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诸天最强大BOSS 黑眼白发

第787章 域外神族(7400字)

    羽化门,羽化天宫最高处,一片神秘的时空中,到处都是朦胧的云霞之气。这些云霞之气,呈现出各种颜色,滚滚散散,上没有天空,下没有大地,似乎整个世界,都是由云霞构造成的。

    这些云霞之气,有的坚硬,有的柔软,有的似水一般,沉重无比。

    但是,这些云霞之气,却都透露出一股股纯阳的气息,和天地之间任何灵气都不相同,好像是神秘仙界透射下来的仙气!

    没有错,这里就是羽化门,闭关的圣地“小仙界”!

    里面充塞的,全部都是羽化门太上长老,掌教至尊,几位长生秘境的高手联手,催动大神通,破开虚空,从神秘而遥远的仙界时空缝隙之中摄取下来的仙气,然后构筑成了这么一个小仙界。

    如果神通秘境的高手在其中,每吸取一口仙界灵气,都会增加法力,身体再度被塑造。

    因为这个“小仙界”的仙界灵气,每一分都十分尊贵难得,每一个弟子进来修行吸取,都会少一份,所以一般这小仙界,只有特殊的弟子才可能允许进入其中修炼,一般真传弟子却是根本没有这个待遇。

    而现在,方清雪却在小仙界中修炼。

    她坐在一团坚固的云霞之中,身体周围,无数电光闪烁游离不定,每一寸电光都显现出了强大的力量凝聚着。

    这些电光,却不是散乱无章,而是凝练成了各种各样的符录,首尾相连,十分有灵性。

    一座一座的雷霆大阵,环绕在她的身边,随后被她轻轻一动,便收进了自己的身体。

    此时,她的身体似乎不是血肉,而是一团闪电,一团雷力。

    最令人恐怖的是,方清雪的头顶上,悬浮着一张足足有方圆三四里的巨大符录,这符录上面有诸多雷神图形,或是全身羽化,人头鸟身,手拿雷锤,或者是人身鸟头,全身各种颜色的闪电缠绕。

    上面,还有一个一个文字组成的经文,不是现在的文字,而是十分古老苍凉的文字。

    每一个文字,都似乎在阐述天地的规则,远古的秘闻,鸿蒙的奥秘。

    这道巨型符录,赫然是一件法宝!

    已经超越了平常宝器的范围!和黄泉图一般,是一张符诏,远古雷帝的符诏,是一件道器!

    连长生秘境高手这种万古巨头都为之心动的道器。

    “万法归一,万法归一”

    方清雪身体一动,许多大阵又喷吐出来,每一尊大阵,都代表着一种神通。她似乎是要把许许多多的大阵,凝聚一体!练成一枚种子似的东西。

    突然之间,她心灵一动,所有的大阵又收回了体内。

    “这是方蔷传给我的心电感应?难道外界出了什么大事了吗?”

    方清雪目光微闭,冥冥中感应到了一道道无形的电波,一道道信息传进了她的心灵中。

    方蔷是她从方家带来的得力助手,一直替她照料管理着紫电峰。

    她闭关之前,曾叮嘱过方蔷,若外界有重大事件发生,可用心电感应的手段通知她。

    现在她便收到了方蔷通过心电感应传来的消息。

    “我闭关期间,竟然发生了这么多大事件。方寒竟然与华天都起了冲突,还定下了十年之约。华天都还晋升长生秘境了,并直接晋升至了长生四层,且还与太一门的烟水天正式结为了道侣。更让人震惊的是,华天都竟然在吞噬了整个血肉泥潭与数百万天魔,还斩杀了九阴九阳两大魔神,以及妖神幸无尘、天蚕娘娘四位教主级万古巨头……”

    方清雪,一身白衣,玉肌冰骨,眉若弯月,但却目光颤动,显示她内心的不平静。

    “我曾用小宿命术看看过华天都的命运,华天都应该还要几年才突破长生秘境才对,而那时候方寒也基本成长起来了,现在怎么会发生了这么大的变化?”

    她眉头紧皱,心中充满了不解。

    “看来不能继续闭关下去了……方寒还没成长起来,还严重得罪了华天都,而华天都拥有了击败教主级万古巨头的实力,若华天都对方寒动手,方寒就危险了。”

    方清雪深深吸一口气,手掌往头顶一招,头顶上的那道巨型符录顿时缩小,进入了她的脑海中。

    随后,她的身体闪烁穿行,几个挪移,就出了小仙界。

    方清雪出关了!

    …………………………

    归虚海洋中,宁缺将烟水天从体内世界中放了出来。

    “天都,那个世界是怎么回事?据我了解,即便是太古大能或者仙器开辟的世界,其世界法则与宇宙法则本质也是一致的,而刚才那个世界的法则却是完全独立的。”

    烟水天目光灼灼的盯着宁缺,美眸中充满了好奇之色。

    宁缺揽住烟水天那柔顺的腰身,微笑说道:“那是我修炼世界证道法所开辟的体内世界。”

    “何为世界证道法?”烟水天一愣,更加好奇了。

    “世界证道法,是一种完全不同于当今世界的修炼方法的修炼体系。我带你去一个地方,你就知道了。”

    宁缺没想过隐瞒烟水天,也没必要,他带着烟水天进入了众魔塔的最深处的时空中。

    这一片时空,是众魔塔的核心所在。

    一个巨大无边的紫金雷池悬浮在这一片时空之中,浩瀚的液体雷电,如波涛般在巨大的雷池中起伏着,数以亿亿万计的雷电符文闪烁着,弥漫出一丝丝摄人心魄的恐怖威压。

    这是众魔塔三大能量核心之一“永恒雷池”。

    “永恒雷池”宁缺在阳神世界就已经炼制而成了,随着众魔塔一次次升级,“永恒雷池”也跟随着一次次升级。

    时至今日,“永恒雷池”已经堪比大罗金仙级的无上法阵。

    虚空中,除了“永恒雷池”之外,还有一个巨大无比的黑暗漩涡,那黑暗漩涡散发着无比黑暗罪恶的气息,仿佛一切罪恶与黑暗的源头。

    黑暗漩涡中,浮现出无穷无尽的生灵虚影。

    这些生灵之中,有人、有妖、有兽……还有种种奇异的生命,但无论是什么生命,此刻脸孔都极度扭曲、狰狞、恐怖。

    一张张脸孔,扭曲着,流露出种种极端表情,或极端“暴怒”、或极端“贪婪”、或极端“傲慢”、或极端“嫉妒”等等等。

    这也是众魔塔的能量核心,还是最重要的能量核心“原罪漩涡”。

    “原罪漩涡”所散发出来的气息,比之“永恒雷池”更加可怕与压抑。

    烟水天只是看了“原罪漩涡”一眼,就感觉自己陷入了一片无边无际的黑暗的世界,而在那黑暗世界中,无数道扭曲、狰狞、邪恶的身影纷纷伸出狰狞的手掌抓向她,好像要将她拉进永恒黑暗的地狱。

    好在宁缺及时命令“原罪漩涡”收敛了所有波动,这才让烟水天从那可怕的黑暗中清醒过来。

    “……这里是什么地方?好可怕!”烟水天心有余悸、满脸冷汗的看着“原罪漩涡”。

    即便对于“永恒雷池”,她心中也充满了深深的忌惮。

    她能感觉得出,“永恒雷池”中潜藏着无边无际的雷霆之力,一旦其中的雷霆之力爆发而出,只怕瞬息便能将她这尊轰成尘埃。

    “这里是我的本命法宝众魔塔的内部世界。”宁缺微微一笑,手掌随意一挥,一片玄光镜浮现在面前,光镜显示出七层辽阔浩瀚的世界,每一层世界中都乌云密布,却偏偏又各自悬挂着一轮炽亮的大日,“众魔塔有三大能量核心与七层世界。现在你看到的就是众魔塔的‘永恒雷池’与‘原罪漩涡’两大能量核心。”

    烟水天看着那七层辽阔无比的世界,然后再望向令她感觉到危险无比的“永恒雷池”与“原罪漩涡”,顿时倒吸一口冷气。

    她进入过太一门的仙器永恒神炉中修炼……但她现在却感觉宁缺的这众魔塔要比永恒神炉可怕太多了。

    “这众魔塔难道是仙器?”烟水天问道。

    “……嗯,你可以理解为一件非常非常厉害的仙器。呵呵,你们太一门的永恒神炉,也算小有威能,但在众魔塔面前,就是渣。众魔塔只要爆发出万分之一的威能,就足以将永恒神炉撞成齑粉。”

    宁缺自傲说道。

    “嘶!”烟水天倒吸了一口冷气。

    要知道,太一门的永恒神炉,基本可以算玄黄世界第一法器了,威能简直惊天动地,其威名甚至还传到了其他大世界。

    太一门这无数年来,能一直坐稳仙道十门之首的位置,永恒神炉功不可没。

    现在宁缺居然说众魔塔只要爆发出万分之一的威能,就足以将永恒神炉轰成齑粉,那么众魔塔的恐怖可想而知。

    “难道这就是你的底气吗?怪不得你没有将太一门放在眼中,还准备一统人间界。”烟水天感叹道。

    “……别误会,这只是我的底牌之一而已。将众魔塔的情况告诉你,只是想你知道,你的男人并非夸夸其谈之辈。你也不用怕我受到谁的报复。”

    宁缺手掌轻抚着烟水天的秀发,笑道:“你不是好奇什么是世界证道法吗?现在便让你见识一下什么是世界证道法,还更多其他精彩的修炼体系。”

    他念头一动,刹那间,一篇篇玄奥的经文浮现在烟水天身周,一篇篇经文按照“世界证道法”、“神魔炼体大法”、“玄门仙道”、“骨文仙古法”、“五大秘境法”、“阳神武道”等栏目分门别类排列。

    烟水天快速的用神识大略扫描了一下各种修炼体系的功法秘术,然后直接懵了,目光呆滞,如同宕机了一般。

    良久后,她才颤颤巍巍的难以置信的看向宁缺:“你怎么会拥有如此多种修炼体系的功法秘术?我终于明白你真正的底气……这一方世界,只怕就算是仙界的天君,只怕都没有这么多种体系的修炼法吧。”

    “这些功法秘术的来历你暂时就不用管了,时机到了,我便会告诉你。这段时间,我们就在这里修炼吧,我参悟大本源术、大五行术、大阴阳术、大灾难术、大崩灭术、大八卦术、大切割术、大血魄术这八门三千大道的奥义,而你则可以参悟这里的种种功法秘术,也可以借助‘永恒雷池’淬炼躯体。”

    宁缺说道。

    对此,烟水天当然同意,她迫不及待的盘坐下来,参悟悬浮在身边的一篇篇经文,体验其他修炼体系的精彩,连宁缺不久前传给她的种种三千大道都不管了。

    宁缺也与未来之主联手推演八门三千大道,以他的经验,还有未来之主的推算速度,即便没有借助魔道升级器的力量,参悟起七门三千大道的速度,也依然非常之快。

    只是五六天而已,他就初步掌握了八门三千大道的根本奥义。

    烟水天参悟了一段时间众魔塔中的各种秘术后,从其中挑选了几种适合自己的功法秘术兼修后,还决定以自己原来的修炼体系为主,并进入了“永恒雷池”中淬炼体魄与元神。

    就在宁缺与烟水天在众魔塔中闭关修炼的时候,归虚之海中也发生了很多大事。

    方寒在归虚之海中强势崛起,斩灭了众多散修大盗,连绝命岛主这种位列四十大盗的高手,都死在方寒手下,成全了方寒的赫赫威名。

    并且,方寒还与太一门的弟子,斗得不亦乐乎,多次让太一门的真传弟子吃瘪,直至太一门的金丹小巨头赵玄一降临后,才有所收敛。

    转眼间,三个多月过去了。

    宁缺与烟水天都结束了闭关。

    宁缺自然而然的领悟了造物的真意,境界晋升至了长生五层造物境,烟水天也借助“永恒雷池”的淬炼,一举晋升至了长生二层不死之身境。

    “太快了,只是稍稍闭关而已,你竟然就领悟了造物的真义,晋升造物境,达到了教主级。”

    烟水天感受到宁缺身上弥漫出来的一丝丝造化万物的气息,不由惊叹。

    长生四层宙光境与长生五层造物境之间,绝对存在一条天堑。

    长生四层只能算是长生秘境中的资深强者,但长生五层则教主级巨擘了,基本上,也只有达到长生五层,才能有资格成为仙道十门、魔道七脉、妖道五宗的掌教至尊。

    长生四层与长生五层的实力差距,也非常巨大。

    通常而言,从长生四层晋升至长生吾层,少至近千年,多则数千年。即便一些惊天妖孽,也要数百年。

    但宁缺却只用了区区三个月。

    这让烟水天有种做梦的感觉。

    “别说我,你不也晋升了一个小境界吗?”宁缺笑着说道。

    烟水天没好气的白了宁缺一眼,从长生一层晋升至长生二层,能与从长生四层晋升至长生五层相比吗?

    更何况,她晋升长生一层万寿境时,就已经半步迈入长生二层不死之身境了,这一次也只是借助“永恒雷池”的力量,突破半个小境界而已。

    “天都,你要实现你那宏伟的目标,一统整个玄黄大世界,甚至整个人间界,只靠你一个人,就算实力再强,也无法做到的,需要大量的手下去帮你统治与管理疆域。我有一个闺蜜梵清影,她是四十大盗的第一大盗,也是长生候补榜中的第一人,可以成为你帮手。若你招揽了她,便可以轻易招揽其他四十大盗,初步建立自己的势力。”

    烟水天将自己的闺蜜梵清影推荐给宁缺……准确的来说,就为了自己的男人,将自己的闺蜜给卖了。

    “梵清影?”

    宁缺瞬间便想起了原著中有关这个女子的信息。

    这个女子,自幼失明,被神族收留,传授道术,成为神族进攻玄黄大世界的棋子,修为神通十重,长生候补榜排名第一,拥有大混沌雷剑,后被方寒所夺,成为烟水天的帮手。

    而梵清影现在所在的弃天岛上,也有不少神族高手。

    “好,那便去见一见你的这个闺蜜。”宁缺点头道。

    两道影子,在九天罡风之中,纵横穿梭,瞬息千里,快如闪电,半天后,便来到了一片岛屿岛屿之前。

    汪洋大海之上,忽然出现了无数岛屿,并列在大海中央,这些岛屿好像太古巨兽的獠牙,一座座怪石嶙峋,尖锐得让人心寒。

    “前面就是四十大盗的真正巢穴,叫做獠牙群岛。这些群岛,一种有三千座,每一座群岛,都不是礁石,而是太古巨兽饕餮的牙齿,是梵清影不知道从哪里寻找到的。一共找到了三千颗牙齿,布置下大阵,凡是进入大阵之中的人,都要被彻底撕扯得粉碎。神通十重的修士,进去了都出不来。”

    烟水天指着前面的岛屿介绍道。

    宁缺放眼望去,只见那一座座矗立在海面上形似獠牙的山峰,笼罩方圆数百里,弥漫着惊人的煞气。

    “你这闺蜜不简单啊,这一座由众多獠牙山峰组成的法阵,威力不小,不到长生秘境,是绝对布置不出来的,你这闺蜜背后还有其他势力支持。”宁缺饱含深意说道。

    “确实,这座法阵不简单,我以前也看不出来,现在才知道这是长生秘境强者才能布置的法阵。”烟水天认真打量着一座座獠牙山峰,也发现了其中的玄机,“我们虽然是闺密,但是她的秘密我从来不过问,她也不过问我的秘密。毕竟我们都是修道中人,不是世俗之中的千金大小姐。”

    说话之间,烟水一双掌一拍,海面上陡然冲起了几道高达千丈的水柱,晶莹剔透,上腾到高空之中,突然炸开,惊天动地的水雷连番响彻,经久不息,回音传达出了数千里之外。

    嘎吱,嘎吱……

    那獠牙群岛之中,数百根狰狞的礁石转动起来,一道清光从其中冉冉升起,一个女子踏波而出。

    这是一个身穿青衣的女子,脑后悬浮着清色光圈,脸色清纯,似乎世间最为纯洁的存在,但唯一破坏形象的是,她的双眼空空洞洞,没有眼珠,似乎是个瞎子。而且她沉默不言,似乎是个哑巴,她也听不见任何声音,是个聋子。

    纯洁的清衣女子,瞎掉的双眼,哑巴,聋子。看不到任何景色,说不出任何话语,听不到任何声音。

    天生了她一副清纯无比的面孔,但却没有给她看世界,说话,听声音的权力。宁缺甚至能够感觉得到,此女内心深处的孤寂,如死海不波,永远都是一种清淡的样子。让人心里产生一种奇妙的感觉,既同情此女的遭遇,却又对此女产生一股尊敬。

    看到此女,便是识人无数的宁缺,都不由略微惊叹。此女无眼,耳聋,声哑居然都修炼到了这种地步,就要突破长生秘境,着实不易。

    其心志,也必定坚定非常,远超常人。

    而此女叫“弃天盗”,想必平静清冷的表面下,心中未尝没有怨气,对上天的怨气。

    梵清影一出现,强横的神念就扫射过来,她虽然是盲女,没有眼睛,但神识比眼睛看得更清楚。

    看见烟水天身边还带了一个人,此女脸上显现出了几分惊讶,用神识询问着:“烟水天,今天到我这里来,怎么还带了一个外人?”

    “清影姐姐,难道你没有听说我与华天都结为道侣的消息吗?他便是我的道侣华天都!我们结为道侣时,你作为我的好闺蜜,竟然没有恭贺我们,更过分的是竟然没有送上贺礼……现在我们亲自上门讨要礼物啦!”

    烟水天声音清脆,戏谑说着,开起了小玩笑。

    梵清影脸色微微一滞,脸色流露出错愕之色,她向烟水天道歉道:“我今天才出关,还没来得及了解外界的消息,没想到烟水天你竟然与华天都结为道侣了……错过你们的婚礼,这却是我的不是。不过,你放心,今天我会补上一份贺礼的。”

    她说着,手指一指,海面上便凝聚了一条流动的拱形水桥,将宁缺与烟水天两人接引进来。

    一时之间,那饕餮牙齿组成的獠牙群岛,嘎嘎作响,一阵变幻,空间震荡,好像换了一个世界。

    在獠牙群岛内部,居然处处山清水秀,到处鸟语花香,亭台楼阁,白猿献果,处处都是仙境美不胜收。

    在群岛内部仙境的中央,一座宫殿漂浮着,在宫殿四周,有一朵朵大有几亩的黑色莲花,莲花上面坐着一个个的黑衣人,足足有四五十个黑衣人,他们嘴里喷射出了一道道古怪的气流,缠绕在宫殿四周,似乎是在祭炼这件宫殿。

    “清影姐姐你从哪里弄来这么多神通秘境的强者?还耗费元气为你祭炼宫殿。”烟水天看着这些黑衣人,疑惑问道。

    神通秘境的高手,说少不少,但是也绝对不多,放到仙道十门,个个也都是天之骄子,绝对不会沦落到做苦力的地步。

    就算一些大门派,需要神通秘境的高手做苦力,也都会去抓捕天魔中的魔王,不会让自己的真传弟子去。

    天魔中的魔王,虽然也相当于神通秘境,不过数量很多。

    而这些黑衣人,身上没有魔气,明显不是天魔。

    宁缺目光微微一眯,他已经看出来了,这些黑衣人,既不是人族,也不是妖族,同样不是天魔……

    那么,明显就是神族了。

    “这些黑衣人,都是域外黑巫星黑巫教的修士,进入玄黄大世界中想掠夺魂魄,修炼巫术。被我抓到,全部降服,作为我的苦力了。”梵清影催动神识解释道:“我的这座未央宫,已经炼制了数百年,现在是一件绝品宝器。还在继续积蓄力量,等我修成长生秘境成为不死之身的一刻,就可以转化为道器。再把外面的饕餮獠牙炼制进去,就会更加神异,随意移动,虚无缥缈,甚至沉到海底下,更加安全。”

    宁缺自然知道梵清影在说谎,但却没有开口揭穿。

    “清影姑娘,你有客人来了吗?不知可否进来认识一下。”一阵声音,从“未央宫”之中传出。

    “他是……”烟水天听到声音,不由脸色古怪的望向梵清影。

    她与梵清影认识很多年了,梵清影一向独居,只是偶尔与其他三十九位大盗有来往,但她这一次来拜访梵清影时,却不但发现了多了很多神秘的黑衣人,似乎还有一位神秘的强者。

    “这是我邀请过来的一位道友,我已经晋升长生十重很多年来,想在最近几年冲击长生秘境,因此邀请这一位道人来给我护道。我可不像你们这种仙门弟子,有仙门长辈守护。”

    梵清影解释说着,便将宁缺与烟水天两人带进了未央宫中。

    一进未央宫,宁缺与烟水天两人就看到了一个紫袍人,身材极高,比普通的人高出两个头,有一种巍峨挺拔的感觉。

    这个紫袍人,是一个老者,头顶上还戴了一个紫色的皇冠,双眼开合之间,紫光四射,周身仙界元气滚滚,赫然是一个万古巨头。

    “万古巨头,长生秘境!”烟水天略微一惊,她没有料到,梵清影居然请来了一尊万古巨头。不过好在,这尊万古巨头的实力,似乎就是长生秘境第一重万寿境,并不算强。

    “在下域外修士,恨天道人,初来玄黄大世界,见过两位。”恨天道人看到宁缺与烟水天时,瞳孔就骤然一缩,他刚才听到梵清影有客到,并没有太在意是谁,甚至没有催动神识查看,现在才知道是宁缺两人。

    梵清影今天才出关,不知道宁缺与烟水天的情况,但恨天道人却深知宁缺与烟水天这两人这段时间闹出了多大的风波。

    早知道宁缺与烟水天会降临弃天岛,恨天道人一定会提前隐藏起来,更不会与宁缺两人见面。

    不过,恨天道人内心虽然忐忑,但脸上却表现得很淡定。

    “域外修士,恨天道人?你在忽悠我吗??神族恨天神皇!”宁缺此话一出,梵清影与恨天道人脸色顿时大变,就连烟水天脸上也流露出了错愕之色。

    唰!

    恨天神皇二话不说,直接撕裂虚空,化作一道残影,向虚空裂缝深处遁去。

    但他快,宁缺却更快。

    宁缺只是手掌一抓,就瞬息将恨天神皇抓在了手中,轰砰的一声,狠狠砸在了地上。

    “啊”

    恨天神皇凄厉惨叫一声,直接化作了一滩肉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