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出名太快怎么办 十步杀一仙

第393章:削弱版的运气太给力了(第三更)

    王桓差点惊喜出声。

    “还有这种好事?”

    他刚才还在想着等下怎么来当这根搅屎棍呢。

    没想到赵泽源如此上道,自己主动提了出来,要跟他比试诗歌。

    因为根据刚才自己和这些人的争论,他已经肯定了曲老说的话,这几个诗坛的老家伙,思想的确已经腐朽了,而且还沉浸在自己的圈子里出不来。关键是他们几人还掌控着现代诗歌的话语权,这对华夏诗歌的发展来说,有百害而无一利。

    所以,曲老说的对,这个屎坑如果不搅动一下,可能他们自己都不知道有多臭。

    “比诗歌?行啊。”

    王桓微微一笑,回答赵泽源的话。

    赵泽源见到王桓脸色依然平静,冷哼一声:“我知道你在古诗词上的造诣不浅,不过今天是现代诗歌大赛,所以我们得先说好了,只比试现代诗歌。如果你觉得不公平,你也可以提出你的意见。”

    “很公平。”

    王桓露出人畜无害的笑容:“今天是现代诗歌大赛,当然得比现代诗歌。你的提议很公平,我没意见。”

    这是王桓在今天晚上第一次赞同赵泽源的话。

    不过赵泽源可没有什么好脸色给王桓,而是看向台上主持人思思:“思思,我想请问一下,现在我想跟王桓交流一下在现代诗歌上的心得,不知道节目组能否通融一下?如果不行的话,那么我们另作他议。”

    钱导迅速在后台跟思思道:“告诉评委们,现在节目已经走上流程,临时中断赛制不现实。不过我们决定在学生组比赛结束后,接下来的专家组交流也会继续进行电视直播,以电视+网络直播双重形式面向观众。”

    思思马上将钱导的话在舞台上说了出来。

    这时候,节目才重新进入正轨。

    接下来的比赛没什么好说的了,赵泽源等四人板着个脸当评委,连话都少了许多,一个个选手都噤若寒蝉,甚至好几名选手都发挥失常。

    倒是王桓经常出言安慰,让选手们都露出感激的表情。

    晚上十点。

    学生组比赛正式结束。

    与此同时,鲸鱼直播平台开启了《华夏诗歌大赛》专家组交流的直播。

    早就等的不耐烦的网友疯狂涌了进来。

    直播间热度几乎是瞬间突破了五千万,而且还一直在飙升。

    “妈呀,还是看网络直播过瘾。”

    “没有了沙雕网友的弹幕,看电视总觉得少了很多乐趣。”

    “坐等毒王将那帮评委干翻。”

    “壮哉我大毒王!”

    “那群评委真的狂妄,连我都能够感觉到《璀璨的文化》这首诗很不错,他们倒好,一个个指责那个女选手,这些人到底怎么成为著名诗人的?”

    “这年头,谁都能当诗人了吗?”

    “……”

    节目现场。

    当主持人思思宣布学生组比赛正式结束,进入专家组交流时。

    赵泽源、田禾等四人的目光一下子看向了王桓,经历了一个多小时的休息,他们的精神重新恢复过来,眼神咄咄逼人。

    这一次,他们一定要让这个不知道天高地厚的竖子,知道什么才叫现代诗人!

    就凭王桓之前那几首又短又小的现代诗,还不足以让他们重视。

    赵泽源拿起话题,率先开口:“王桓,回归刚才的话题。既然你已经答应在这个舞台上跟我交流一番诗歌上的见解。现在学生组比赛已经结束,那么我们是否可以开始进行诗歌上的交流了?”

    王桓点点头:“可以。”

    赵泽源沉声道:“那行,我心中已经有了一个想法,你刚才不是一直标榜文学无国界,但诗人有国界吗?那么我们以此为题,双方都在这里创作出一首关于热爱华夏的诗歌,等下让大家来点评谁的诗歌好,你可敢?”

    热爱华夏的诗歌?

    即兴创作?

    王桓默默思索,有点难度啊……自己得到的《现代诗歌一百首》并没有很符合这个要求的诗歌。

    “不行,得想个办法。”

    “真要我自己写诗,肯定是比不过赵泽源的,看来只能这样了……系统,我要购买一份削弱版运气。”

    王桓内心道。

    滴!

    系统声音响起:

    【扣除一百万声望,削弱版运气已经购买成功,即刻生效,持续时间二十四小时,时间过后自动消失。】

    ……

    与此同时,听到赵泽源的话后,观众们便陷入沸腾。

    一般来说,诗人写诗最重要的就是靠灵感,灵感来了挡都挡不住,若是没有灵感,就算是再有天赋的诗人,都会无从下手。

    而刚才赵泽源提出的话题,看似公平,其实对他自己是最有利的。为什么?因为以前赵泽源写过最多的便是关于歌颂祖国、赞美家乡之类的诗歌。他以前写的诗也曾经多次登上各种红色官媒,可谓是硕果累累。

    毫不夸张地说,对于这方面的诗,赵泽源早就修炼的炉火纯青。不说信口拈来,但任何时候都不会缺乏灵感。

    网络上,很多人刚才就挖出了赵泽源的资料,此刻弹幕一下爆炸了。

    “我去,这丫的脸皮厚的可以啊!”

    “这老头有心机,我喜欢。”

    “说的冠冕堂皇,其实却是想用自己的长处来挑战桓哥。”

    “桓哥,不要怂,就是干!”

    “楼上的,这是个老头耶,你口味是不是太重了点?”

    “噗!别开车,自从桓哥出名后,我已经换了十个键盘了。都是你们这帮毫无底线的狗网友干的好事。”

    “……”

    赵泽源嘴角微微勾起,看向王桓。只要不耍嘴皮子,他就不惧对方。

    见到王桓似乎想开口说话。

    赵泽源心中冷笑,他觉得自己应该再加把劲,一举将对方虐死,于是他再次开口道:“你别答应的太早,我还有一个条件。”

    王桓:“什么条件。”

    赵泽源:“因为现在社会上流传的爱国诗歌太多了,随便就能够举出几十上百首大同小异的诗歌来。所以我准备加大难度。这首爱国诗歌的背景,不能为当前华夏的时代。而是要回溯到当年民国战乱时期。那个时候华夏正处于最危难的时刻,因此写出来的诗歌最能够体现诗人爱国的情怀。而且由于我们都没有那时候的生活经历,大家便处于公平竞争的地位,对于我们也是一个很大的考验。这个条件,你同不同意?”

    听到赵泽源提出的条件。

    王桓一下子呆住,转而一颗心开始猛跳。

    诗歌的背景换到了民国时期?体现爱国的诗歌?

    《现代诗歌一百首》里不正好有这样的诗?

    卧槽!

    削弱版运气!太给力了!

    王桓深吸一口气,平复了狂跳的内心,点头道:“没问题。”

    赵泽源原本觉得王桓会拒绝他的提议,否则就是自己找死。不过只要王桓拒绝,接下来就会在话语权里落入下风,更加逃不过他的手掌心。

    可是,他没想到的事情发生了。

    王桓竟然答应了!

    居然敢答应?

    死定了!你死定了!

    因为最近一些日子,赵泽源刚好在研究民国时期的诗,所以他才提出了这个看似大度,但其实对自己有利的条件。

    他压下心中的喜悦,说道:“很好,那我们现在就开始,以十分钟时间为限制,各自作一首契合主题的诗,然后给现场的观众和评委投票决出胜负,如何?”

    王桓摇头:“不如何。”

    赵泽源怒了:“你刚才不是答应了吗?咋滴,又要反悔?”

    王桓道:“我答应了跟你比试。但是你所说的投票制度,我却不认可。你看,现场的观众有很多都是冲着你来的,其他三名评委跟你同样关系匪浅,这样的投票结果我能相信吗?所以投票需要面向大众,让看电视的广大观众来判断两首诗的好坏。”

    赵泽源很想说,大众懂个屁的诗歌。

    将这样一个高雅的文化交给观众们来判断胜负,和对牛弹琴没什么两样。但他知道只要自己说出这句话,估计马上就会被无数人骂的狗血淋头。

    顿了顿,他冷哼一声:“现在是直播,我们怎么让大众投票?”

    台上的主持人思思终于找到了说话的机会:“赵老师,王老师,我们舞台现场就有投票系统的,只需要工作人员将它调出来即可。所以投票的事情,您两不用担心。”

    王桓朝思思微微一笑,看向赵泽源:“看,投票问题解决了吧……”

    “……”

    赵泽源面无表情点头同意。

    呵!

    投票就投票。

    就算普通观众不懂诗歌,但他相信基本的鉴别能力还是有的。他乃是当今华夏最著名的现代诗人,投票数会输给一个毛头小子?

    开什么玩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