段者,更是隐隐退后了几步,虽然并非九老头首座,但其战力绝非凡类,虽然有传闻他前往天元南陆,无功而返,乃是因受了南陆强者狙击的缘故,但那并不足信,以围拢众人的见地,能让此人放弃九老头的尊位,离开北陆者,除了与其亲善的首座,他人绝无半点劝说成功的可能,何况,传言中九老头中的数人,都曾经受过他的恩惠。

    但他们今日似乎都不在现场。

    在距离此间甚远的宝船附近,凌空而立的宇文浩齐远眺着此间发生的一切,思绪不禁飘飞,回想起那些不为人知的过往,心中忍不住叹息了一声“可惜”,却见一道赤红光芒冲天而起,直奔远方而去,他不由得心生警觉,感知到一道浑然无匹的力量,骤然在极远处滋生浮现,再难遏制。

    师父说的没错。

    即便用心去阻挡,想必那“千面紫苏真君”,也定会按时降临,这是她前往罪城前留下的暗笔,也是与当时众人的约定,并不是过了千百年的岁月,便可以轻易违背的,鲁东来固然是师父和首席的盟友,但先前的约定也是约定,无论是师父,还是首席,此番都无法出手帮他。

    此番,便要看你自己的造化了,相比真身困在罪城,不能完全脱离的千面老贼,你是胜是负,便全看自己了。

    这便是身怀“云机藏锋”天道者的宿命,想当年,千面也是面临如此类似的境地,只不过,她侥幸胜了而已。

    …………

    冰冷刺骨的海面之下。

    借用“虚无侦宝金梭”快速逃离的江枫,发现有一件宝物一直远远缀在自己身后,这是此法器的【侦宝】效果探知到的,他一开始也甚是奇怪,但却不敢妄自停下来去查看,但半个时辰之后,危险似乎已经远去,他便忍不住止住身形。

    然而那宝物,竟是婕云夫人的尸体……

    江枫心中一阵恶寒,随即想到,或许这位强者身上,藏有自己不知的秘宝,想来这极有可能,毕竟她出自极西的油乃部落,并非散修。不过他仍然不敢上前窥视,盖因这尸体漂浮跟随自己的行为,极不正常。

    除非她还活着。

    想到在宝船之上,那些游走在婕云夫人周身的无名虫豸,江枫便登时觉得此事极有可能,便重新含了一枚避水金丸,本着“宁错过,勿陷入”的想法,再度远遁,深海之中,辨别方向极难,而自己明显已经偏离了宝船行进的方向。

    正当惆怅间,顾虑着是否浮到水面之上时,却侦查到不止一只海兽的气息,行将躲开,掌心处却传来一团温热,正是万灵邪君的信号。

    怎么,坑我还不够么?

    江枫心中疑窦丛生,当此时,远处凝重不化的黑暗之中,数只头顶绽放光亮的海兽从中遁出,不一会儿,便有更多奇形怪状的海兽纷至涌来,它们或游弋,或逡巡,或翻腾在左近,没有上前,更没有展露出敌意,直到两道明显压过前者的气息疾行而来。

    两名并未完全化形的妖兽?

    乍一看到这两人,江枫心中便有了明悟,虽然来者也是人形为主,但其身上赘生的异骨数量,却明显超过普通妖族,其中一人,更是生有四只手臂,上面覆满银白的细密雪鳞,面目虽然清晰可辨,但却惨白阴森,即便相貌最粗犷的妖族,也比两人要俊美得多。

    身侧一只数丈长的虚胖游鱼,忽然隔空吐出一个水泡,将已经脱离隐身的江枫,以及这两位气息堪比伪天修士的未化形妖族,与周围海水隔离开来。

    “昆太斗!”

    “龙俊!”

    原来是这两位,江枫抱拳回礼,随即想到了万灵邪君先前的交代,他所提及的朋友,应该就是这两人了,便没有刻意隐瞒自己的名号。

    话说他这样的亘古强者,怎么会有这样的朋友?完全未化形的妖族,在陆上已经几近绝迹,想不到在深海之中,还能得见。

    “万灵邪君虽然有些交代,但语焉不详,不知道两位到此,有何指教?”

    “我们二人来接应你,规避危险。”昆太斗的声音呜咽,勉强可以辨别清晰,他随即瞥了一眼浮在上方的尸体,信手一摄,便有数条血肉凝练的触手,从尖刺丛生的肩部飞出,将婕云夫人的尸体拉到近前。

    不可!

    江枫正要阻止,却已经来不及,那尸体已经被昆太斗抓入水泡之中,他毫无顾忌的在那略有残缺,但却山峦起伏的尸体之上摸索了片刻,便得到数件贴身法器,以及一枚造型别致的储物袋,他也没鉴别,便将储物袋扔给了一旁的龙俊。

    “尸体给我,用来炼丹不错。”龙俊也不谢,还直截了当的提了另一个要求。

    “浪费材料,还不如直接吞服。”昆太斗哼了一声,也没争辩,眼见着对方将尸体摄走,装入了储物袋。

    果然是死透了……原来是我多虑了,江枫见对方没遇到任何困难,便将婕云夫人的尸体装入了储物袋,心中便有些后悔自己之前的小心来,“玲珑宝光”打过去,一件橙光辉映下的法器,被昆太斗收了起来,想必是之前自己借用“虚无侦宝金梭”探知的存在。

    明珠暗投。

    心中虽然感慨万千,但眼下,江枫更关心自己的处境,却见那两人又上前了一步,“真君有所交代,一旦救下你,便同你一同回到他的洞府便是。”

    回洞府?是那么容易的事么?

    江枫逃遁期间,就曾经念想着万灵邪君的洞府,思忖着一旦事有不济,借用这种手段逃脱,也是个不错的思路,然而在深沉的海水之中,却一直未能如愿,洞府恍若游离不定的存在,一直无法准确锚定,故此,江枫也不敢妄自尝试,生怕不经意间,传送到某处空间裂隙之中,进退不能,到时候岂不是生不如死?

    然而此时感知,万灵邪君的洞府,却赫然呈现在识海深处,清晰可辨。

    这……江枫环顾四周,不知道是因为这些存在的缘故,还是这本身就是万灵邪君的伎俩,经历了之前种种,他更怀疑是后者,思及此处,他故意笑了笑,故作真诚的道

    “邪君真是多虑了,如今我看这形势,多半已经脱离了危险,去邪君洞府,就大可不必了吧?”

    却见两人纹丝未动,然而一旁的各色海兽,却似乎更早侦知到两人的心意,围拢的更密了一些。

    这些不入品级的海兽,我本事虽然稀松,但还是对付得了的,江枫忍不住心中权衡,只是不知道这两名堪比伪天的未化形妖族,战力又当如何?

    犹豫间,距离稍远,生有四只手臂的龙俊向前一步,“江道友,既然是万灵邪君的安排,我想一定有他的道理,我们还是尽快出发吧,此地距离战场虽远,但仍在潜龙湾的中部,以那些强者的速度,倘若真心想要找你的晦气,也不是极难的事。”

    言毕,他右侧的下臂随即一摄,手中多了一把通体赤黄的尺长如意,在身后的气泡边缘一点,一团并不完美的白斑随即浮现其上,半透的气泡随即变得凝实,不断的向内收缩,偌大的空间,旋即缩小了一半有余。在外间环伺的海兽,也因而靠的更近了些。

    箭在弦上,由不得我的模样。

    “我想两位误会了。”

    江枫登时有了明悟,从刚才这龙俊借法器操控灵力的手段来看,在伪天级修士之中,当算不得精妙,至少相对二师兄宇文浩齐而言,差了不止一点半点,只比不通法器操控的英歌要强上少许,但这等手段,在深水之中却显得异常精妙,试想即便二师兄亲临,也需花费些心思,方能做到此点。

    观两人模样,应是长期生活在海中,占据的是地利,这点着实比不了。

    “我只是听闻有天道‘天煞孤星’出现在此地,故此生出几分好奇心而已,想要远远的看一眼,如果两位不感兴趣,我们现在就走便是。”

    天道?

    两人眼中现出迥异的光芒,却见龙俊转身道,“怎么,那家伙没说?近在咫尺,为何不取?”

    “说了,这件事与今日的事情无关。而且,那天道不是你我二人的实力能够染指的。”昆太斗瓮声瓮气的道,“别忘了我们和葵集君的约定。”

    “葵集君”又是谁?

    江枫陡然捕捉到一个从未听闻的名字,余光暗自瞥了眼昆太斗,他似乎也意识到了不妥,登时拔出了一直擎在背后的杂色珊瑚状法器,略有滞涩的灵力注入其间,那法器顿时如枝蔓般快速滋生,将左近空间尽数锁死,也同时抓住了江枫和一旁的龙俊。

    略有些嵌入血肉,但还不至于产生影响,江枫登时有所感。

    “走吧,现在就走!”

    …………

    晦暗的海面之上。

    公孙牧强行稳住身形,瞥了一眼身下原本雀跃翻腾的海兽,忽然有大半失却了生机。他随即感知到一股莫名的死气,向着自己包裹而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