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影帝重回十八岁 纵马昆仑

283、又一个大腕

    第二天一大早,在别的演员还在睡梦中时,宁远就出来练功了。

    “嘿!”

    “哈!”

    掌法和步法配合,在沙石地上打得虎虎生威,而且宁远也没忘记呼吸吐纳,同时练嗓。

    这时一个中年人来到不远处,驻足观看,宁远虽然眼角余光注意到了,但也没在意,继续专心致志的练功。

    等到结束收功的时候,宁远听到鼓掌和叫好声,才转过头去,不禁愕然。

    原来还是位大腕。

    袁和平。

    水浒传的动作指导。

    现在的他,不仅在香江,还凭借《黑客帝国》和《卧虎藏龙》的动作指导,在西方世界也有了不小的名气,不少电影,甚至大制作也想跟他合作。

    他今年已经五十五岁了,多年习武让他长得很精壮,但因为他脸上那黝黑又有瘢痕的皮肤,反而看起来有些显老,不过精神头非常足。

    “练不少年了吧?打的不错。”

    袁和平能说普通话,但带着港腔,声音并不像练功之人的锋芒毕露,反而很温和。

    “谢谢袁导。”

    宁远笑道:“练了几年,开始有人教,不过后来就是自己琢磨着练。”

    袁和平点了点头:“基本功很扎实,看得出来你肯定是费了功夫的,听说你们B组昨晚上拍得很晚,你还能这么早起来练功,很勤奋,不错不错。”

    “没什么天分,只能以勤补拙了,有机会的话,希望您能指点一二。”宁远谦虚道。

    袁和平摆了摆手:“我实战不行,更多是琢磨怎么打得好看,你这基本功,明显有一些实战的招式,不好看但很实用,只能说回头给你设计动作的时候,可以幅度大一些,毕竟你有本事。”

    听他这番话,还有刚刚说‘你们B组’,宁远想着他大概认识自己,于是好奇道:“您认识我?”

    “我跟杨凡认识有些年头了,而且章舞衣也跟我提起过你,说你有功夫。”袁和平笑道。

    “难怪。”宁远恍然。

    两人又聊了一会儿后,宁远回去吃早饭,而袁和平则开始练功了。

    今天是外景戏,就是拍昨晚上两段之间的,也是日戏。

    拍着拍着,宁远越发现花荣和宋江之间,跟自己和李雪刀之间有很多相似,亦兄亦父,提携和关心。

    当然,提携这点,在不同的人看来有不同的解读,毕竟花荣从官兵到贼,是因为宋江,说宋江害了他也不为过。

    但要明白一点,宋江不是自己来找花荣的,而是花荣听说宋江杀了阎婆惜,犯了事,才给他一封封寄信,力邀他过来。

    如果说是宋江害了他,还不如说花荣自己给自己挖了坑,就算宋江不是清风山的贼寇,但也是个逃犯。

    花荣不仅不傻,还智勇双全,让他过来的时候,心里肯定明白后果,但他还是做了。

    另外,刘高因为妻子说宋江是贼寇,当时就大喜,立即抓了花荣和宋江,不经审问不经调查,就给花荣扣上一顶私通贼寇的帽子,办成铁案!

    这说明花荣这个武知寨,和刘高这个文知寨的关系早已经势同水火,而这件事,不过是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就算没有这件事,时间长了,矛盾越来越深,自然有翻脸的那一天。

    不过,宋江和花荣之间,跟李雪刀对宁远不断关心和提携又有些不同,甚至是相反的花荣对宋江一直在付出,说是盲目崇拜无理由信任的头号粉丝还差不多。

    在水浒中,花荣绝对是个完人。

    一开始就写了,一百零八个妖魔降世,本来就没准备把他们写成好人,实际上大部分人都有缺点,或者说为世人所不齿的污点。

    比如杀人做包子的孙二娘,比如石迁在梁山里,杀人可以说你是好汉,但偷盗,连那些人都不齿,等等太多了。

    但花荣,不仅没有污点,还有名门之后、相貌英俊、忠肝义胆、英勇善战、智勇双全等等无数溢美之词的描述,更有附会西汉名将李广的名号小李广。

    在“群魔乱舞”以武力见长的粗汉子堆里,如此风姿自然是一股清流,让人眼前一亮。

    水浒传一直推崇的就是忠义,而花荣更是完美的做到了这一点。

    宋江犯事后,花荣不但没嫌弃,反而诚邀宋江前来,不仅如此,时任清风寨副知寨的花荣,在官职比宋江大了不知多少倍的情况下,竟然直接磕头认下了大哥。

    为保宋江,花荣更是不惜放弃官职一路追随,落草为寇,一起奔了梁山。

    除此之外,花荣为了维护宋***地位,把自己疼爱的小妹嫁给了秦明为妻即使秦明有点渣。

    在招安后,花荣更是为宋江远征辽国、田虎、王庆、方腊等地,在这些枪挑箭射里立下了汗马功劳。

    而以实力论,花荣可以在秦明十分震怒的情况下,与其大战五十回合而不败,可见花荣得功夫也是算得上数的。

    凭借高超的箭术,花荣更是多次在阵仗中“一箭定乾坤”。在那个冷兵器时代,这种箭术,绝对可以千军万马中取敌将首级。

    即使最后排座次的时候,宋江为了避嫌,并没有把花荣列为五虎将,花荣依然毫无怨言,忠心耿耿追随花荣是他的头号粉丝这是有目共睹的,另外秦明也是花荣的妹夫,秦明已经是五虎将,再安排花荣,难免让其他派系不服。

    就是这样一个完人,到了最后也没有堕了名头,凭吊宋江的时候,跟吴用一起自缢在宋江坟前。

    当然,这次央视的改编后,他是跟宋江一起喝下毒酒。

    但无论怎么样,他把忠义贯穿始终,是个完人。

    当年看这部戏的时候,宁远在水浒里最喜欢的就是他,而现在自己来饰演,喜欢加敬业,自然全力以赴。

    “能骑马吗?”袁和平问道。

    “没问题。”不说前世,这一世拍还珠的时候,逃亡路上就不停的骑马,宁远经验丰富。

    不过宁远没在马上射过箭,所以他在旁边练了一会儿,不过拍摄时,射出去和中靶是两个镜头,所以只要能射出去就行。

    有多年练功的基础在,宁远的腿和腰配合,很快就能稳稳坐在马上完成动作,让袁和平微微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