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魔临 纯洁滴小龙

第一百零九章 大侠

    打架,是一件很好玩的事情,可以看出来,薛三玩得很开心。

    “四匹马”已然俯冲了下来,当头的烈马手持一把大斧,对着薛三就劈砍了下去。

    薛三身形反应速度很快,很是轻松地躲过,同时身形一侧,脚后跟一磕,小小的身躯在倏然间改变了方向,窜向了烈马的身后。

    刹那间,小手一抖,另一把匕首出现,对着烈马身后挥舞了下去。

    “嗡!”

    一根极为细微的丝线,被割断了。

    薛三潇洒地落地,似乎还想学阿铭来个西式贵族鞠躬礼,但动作做到一半时,斧头却被烈马挥舞着劈砍下来。

    薛三眼角一抖,

    这傀儡不是拿丝线控制的!

    套路,妈的,又是套路!

    薛三的双腿蹬地,向后弹射出去,但先前一直在外围游弋的另外三匹马在此时包抄了过来。

    瘦马双手探出,一根根琴弦交错成了一张大网对着薛三就罩了下去,贵马则双臂张开,身体快速移动,这是要抱住薛三。

    但这一次,自始至终,瞎子北都站在那里没动,也没有出手,眼中露出了些许沉思。

    郑凡距离又有点远,这会儿薛三似乎把自己玩进死胡同了,但郑凡这个主上想出手帮忙也来不及。

    谁成想,被琴弦网罩住的薛三身体忽然一缩,像是用软骨功的方式,让本就是侏儒的他,变得更为矮小。

    琴弦网的受力点是照着薛三的存在去铺陈的,当薛三一下子缩小下去后,琴弦网就像是瞬间是瞬间失去了准星。

    薛三抱头一滚,像是个小肉球一样直接从网下挣脱了出来,贵马也抱了个空。

    瞎子北在此时忽然睁开眼,郑凡只觉得自己面前吹过了一阵风,而贵马的身体则因此忽然一颤,像是被一股不知名的力量完全侵入。

    “砰!”

    贵马炸裂,刺鼻腥臭且带着剧毒的液体溅射开去,这个东西,本来应该是要抱着薛三后使用的,现在却被瞎子北强行打开。

    在贵马身边的瘦马和俏马则被淋了一身,两个傀儡身体开始被疯狂地腐蚀,似乎内部的阵法纹路也被破坏,直接跪在了地上,不再动弹。

    四马之中,只剩下烈马一个人。

    瞎子依旧站在那里,很是平静地看着眼前仅存的烈马。

    烈马的嘴巴张开,但声音,却不是从其嘴里发出,而是从腹部位置。

    “我听说,西方的魔法师里,有一类极为稀有的存在,可以做到你刚才做到的事情。”

    瞎子北抬起手放在嘴边,遮着嘴,打了个呵欠。

    他猜的没错,真正的操控者,其实藏身在自己的傀儡里。

    或许,冥冥之中,真的存在着一种属于老银币的惺惺相惜。

    因为瞎子从一开始,就已经看穿了对方的套路。

    声音,再度从烈马腹部传出:

    “我应该先对你出手才对。”

    瞎子北点点头,

    “对。”

    这确实是对策失误,竟然放任一个精神系加空间系的双系“魔法师”在旁边一直从容地输出。

    团战若是不懂先切后排,那必然会输得很惨烈。

    其实,这一次也是辛苦薛三了,七魔王里适合和瞎子搭配的其实不少,

    高回血的阿铭,高防的梁程,高血条的樊力,

    但瞎子本人似乎更喜欢和薛三组队,郑凡有点腹黑地猜测可能是瞎子觉得看着薛三在自己面前蹦跶来蹦跶去吸引火力很有趣吧。

    “你太贪了,四个傀儡,你根本应付不过来。”

    烈马腹部的声音再度传来:

    “因为,我以前没遇到过你。”

    瞎子北微微一笑,

    道:

    “承让。”

    “客气。”

    说完,

    烈马后退一步,薛三跟进了一步。

    烈马的腹部再度传来高呼:

    “陈大侠,你再不出手,我可就要被他们给杀了。”

    很显然,这是在喊另一个人,不出意外的话,那个人,先前应该是负责把守后门。

    薛三的眼角眯起,耳朵微微颤抖,但让他疑惑的是,他没能感应到任何人过来的气机。

    瞎子北依旧站在那里没动,但郑凡相信,他其实一直都在提防着另一个刺客。

    可惜,这里没有挂钟,否则此时倒是可以切入指针走动的音效。

    但三分钟后,

    驿站的一楼,还是他们这帮人。

    薛三舔了舔嘴唇,他有些等不住了。

    烈马似乎有些惊愕,再度喊道:

    “陈大侠,你当真要见死不救?”

    可以很明显地听出来,烈马开始慌了。

    先前,第一次听烈马喊“陈大侠”时,郑凡只顾着警觉四周,等到听到第二次喊“陈大侠”时,郑凡心里则品出了一股子浓郁的润土味儿。

    一听到大侠,脑海中似乎就浮现出了带着点油腻味道的老式武侠片的画面,但这个词,已经有点复古了。

    且在这个世界苏醒已经这么久了,这还是郑凡第一次听到“大侠”为后缀的称呼。

    但很显然,大侠好像没在线的样子。

    烈马这一次是真的慌了,

    再度喊道:

    “陈大侠,救我,救我!!!”

    三次呼喊,都没能得到任何的反馈。

    薛三,动了。

    当一个已经完全处于下风的傀儡师只剩下一具傀儡时,她的结局,其实就已经注定了。

    薛三动的同时,瞎子北的精神力和意念力一同向烈马施加了过去。

    烈马发出了一声闷哼,虽然依旧挥舞起了斧头,但速度明显慢得不是一点点,且本来以烈马的战斗方式面对薛三时就占不到什么便宜,更别提现在还有瞎子在旁边帮薛三拼命给对方加各种削弱buff了。

    薛三很轻易地寻找到了空洞,手中的匕首刺入了对方的后脖颈位置,而后,向下切割。

    烈马这次是真的变成了裂马,

    从切开的傀儡之中,

    露出了一个光着身子的女人的身形。

    这个女人明显有点畸形,她的身高和薛三差不多,但薛三是个侏儒,其实也就个头矮,但如果你不给参照物的话,拍张照片看看,你也看不出薛三有什么特别的。

    但这个女人,脑袋是个正常人的脑袋,但四肢躯干却是高度萎缩,不像是人了,反倒像是一只蜘蛛。

    当自己的真身暴露出来时,

    女人的身体开始颤抖,

    她似乎很不习惯将自己真正的模样给别人看,那种本能地自卑和愤怒让她的神情开始变得扭曲。

    “你是谁…………”

    瞎子的问题还没问好,女人就发出了一声嚎叫,似乎想要冲过来和瞎子拼命。

    但她其实失去的不仅仅是傀儡,傀儡,不光是能隐藏其身体的缺陷,同时,傀儡内部的阵法以及她对傀儡的操控,才是她真正战斗的方式。

    一旦失去傀儡后,她,除了长相,真的就没其他地方好可怕的了。

    尖叫之后,

    妄图扑上来的人,直接摔倒在了地上,严重萎缩的四肢开始疯狂地敲打着地砖,眼里,满是怨毒的恨意。更新最快 电脑端::/

    “杀了他吧,我告诉你们她是谁。”

    一道男子的声音忽然传入了这里。

    瞎子北的脸上当即露出了震惊之色,

    这还是郑凡第一次从瞎子北脸上看见这种神情,

    因为以往不管什么时候,瞎子北一直恪守着属于自己的三条行为准则:

    一,我有逼格;

    二,我很有逼格;

    三,我非常有逼格;

    郑凡也不认为在这个时候,瞎子北会故意作怪来吓唬一下自己。

    薛三的脸色也很难看,当他看见瞎子的脸色时,脸色就更难看了。

    身为刺客的“敏锐”没能感应到说话人的位置也就罢了,瞎子的精神力也没能感应到对方的位置,那里面所蕴含的东西,就相当严重了。

    不过,薛三还是走过去,将自己的匕首刺入了女傀儡师的体内,匕首有毒,女傀儡师的身体很快就开始变黑,而后死去,一动不动。

    “她输了,她应该得到解脱。”

    那道声音再度响起,只不过,这一次,那个人,也出现了。

    他就坐在一楼角落里的一张桌子后面,面前还放着一碗茶,似乎已经坐了很久了,但根本就没有人发现。

    他放下了茶碗,起身,拿起放在旁边椅子上的一把剑,走了过来。

    他站在了女傀儡师的尸体边,

    开口道:

    “我答应过你们会替她回答,你们问吧。”

    他的面容,谈不上清秀,甚至,只能讲很是普通,属于丢在人群里你根本就不会注意的类型,在相亲市场肯定会被当作备用的车胎型号。

    而且,他也没什么气质,自然也就谈不上什么用气质去弥补他的容貌。

    但他的出现,确实给郑凡等人带来了巨大的压力。

    瞎子北的声音在郑凡心底响起:

    “主上,你来问吧。”

    郑凡在心中回应道:“是需要我来吸引他注意力然后你和薛三好动手么?”

    “是希望主上能抓住机会,能多说几句话就多说几句吧。”

    “…………”郑凡。

    这时,薛三对着瞎子北比划了一个“七”的手势,意思是这货起码七品以上。

    瞎子北微微摇头,比划了一个“五”的手势,他觉得,眼前这个人,应该是五品。

    “她是谁?”郑凡指了指已经死去了的畸形女傀儡师问道。

    “我不知道她的名字。”陈大侠这般回答。

    “那你知道关于她的什么?”

    “她是晋人。”

    晋国人?

    为什么一个晋国人要跑到燕国来杀自己?

    “她为什么要杀我?”

    “我不知道。”

    “你不知道还和她在一起?”

    “嗯。”

    “你们总共来了多少人?”

    “就剩下我一个了。”

    “你们一起动手,却不是一路的?”

    “三路。”

    郑凡一个问题一个问题的问着,陈大侠一个问题一个问题的回答着。

    “她是一路,你自己是一路,最开始冲进院子的那群刺客,是一路,这样么?”

    “是。”

    “那群刺客是什么人?”

    “不知道。”

    “那你们为什么会在一起?”

    “我需要他们带路。”

    “那你你先前为什么不帮她?”

    先前“烈马”死之前,可是曾三次呼唤这位陈大侠,但陈大侠却没有出手救她,看着她被杀。

    “她该死。”

    “为什么该死?”

    陈大侠伸手指了指地上躺着的二十多具驿站的尸体,

    “她杀了这些无辜的人。”

    郑凡心里忽然升腾出了一股子希望,人,总是喜欢和老实人和善良的人做朋友的,因为这类朋友好坑。

    “你不知道她们为什么要杀我?”

    “不知道。”

    “那你呢?你在这里,是为了做什么?”

    陈大侠看着郑凡,

    道:

    “杀你。”

    “你知道我是谁?”郑凡伸手指了指自己的脸。

    “郑凡。”

    “这个世界上叫郑凡的人应该不少,你可能会找错………”

    “大燕银浪郡南望城治下翠柳堡守备郑凡。”

    “哟,还真是我,巧了么不是。”

    郑凡有些尴尬地笑了笑,

    继续问道:

    “你是乾国人?”

    郑凡自苏醒以来,确实杀过人,也坑过人,但论起自己伤害最深且能够出现这种级别高手来杀自己的势力……真的就只有乾国了。

    “是。”

    果然是乾国人。

    “大侠,你听我说,有句话叫冤有头债有主,我率军去乾国,是受到了靖南侯的命令;

    这样吧,如果你想真的为乾国谋福祉,为乾国除一大威胁,我可以帮你进入南望城,帮你接近靖南侯。

    我只是个守备,只是大一点的小卒而已,擒贼先擒王的道理,大侠你应该清楚。”

    在瞎子北已经明确表示,

    这位陈大侠,自己等人完全不是其对手之后,出于求生的本能,郑凡开始祸水东引。

    当然,也是因为这位陈大侠看起来脑子好像不大灵光的样子。

    “我打不过田无镜。”

    田无镜就是靖南侯的名字。

    “人,总要去尝试,总要去找点挑战来做,这人生,才能更有意义。”

    “我不是田无镜的对手。”

    “…………”郑凡。

    郑凡发现脑子不太好的人,他似乎更难忽悠,因为这个理由,无解。

    我打不过他,我为什么要去找他?

    “我们可以从长计议。”郑凡建议道,“我可以帮你谋划。”

    为了自己活命,把靖南侯卖再多次,郑凡也没有丝毫心理负担。

    “我不想杀他。”

    “那你可不可以也不要杀我?我知道你是好人。”

    “我就是要杀你。”

    “不是,两国交战,我又是军人,打仗杀人,这是我的本职工作,你总不可能谁去乾国打仗你就要去杀谁吧?

    那个,我听说前阵子嵇退堡守备左继迁,才去了乾国,杀了不少乾国兵呢,我跟他熟,我可以介绍你们认识。”

    “我不杀他。”

    “不是,你就认准了要杀我?”

    “是。”

    “为什么你不杀他们就要杀我?”

    “报仇。”

    再次听到这个回答,郑凡心里忽然产生了更多的疑惑,

    问道:

    “为谁报仇?”

    “为死去的人。”

    “哪个人?”

    郑凡很好奇,自己之后,有很多人跟风自己也带兵去乾国打草谷了,这货为什么就单独要盯着自己?

    “一群人。”

    “哪一群人?”

    “冤死的亡魂。”

    陈大侠似乎觉得自己回答得够久也够多了的了,

    他举起自己的剑,

    左手握住了剑柄,

    道:

    “我拔剑,你拔刀。”

    许文祖这时从郑凡身后走了出来,面色严肃,盯着陈大侠,冷哼了一声,

    道:

    “你可知,就算你是武道强者,在我大燕境内杀我大燕的官,会引发怎样的后果?

    竖子,真当我大燕无人否?

    今日你想学什么匹夫一怒血溅五步,那来日,当我大燕铁骑杀入你乾国腹地时,必将横尸千里以报今日之仇!!!”

    陈大侠似乎对许文祖的威胁毫不在意,

    只是依旧很平静地道:

    “我从不伤及无辜,冤有头债有主,今日,我要杀的只有郑凡,你们,大可离开。”

    “哼!”

    许文祖怒气冲冲地又瞪了陈大侠一眼,

    然后,

    转身,

    走了……

    薛三和瞎子北没走,依旧站在原地。

    陈大侠继续很平静地道:

    “你们可以站在旁边,看着我杀他,只要不出手干预,你们就不用去死。”更新最快 手机端::

    薛三没说话,只是默默地站在了郑凡的身前。

    瞎子北也没说话,轻轻地打了个呵欠。

    见状,

    陈大侠开口道:

    “那你们,也得死了。”

    瞎子北的声音在薛三的心底响起:

    “我怎么觉得还挺激动的。”

    “我也是。”薛三在心底回应道。

    “上个月,梁程带主上去乾国瞎跑玩打仗游戏,差点让我们在家里莫名其妙地暴毙,现在想想都觉得不寒而栗。

    现在,轮到他们来体验一下这种感觉了。”

    “是啊,死之前,咱们至少还能痛痛快快地被干一场。”

    “恶心。”

    “都快挂了,你就担待一点。”

    “我觉得这家伙的话,有点问题。”瞎子北交流道,“看来应该是主上在乾国时,杀了他家人了。”

    “我感觉有问题的,是他的脑子。”

    郑凡在此时则开口道:

    “大侠,我还有最后一个问题。”

    陈大侠目露犹豫之色,但还是点头道:

    “你问,问完,我就拔剑。”

    “死,也总得让我死个明白吧,你叫什么名字?”

    陈大侠微微皱眉,

    道:

    “你不是一直在喊我名字么?”

    “…………”郑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