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魔临 纯洁滴小龙

第四百二十四章 被刺

    “走啊,

    路遇大姐得音信,

    九里桑园访兰英。

    但只见一座桑园多茂盛……”

    院子里,

    郑侯爷坐在那儿手里端着茶,听着柳如卿唱戏。

    柳如卿的声喉很好,

    外加人又美,有韵味,

    反正唱的具体是啥,郑侯爷并不是很听得懂,因为故意夹杂着楚地腔调,但,就是好听,就是享受。

    “第一碗白鲞红炖天堂肉,

    第二碗油煎鱼儿扑鼻香,

    第三碗………”

    唱到这里时,郑侯爷也依然听得津津有味,甚至还开始脑补那是什么样的菜;

    不像是以前听人家报菜名蒸羊羔,蒸熊掌,蒸鹿尾儿,烧花鸭,烧雏鸡儿,烧子鹅………

    听个头,就腻了,偏偏对方还自我感觉良好地一口气报完,等结束后,观众再给点终于解脱的稀稀落落掌声。

    说白了,

    可能是后者人丑吧。

    就在这时,瞎子走了进来。

    柳如卿停了下来,奉茶。

    郑凡扭头看向瞎子,道“出什么事儿了?”

    以瞎子做人的水平,不是真的发生了大事儿,他是不可能在此时来打搅自己的。

    “主上,楚国伐乾了。”

    “嗯,嗯?”

    郑侯爷一开始没反应过来,等回味第二遍时才真的意识到发生了什么事儿。

    “呵呵。”

    郑侯爷笑了,有意思,有意思,居然还真被自己给说中了。

    楚国的年大将军是靖南王的仰慕者,这几乎不是什么秘密了;

    想不到,楚国的摄政王,竟然还是燕皇的粉丝。

    这依葫芦画瓢学的,还真是一模一样。

    “侯爷,北先生,你们聊,妾身下去准备些茶点。”

    “好。”

    “辛苦了。”

    瞎子坐了下来,道“主上,楚国挂帅伐乾的,正是年尧。”

    “这是当然,这时候楚国伐乾,是断不能有任何闪失的,肯定用最能打的将领,这年尧,是个有本事的啊。”

    曾经,郑侯爷和蛮族小王子、乾国的钟天朗以及楚国的年尧,并称未来四大将星。

    但其实,蛮族小王子到底怎么滴,还不是很清楚,钟天朗说白了,也就是个毛头大孩子,真正接触下来看,只有年尧,有那个资格和自己并排站在一起。

    郑凡问道“战况如何?”

    “按照现在的消息来看,楚人势如破竹。”

    “嗯,这不奇怪,乾人军备废弛不是一年两年的事儿了,这几年虽然有所振奋,但想要完全料理干净也不是一朝一夕的事儿,再加上乾人为了夯实三边,不停地从各地抽调能打仗的兵马过去,西南土司再度作乱,又抽调了很大的精力,东南那边,本就是不大可能发生战事的情况下,防御和军备,可想而知会有多差。”

    郑侯爷喝了口茶,

    继续道

    “咱们熟悉的那段历史上不也发生过相似的事儿么,金国刚刚被蒙古人蹂躏了一顿,结果等蒙古人撤兵去西征后,金国非但没有选择北上趁机收复失地,反而选择向南去攻打南宋想要挽回损失。

    说白了,

    这世上,

    没什么伦理道德,也没有什么国与国的情谊,翻来覆去就只是在不停地阐述一句话

    你弱,就得挨打。”

    “主上您觉得,这场战事,会进行到什么程度?”

    郑凡思索了片刻,

    道

    “楚国刚刚战败,元气大伤,再者,国内裁撤贵族封地,也需要大军镇压,楚国朝廷必然会因此被分散掉极大的精力。

    我觉得,年尧的这次伐乾,其胃口,一开始并不算大,但架不住乾人太废,一下子打得收不住了。

    但等到接下来,乾人反应过来开始组织起力量后,战局,应该会暂时陷入僵持。

    甚至,年尧会主动吐出一些吃到嘴里的地盘出来,和乾人达成一个和约,反正他楚国怎么都是赚的。”

    瞎子闻言,点了点头,道“乾皇起用了赋闲在京的孟珙出镇东南了,此人,倒是和咱们有缘,当年主上您想二次突袭绵州城时,他就在城内指挥防御。

    后来,其深受老钟相公的赏识,被快速提拔起来。

    老钟相公死前,执意反对北伐,他也是老钟相公的坚定支持者,为此,被当时决意北伐的朝廷给罢了官职,丢回京城赋闲了下来。

    现在的局面下,乾国那位官家应该是想指望他来稳定住东南局面了。”

    “这个人我知道,据说前几年乾国三边的新的防御体系,就是老钟让他制定出来的,是个能人。”

    “是。”

    “咱们的朝廷,大概会坐山观虎斗,甚至是添一把火,比如,派几个文臣出使乾国,亦或者是让大皇子将边境守军军寨后移一段,再和乾人商量一下,意思意思多加一些岁币。

    给乾人吃一些定心丸嘛,告诉乾人,咱们现在不打算打你,也没功夫打你,你大可以从三边这里再抽调出一些兵马去打楚人。”

    瞎子笑了,道“应该差不离是这个章程。”

    燕国目前面临着严重的内部问题,已经无力再开大战了,所以,这个时候楚国和乾国互咬,是燕国朝廷最想看到的局面。

    郑侯爷又吩咐道

    “那咱们这里,第一批战马不是还没交易么?加价,再加个两成,安一安我那大舅哥的心。”

    “是,主上,属下明白了。”

    临时加价,是一种很恶心的事儿,但在这里,则是一种态度,那就是我额外收取的这两成,是我收的好处费,接下来的这段时间里,我不会袭扰你也不会给你施压,你安心地去和乾人打吧。

    柳如卿送来了点心,没说话,又很快退下去了。

    瞎子拿起一块点心,咬了一口,道“也是有意思,原本乾楚是联合抗燕的,现在居然自己掐了起来。”

    郑凡摇摇头,

    道

    “东吴不也玩过一样的一手么。

    其实,我反而更担心的是,乾国,要打,你就得把它给打残,打崩,你总是咬一口它再咬一口它,反而可能将它给锻炼起来。

    乾国,到底是地大物博啊,人才,也绝对不会少的。”

    “确实会有这个可能,不过,主上倒是不用多虑,甭管这大燕现在如何,至少,咱们晋东这里,也是会随着时间会越来越强大。咱们现在,是最需要时间的。”

    “也是,咱们白手起家,一切在一开始就归置好,反倒是没什么负担。”

    “主上,属下先下去了,您继续听戏。”

    “不了,我该去练刀了。”

    “是属下打搅了主上雅兴了。”

    “对。”

    ………

    练完了刀,已经快黄昏了,郑侯爷回到屋子里,开始泡汤。

    温度是早就调试过的,刚刚好。

    闭上眼,

    静静感知着体内的气血在缓缓且有韵律的流淌,这种感觉,很是不赖。

    这时,

    屋门被推开,

    脚步声瓷实。

    其实,后宅三个女人,脚步声各不相同。

    因为身手的缘故,所以四娘的脚步声带着一种轻盈;

    柳如卿的脚步声带着些许怯懦,

    而公主则因为自幼生在宫中,虽然察言观色是必须的,但到底是公主,所以走路时,倒是踏实。

    熊丽箐走到郑凡身后,蹲下来,开始帮郑凡擦背。

    屈培骆回去了,带上了两千多被释放回去的原青鸾军战俘,走的是蒙山地界,为范家所牵引着回归。

    回去后,

    他就看见了宗祠被毁,族人因谋反罪被屠戮的场景。

    根据范家后来回信中的描述,讲的是屈培骆当时眼睛睁得大大的,近乎要滴出血来。

    这夸张的修辞手法郑侯爷暂且不去管,因为他自己本身就是影帝;

    他很感兴趣,屈培骆接下来会做什么。

    “相公,妾身以为,屈培骆不会真的起事呢。”

    “哦?为何?”

    话题,居然心有灵犀地接上了。

    “因为他的性子,太软了,和相公你,完全不一样,相公你硬得很。”

    “那是当然。”

    “那你说,他会怎么做?”

    “妾身觉得,他大概会归隐,找个没人认识的地方,活下去。”

    “唔,这可由不得他,等到他在屈氏被毁宗祠前祭奠完,当他回来的消息被范家以及他带的那帮人放出去后;

    在他队伍里,马上就会有人制服住他,关在那儿,以他的名义,背靠范家,招兵买马,跟你皇兄对着干。”

    “他那点人,就算有范家的资助,也抵不过一支禁军扫的。”

    “没必要正面去抗,屈氏在封地经营数百年,人脉积攒,不是那么轻易就会败掉的,打游击呗,只要那杆旗子依旧立在那儿,就一直能给你哥哥添添堵。”

    反正,对于屈培骆的安排,本就是闲棋一手,也没期待到底能结出什么果实,郑侯爷也不是很在意。

    再说了,将屈培骆留在自己身边,他不膈应郑侯爷自己都膈应;

    杀吧,

    又舍不得,

    毕竟人家对自己那是没得说,简直是好得不能再好。

    所以,

    只能找个由头放了去,让他发挥发挥余热。

    “相公,我听说,我大楚和乾国开战了。”

    “对,不过放心,看在你的面子上,我不会多加干预的,让你哥哥安心打仗就是了。”

    “虽然知道相公是骗我的,但听到这话我还是很高兴的呢。”

    “呵呵。”

    这时,

    公主褪去了自己的衣服,缓缓地走入汤池之中。

    她的肌肤很白嫩,在汤池的浸泡下,呈现出一种粉红的色泽。

    “姐姐说,我可以了呢。”

    郑凡闭上了眼。

    公主咬了咬红唇,

    于汤雾蒙蒙中,

    忽然正声道

    “小郑子,还不快伺候本宫就寝!”

    郑侯爷睁开眼,有些惊讶。

    而面对面刚刚说出这番话的熊丽箐,

    已经紧张到近乎无法呼吸。

    她是怕郑凡的,很怕很怕,但听姐姐说的,以及她自己看到的,似乎自己的丈夫,喜欢这种情调。

    她是豁出去了,

    然后,

    发现郑凡很是平静。

    庞大的世俗压力,以及根植在心底的对郑凡的畏惧,外加自己孤注一掷脑子抽抽的后悔,让性格一向强大的公主这会儿几乎哭了出来;

    她聪明了这么久,居然在这么重要的时候,玩儿脱了。

    “谁教你的?”郑凡问道。

    “我自己,听来的。”公主小声道,“相公,我错了。”

    “不,你没错,是你正确得有些超前了,我还没跟得上。”

    郑侯爷自汤池里站起,一把将公主抱起,转手一巴掌拍下去。

    “啪!”

    “小郑子,你反了天了你,看为夫如何惩戒你!”

    “我错了,相公,我错了,相公。”

    “谁错了?”

    “我,我错了。”

    “谁错了?”

    “我,我错了我错了。”

    “你是谁?”

    “我,本宫,是本宫错了。”

    “不,你没错。”

    公主终于领悟,

    被抱着走向床榻的她面色忽然一凝,

    带着不用作假的威严之声,

    道

    “放肆,小郑子,信不信本宫治你的罪,诛你的……唔唔唔”

    随后,

    自是一夜征伐云雨的治罪。

    ………

    奉新城新起的城墙一侧,

    一道铁塔般的身影肩膀上坐着一个娇小的身影。

    月光下,

    樊力和剑婢,在散着步。

    “大个子。”

    “嗯。”

    “我长大了呢。”

    “嗯。”

    “但我还是喜欢坐你肩膀上。”

    “嗯。”

    “师傅说,我再过半年,就可以练剑了。”

    “嗯。”

    “等练好了剑,我会给我第一个师傅报仇。”

    “嗯。”

    “你会阻止我么?”

    “嗯。”

    “好吧。”

    剑婢有些忧伤,她抬头看着天上的月亮,她也不知道自己到底在忧伤着什么。

    “大个子。”

    “嗯。”

    “我想要这天上的月亮。”

    “想屁吃。”

    “………”剑婢。

    剑婢从樊力肩膀上跳了下来。

    当初,第一次见到她时,她还只是一个小剑童,跟在袁振兴身后,不住地埋怨自己的师傅傻缺,让自己二人时常饿肚子。

    如今,四年过去了,大姑娘,谈不上,但已经有了美人胚子的模样。

    “大个子,我想喝羊肉汤。”

    “嗯。”

    樊力走上前,将剑婢抱起,又放回了自己的肩膀上。

    他走进了城,走到一家肉汤馆前,停了下来。

    奉新城为了更为方便商贸活动,是没有宵禁的,所以,这家汤馆现在也还开着。

    只不过客人不是很多,一楼角落里,就坐着一个客人,正在一个人孤独地喝汤。

    “师弟!”

    剑婢喊道。

    那个孤独的身影,正是陈大侠。

    一碗汤,加一盆汤,被端和抬了上来。

    剑婢很是过来人的姿态对陈大侠道

    “师弟,喝了这碗汤后,是不是准备去红帐子里快活快活啊。”

    说这话时,

    剑婢还眨了眨眼。

    陈大侠点点头,道

    “嗯。”

    “嗯?”剑婢愣了一下,随即大声嚷嚷道“好啊,没想到你这浓眉大眼的居然也………”

    “是师傅让我去的。”

    “额……师傅,让你,去红帐子?”

    “嗯。”

    剑婢接下来没问师傅为什么让你去,而是问道

    “师傅和你一起去过么?”

    陈大侠摇摇头,“师傅没有。”

    剑婢放下心来。

    她这辈子,第一个师傅,无可替代;

    但这第二位师傅,其实才是真正的发自内心地敬重,可能在郑侯爷的眼里,剑圣只是剑圣,但在剑婢这种“江湖儿女”眼里,剑圣身上,诠释着一种江湖侠客应当有的真正风采。

    “师傅让你去那里干嘛?”

    “扫地,擦桌子,送水盆………哦,前天晚上还有一个马上风了,被我用剑气刺激过来,捡了一条命。”

    “哦,我懂了,师傅是让你去红尘炼心。”

    “嗯,我也能明白。”

    就在这时,

    外面街面上有一群人骑着马呼啸而过,奉新城虽然不宵禁,但在城内无故纵马,也必然是大罪。

    所以,

    必然是有事情发生了,这是传信兵。

    “出事了。”陈大侠说道。

    剑婢扭头看向樊力,道“出事了。”

    樊力依旧在喝着羊汤,

    许久,

    才放下汤盆,

    道

    “对,出事了。”

    ……

    确实是出事儿了,

    而且,

    是一件大事儿。

    但这一则消息,

    并未打搅到郑侯爷。

    翌日清晨,

    郑侯爷神清气爽走出卧房,而公主,则因为太累了,需要多歇息一会儿。

    这就对了嘛,

    这才是该有的正常剧情不是。

    郑侯爷吃早食时,

    四娘走了过来,一般情况下,大家伙是不会凑一起吃早食的,因为郑侯爷起床时间,并不固定。

    见到四娘坐过来,郑凡还有些尴尬,有种出去消费了398被妻子发现的窘迫感。

    “主上,多吃个鸡蛋。”

    四娘亲手剥了个鸡蛋放到郑凡粥碗里。

    “好,好的。”

    昨晚的事儿,四娘倒是没去细问,虽然她曾说过想去看一看的。

    至于吃醋不吃醋的,还真没这个感觉,毕竟,公主还是四娘打定主意想收进后宫的。

    听着公主喊自己姐姐,在自己面前唯唯诺诺,四娘自己也是开心的。

    所以,她昨日不仅示意公主去侍寝,还提醒她,第二天早上一定要比主上晚醒,当主上起床时,假装被惊醒,说自己太累了,没办法下床。

    “下一个,该叔叔了。”四娘说道。

    “嗯,叔叔?”

    郑凡随即恍然,

    “哦,叔叔啊,呵呵。”

    四娘拿出一封信,放在了郑凡面前,道

    “孙有道自颖都派人加急传来的信。”

    “出事了?”

    “是,五皇子在颖都被刺。”

    感谢彦祖祖成为魔临第一百六十一位盟主!

    开始恢复正常更新了,晚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