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大国战隼 步枪

第209章 单飞日

    经过和张源的讨论,单飞的日子定在了九月三日,也就是林浩东向李战表示破坏王大队全部飞行员达到放单飞标准后的第二天。

    除了飞行员、机务这两个方面,能不能放单飞还得经过张源的同意。北库场站所有飞行器的起降必须要得到他的批准,这是毋庸置疑的。放单飞是大事,必须要挑选最好的天气。

    张源签了字,放单飞这项工作才算是可以进入执行阶段。

    一大早天蒙蒙亮的时候,薛向东、林浩东、刘枭、聂剑锋、唐磊磊等人就全部到了塔台。谁带的学员谁指挥,分了两个指挥组轮流上阵,薛向东坐镇掌控局面。

    破坏王大队二十四名飞行员已经在飞行简报室集结完毕,集中熟悉本场天气、起降程序、飞行路线、险情处置方案等。有的人闭着眼睛在脑袋里不断地回顾过去一个多月里掌握的理论知识和操作动作,有的人则盯着黑板上的几个需要注意的关键操作规范继续反复熟悉,有的人则低声耳语着交谈着一些不算很熟悉的要点。

    他们全部实现了模拟座舱盲操,对SU-27座舱的所有控制面板已经是滚瓜烂熟,接下来要向精通迈进,这就不是教员能够教授的了。

    飞行不是容易的事但绝对算不上多么艰难的事情,一句话总结起来就八个字:对两杠两舵的控制。可是有的人能玩出花来,有的人一辈子都只能中规中矩地飞,形成这种差别想象的因素可就是复杂多样需要用几百万字的论文分析来阐述的了。

    老十八名狂魔飞行员和新进的六名飞行员都不是第一次放单飞了,有的甚至有过多次改装经验,比如杨锦山、马风和南亮红,他们三位都是从歼-6时代过来的,马风甚至飞过歼-8,可谓老司机了。

    因此整体上气氛是比较轻松的,这却是个好兆头。

    李战站在黑板前面的指挥台边上,白色的飞行头盔放在台面上,他手里捏着白色劳保手套背着手慢慢的踱步,不时的扫视在做最后准备的飞行员们。

    上午八点三十分,警报灯呈黄色。

    李战立马走到中间位置,说,“好。”

    众人瞬间坐直了腰板停止了交谈。

    “再讲一下程序。起飞爬升到三千,保持六百速度左转盘旋一周,高度下到两千飞四转弯模拟降落,进入四转弯后通场一次,模拟起飞,再重复一遍以上程序,随即飞四转弯降落,二十分钟内完成。很简单的路线,祝大家顺利。第一组准备吧。”李战说道。

    每四架战机为一组,连续起飞,同时进行第一次单飞训练。李战本来希望八架战机全部上去的,一次性八个架次,可以把时间的利用率提高一倍。但是被薛向东和林浩东果断地否决了。放单飞本是要谨慎谨慎再谨慎的事情,一切以安全为前提,八名新手开着八架战机在上面转悠,出点什么事地面根本控制不来。反复讨论后各让一步,四架同时进行。

    第一组是杨锦山、马风、南亮红和林飞,也是学得最好的一组,都是经验很丰富的老飞了。林飞之前一直是三大队(教导队)的教员,只不过开的是歼教-6和歼-6。后来被李战选入了狂魔大队开了歼-7,表现很出色,凭借丰富的飞行经验,在改装SU-27的时候成了先进者,此时被编入第一组。

    李战寄希望于第一组的老鸟们给今天的单飞日开个好头,鼓舞一下其他年轻同志。

    警报灯黄转红,但没有蜂鸣。

    李战立即下令,“第一组出发!”

    他带着第一组冲出去跳上通勤车风驰电掣地赶到了停机坪,八架SU-27SK重型战斗机已经整装待发,机务组早已经完成了一切准备工作,在机头右侧整齐列队等候。

    四人迅速前往各自的座机,马上和机务组进行战机的交接工作。

    此时是上午的八点四十五分。

    李战来到了停机坪后面的斜坡小平台上面,脖子挂着望远镜,一只手提着飞行头盔一只手捏着手持无线电对讲,白色劳保手套却是装进了口袋。除非准备握杆,否则他不会戴上赖以生存的白色劳保手套。

    他不会再回飞行简报室了,又不能到塔台去,只能在这里观察部下的飞行情况这样子。

    四架战机排着队滑行到了起飞位置,未得到起飞允许的战机全部在滑行道等候,像民航机场组织起降一样。

    上午九时整,杨锦山接到起飞指令,他把发动机转速提升到百分之六十,随即松开刹车,SU-27那庞大的身躯开始滑跑,速度达到二百六后,他果断缓缓拉杆,机头抬起,前后起落架接连离地,稳稳起飞,姿态非常标准。

    李战的目光跟着战机往天上看,晴朗的天万里无云,温度湿度气压风速都非常的适合飞行。

    一直到杨锦山驾驶的战机成了小点点后,第二架由马风驾驶的战机才接到了允许起飞的命令。以较大的时间间隔,连续起飞了四架战机。

    李战手里的手持无线电对讲接入了塔台和战机的通话频道,能够听到对话,必要的时候可以使用紧急通话功能介入对话。不过一般情况下,在地面指挥员失能之前,他是不能随意介入对话的。

    对战机的指挥是地面指挥员的绝对权力,哪怕指挥员是少校,身边站着的高阶军官也不能随意干涉指挥。

    目送一架架战机升空,李战的心情是紧张的,这是他的第一次,第一次带兵第一次带兵进行改装,最后能拿出一份什么样的答卷来全看今天了。

    第二组飞行员过来了,他们在停机坪那里列队等着李战训话,李战远远的摆了摆手让各自准备,他们这才纷纷到各自的战鹰那边和机务的进行飞行前的交接检查。

    “两勾,稳住姿态,转弯的时候别着急,半径大点没事。”林浩东在提醒韩红军,陆空对话很清晰。塔台那边显然是可以看到第一组的飞行姿态的,否则林浩东不会给出这样的提示。

    “两勾收到。”韩红军的声线很稳,一点也不着急。U-27比歼-7要敏感得多,稍稍动一下操纵杆都会有所反应。其次,SU-27不但是双发而且推力还特别大,稍稍动一下油门杆就直接反应在推力变化和发动机转速上面。

    对开惯了歼-7这些老爷机的李战等人来说,首先要注意的是操纵动作不能再像以前那么粗暴了,大开大合的风格不适合用在三代机上。这一点对动不动就开加力动不动就大坡度爬升下降各种大过载机动的李战来说,尤为需要注意。

    第一组顺利完成单飞着陆,他们可以庆贺了,但李战的心还得继续提着。

    李战一直站在那里看着,直到最后一组顺利完成单飞,他才重重地松了口气露出了笑容。

    剩下他一个了。

    把对讲交给苗雨,李战爬上了他的01号战机。

    让李战单独飞是薛向东的主意,他始终是薛向东最放心不下的那个因素,尽管他是大队长。都领教过李战的飞行风格,包括二师的飞行教员组,尤其是曾经的长机聂剑锋。

    从林浩东手里接过指挥权,聂剑锋拿起送话器说道,“洞幺,你听我指挥,准备好可以起飞,注意控制速度,完毕。”

    “洞幺收到,正在进行飞行前检查。”李战有条不紊地检查各个系统,低声念叨着,“飞控系统,大气系统,襟翼位置,发动机……”

    “洞幺请求滑出。”李战确认各个系统正常,请示塔台。

    聂剑锋回答,“洞幺可以滑出,到跑道报。”

    “洞幺明白。”

    地面引导员竖起红旗,绿旗向停机坪外指去,李战滑出停机坪沿着滑行道来到跑道的南头。今天吹东北风,因此要从南往北起降。他倒是没有太多单飞的感觉,身后有教员在的的时候他是这么飞,独自驾驶着自己的座机也是这么飞,该怎么飞怎么飞。

    第一次放单飞的时候是初教五,那种老式螺旋桨飞机在当时李战这些新兵蛋子眼里简直就是宝贝疙瘩,每天都想着能够驾驶它驰骋蓝天。后来上了歼教六,然后是歼教七,大家就果断的把初教五的情感给抛弃了。

    现如今一样一样的,有了SU-27SK,歼-7E在李战这些人眼里就是碍眼的老伙伴了,恨不得早点全给退役掉了。

    对准了跑道,李战的嘴角不由的勾起一抹发自内心的轻笑,阳光就更加灿烂了。所谓鸟枪换炮的心情大抵如此。

    “洞幺,准备好可以起飞,注意控制速度。”聂剑锋下达了指令。

    他不厌其烦地提醒李战控制速度是有原因的。李战的飞行风格本来就比较猛,经常开加力爬升什么的。以前是歼-7这些老爷机,动作大一些也是可以理解的。好比开个纯机械的破轿车,离合踏板重油门重刹车可能也重,手臂力气小点恐怕连档杆都挂不动。现在是三代机了,而且是世界名机,飞控系统回馈快、敏感,控制不好就是大过载。

    李战是开歼-7E在距离地面不过十几米高的位置做过疑似眼镜蛇机动的男人,他绝对没问题的。

    “洞幺收到,我要飞了。”

    踩死刹车,油门杆到底,两发发出狂吼,转速飙升至百分之九十位置,机身在颤抖并且开始缓缓滑行起来,刹车要刹不住了,李战放了刹车,01号SU-27SK狂奔起来,滑跑不过三百多米速度已经达到了两百八,李战抬轮,战机直冲云霄。

    这个世界上最美妙的旋律是航空发动机全功率运转发出的狂吼,最美好的日子是飞行日,最令人激动的场景是全弹药挂载。

    随着李战起飞,破坏王大队单飞日的最后一个起落开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