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我不是超级警察 我唐

499、难度

    发现女儿不见之后,闫月菡的父母非常紧张,找遍了女儿有可能去的地方,但还是没有找到女儿的下落。

    到了这一步,闫月菡的父母彻底慌了神,连忙向辖区派出所报案。

    派出所的同志接警之后极其重视,一边联系指挥中心广泛散布寻人消息,一边以永和社区为中心,划定两公里的寻找范围,沿着各条道路紧急追寻,同时派人到火车站、汽车站等处进行寻找。

    可是找了一圈之后,仍未发现失踪女孩闫月菡的踪迹,于是派出所便将案情转到刑警大队,请求更专业的二中队接手调查。

    “我们接案以后,紧急调取了两个社区内以及周边各路口的监控,同时动用一切手段,对两社区内的居民进行拉网式排查,但并没有居民目击过失踪前的闫月菡,也没有听到过有人呼救或异常的响动,另外在道路监控中也未看到过闫月菡的身影。”

    李毅无奈说道:“然后我们就开始集中梳理当天所有从永河三桥下经过的车辆,现在已经排查了一部分,还有一部分车辆仍在追查当中……”

    听李毅讲完目前所有的情况,肖然眉头微皱道:“李哥,你们用警犬了吗?当时距离闫月菡失踪不久,警犬应该能追踪到闫月菡留下的气味。”

    “当然用了啊,但是警犬一直在晨辉社区和三桥下面转圈,最后在桥下面的草丛里找出了一只鞋子,就是闫月菡穿的一只,所以我们就怀疑是过往车辆将闫月菡拉上车时掉下来的,便将调查重点放在从桥下经过的车上了。”李毅道。

    “如果是路上拐人,掉了一只鞋子不捡起来带走,太不周密了吧?而且指向性这么明显,会不会是嫌疑人故意将鞋子丢在草里的,干扰你们的办案思路?”

    李放放开口道:“而且从尸体上看,嫌疑人的反侦察意识很强,如果他要故布疑云的话,我认为是很有可能的。”

    “那你是倾向于,闫月菡并不是被来往车辆掠走,而是被附近居民所害的了?”秦子河问。

    李放放点头道:“我认为有这个可能。”

    肖然听着李放放几人的探讨,抬头又朝李毅询问道:“李哥,你们调的监控都是16号当天的吗?居民楼电梯里的监控都调了吗?”

    “对,我们重点研究的就是16号当天的监控,后两天的监控也有调,不过没看出什么异常,今天的监控还没来得及要。”

    李毅道:“不过他们那电梯破破烂烂的,里面根本没装监控。”

    “路口监控上没有身影,警犬没有明确的追踪方向,桥下有一只鞋子,内脏缺失,尸体出现在江里……”

    肖然搓着指尖,飞快地将已知的信息在脑海中过了一遍,道:“所以现在还是两个可能:一、闫月菡是被从三桥桥下经过的车辆掳走的;二、闫月菡是被两个社区内的某个人所害。”

    “如果闫月菡是被某辆车上的人临时起意掳走的,而后遇害,这个方向查起来很难。因为桥下没有监控,有监控的路段也没有拍到闫月菡在某辆车中的迹象。如果是车上的人做的案,他们或许不是周边的居民,作案抛尸之后一去不回,就算我们以后能找到嫌疑人,他们多次洗车之后所有的痕迹都没了,再一口咬定不知情,想刑事拘留都不行。所以如果是有人驾车掳走闫月菡而后作案,那我们必须要在最短的时间内找到他,防止他湮灭证据。”

    肖然接着说道:“如果闫月菡是被社区内居民所害,而警犬一直在社区楼下打转,那么事发现场要么是在嫌疑人家中,要么是在社区内某个偏僻不易被察觉的地方,不能因为警犬没有追踪到,就认为闫月菡没有进过某栋楼里,在我看来这两种可能概率相当。”

    “另外闫月菡已经14岁,从身形上看已经是大孩子了,若她就是在社区内被害的,附近居民没有察觉到异响、也没有听到呼救,这不正常。”

    “所以我认为嫌疑人,要么和闫月菡认识,闫月菡没有产生警惕心,从而着了道;要么是嫌疑人在很短的时间内便控制住了闫月菡,令她无法发出响动。”

    “如果是后者的话,嫌疑人将其从道路上拉扯或拖拽进楼内,被人看见的概率太大,这点基本可以排除。如此一来,陌生人最后的下手时机,应该就是闫月菡去找同学小芳时,准备或乘电梯的途中,所以闫月菡的同学小芳所住的那栋楼的住户,要再重点清查一遍。”

    “当然,如果嫌疑人是和女孩闫月菡认识的,将闫月菡诓骗至家里后动的手,那么就要重点筛选出两个社区内和闫月菡或闫月菡家关系比较熟的住户。”

    “其中重点要关注男性,闫月菡生前很可能遭受过侵害,不排除嫌疑人有恋童的癖好。从心理学上分析,这样的人,如果是成年人的话,那他平时看起来应该是很老实正直,话不多,面相普通,很不引人注意,夫妻感情大约也不是太好。”

    听完肖然所说,李毅赞叹地看着肖然道:“听你这么一说,如果嫌疑人真是两个社区内的居民,那就好办多了。但是万一闫月菡真是被来往的车辆拐走的,好多人又跑长途,车辆踪迹不定,而我们又摸不准是那辆车,这才是最让人头疼的。”

    “这就是我们的事了。应该会很快。”肖然平静地说道。

    虽然目前的情况,在李毅他们看来依然很复杂,要查的东西很多,但是在肖然眼里,这次办案所拥有的条件,相较于以往真的是好上太多了。

    两个社区周边,监控全覆盖,任何人员、车辆要进出两个社区的范围,都必然会被监控拍到,根本不存在监控缺失的路段。

    所以凭借着正义之眼这个外挂,肖然感觉就算是只看监控,他也能把嫌疑人给筛选出来。

    不过肖然自己心里知道是一回事,找到充足的证据证明是嫌疑人作案又是一回事,就现在这个情况,肖然认为前者很容易,但是后者会有难度。

    “李哥,我需要16号到今天,永和、晨辉两个社区内外所有的监控。还有这两个社区内所有住户的资料,要带照片的。”

    肖然看着李毅道:“不过现在,我想去永和社区看一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