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名校养成系统 韭菜会飞

第五十五章 暴风雨

    教学进度按照林平的计划有条不紊的进行着,五个初中生意识到了自己任务艰巨,学的更加刻苦认真起来,但他们苦中作乐从不抱怨,好好学习从林平老师那里借阅课外书成了他们唯一的消遣娱乐方式。

    这五个孩子给林平最大的感觉就是省心!

    他们在认识到了学习对他们的重要性后一个个真的是一头扎进了学习的海洋里,就像是一个在沙漠里渴了很久的人如牛豪饮。

    时间过得很快,在日复一日的苦山教学生活之中天气逐渐的变凉起来。

    这天夜里,林平正躺在床上睡觉,突然一阵惊天响雷将他从梦中惊醒,然后只见席卷天地的大风呼啸而来,吹的窗户晃动发出声音,甚至整间小破房子仿佛都颤动了起来。

    山雨欲来风满楼。

    马忠国一个激灵从床上蹦下来,大喊道:“我的驴!”

    然后就冲出门外跑到驴棚,林平也紧跟着跑出来,狂啸的大风吹的他睁不开眼睛。

    “快来!帮我把驴拉到教室里去!”

    马忠国用出全身力气拉着拴驴的僵绳,但驴子被雷鸣闪电吓得蜷缩在地趴躺着瑟瑟发抖,还时不时发出几声哀鸣和喘息。

    林平见状赶忙去帮马忠国拉那头驴子,但驴子丝毫不动,像是被电闪雷鸣吓瘫了一样。

    “你等着,我去拿点东西。”

    马忠国让林平自己牵着驴,然后自己回到屋里拿了一块布和两块棉花团子,只见他用布将驴的眼睛蒙上,然后将棉花团塞到驴耳朵里,这时驴子的情绪才稳定了一些。然后在两人的拉扯下和马忠国的呼唤下慢慢站了起来。

    两人费尽九牛二虎之力将驴拉到了一间闲置的教室里,刚把驴子拉进去外面就下起了瓢泼大雨,大雨倾盆而下,像是瀑布一般冲刷着大地。

    两人沿着屋檐走回屋里,但还是被淋透了半边身子。

    一进屋子,林平愣了一下然后就笑了起来,开涮道:“马老师,我以为屋外面这雨下的已经够大了,没想到你这屋子里下的比外面还大,这可真是外面小雨屋里中雨,外面大雨屋里暴雨啊!”

    “大学生,你可别说风凉话了,赶紧拿脸盆和水桶接着,不然屋子里淹了,咱俩好几天都睡不成觉。”马忠国一边说着一边把水桶和脸盆拿来放在漏雨的地方接水。

    但是屋子里漏雨的地方要比脸盆和水桶多,顾得了这边顾不了那边,根本照应不过来,只好把水桶和脸盆放在比较重要的地方,然后其他地方任凭它漏到地面。

    雨水在屋子里渐渐多了起来,林平和马忠国只好拿起笤帚往屋子外扫水。

    但是林平却颇为乐观,边扫水边笑着边吟起了《秋风为茅庐所破歌》:“床头屋漏无干处,雨脚如麻未断绝。”

    “大学生,你还有心情念诗啊?”马忠国无语的说道,“这已经好些年没下过这么大的暴雨了,平时雨下的小,漏雨漏的也没有这么厉害。”

    “没事,马老师,你知道这是什么吗?”

    不等马忠国回答,林平张开双臂对着天空十分中二的大声呐喊道:“这是勇敢的海燕,在怒吼的大海上,在闪电中间,高傲地飞翔;这是胜利的预言家在叫喊:

    让暴风雨来得更猛烈些吧!”

    老天爷,似乎听到了林平的祈求,暴风雨果然更猛烈了一些。

    “你这乌鸦嘴也太灵了吧?”马忠国无语的说道。

    “我们要保持革命的乐观精神,反正房子又塌不了,你说是吧马老师。”

    林平话刚说完,只听得“轰隆”一声,两人诧异的抬头看去,屋顶还真的就塌陷了一部分,好在大梁没问题,只是屋顶的瓦砾塌了下来。

    “你是真的牛逼。”马忠国感叹了一句。

    “我觉得这就是巧了。”林平弱弱的说道,“其实也没事,你看那教室还挺好……”

    “你可快闭嘴吧。”马忠国赶紧说道。

    两人相互对视一眼,然后就哈哈大笑起来。然后水也不扫了,就靠在墙上看着雨聊起了天。

    “安得广厦千万间,大庇天下寒士俱欢颜,风雨不动安如山!呜呼!”林平接着吟那首未念完的诗。

    “何时眼前突兀见此屋,吾庐独破受冻死亦足!”马老师接着林平的诗念了下来。

    然后两人沉默了一会儿。

    “真没想到,我还真能有一天体会到杜甫的感觉。”林平笑着说道,“以前背这首诗也没觉得有什么,现在感觉自己就像是杜甫。”

    马忠国点了点头:“是啊,我已经在这里待了足足二十六年了,每天晚上睡不着的时候都在想什么时候能带着孩子们搬出这些破房子破教室,让他们能有崭新的、牢固的新学校和新房间。天天都在盼啊盼啊,就像那玉门关盼望着春风一样。”

    马忠国又轻声念道:“羌笛何须怨杨柳,春风不度玉门关。”

    “快了,快了,春风就要来了。”

    然后林平也回了马忠国一句诗:“新栽杨柳三千里,引得春风度玉关!”

    “如果春风到不了玉门关,那么我们就种上三千里的杨柳树,把春风引到玉门关去!”林平用坚定地语气说道,“这就是党和国家坚定的扶贫扶智政策,三千里可能有点长也有点远,但是国家却一直在努力,从未放弃,总有一天经济发展的春风会从东部沿海吹到玉门关去,也会吹到咱们国家每一处需要的地方,像咱们苦山这样的地方。”

    “嗯,”马忠国点了点头,“希望能早一点到来吧,虽然一直听说咱们这苦山山区也要建一所希望学校,但总感觉进程有点慢了,我就怕我入土闭上眼睛的那一刻啊,还不能看到学生们到新学校里去。”

    “会的,很快,马上!”

    林平坚定的说道,他暗暗下定决心将以更大的激情投入到接下来的教学当中,他一定要在接下来半年多的时间完成任务将学校升级成希望学校。

    暴雨随着两人的聊天渐渐的变小,最终停了下来,然后雨过夜晴,一轮明亮的弯月出现在天空,月光照射在庭院的积水上波光粼粼。

    从林平的角度看去,那轮月亮就像是挂在旗杆的顶端,在那皎洁的月光中他隐约看到了飘扬的国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