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魔临 纯洁滴小龙

第四百二十五章 从此君王不早朝

    “老五?”

    “主上,就是造高达的那个。”

    “唔,我知道是哪个,我的意思是,他为什么会被刺?”

    一个木匠皇子,

    最近一年又点上了修河堤的技能,

    妥妥的一个技术型皇子,

    这就和技术型官僚一样,换个角度去说,也就是……人畜无害。

    虽然上次在望江边上,郑凡从五皇子口中听出了一些言外之意,郑凡也投桃报李给他象征性地送点年货什么的,但这无非是那位身为皇子的本能操作以及郑凡身为一个军阀的对等本能操作罢了。

    论势力,

    大燕朝堂上,

    太子党和六爷党争得不可开交,如果不是因为燕皇还在,以其绝对的威望镇压着,使得最上面的一群各部大佬和大员们不敢下场,可能燕国朝堂上现在已经呈现出“惨烈厮杀”的格局;

    但这和老五又有什么关系?

    老五娘家没什么存在感,其在朝堂内也没什么势力,

    就算是最后落得个极端化的情况,

    比如后金时皇太极死了,多尔衮和豪格争位,最后各退一步让福临坐上那个位置;

    也就是说,太子和老六或被动或主动地让开,那也应该是由小七来坐那个位置才是。

    年纪小,主少国疑,才方便权臣以及其他各路势力的发展和活跃。

    五皇子,

    没啥势力外加没年龄优势,

    怎么算都是很边缘化透明化的一个。

    说句不好听的,就算要挨刺杀,他也得领号先排队。

    “难不成……是陛下又要借口开战了?”

    郑侯爷一边摩挲着自己的下巴一边猜测道。

    毕竟陛下是有陈例在的;

    三皇子都已经从湖心亭赏雪变成在奈何桥赏月了。

    四娘则道:“如果真要开战一个为了找借口就折一个皇子的话,那这也太费儿子了一点。”

    郑凡伸出手指算了算,

    道;

    “还行,儿子还是够用的。”

    说完,

    郑凡和四娘都笑了。

    其实,他们都清楚,这不大可能是燕皇的手笔,一样的路数,上次用了一次,这一次再用,就划不着了。

    上次三皇子的死,激起了民愤,最后成功推动了伐楚大战;

    现如今,民生凋敝,接下来的春夏,更是艰难,想再以相同的招式依葫芦画瓢,不现实。

    “哦,对了,最重要的一件事儿忘了问了,他死了没?”

    “没有,重伤昏迷,随时可能死过去,因为兵器上淬了毒。”

    “没死啊。”

    郑凡身子微微后靠,指节在手背上轻轻敲击着,

    “没死的话……咱们派人去慰问一下吧,如果中途死了,正好可以赶上奔丧。”

    就在这时,

    肖一波走了进来,手里拿着一封公函。

    “侯爷,定亲王府发来的公函。”

    四娘接了过来,直接打开看了,转而对郑凡道:

    “徐有道应该是第一时间得到消息后就派人来通知的咱们,定亲王府这里,应该是他们商议后向咱们这里发来的公函;

    而且,

    这公函的意思,

    很有趣。”

    “怎么个有趣法?”

    “竟然是请求主上您,莅临颖都,主持大局。”

    郑凡听到这话,像是觉得自己听错了一样,道;“啥?”

    “不像是客套,意思就是让主上您去那里主持局面,可能颖都发生的事儿,不仅仅是一个五皇子被刺那么简单。”

    因为郑凡是军功侯,

    不是什么宗室的勋贵,

    如果是宗室勋贵,比如上次给自己封侯传旨的那位侯爷,反正就是个吉祥物,哪里需要搁哪里。

    但像郑凡这种的,已经到了一举一动都伴随着极为深刻的政治影响的高度了。

    就像是前几年李梁亭入燕,那是何等的震动?

    再者,靖南王自从自灭满门后,他回过京城么?

    郑凡虽说在影响力肯定比不过前两位,但已经到了该注意的地步了,哪怕从未有过明旨,告诉你不得轻易离开自己的封地,但你心里应该有这一份政治默契在。

    换个角度来说,

    他郑凡可以不看重规矩也可以不那么遵守规矩,

    但颖都的那帮原本成国系和现在燕国系的官僚们怎么可能不清楚这个?

    但就是这样,

    还让定亲王给自己发公函请求自己出面去颖都主持局面,

    这意味着,

    事情远远比一个五皇子被刺,更严重很多倍。

    郑凡招招手,身边的一个婢女送上来热毛巾,郑凡擦了擦嘴,道:

    “其实,我可以回绝,因为没有旨意,我封侯后就不方便随意出门了,再那么所行无忌,必然会引起上面人的猜忌。

    虽然老田顶在前头,但朝廷大佬,或者燕皇,想要剪除一下我的势力,打压我一下,也是暂时没办法去抵抗的。”

    现如今平西侯府的方针,很简单,辛勤种田,埋头发育。

    再说得直白点,

    在燕皇驾崩前,最好不要跳得太厉害,等燕皇驾崩后,一代雄主的离去,注定会形成中央和地方上的权力浮动,到那时,地方上的势力明显脖子能更活络一些了。

    这也是为什么立藩的君主觉得立藩不是什么大事儿,结果自己子孙后代削藩时很煎熬的原因所在了,在你手里,这些藩王或者藩镇,自是不敢蹦跶,一个个无比乖巧,但你的儿孙,可没那个威望去继续牵绳子。

    这些道理,老田没教,但郑凡懂,瞎子四娘他们也懂。

    毕竟现在封侯了,政治影响不同了,你背地里小心翼翼地和楚人做做战马生意,问题不大,明面上要是不知趣,上头给你加几个镣铐,削减你的势力或者掺沙子,你也只能被动地受着。

    “那主上的意思是,回绝了?等圣旨?”

    郑凡摇摇头,道:

    “咱们现在的地盘,是晋东之地,但实则,我们的势力范围,如果不把雪原和上谷郡算进去的话,其实根本远远不到整个晋东,最起码,玉盘城那一带不在咱们的掌握之中,望江一线,距离咱们的实控范围还很远。

    既然现在颖都那边,请我去,其实也是一种加强咱们平西侯府对晋东,甚至是对整个三晋之地影响力的一个好机会。

    上次我引兵入颖都城,那是借着老田的虎皮,这次我去,就是打着咱自己的平西侯府的旗号,这可以给外界传递出一个消息,那就是不仅仅是晋东,颖都那里,咱也是能说得上话了。

    说得久了,久而久之,咱们的势力也就能掺和进去了,除了孙家之外,咱们还能继续扶持起来一批亲咱们这里的势力。

    我们这儿,是四战之地,其实,北出雪原,南下楚国,只要兵马粮草足够,问题都不大,偏偏最大的问题是,咱们的西进路线,其实是最为堵塞的。

    造反不造反这个另谈,咱主要是想通畅。

    换个角度说,

    我这次如果拒绝了没去,或者安安心心地等旨意,等于是对外表明了咱们侯府的态度,那就是我只管我这三座城,就只照料咱这一亩三分地。

    这其实是自己限制,不,确切地说,是阉割了自己的未来发展以及影响力的扩张。”

    “所以,主上还是打算去的?”

    “总体来讲,还是利大于弊的,那就去吧。”

    顿了顿,

    郑凡又道;

    “老田不还在么,天,塌不下来。”

    ……

    “夫人,昨晚公主侍寝了。”

    婢女对坐在梳妆台前的柳如卿小声禀报道。

    “嗯?”

    柳如卿有些微微讶然,随即,伸手轻轻捏了捏婢女的脸蛋,

    “你这小蹄子,忽糟糟地大早上跑我这里来讲这些做什么,可是春心动了看上府里的哪位亲卫了?”

    柳如卿被范家送到雪海关时,其实是配上一应丫鬟奴婢的,但都没能进府。

    当初的伯爵府,现在的平西侯府,虽然后宅里的女人不多,而且相对而言很是冷清,但那也意味着绝对的干净。

    魔王们可不愿意自己住的地方被人掺沙子,自然会政审极为严格。

    所以,柳如卿现在用的这个大丫鬟,其实是早年从虎头城一直跟过来的,底子是信得过的。

    不过,既然当了柳如卿的丫鬟,她自然会为柳如卿考虑,她也是清楚的,自家夫人入府到现在,侯爷可是一次都没临幸过,她也是着急。

    出身自燕国,出身自北封郡的她,

    并不觉得寡妇算什么缺憾,

    燕地民风本就外放,没乾楚那般重礼教;

    再者,自家夫人长得那么好看!

    她也知道,女人在后宅,最好有一个子嗣傍身,这才是立身之本,但侯爷就是不来睡,那怎么能怀上孩子?

    所以,她也一直盯着公主那边的院子,而且和公主身边的几个丫鬟玩得挺好,故意去刺探一些消息;

    巧了,公主那边的丫鬟,也是和她一个想法,所以双方是在互相刺探。

    “夫人,公主得了临幸,下一位,不就该是您了么?”

    “小蹄子快闭嘴,大早上的,也不怕风吹闪了你的舌头。”

    “奴婢就是来提醒夫人您做好准备,说不得,今晚侯爷就来了呢。”

    说完,丫鬟就做了个鬼脸,马上跑了出去。

    柳如卿则继续坐在梳妆台前,有些愣神。

    进府前,她其实对这里的生活有着很大的好奇,也有过很多的猜想,其实,日子过得是极为轻松的,不仅仅是生活上,还有精神上。

    她不知道喜欢一个人是个什么样的感觉,确切地说,“喜欢”虽然只有两个字,但里头,却早已包罗万千。

    她其实是想伺候他的,让他开心,让他欢愉,甚至,她愿意为他生一个孩子,冠之以他的姓。

    他这样子的男子,

    应该有很多的孩子才对。

    先前,虽然他只是上下其手,撩拨之意极为明显,却始终没有入巷;

    一开始,她还在疑惑,是否是他觉得自己脏,后来得知,公主其实也未破身,就释然了。

    她看不透他和风先生的感情,但直觉上,必然是极好的。

    柳如卿正在想着心思时,

    那个先前跑出去的丫鬟又跑了回来,

    压低了声音惊呼道;

    “夫人,夫人,侯爷来了,侯爷来了!”

    “啊!”

    ……

    郑侯爷吃过了早饭,聊了会儿事情,又让瞎子特意过来,短暂地会晤了一下,最终,得出了一个章程。

    去,是要去的;

    但不可能再像以前那样,骑着貔貅带个剑圣去,首先,仪仗队是要有的。

    好在,“飞鱼服绣春刀”都准备好了,这个做主力仪仗队,外围再配个八百骑做前后支应,足够了。

    同时,

    最西边的两个军镇,也就是公孙志部和宫望部,他们得先收到来自奉新城平西侯府的军令,兵马可以适当调动一下,一是为了策应颖都方向,二,是哪怕没任何目的性的调动你也得调动一下做做样子,给外界一种郑侯爷对整个晋东各部兵马掌控力极强的样子。

    当年李梁亭入燕京,三十万镇北军,有一半直接从西面调向了东面,最后虽然证明了是在为配合燕皇演戏,但实则,这本就是题中应有之义。

    说白了,郑侯爷是个六品武夫,单单提拉出来,其实不算什么,真正能持得住牌面的,还是忠诚于你的兵马。

    且,这不是去打仗,虽然得后续才能收到一些关于颖都具体事情的情报,但你得从容一点,淡定一点,这是为了维系住你自己的地位影响力,同时,也是尽可能地抵消掉来自上头的猜忌。

    虽然自家人清楚,自己随时都可以掀桌子,大不了回去开客栈;

    但你得让上头以及下面的人都认为,你,平西侯,是愿意在这规则下和大家一起玩耍的。

    一桩桩一件件筹备下来,得至少花费个一天的时间。

    所以,

    郑侯爷又相当于空出了一天的假。

    公主还未起,

    四娘去忙仪仗队去了,

    郑侯爷也就自然而然地走入了柳如卿所在的院子。

    柳如卿并未刻意梳妆打扮,而是以一种清水出芙蓉的姿态出现在郑侯爷的面前。

    其实,漂亮的女人,很少有那种傻白甜的。

    她清楚,自己什么时候是美的,也懂得,该如何最大程度地展现出自己的魅力。

    当初在范府,自己和范正文平辈论交,柳如卿喊自己叔叔,也算是应当;

    但入府后,她也没改口,外人面前喊侯爷,独处时仍然喊叔叔,不就是因为她心里也清楚自己心里喜欢这一口么。

    只不过,这也不算是什么心机深沉,毕竟人家在渴着心的取悦自己。

    那种傻白甜式的,

    不是没有,

    扈八妹那种的,

    三儿喜欢,

    但郑侯爷还真欣赏不来那种调调。

    柳如卿对郑凡轻轻一福,

    “侯爷。”

    “吃过早食了么?”

    “吃过了呢。”

    “那就好,衣服多穿点,外头冷。”

    郑凡走上前,很是自然地将柳如卿搂住。

    同时,

    院子里的丫鬟们马上知趣儿地躬身退下,在侯府里,没这点眼力见儿,怎么可能混得下去。

    搂着柳如卿进入屋子,

    郑侯爷在靠椅上坐下,

    伸手轻轻一拉,

    早已懂得如何配合的柳如卿自然而然地摔入郑侯爷的怀中。

    一边,

    郑侯爷终于收了公主,

    一向不喜欢开后宫也不爱后宫题材的他,还真有些食髓知味的意思,而且,按照顺序下来,本就已经没了约束;

    另一边,

    丫鬟早早通禀的公主侍寝了的事,也是刺激到了柳如卿,嘴上说的不在意,心里,其实也是有了想法。

    说是“臭味相投”,不雅;

    说是“郎情妾意”,太假;

    只当是,双方都觉得,可以水到渠成了。

    柳如卿丰润的身子在郑侯爷身上轻轻挪动,

    抬起头,

    在郑侯爷耳垂边轻轻吹了口气,

    热乎乎的,

    带着些许湿气,

    情幽幽,荡悠悠,

    宛若久旷的水渠,再度引入了活水,每一寸泥土都在兴奋地吮吸。

    “叔叔哎”

    天籁之音是什么样的,

    郑侯爷没听过,

    但这一声,已经将他的魂儿都勾到了云巅。

    许是真的到了时候,

    许是没了顾忌真的可以让天雷随意地去勾动地火,

    许是风和云,在这一刻达成了某种默契;

    柳如卿将红唇凑到郑侯爷耳垂边,

    以一种入府以来最为大胆的方式,

    柔声道:

    “叔叔啊,你下面,硌得妾身好疼呢………”

    其实,

    郑侯爷只是大上午来遛个弯儿,

    其实,

    郑侯爷本打算等贪睡的天天醒来后,带他去溜溜马,

    其实,

    郑侯爷本再抽个时间去看看仪仗队的规格,

    其实,

    本该有很多的事可以做,

    其实,

    本该在这个时候不该做一些事,

    但,

    这一刻,

    再多的“其实”,都去见鬼了。

    郑侯爷起身,

    抱起,

    走向床榻,

    一时间,

    卧房内,

    冬未去,春已至,

    一声声的如泣如诉,

    化作一句句噬骨的颤鸣:

    “叔叔哎~”

    “叔叔哎~”

    “叔叔哎~”

    “叔叔啊!!!”

    ……

    等到正午时分,

    郑侯爷从院子里出来,

    这个时候,通常是他每日练刀的时辰。

    只见郑侯爷走到兵器架上,

    抽刀,

    一挥,

    而后刀口向下撑住地面,

    单膝跪伏了地上。 ww.

    从大腿,到胯部,再到腰部,

    本该是舞刀时都需要协调发力的部位,却在刹那间集体发酸罢工;

    单膝跪在地上的郑侯爷,

    哪怕曾纵马疆场,哪怕曾千里奔袭,哪怕曾孤军深入,哪怕曾血染战袍,

    到这时,

    也终于深刻体会到了绕指柔的深刻含义,

    昔日雪海关头,面对茫茫野人的攻城,都没有像现在这般体会到一种“有心无力”;

    手撑刀,

    想要起身时,

    甚至忍不住倒吸一口气凉气:

    “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