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魔临 纯洁滴小龙

第六十一章 肉食者鄙

    骑在马上的郑凡,显得很是随意,姿态慵懒,若非身上穿着甲胄给强行撑着,可能会直接化作一滩烂泥。

    而郑凡身后的五名百夫长,则一个个面露苦,焦虑不安,仿佛被卖入青楼的第一天,无比的不愿。

    瞎子北的“事后诸葛亮之信”里曾提过,

    自他们在梅家坞动手后,郑凡必须要保持足够的高调才能确定自身的地位。

    不能低头,不能认怂,只要你一直高调着,就没人敢来惹你,甚至没人敢去查你!

    但如果你心虚了,你低头了,那接下来的麻烦事儿就会不断;

    最后,在信里,瞎子北还说,如果实在是事态不可收拾,就请主上保护着四娘这个弱女子马上离开虎头城!

    虽然瞎子北的信,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没有被郑凡提前得知,但郑凡在深海同志面前飙演技,其实也算是提前配合了。

    这个道理,郑凡也明白,也懂。

    正如后世那种水变油高科技的骗子能在国内混得风生水起能得到官方大力支持一样,

    你越是高调,人家就越信你,你牛皮吹得越厉害,你就越安全。

    镇北候府太高了,高得没人敢去扯虎皮;

    镇北侯府太高了,高得就算有人扯虎皮别人也不知道;

    眼下,

    陈主簿已经被丁豪用绳子绑着当作了清洁车在街道上拖行,他早已血肉模糊,没了气息。

    他的运气,确实不好。

    你说好端端的,你想对人家寡妇用强,想吃绝户,为什么不低调一点,骗进自己家里或者自己外宅里去呢?

    偏偏要到酒楼这种人烟稠密的地方,还偏偏选择富有公德心正义心铁面无私急公好义的郑凡隔壁。

    唉,何苦呢。

    眼下,

    自己这边强行绑着刚收的五个小弟以及他们麾下的数百兵卒向陈家进发,

    这是郑凡能想到的破局唯一方法。

    把事情闹大,彻底闹大,大到,无人敢哔哔。

    人们只知道死人不会说话最会保守秘密,但还有一条,其实也没多少人,愿意为死人说话。

    反正跑路的念头已经有了,也没什么豁不出去的。

    郑凡强行提起了一些精神,

    这大清早的,

    就要带人去灭门,

    就像是早餐吃七八个硬菜一样,让人觉得有些油腻,有些不适应。

    陈宅距离酒楼,真的很近,这也缩短了郑凡油腻反胃的时间。

    这一刻,

    他端坐在马上,

    其身边,是一群兵卒。

    郑凡脑袋微微一仰,那个石狮子后面,以及那个墙角上,包括自己正前方,都可以架设一下机位。

    此时的自己,活脱脱的电视剧里一个反派太监带兵来抄忠良之家的既视感。

    如果是在影视作品里,自己的结局多半是被正义的主角们长大后来寻仇给宰了,然后在自己尸体前以及主角们的背影下,打出演员名单表……

    丁豪倒是显得很兴奋,毕竟,很多事情,只有零次和无数次的区别;

    他已经灭过自己顶头上司的满门了,这一次,算是二进宫。

    底下的兵卒,可以看出他们脸上的兴奋和愤怒。

    事情的经过,早就宣扬出去了,袍泽尸骨未寒,妻儿寡母就要受人欺凌,底下的大头兵们可没有上位者得失拿捏的心思。

    他们只知道,他们的袍泽家人被欺辱了,现在有个姓郑的校尉,带他们来报仇!

    圈子,是具有排他性的,在面对圈子利益受到威胁的境况时,他们会本能地选择抱团。

    而军队,是这种抱团属性最强烈的一个团体。

    郑凡看见好多股兵卒,应该不属于自己身后这五个百夫长手下的,但都拿着兵刃加入了进来。

    一些原本成建制赶来,应该是来维持秩序劝架解除争端的部队,在从其他兵卒那里得知了事情来龙去脉后,直接倒戈,也加入了包围陈宅的行动。

    郑凡看见了几个虎头城的校尉,他们没有靠近过来,但也没有去收拢控制自己的人马。

    一来,他们是忌惮郑凡的背景;

    二来,这事儿他们如果出手阻拦,那以后这兵还怎么带?

    也就是郑凡在犹豫的这段时间,

    兵马越聚越多,

    不知道的,

    还以为这里要开操演呢。

    好几次,郑凡的手已经要举起来了。

    他清楚,

    只要自救举起手,再落下,不用身后的五名百夫长下令,也不用远处那几个校尉下令,周遭已经快聚拢超过千人的这些兵卒们就会直接一拥而上,将陈宅上下血洗。

    陈宅的大门后,明显有人在走动,围墙那边,也不时有人在探头探脑。

    只不过,之前已经出去了几十个私兵,此时宅子里剩下的,应该不多了。

    陈家是虎头城的吏员“世家”,世代家族子弟都在虎头城衙门里当小吏,可以算得上是地头蛇家族。

    这个家族有一个缺点,看似势力盘根错节,但和城外的坞堡主不同,他们的根基,就在城里,就在宅子里的。

    很强大……也很脆弱。

    他们是NPC,他们是游戏角色,他们是自己刷的小怪,他们是自己擦去的漫画……

    郑凡在心里不停地做着心理催眠。

    是的,

    郑凡还在犹豫,还在纠结。

    以前画漫画时,只觉得再恐怖再惊悚再人性扭曲的剧情和画面,自己所能感受到的,都是其中所蕴含的那种美。

    但当你站在人家门口,一言能决其全家生死时,还真的很难下定决心。

    郑凡不清楚这算不算圣母,还是……人之常情。

    “那位大人怎么还不下令呢?”

    下面,有兵卒开始疑惑。

    一位老成的兵卒则开口解释道:“急什么,咱这么多人在人家门外,这宅子里的人,就越是慌乱和煎熬,咱这位大人,是在熬鹰呢,哪能给他们一个痛快,岂不是太便宜他们了?”

    “是啊,这陈家平日里也算是作威作福惯了,真没想到有这一天。”

    “妈的,一想到老子以后要是战死,孤儿寡母还得被这种败类欺负,老子就恨不得活剐了他们全家!”

    “对,要想咱自己家人以后没有事,这一次,绝对不能放过这一家!”

    这些大头兵,或许没那么高的觉悟,但他们懂得一个很简单却又很实用的道理,那就是法不责众。

    眼下,闻讯聚拢过来的兵卒越来越多了,难不成以后上面大人问罪下来,要将大家全部拿下不成?

    郑凡的掌心里,全是汗。

    他知道,到最后,自己肯定会下令的,他要保护自己,要保护自己和七个手下打拼出来的家业。

    但他还想再缓缓,再缓缓,再缓缓,再等等,再等等,再拖一拖……

    那些玄幻剧里,动不动就一脚踩爆星球一掌覆灭三界到底是怎么来的?

    为什么到自己这里,灭个门而已,就有点下不去手了?

    在郑凡心里,仿佛有一群黑色的郑凡,正在对一个白色的郑凡疯狂地痛扁着。

    最终,正当郑凡深吸一口气,准备举起手下令时,

    “招讨使大人到!!!!!!”

    他来了,他来了,他骑着貔兽到来了。

    郑凡脖子微微扭了扭,侧过头去,果然,看见胖胖的深海同志骑着那头貔兽在一群亲卫的簇拥下来到了这里。

    那头貔兽,果然不愧是异种,往上数十八代也是神兽,否则估计早被深海同志给压死了。

    招讨使的威望还是很强的,至少在虎头城地界上,找不出第二个能和他比肩的高官。

    也因此,周围的兵卒们开始散开。

    许文祖在亲卫的保护下,一直往里,来到了郑凡面前,那名文书也骑着马在许文祖的身侧。

    “郑校尉,你好大的威风啊!”

    郑凡觉得,深海同志的台词,似乎不带换的。

    这让自己这个峨眉峰很尴尬……

    “你,随我来,本官要亲自问你,为何要这般行事,你可知道,无论是私自调兵还是聚众作乱都是大罪!”

    撂下这句话,许文祖就策马去了陈宅对面,那里有一家茶馆,茶馆早关门了,许文祖的亲卫先一步进入,将茶馆老板和伙计们都赶了出来,而后亲卫们在外面站着守卫,将茶馆和外界隔绝。

    郑凡深吸一口气,

    将内心的那些杂七杂八的心思都抛开,

    面露一种很平静的神情策马转身,缓缓地来到了茶馆门口。

    众多兵卒们用一种期盼的目光看着郑凡,他们当然希望郑凡能够扛得住压力,带着大家报仇。

    如果郑凡软了,他们估计也就…………

    毕竟,这种事儿,得有一个愿意担责的个高的顶在前领头,大家才能真的发动起来。

    下马,

    两名亲卫上前,要卸郑凡的佩刀。

    郑凡单手抓住佩刀,拒不交出。

    他当然不认为深海同志会害自己,但这么多丘八面前,自己总得搞点事情,硬气点儿。

    许文祖应该会理解的吧……

    虽然,这件事,可能许文祖会真的生气,因为他毕竟是眼下虎头城的主官。

    两名亲卫都是眼高于顶的角色,见郑凡不交出佩刀,一齐伸手想押住郑凡。

    “嗡!”

    郑凡身上忽然释放出了刺目的黑色光芒,

    这光芒在这身甲胄上光粉的作用下,效果无比得好。

    两名亲卫错愕之下直接被震退,

    四周一直盯着这里的丘八们一开始是惊愕,随即发出了刺耳的欢呼!

    周围的校尉们以及被郑凡绑上战车的那五名百夫长也都惊愕住了,九品武夫,大家不是没见过,但这么年轻的九品武者!

    是啊,也就只有镇北侯家,才能有这般底蕴吧!

    郑凡的眼睛眯了一会儿,倒不是在刻意地停留在这里享受着装逼后余韵。

    纯粹是因为,

    这光亮效果太强了,

    郑凡的眼睛差点被闪瞎,必须得缓缓。

    下次,得让瞎子给自己做一副墨镜,否则这五毛钱的光亮特效还是别用了吧,真打架时,自己先把自己闪瞎那还打个屁?

    两名亲卫有些进退不得,上吧,又不敢上,退吧,又不好退。

    这时,那名唯一陪着许文祖进入茶馆的文书走到了门口,对着外面的亲卫们点了点头,又对郑凡做了个请的手势。

    这些亲卫们无不长舒一口气,退下。

    郑凡迈开步子,走入了茶馆。

    茶馆内,许文祖坐在茶桌后,当郑凡走进来后,文书亲自把门关起来。

    门一关,

    许文祖马上起身,

    快步走向了郑凡,

    宛若一尊巨大的肉球向自己滚来,还带着风。

    郑凡知道,这次许文祖应该会很愤怒,因为不管自己身份如何,他都不可能放任虎头城就这么乱下去。

    许文祖走到了郑凡面前停下了,

    正当郑凡准备接受许文祖的呵斥时,

    “你,做得很好!”

    “啊?”

    郑凡愣了一下,盯着许文祖的面容,他在确定许文祖到底是不是在说反话。

    “唉,现在局面越来越坏了,据传,侯爷在京城里,已经被陛下禁足了,百官对侯爷的弹劾几乎堆满了御书房的案头。

    确实要做好准备了,要做准备了啊。

    嗯,你这个局,设计得不错,陈家这种吏员出身的家族,看似盘根错节,但说到底,无非是下吏之窝罢了,正好可以拿来开刀!

    用他一家的命,来激发起城中士卒的同仇敌忾之心,再由你出面领头来报仇,讨还公道,你又能大收虎头城军心,得到士卒爱戴,日后配合郡主起事,也就事半功倍了!

    你,很好,这个局,设计得妙,这个人选,也选得很好!

    唉,郑成功有个好儿子啊。”

    “…………”郑凡。

    “事情,你放心大胆地去做,做完了,正好你明日负责押送生辰纲出城,也能离开这个漩涡,收尾的事,就让那个老县令自己去忙活吧,呵呵。

    哎呀,上次见到郡主时,郡主还是个小女娃,现在,是大姑娘喽,还真想得慌。

    对了,明日队伍出城后,我会来与你汇合。”

    说完,

    许文祖伸手拍了拍郑凡的肩膀,

    自己走到茶馆门口,

    猛地推开门,

    气呼呼地走出去,

    还回头手指着里面呵斥道:

    “岂有此理,当真是岂有此理!纵兵行凶,肆无忌惮,无法无天,无法无天啊!

    本官管不了你,管不了你,你等着,你等着,本官这就回去参你!

    本官倒要看看,

    这虎头城,到底还算不算大燕的天下!!!”

    骂完,许文祖翻身上貔兽。

    “驾!”

    当真是气坏了,都不等其亲卫直接自己就先策马离开了。

    外面,黑压压的一群兵卒则带着高山仰止的情绪仰望着茶馆。

    燕国虽然没有和乾国那般重文抑武,但因为承平日久,文人和武夫的地位,早就已经失衡了。

    大头兵们肯定希望自己的将军能硬气,能和那帮文官去刚!

    茶馆内,郑凡还有些晕乎乎的。

    这许文祖,如果身在后世,不去和自己一起画漫画还真可惜了,脑补能力是真的强!

    明明自己是被赶鸭子上架,结果在他眼里,却是自己步步设计。

    我又没瞎,看起来那么阴么?

    “郑校尉,我家阿郎体虚,路上,还望郑校尉多多照顾。”

    文书说着,对郑凡一礼到底。

    郑凡还没来得及回礼,

    文书就转身,隔着茶馆的门板就对着外面喊道:“杀!”

    郑凡眼睛当即睁大了!

    卧槽,无情!

    “杀!!!!!!!!!”

    茶馆外的大头兵们以为是郑凡下令了,马上咆哮着冲杀向陈宅。

    文书以为自己帮了郑凡一个忙,还矜持的对郑凡笑了笑,似乎一点都不在意他那越俎代庖的一声“杀”下,一家人的上下满门都将遭受上千愤怒丘八的屠戮。

    郑凡心里“呵”了一声,

    忽然想到那晚和瞎子一边抽烟一边“赏月”时瞎子说的话;

    瞎子说:肉食者鄙。

    瞎子还说:肉食者吃的,不是猪牛羊狗肉,

    而是,

    人肉。

    据说,点击右上角开启自动订阅下一章的朋友走在路上能捡到钱。

    感谢卢胤泓成为《魔临》第五十位盟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