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名校养成系统 韭菜会飞

第六百九十五章 左右为难

    丁奉贤心里明白王弘文不是管不了,而是不想管。他这通电话打给王弘文,就是希望西贝县教育局能出面帮忙解决这事,如果西贝县教育局愿意出面制止西贝四中挖人,那么这件事就简单的多,他丁奉贤便不需要再为这事大动干戈,但是他的希望明显落空,一向文质彬彬、满是书生气的王弘文今天在电话里竟然如此的不讲道理,那一口事不关己的言辞就像个“流氓”。

    而现在西贝县教育局不愿意出面干涉这件事,丁奉贤可就难为了。

    其实在电话里王弘文说的也很对,这件事丁奉贤不应该去找西贝县教育局,更应该找一下那些递交了辞职信的长源县教师和西贝四中的校长林平。但是,找西贝四中校长林平谈谈,最好还是通过王弘文这个中间人,不然他一个长源县的教体局局长去找人家西贝县一所高中的校长谈话,于情于理都说不过去,他并没有这个管辖权,更落不下那个面子。

    但现在和王弘文那里谈崩了,丁奉贤只能咬了咬牙先跟自己县里这些想要跳槽的教师们“谈谈”,于是先把几通电话打给了县里三所高中的校长,让这些校长们先和准备离职的教师们谈,谈不下来再让几个主要的教师来自己办公室,自己这个教体局局长亲自跟他们谈!

    结果,没多久,长源县矿区中学的校长先打回来了电话:“丁局长啊,我无能,我让您失望了,我是真的谈不下来,我们学校的那几个老师真的是王八吃秤砣,铁了心的要辞职,他们一句话都不听,真的劝不动。”

    丁奉贤无奈的说道:“你让他们来县教体局办公室找我,我亲自跟他们谈。”

    另一边,和丁奉贤结束通话的王弘文第一时间就把电话打给了林平:“喂,林平啊,你行啊,一声不发就瞒着我干了件大事。”

    林平一听就知道是什么事了,但还是笑着装糊涂说道:“啊?王局长,什么大事?什么瞒着您?我可从来没有任何事情瞒着您。”

    “你得了吧你,人家长源县教体局局长都亲自给我打过电话来了,林校长,你这够狠啊,一下子搞得人家三四十个教师离职跳槽,搞得人家教体局丁局长都坐不住了。”王弘文话锋一转,“说真的,林平,虽然你们四中改制了,成民办高中,有些事我管不着了,但是这次你做的有点过。”

    “不,王局长,无论是公办还是民办,我林平都是在搞社会主义教育事业,无论是西贝四中还是华兴中学,学校都会遵循党和政府的领导指示,都会听从县教育局和王局长您的指导,绝不会存在有些事您管不着这种说法。”

    林平一番发自肺腑表明心意的话听的王弘文还颇为感动,王弘文说道:“林平,有你这番话县里和我还是很欣慰的,那如果我说你去挖长源县教师这件事不行,县局和我不允许你们学校这么做,你会听吗?”

    林平毫不犹豫的说道:“当然听,王局长说不允许华兴中学这么做,我们立刻就停手。”

    林平一顿接着说道:“但是,王局长,华兴中学老师不够用,县局又不可能派老师,又不允许县里其他高中的老师来我们学校,二中三中合并还分了好多学生过来,我们学校又承接了远超往年的学生数量,总不能又让马儿跑,又不让马儿吃草啊,王局长。”

    王弘文说道:“行了行了,你现在是越来越会说了。我也就是那么一说,但是你要明白,还是我之前跟你说过的那句话,你去挖长源县教师这事我是不支持的,但是你们现在是民办学校,我又不好插手管,而且是你们学校自己的行为,先斩后奏,你明白吗?”

    这点规矩林平自然还是懂的,说道:“我明白,王局长。”

    王弘文想了想又说道:“但是这次事情还是你做的有点过了,收敛一些,挖的人数最好不超过二十人,你这样做对长源县的教育冲击也蛮大的,总还是要顾虑一下大局的。”

    “好的王局长,但现在签合同的老师就已经超过二十个了,我总不好违约说话不算话,这样也会让那些已经签了合同的老师处于尴尬和不利的地位,这样吧,王局长,如果他们不打算跳槽了,我也不挽留,但是他们要过来,我不拒绝。”林平这一番话说出来,倒有几分“渣男”的味道。

    王弘文有些许无奈的说道:“这事长源县可能会报到市局,到时候市局出面,就没咱们县里这么好说话了,你可得悠着点。”

    林平点了点头:“好的王局长,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我明白,其实,王局长,我觉得长源县教体局也不敢把这事闹大。”

    王弘文听了后明知故问道:“哦,为什么这么说?”

    林平说道:“长源县负债累累,拖欠教师薪资这事一直遮遮掩掩藏着掖着,县内教师群体多有不满,但为了手里的饭碗不得不忍声吞气,长源县教体局也自知理亏,有些事能压就压,得过且过,连教师的钱都发不起,自然硬气不起来,如果他们真敢不给这些想要跳槽的老师办离职,那这些老师一旦鱼死网破,事情闹大,不仅是长源县教体局,整个长源县都下不了台。”

    王弘文听了后笑着说道:“你啊,倒看的明白,所以才敢去长源县挖老师是吧,柿子专挑软的捏啊。”

    另一边,长源县教体局会议室,情况确实如林平所说的一样,身为长源县教体局局长的丁奉贤在矿区中学的辞职老师们面前根本硬不起来,就因为过去几年拖欠、扣压教师薪资这件事就让他这个局长抬不起头来。

    丁奉贤这个局长当的也苦,也不是他想要拖欠、扣压教师薪资,县里的决定他不能不执行,就算是他想发县财政局那边也不给。如果这事真的闹大,拖欠、扣压教师薪资这事捅到上面去,那情况比现在可严重的多,弄不好他这乌纱帽都保不住,而他还想着平安过渡到退休呢。