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魔临 纯洁滴小龙

第十九章 争功

    “阿猜度!”

    神箭手同伴的死让蛮人大汉近乎发狂,他和阿猜度是首领手下的两大勇士,这么多年来一直随扈在首领身边,早就是如兄弟一般的情谊。

    “我…………我要杀了你!!!”

    蛮人大汉举起自己手中的刀向刚刚被他踹飞出去的梁程冲来。

    梁程的左臂中了箭,此时躺在地上,似乎是因为伤势过重,所以没有站起来。

    “啊啊啊啊啊!!!!!”

    而这时,先前一直躲藏在角落里的郑凡大叫着举着刀冲了出来。

    先前他躲起来,是不想当累赘,但这会儿再不出来,梁程就要被这个蛮人大汉给剁了。

    梁程依旧躺在地上,看着另一个方向一边喊一边向这边冲来的郑凡,嘴角露出了一抹笑容,摇摇头。

    出发前一晚,瞎子北曾把他们秘密召来谈过话。

    瞎子北说,我知道大家现在心底对主上,还是不那么瞧得起的。但说到底,可千万别忘了,我们,可都是主上创造出来的。

    如果将现实世界比作一个牢笼的话,主上当初可以说是一直被锁铐在牢笼之中,而眼下,只需要我们给予主上一个可以自由发展的环境,作为能够缔造出我们的造物主,他日后肯定能成长成足以带领我们且真正值得我们去跟随的首领!

    郑凡现在,是真的豁出去了。

    他知道那个蛮人大汉很强悍,哪怕对方身上不闪光,自己都不是人家的对手,但在这个时候继续哆哆嗦嗦地藏在角落里看着梁程被砍死而无动于衷,只奢求对方可以不要注意到自己好让自己保住性命……

    这,不是郑凡的性格,他是已经死过一次的人了,在这个世界里,每多活一天,都是赚的,所以,他不想抱着遗憾去苟活!

    也因此,哪怕郑凡输出全靠吼,

    至少,

    他还是冲了上来,

    而且,

    吼得响亮!

    “唔……咳……”

    冲锋中的蛮人大汉身体忽然一颤,身形直接止住。

    他有些惊愕地低下头看向自己的掌心,掌心位置,已经是漆黑一片。

    “噗!”

    一口泛着污浊气息的血从他嘴里喷出,身体随之开始抑制不住地颤抖。

    他中毒了,而且是很可怕的毒,毒……来自于那个燕国男人的指甲……

    郑凡已经冲到蛮人大汉面前了,但蛮人大汉只是很茫然地抬起头,看着逐渐和自己拉近距离的郑凡。

    他想举起自己的刀,

    但,

    “哐当!”

    他的刀,

    落在了地上。

    他想挥起自己的拳,

    但他的身体却开始抑制不住地向后倒去。

    “啊啊啊啊!!!!!”

    郑凡脑子里已经没有多余的思考了,他冲到了一定距离后,直接将手中的刀使尽全力地劈砍了下去!

    “砰!”

    “砰!”

    第一声倒地,是蛮人大汉摔倒在了地上,嘴角不停地溢出鲜血,生机已经被尸毒彻底绞杀。

    第二声倒地,是郑凡,因为蛮人大汉的倒地,他的刀,挥空了,在这不顾一切的惯性牵引之下,郑凡也摔倒在了地上。

    远处,一脸翔的薛三还不忘发出一声欢呼:

    “主上威武!”

    郑凡有些不敢置信地看了一眼自己身侧躺着的已经死去的蛮人大汉,呼……他心底没有丝毫自己没能亲自手刃对反的遗憾,有的,仅仅是劫后余生的强烈庆幸。

    不怕死,不等于,不想活。

    梁程从地上站了起来,他右手抓住箭尾,一发力,将那根箭矢从自己的左臂位置拔了出来,鲜血倒是没有流淌出来,只留下一个贯穿洞,洞口位置还有一层层黑色的煞气在环绕着。

    撕下自己的衣服,将伤口包扎了几圈做遮掩后,梁程走过来,对躺在地上还在大口喘气的郑凡伸出了手。

    郑凡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笑,伸手,抓住梁程的手,站了起来。

    “天呐撸!”

    那边,薛三发出了一声惊呼。

    “主上,这儿抓到一条大鱼了!”

    郑凡和梁程马上走过去,看见先前两个蛮人所冲出来的地上,有一个身上中了两箭还有好几个大创伤的老者靠在那里。

    老者身上的甲胄虽然已经坑坑洼洼了,但依旧能够看出其之名贵,在蛮族部落里,甲胄还能追求美观,已经是绝对的奢侈了。

    甚至先前那两个蛮人,应该是想护送这个老者逃出包围圈,才先将老者放置在这里想要快速地解决自己等人。

    老人现在睁着眼,十分愤怒地盯着郑凡三人。

    可以看出来,他虽然老,但若是没受伤前,应该也是个棘手的角色。

    “主上,这个老家伙抓活的话,功劳更大吧?”

    郑凡咬了咬嘴唇,道:“杀了。”

    “啊?”薛三有些不能理解。

    站在郑凡身边的梁程也开口道:“杀了,他应该看见了刚刚发生的一切。”

    对这个世界,虽然已经有了一定的了解,但这种了解还没有深入,天知道刚刚梁程的战斗方式会不会在这个世界里显得很另类?

    “啧啧啧,也是。”薛三同意了。

    而这时,似乎知道自己结局的老者忽然瞪着梁程吼道:

    “魔鬼…………魔鬼!”

    “嘿嘿,答对了。”

    薛三的匕首划了下去。

    …………

    燕国的骑兵已经控制住了战场局势,大规模的绞杀已经结束,现在,也就剩下对营地进行全方位的搜索,不漏过任何蛮人。

    有一支骑兵队伍,发现了一处很奇异的地方。

    五名骑兵,策马在一堆木板车前,每个骑兵的眼里,都带着浓郁的震惊。

    板车上,放着一排的蛮人头颅。

    蛮人的发型和燕人完全不同,燕人虽然地处北方,被中原几大国称为蛮夷之国,但那只是相当于后世的地域歧视。

    而蛮人的那种匪夷所思的发型以及他们喜欢在自己脸上和头皮上弄纹身和弄伤口花纹的风俗,使得他们的首级,极为好辨认。

    一个侏儒,蹲在板车上,

    一个左臂包扎了的男子站在另一侧,

    正中央,站着的那个男子一脸血污,且,他的手里还提着一个老者的人头,在其脚下,有一具无头的尸体。

    伍长的目光眯了眯,在这一刻,他有一种下令自己手下发动冲锋的冲动!

    那些个蛮人首级,固然贵重,都能算功或者算赏,但他更看重的,还是那个老者的人头,他大概已经猜出来那颗人头主人的身份了。

    中军那边,之所以还没有停止搜索,就是在找那个老人。

    对面,仅仅是民夫罢了,三个民夫,到底是多好的命,居然能够以诱饵的送死的身份,在这场乱局里拿到这么多的首级,且将这一战最大的功勋捏在了手里!

    薛三嘴里咬着一根草茎,很是嫌弃自己身上的味道,但他更嫌弃的,是眼前这五名燕国骑兵身上所散发出来的杀机。

    这杀机,是对着自己三人的。

    他扭了扭脖子,嘴唇微微翻动,小声道:

    “主上,他们打算黑吃黑啊。”

    争功,甚至不惜为此对袍泽下手,是军队里难以杜绝的一件事,尤其是,郑凡三人这装束在那几个燕国正规军眼里,只是民夫罢了。

    战马,开始刨动自己的蹄子,骑兵们已经按耐不住了。

    这会儿,还乱糟糟的,还能够动手,要是再耽搁下去,等搜捕结束了,眼睛就多了,再动手,也就不方便了。

    这名伍长最终还是下定了决心,扬起了自己手中的斩刀。

    “吼!”

    就在这时,一声低吼从五名骑士身后传来。

    伍长身体当即一颤,这一声兽吼,代表着谁来了,他们很清楚。

    骑士们马上策马转向,向那个方向低下头,同时右手捶打自己的左胸甲胄位置。

    “又是妖兽么?”薛三嘀咕道。

    边上的梁程也默默地直起了身子。

    而这时,郑凡看见了一头脑袋有双角面容看起来像是老虎的妖兽正在慢慢的向这边行来。

    这是一个长相很怪异的妖兽,但严格意义上去找相似点的话,似乎比先前在虎头城里看见的那位招讨使的大人胯下的坐骑,更像貔貅。

    妖兽上面,坐着一名身穿红色甲胄的青年,青年的脸,很白。

    在青年身后,有一名身穿着紫色长袍的老人剑客,抱着剑,一步一步地跟着。

    妖兽穿过了那五名骑士,直接来到了郑凡的面前,其身上所坐的那位红色甲胄的年轻将领,嘴角带着一抹意味深长的笑容,先是扫过了那些首级,然后再在郑凡三人身上扫过。

    在扫过薛三时,青年将领微微蹙眉,战场上,军营里,味道自然不可能清新芬芳,但这么浓重的味道就这么站在你面前,还是有些让人难以忍受。

    不过,片刻后,红甲将领微微弯下腰,盯着站在三人最前面的郑凡,道:

    “都是你们杀的?”

    郑凡点点头,目光和对方对视着。

    “怎么杀的?”

    “运气好杀的。”

    红甲青年坐直了身子,脸上的表情,让人有些难以琢磨。

    他催动手中的缰绳,妖兽扭头往回走,走到了那名骑士伍长面前。

    “可知罪?”

    红甲将领很平静地开口道。

    那名伍长愣了一下,而后马上下马跪伏了下去,

    “末将知罪!”

    军队里,可不兴狡辩这一套,也不是很讲究人赃俱获,因为你很难去想到,你到底是不是自家主将所要杀的那只鸡。

    “知罪就好。”红甲将领点点头。

    那名伍长闻言,惊恐地抬起头,喊道:

    “但他们只是民夫,他们只是诱饵!”

    意思是,这种层次的人,杀了也就杀了!

    红甲青年很平静地回答道:

    “他们现在,是袍泽。”

    紧接着,

    红甲青年轻声道:“七叔。”

    “嗡!”

    那名老剑客身上忽然释放出一道红色的光芒,剑锋出鞘,而后回归。

    “噗通!”

    伍长的头颅滚落了下来。

    其余四名骑士马上一起下马,跪伏在地上,瑟瑟发抖。

    红甲青年似乎不打算继续惩戒这些小兵,反而侧过身,看向身后的郑凡三人,

    “刷洗一番后,到我军帐来。”

    郑凡有些惊疑,而这时,那名抱剑老者的目光忽然扫了过来,带来一股冷冽的寒意。

    “末将遵命!”

    郑凡学着先前那位掉脑袋的伍长说话方式回应,然后双手抱拳,也没想着要跪下来。

    “呵呵呵…………一个民夫,居然自称什么末将。”

    红甲青年笑了起来,转而,似乎想到了什么,又吩咐道:

    “对了,那个矮子,哪怕洗掉一层皮,也不准进我的军帐。”

    吩咐完,

    红甲青年坐着自己的坐骑缓缓地离开了,那名抱剑老者依旧跟着他一起离开。

    危机,解除。

    郑凡长舒一口气。

    而薛三则是有些不满地嘀咕道:

    “臭娘们儿,居然敢嫌弃老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