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我有无数物品栏 大树胖成鱼

第一百39章 云龙九现

    “司徒。”

    刑立农在话落之后,也看见了远处梁月桐旁的巨大黑鹏。

    看到这头黑鹏尸体,他不由强忍着体的剧痛,瞥了眼司徒铁山。

    传音道:“我觉得你应该说话算数,把这头火山鸡的心头血凝练出来,给咱们梁导师送去。”

    “你还是赶紧回去养你的伤吧。”

    司徒铁山闻言,脸顿时一黑,传音道:“这头黑鹏,是谁杀的还不一定呢。”

    “不一定?”

    刑立农一笑:“这头金丹境黑鹏上,还有天山剑气残留,你说不一定?”

    “当然,它上面也还有三千铁甲气的气息,估计是也有其他人辅助出手。”

    “但是难道你还以为,杀死它的,会是你那宝贝徒弟吗?”

    刑立农是真的嫉妒司徒铁山,居然在刘洋还没到学院时,就把刘洋收为了弟子。

    司徒铁山顿时被说得无话可说。

    这时,在整个学院都一片欢呼声中,一些导师都围了上来。

    “刑院长,你没什么事吧?”

    几名导师低声询问道。

    众人当中,其他人还好,但是刑立农,却一看就不太对劲。

    “没什么大事,就是得休息些天了。”

    刑立农摇摇头。

    “你呢,怎么样,杀这东西,没受什么伤吧?”

    在询问完刑立农后,梁月桐走到司徒铁山前,挑眉问道。

    “还好。”

    司徒铁山迟疑了一下问道:“那头金丹境黑鹏,是你杀的?”

    不用多猜他也知道,十万天山深处新出现的那头巨黑鹏说的孩子,指的肯定是眼前这头金丹境的黑鹏。

    “不是。”

    梁月桐却摇摇头道:“我斩了它一剑,但是因为还有其他怪兽要处理,就被这家伙跑了。”

    说到这里,梁月桐似笑非笑地看了一眼司徒铁山道:“你肯定想不到击杀这头黑鹏的人是谁?”

    “是谁?”

    司徒铁山脑海中,闪过几个学院中修炼有三千铁甲气的人武者。

    但是却都觉得,这些人肯定都不是梁月桐要说的人。

    于是他就随口说道:“不管是谁,反正不会是我新收的那个徒弟就是了。”

    梁月桐闻言,面色顿时一阵古怪:“你这让我想起了一个笑话。”

    “什么笑话?”

    司徒铁山下意识问道。

    但是话落之后,他又忽然觉得,两人站在这里,谈论这些,影响实在有点不好。

    “什么笑话就不说了。”不过还不等他说什么,梁月桐就展颜笑道,“只是如果换成我是你,我怕是也猜不到,这头黑鹏,是你那宝贝徒弟杀死的。”

    “至于他具体是怎么杀的,就要你自己去问他了。”

    “你说什么?”

    听到梁月桐的话,司徒铁山的眼睛立刻就是一瞪。

    这头金丹境的黑鹏,真的是刘洋杀的?

    刘洋不是一直在学院闭关修炼,修炼三千铁甲气,同时稳固境界,准备到真气境巅峰的吗?

    “没错。”

    梁月桐一笑,接着她冲司徒铁山挥了下手,然后就转摇曳着优雅的姿离开了。

    “司徒,刚刚说梁导师说什么?”

    与此同时,脸色更苍白了一些的刑立农,在众人的劝说之下,正要准备回去好好休养一番时。

    在听到梁月桐的话时,也猛然转过了头来。

    看到转过头来的邢了农,司徒铁山深吸了口气,接着露出一丝笑意道:

    “她说,杀死那头黑鹏的,是我徒弟刘洋。”

    在这么说着时,他又指了指被他用真气托起,高高悬在头顶的火山鸡道:“老刑,你赶紧回去养伤吧,我这就把这东西带回去,把它的心头血凝练出来,给我徒弟送去。”

    刑立农张了张嘴,看着司徒铁山在影一闪之后,就带着山岳般大小的火山鸡,向自己的山峰飞去,已是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了。

    此时他的心里,只有一个名字在闪动。

    名字的主人,就是刘洋!

    “你们有谁知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念动之间,他忽然向周围的人问道。

    “刑院长。”

    听到刑立农的询问,几个人在迟疑了一下说道:“那刘洋,已经突破到凝液境了。”

    “你说什么?”

    听到那名导师的话,刑立农的眼睛,当即就又是一瞪。

    一双眼睛,瞪得几乎都要比司徒铁山还要大了。

    他甚至都感觉自己是受伤太重,出现幻听了。

    刘洋,

    那个小家伙,

    几天时间,

    就从真气境,突破到凝液境了?

    ……

    “师父已经回来了吗?”

    山峰之上,刘洋在连续搬运了十几遍功法,尝试精细āo)控体内的液态真气后。

    就心念一动,自脑海中打开了笔记本电脑。

    当他在龙门武道大学的论坛里,搜到自己师父和其他人,已经在不久之前全部返回了龙门武道大学。

    同时自己师父,还在十万天山深处,斩杀了一头七阶霸主级怪兽后。

    他的心中,顿时就是一喜。

    “师父这一次收获这么大,想必会很开心吧”

    “他这么开心,我再把我突破到凝液境的事和他说,他开心之下,应该能够赐下不少宝贝吧?”

    刘洋嘴里模糊不清地嘀咕道。

    他感觉自己现在真的是太穷了。

    尤其是在他得知不破甲的升级条件之后,他就更是感觉自己,以后必须要时刻为了钱而努力了。

    “刘洋,你在说什么?”

    忽然,刘洋才刚刚嘀咕完。

    他就听到一个声音,自他后响了起来。

    听到这个熟悉的声音,他表顿时就是一僵。

    接着飞快转过头,看着不知何时出现在自己后的高大影,心虚道:“师父,你怎么来了啊?”

    这道影,正是刘洋刚刚还在念叨的司徒铁山。

    司徒铁山也是刚刚到这里,并未怎么听清刘洋的话。

    他看着站在自己前的刘洋,刚要询问刘洋这一次,是怎么击杀那头金丹境黑鹏的。

    但是他还不等问出声,就眉头微微一挑,似是感觉出了什么。

    接着他就猛然释放出一丝灵魂之力,向刘洋探了过去。

    司徒铁山在返回学院之后,就直接回到自己的山峰,先将那头异种火山鸡的心头血熬炼了出来。

    他杀死的那头异种火山鸡,是涅境的怪兽。

    再加上这种火山鸡的一些特殊,将其心头血熬炼出来,服用下去,不仅可以在短时间里,增加武者的修炼速度。

    同时还有一定几率,能够让低等级的武者,获得火焰类的天赋。

    正是因为这段时间,他一直在熬炼那头火山鸡的心头血。

    是以还没有从其他人口中,听说刘洋已经突破到了涅境的事。

    这时。

    随着司徒铁山的灵魂之力,扫过刘洋,他的眼睛顿时就是猛然一睁。

    将充满不可思议的目光,落在刘洋上:“刘洋,你突破到凝液境了?”

    以他的实力,自然是一看,就看出了刘洋已经突破到了凝液境。

    只是,

    虽然看出来了,但是他却还是不相信自己的眼睛。

    感觉这一切,都太过梦幻了。

    之前他给刘洋定的目标,是几个月来着?

    而刘洋给他的结果,又是几天?

    “嗯。”

    刘洋有些郁闷的点头道:“我是不久前在十万天山中突破的,本来还打算回来,就告诉师父你这件喜事的。”

    “只是我回来时,就看到师父你外出了。”

    说到这里,刘洋又赶紧解释了一句道:“师父,不是徒儿不想在广场上等你。而是我感觉我现在实力太低了,所以便想要抓紧一切时间修炼,争取早修炼到和你一样的境界。”

    “只有这样,我才能够和你并肩上战场,和你一起屠杀邪怪之物!”

    “你做的没错。”

    听到刘洋的话,司徒铁山顿时笑了起来:“你现在刚刚突破,最重要的事,就是适应自己实力的增长。”

    他又不是那种冥顽不化的人物,自然不会在意这点小事。

    只是在这么说着时,他却依旧对刘洋,在这么短的时间里,就突破到真气境,感到不可思议。

    深吸了口气,他开口询问道:“除了这事,我还听人说,你今天在十万天山中,还杀了一头金丹境的黑鹏?”

    “不是。”

    刘洋闻言赶紧说道:“我哪有那个能力。”

    “只是那头黑鹏,被梁月桐导师打伤,再加上还有白神歌还有洪长风等学长出手,才让我捡了个漏。”

    “对了。”

    说到这里,刘洋似是忽然想到了什么一般。

    接着又小心翼翼说道:“梁月桐导师之前跟我说,等你回来后,让我转告你,说是让你到她的山峰上,给她送五万学分。”

    “然后她就会用她从那头黑鹏上,斩落下来的单翼,请人帮我炼制一把四阶极品的秘宝战刀。”

    “你答应了?”

    司徒铁山闻言,脸顿时一黑。

    “没有!”刘洋赶紧否定道,“我哪敢帮师父你做主啊,只是告诉梁导师,我会转告你的。”

    司徒铁山紧紧盯着刘洋,半响后才道:“这件事,你就不用管了,我会处理的。”

    “嗯嗯。”

    刘洋感觉似是有点不太对劲,连忙小鸡啄米似的点头。

    “还有。”这时司徒铁山再次向刘洋问道:“你的三千铁甲气修炼得怎么样了?”

    听到司徒铁山询问这个,刘洋眼睛立刻一亮:“师父,我正准备告诉你的,我已经把一百玄铁战甲,都练成了三千铁甲气。”

    在这么说着时,他心念一动,就在挥手间,在自己前,召唤出来了层层三千铁甲气。

    刹那间,刘洋前便铁光阵阵,锵鸣之音不绝。

    足足一百道三千铁甲气,就仿佛是潮汐一般,在刘洋的前汹涌着。

    同时刘洋也把自己领悟出来的守护玄奥,加持在了上面。

    在加持了守护玄奥之后,这些铁气看起来,就仿佛是有了魂魄一般,看起来更是威力惊人。

    刘洋在真气境时,一次召唤出七八十道三千铁甲气,就会感觉自己的经脉,有些胀痛。

    但是突破到凝液境之后,他一口气召唤出上百道三千铁甲气,也没感觉到多少压力。

    看到刘洋召唤出来的一百层三千铁甲气,司徒铁山的表又是一僵。

    尤其是当他看到,刘洋加持在三千铁甲气上面守护玄奥之后,他的目光就更是一凝。

    “刘洋,你是突破到凝液境之后,就领悟出了守护玄奥了吗?”

    “不是。”

    刘洋为了给司徒铁山更多惊喜,摇头说道:“我是在凝液境之前,领悟的守护玄奥,只是当时āo)控得还不是很熟练。”

    接着他又加了一句:“当然,我现在āo)控得也不是很熟练,跟师父你没法比。”

    听到刘洋的话,司徒铁山心底顿时苦笑连连。

    他感觉自己在收了刘洋为徒后,原本那种淡如止水的心境,都不知道在短短时间里,被打破多少次了。

    原本他还想着,自己给刘洋定下两个月修炼到凝液境的目标,估计刘洋就是拼命也达不到。

    但是现在看来,他还是小看了刘洋。

    深吸了口气,他将目光灼灼的落在刘洋上道:“刘洋,你的天赋,确实有些出乎我的意料。”

    “但是你要记得,天赋永远都是天赋,不是实力!”

    “你突破到了凝液境,这是好事。”

    “但是凝液境,只是练气第三境而已,现在的你,跟真正的强者相比,还差得远。”

    “师父你放心吧。”

    听到司徒铁山的话,刘洋立刻道:“我不会骄傲的,我一定会更加努力,争取早一,突破到化海境,金丹境,甚至更高的境界!”

    “那就好。”

    司徒铁山点点头。

    接着他在原地踱了几步后,开口说道:“你既然突破到了凝液境,那么以后修炼的重点,就要改改了。”

    “改修炼的重点?”

    刘洋闻言,顿时一怔。

    “对。”司徒铁山点头道:“对大多数武者而言,在突破到凝液境之后,都要开始感悟法则之力。”

    “因为武者从凝液境突破到化海境时,要在自己体内,开辟出一片丹海出来。”

    “丹海的开辟,除了需要充盈的真气,还需要用法则印记,烙印在丹海内壁之上。”

    “一般而言,武者在凝液境时,领悟的法则玄奥越多,越深,其开辟出来的丹海,也就越大。”

    “想来你也知道,武道修炼,就和建楼房一样。”

    “只有地基打得好,才能将高楼建得高。”

    “所以所有武者,在凝液境时,都会尽可能多的领悟种种玄奥,并将这些玄奥,全都往深处领悟!”

    “我明白了!”

    听到司徒铁山的话,刘洋立刻开口道:“师父放心,我以后在修炼真气时,也会兼修法则玄奥的。”

    “你明白就好。”

    司徒铁山点点头。

    接着他心念一动,翻手取出两枚玉简,递给刘洋道:“还有,你的防御力很强,以后可以在这方面继续努力。”

    “但是在这方面继续努力的同时,也要兼顾一下其他方面。”

    “这两枚玉简,一枚中记载的是一门飞行秘术‘云龙九现’。”

    “这门秘术,一般只有拥有龙之血脉的人才能够修炼,但是你悟不错,而且上次任务,还获得了一次龙血锻体的机会,或许也可以尝试一下。”

    “至于另一枚玉简,则记载着一名为‘四季刀典’的刀法。这刀法,是我自己得来的一无属刀法秘典。并且其很特殊,你在催动这门刀法时,附加什么属,它就是什么属。”

    “你在刀道之上,还很薄弱,修炼这门功法,应该可以让你在刀法之上,打好基础。”

    “多谢师父!”

    见到司徒铁山递来的两枚玉简,刘洋心中立刻一喜。

    攻击方面,还有速度方面,真的是自己的薄弱点。

    尤其是自己修炼速度太快,修炼的武技,太少太少,根本不成体系。

    之前修炼过的金刀步,还有裂空刀气,在真气境时还好一些。

    到了凝液境,这两门秘术对他来说,几乎就不起作用了。

    “还有,我之前答应过你,等你修炼到凝液境之后,会给你一柄三阶极品的宝刀。”

    见刘洋接过玉简,司徒铁山继续说道:“这柄宝刀,等过几天,你境界稳固后,我就给你送了。”

    他手中自然宝物无数。

    但是三阶的宝刀,他还真的没有提前给刘洋准备好,是以只能延后再说了。

    “好的师父。”

    刘洋赶紧说道。

    三阶极品的宝刀,即使司徒铁山现在就给他,他也没有办法放入物品栏,是以也不是很急。

    “既然如此,那你这两天,就先稳固一下境界吧。”

    “顺便也琢磨一下我刚刚交给你的两门武技秘术。”

    “这两天,我会帮你申请龙血淬体,等两天之后,你可以直接前往龙血池,进行修炼。”

    “是!”

    刘洋赶紧点头。

    而司徒铁山在嘱咐完刘洋之后,冲他点点头,然后就直接踏空离去。

    不过在离去时,他却看了眼不远处,正在跟阿呆玩闹的阿虎,总感觉这头幼虎,似是有些不太对劲。

    但是阿虎在不变时,实力不显。

    不仔细看,就是司徒铁山,也看不出太多不同来。

    ps:摆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