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大国战隼 步枪

第301章 开歼-10看热带雨林美景

    善良场站距离最近的边境线约莫六百公里,比北库战训基地距离最近边境线的距离还要远一些,但该场站是货真价实的前线机场,严格地说该场站的战时状态一定程度上是从来没有解除过的。

    因为一场众所周知的持续时间长达十余年的那什么,该地区的几个场站在编制都是保持着随时作战状态的。

    地方甚至为此有匹配的国防动员支援保障方案。

    这边的边境线在人们心里面有着更加敏感的地位,自然在部队心目中也是具备多样意义的。93团的战备巡逻任务更加的繁重,他们每天都要在领空线一侧溜达着玩。

    当李战知道这是常年担负的任务后简直要口水横流了,这得多少个飞行小时啊,成达比其他部队同军龄的飞行员多几百个小时的飞行小时怕不就是这么来的。

    天天开歼-0A在领空线上溜达那感觉就爽翻了。

    93团派了一批飞行员去厂家那边接装,留下两个中队转场到其他场站担负日常的战备巡逻和训练任务,把善良场站留给鹰隼大队进行改装训练。看得出来,大红鹰师很重视鹰隼大队的改装工作。

    成达指着一架歼-0A的垂尾红鹰头标准上方的红色五位数机号对李战说,“这是我的座机,状况一直很好,从来没有出现过故障,以后就是你的座机了。”

    和鹰隼大队正在用的SU-27不同,许多兄弟部队只涂了五位数机号,没有座舱侧面的两位数战术编号。二师之所以同时涂上机号和两位数战术编号,是出于配合海航部队的做法。

    可以混淆外军视听。

    73师一直接的二师用过的二手货,一般情况下怎么接回来的就怎么用,没有钱搞翻新装修什么的,于是就把二师这个习惯也沿用下来了。比如已故0号SU-27SK,比如正当年037号歼-7EGG以及二大队三大队正在使用的二十余架歼-7E,都是有二位数战术编号的。

    李战笑着说,“你才是真正的好运来,安全飞行九年。”

    “但也少了处置空中险情的经验。”成达不无遗憾地说,“开战斗机的谁没遇到过点故障是吧,我是真一次小故障都没遇到过,这么看来的确是好运来了。”

    “登机吧。”成达指了指边上的歼-0S。

    李战的学习能力实在是强悍非常,他的飞行天赋让成达等一众93团飞行员叹为观止。仅三天的时间,李战就以最出色的成绩完成了地面部分的训练。至于理论知识的掌握和了解,成达悲伤地发现李战好像比他更加的熟悉。

    这么多年来李战心里始终憋着的那股劲就是开歼-0,下部队后他想要弄到歼-0的理论资料有多简单,他都早翻烂了,而且歼-0战机的空中险情处置预案他甚至倒背如流。

    然而这并没有什么用的,他本人就是众多经典空中险情处置预案的创造者。迄今为止,他当时在二师所遇到的几次空中险情处置办法都是全新的,填补了相关空白了的,且是具有适用于多种机型的处置方案。

    歼-0S滑到起飞位置,塔台下令,李战推油门杆松刹车滑跑起飞,战机稳稳当当的离地,小坡度转弯爬升,很快的把善良场站甩在了身后。今天大红鹰师的师长在塔台,他看到了李战的起飞动作之后,神情复杂地和陪同的师参谋长交换了一个眼神。

    师参谋长沉声说,“比我们很多老飞的动作都要自然熟练,看不到丝毫的生涩感,给人行云流水一般的顺畅之感。”

    红鹰师长凝重地说,“是啊,这是他第一次飞吧?”

    “是的,前面只进行过几次地面滑跑训练。”师参谋长回答。

    红鹰师长忧心忡忡地说道,“如果鹰隼大队的飞行员都是这个水平,下半年的全军空战考核以及对抗演练就不太好办了。”

    “是啊。”师参谋长低声说,“我看过鹰隼大队其他飞行员的训练情况,质量很高,鹰隼大队是个强劲的对手。不过师长,他们毕竟是老牌劲旅,咱们列装歼十后才从二线部队升格一线主力部队,底蕴方面咱们比不上,我认为倒也不必过多的担忧。”

    红鹰师长说,“既然坐了一线主力部队的位置就要打出一线主力的样子来,我不想像齐宏和白鸥那样被全军通报,丢人丢到姥姥家了。”

    师参谋长心里暗暗苦笑,谁何尝又像被空司全军通报批评呢。老天,全空军通报批评啊,指名道姓告诉所有部队你这个部队在对抗中输给了鹰隼大队而且输得很惨。军人视荣誉为生命,被空司这么通报批评比个人挨个处分还难受。

    空司下手太重了吗?

    实际上算是给二师和三百师留足了面子了,不要忘了对手是西部破烂王这样的一线驻地三线装备的部队。无论是装备还是训练强度以及战术,长期以来都是无法和驻守两大方向的王牌二师和三百师相提并论的。

    国家那么多年来给你投了那么多钱给你最好的飞机最充足的航油你打成那个鸟样,仅仅通报批评可不就是给你留足了脸面了吗?

    李战的心情是开心的,采取三轴四余度电传飞控系统的歼-0比SU-27SK要灵敏更多。施加给操纵杆的动作能够得到战机非常及时快速的回应。当初他改装SU-27SK被该机灵敏的操纵性吓了一跳,稍稍压杆战机就大角度俯冲,稍稍拉杆战机就恨不得垂直爬升。原因就在于歼-7使用的是典型的机械操纵系统,拉杆蹬舵就是在做健身,开惯了那破烂玩意儿一下子上SU-27SK,控制不好力度在所难免。

    而歼-0比SU-27SK的飞控系统更加的灵敏。

    全电传,四套独立电传操纵系统,全自动化,可靠性、灵敏性甩SU-27SK上使用的纵向电传加横向机械传动混合飞控系统九条街。因为有备用仿真信道,即使其余三条数字信道出现故障,飞行员依然能够拥有对战机的完全操纵权力。

    当然,整个系统全部出故障这种事情是基本不可能发生的,或者说如果发生了,大概也是挨了导弹。

    “注意动作,歼十很敏感的。”坐后舱里的成达明显的发现李战其实想要做一个大角度转弯,结果没控制好力度做成了横滚下高度……

    李战有些尴尬,说,“的确很敏感,还需要适应一阵子。”

    第一次飞,有些变形动作在所难免了。

    只是第一次飞就要做大角度动作,也就是成达带飞,换个人能立马抢过操纵权返场。

    “你先平飞,试一试战机的加速性能,往南飞,我给你领航。”成达说,拿起小航图板低头看了一眼。

    李战回答,“明白,高度不变航向正南。”

    放眼望去大地一片绿色,与西部地区的荒漠形成了强烈的对比,且各种山地丘陵到处都是,与西部狰狞粗狂的山地丘陵不同的是,西南山地丘陵显得温婉许多,如西部女子与南方女子性格之差。

    一方水土养一方人就是这个道理,甚至部队在某个地区驻扎久了,也会受到当地的一些环境形成的氛围影响。西部的陆军部队的兵们脾气就比较暴躁上来就干,东南沿海的相对来说比较喜欢动脑子玩战术。当然是相对而言,总的来说中国军队的传统作战性格是延续下来了的。

    李战把油门杆推到底,一平三下的座舱给人感觉就舒服许多,SU-27SK那到处都是仪表的座舱和这个一比那就是破烂货。

    歼-0A的正常起飞重量比SU-27SK轻了将近十吨,又拥有更加强调空中机动性能的鸭式气动布局,尽管只用了一台俄方专门为该机改进出来的AL-3FN,但是给李战的感觉是达到军用推力的时间甚至会比SU-27SK更短一些。U-27SK双发从慢车位置到军用推力大约需要五秒钟,歼-0A恐怕会比这个时间更短。这样的加速性能让李战欣喜若狂,他是速度唯胜论的坚定支持者,更短的加速时间更快的速度是夺取胜利的不二法则。

    至于高达三百米每秒的爬升率……李战才意识到歼-7、歼-这些名机真的落后了。之前开SU-27SK没这个概念,尽管SU-27SK的爬升率也达到了三百米每秒,战机推重比和歼-0A差不多,但那是双发重型战机,李战先入为主地认为就肯定比单发轻型的歼-7EGG性能要更好。

    现在开的是专门用来替代歼-7老大爷的年轻小伙子歼-0A,同样是单发战机,感觉上的差别自然就大了。

    “好了减速吧,上高度六千左转九十度。”在战机到达音速之前,成达叫停了李战。

    李战恋恋不舍的把油门杆收回来一些,然后中规中矩地左转同时上高度。再往前开就越过领空线了。

    实际上成达挺无聊的,因为无事可做啊。

    适应了操纵系统的灵敏性后,李战的飞行动作在很短的时间里趋于标准继而完美,每一个操纵动作都很准确没有丝毫的拖泥带水。

    这是干嘛来了,开飞机看热带雨林风景来了啊!

    这小子学得太快了,要不干脆多教他点?

    可是自己又能教他什么呢?

    成达于是就更无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