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影帝重回十八岁 纵马昆仑

534、状元!

    宁远一直是和善的人,只要不怼脸上骂,他一般不会当时就甩脸色,但这次例外。

    “你们谁啊?”

    “滚一边去!”

    接连两句话,就让这仨女生变了脸色。

    回过神后,麻雀变成伸长脖子进攻的大鹅:

    “你怎么骂人啊!”

    “长得人模狗样的,怎么嘴这么贱!”

    “就是,看你是个明星才高看你一眼,放过去你就是个戏子!”

    “听说明星私生活都很混乱,你不会跟你妹”

    “啪!”

    响亮清脆的耳光,扇在了最后说话的这个女生脸上!

    不仅她被扇蒙了,旁边那俩女生也像被掐了脖子,呛声戛然而止!

    宁远发怒,虽不至于血溅五尺,但也响震五丈,让卡座周围的一些学生也全都震惊的看了过来。

    宁雨担心这会不会影响哥哥,毕竟对明星来说,小纠纷一旦被媒体放大,就会朝不受掌控的方向恶化,到最后无法收场。

    但她跟宁远一样,都了解对方,知道哥哥有主见,而且这事已经发生了,就算现在给她们道歉,也无法挽回。

    再说了,以宁雨对她们的了解,道歉不仅不会让她们善罢甘休,反而会助长她们气焰,让她们有恃无恐下把事情闹大。

    “再骂一句,让你们学都上不成!”

    宁远冷眼看着他们。

    这年代没摄像头,手机拍不了照,更不用说录像了,即使周围还有一些学生,也顶多口耳相传,那时候宁远就带宁雨走了,管它谁谁。 :(/

    而宁远这轻飘飘的一句话,让这仨女生瞬间像被掐住了脖子。

    她们上的不是野鸡大学?不可能说丢弃就丢弃。

    如果刚上大一?还有那个底气和傲气,大不了明年再考一次。但现在都上这么长时间了?哪还学得进去。

    “你”黄毛女生刚张了张嘴?就看到宁远严厉的目光扫来,噤若寒蝉。

    “不跟你一般见识!”

    嘟囔着?这仨女生灰溜溜的离开了。

    刚刚还惊怒交加,但被宁远这盆凉水一泼?她们恢复理智?意识到宁远不是一般人。

    学生对社会的认知还处在不成熟阶段,觉得这样一个大明星,如果真想报复自己的话,估计自己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但实际上?宁远不可能这么做?也做不到。

    不过只要她们相信,宁远的目的也就达到了。

    而周围的学生,这时候也大部分都认出宁远,即使不认识的,交头接耳间也知道了。

    面对他们的窃窃私语?宁远倒没有不理会,而是解释了一句:

    “她们几个一直欺负我妹妹?今天我就是来处理这件事的。”

    听到竟然是这样的事情,学生的观念立刻发生了转变?几个人欺负一个人?现在人家大明星的哥哥找上来了,活该!

    每一个学生?在学生时代多少都被欺负过?有的是动手?有的则是语言、态度等的冷暴力,知道是这样,他们立刻共情了。

    至于为什么宁远是个大明星,还有人敢欺负他妹妹,这件事没人去多想。

    实际上,如果宁雨是爱热闹的、善于交际的,不仅不会有人欺负她,反而会如众星捧月一般,在哪里都能如鱼得水。

    但偏偏,她恬淡的性子,注定她跟这些纷扰不合群。

    社会就是这样,你不融入群体,就会遭到排斥,他们当然不敢对宁雨怎么样,但冷言冷语之类的话,就免不了了。

    更何况,她们更嫉妒,为什么宁远的妹妹不是自己。

    冷暴力有时候比动手更伤人。

    宁远和宁雨也都没心情吃下去了,于是回到学校。

    如果那仨女生已经走入社会,说不定会找媒体来曝光,但她们就是普通学生,顶多去找别的学生添油加醋,自然也引不起太大的风浪。

    至于告诉老师?她们还真没这个胆子,更怕偷鸡不成蚀把米。

    一件小风波就这么消散了。

    而从这件事中,宁雨意识到,有时候的退缩的确不如强势,人善就是容易被欺负,跟身份地位无关。

    下午上班后,宁远见到了宁雨的辅导员,随后在辅导员的引荐下见到了她们学院的副院长。

    虽然他们一再挽留,但当宁远看到宁雨坚定的目光后,于是笑道:

    “谢谢陈院长和李老师的好意,不过我妹妹可能对这件事有了阴影,已经不适合在学校继续学下去了,不过你们也不用担心,她的自学能力还是可以的,到时候我会带她到京城去,一边自学,如果有不懂的方面再向老师们请教。”

    至于是向他们学校的老师请教,还是在京城找老师请教,宁远没明说,但他们明白,以宁远现在的影响力,就算把宁雨弄进京城大学旁听,甚至提档转学,也不是什么难事。

    所以他们也没再多挽留,随后就办理了退学手续。

    “跟我去京城吧。”在校门口,宁远问道。

    “好呀。”宁雨展颜一笑,在夕阳的照射下,像是给她加了一道金色的滤镜。

    宁远笑着摇了摇头:“不过去京城前,我们先回趟家。”

    对此宁雨当然没有问题,就是有点担心的道:

    “咱爸会不会生气?”

    “没事,我跟他说。”

    宁雨点了点头。

    因为已经夜晚了,他们没直接回去,先去了省会郑城住一晚,第二天一早才坐火车回去。

    得知这件事,宁大强不仅没有生气,反而埋怨道:

    “你怎么早不说,早说早就让你退学了。”

    随后他又再次生气起来:“那群小兔崽子,敢欺负我闺女,*¥##%¥@¥……”

    而且最后还没忘瞪宁远一眼:“还跑不了你!”

    宁远哭笑不得,的确,要不是他的名气,宁雨也的确没有这么多烦扰。

    这时候中小学也放暑假了,而且也就是今年,高考时间改到6月。

    今年,宁岩也高考,甚至他还是提前一年高考。

    他的学习成绩,对于他们四兄妹来说,应该是最好的,当然也不是一开始就这样,而是进入高中后才开始发力。

    本来应该明年才高考,但宁岩在高二年级段成绩第一,而且所有课程其实高二就学完了,学校拿高三的卷子给他做也都非常优秀,一问才知道他早就在准备,所以学校允许了。

    没成想,即使提前一年高考,他一个理科生竟然考出706的高分,尤其是数学和理综,前者满分,后者仅差8分就满分。

    这成绩,直接吊打今年的高三学生,成了县理科状元,即使比市理科状元也就低了3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